[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陶君:“六四屠杀”和共产党重罪必须要清算
(博讯2007年5月18日 转载)

---兼谈余杰先生的大爱
    陶君
     (博讯 boxun.com)

    1989年5月份,我与成千上万的大学生聚集在天安门广场,夜深的时候,睡在上面感觉真的很冷,但挡不住白天激昂的斗志。5月28日北京大游行仍然深刻在我的脑海中,学生们的激情和火一般的青春一直驻留在我的记忆里。为了反腐败反官倒,要求民主,最后喊出打倒独裁打倒共产党的口号,而中共对学生运动的定性,从学潮到动乱再到反革命暴乱,逐步升级,故意挑起对抗,今天看来是乎早有预谋,邓小平终于达到了摁倒赵紫阳的目的,天安门广场却血流成河,手无寸铁的数千条生命被无情的坦克和子弹毁灭。1989年6月5日我与同学们举着花圈在街上悲伤和愤怒的游行,看到学生遗体的照片,下身被坦克压成肉饼,周围安放着冰块和花圈,我一生都不会忘记。1989年8月7日警察拿着带有我照片的通缉令把我带走,我看到先父惶恐和无助的眼神。。。。。。十八年来,从监控、监视居住到入狱,工作被当局解雇,再工作再被解雇,人到哪里警察就跟到哪里,儿子在四川、前妻在浙江,我却在广州,我必须练就很强的生存能力和心理承受力,到哪里工作我照样是老总,我从来就不会被打倒,我仍然很强壮,我仍然年轻,像十八年前一样,我好汉着呢。
    
    笔者目前是个慕道友,多次参加过祷告,若是机缘来了我也会领洗,我一直认为基督教文明能够重建当前中国失范的道德,这个无神论国家亟待神的拯救。余杰先生是基督徒,也是一位很有才华的青年作家,一直以来我对他充满了敬意。今天一个朋友转来他的新作《从图图与林义雄的会面看天安门事件的未来》,感触大大地不同,余杰推崇“爱、宽恕与和解”,我认为没有问题,但谈到“六四屠杀”的时候,余杰说到“诚如《圣经》中所说,压伤的芦苇它不折断,将残的灯火它不熄灭,南非经验和台湾经验都是值得中国大陆分享和学习的。只有化解仇恨、解毒暴力,在不久的将来,当局和民间才能共同妥善解决天安门屠杀的遗留问题,并由此开启中国政治民主化之路。”我就不是很不认同了,仇恨可以化解,但共产党一直在制造仇恨,如何化解,仇恨化解了罪行是否就可以一笔勾销了呢,同时余杰还这样期盼着,“我更期盼着,天安门事件不再仅仅是仇恨与苦难的记忆,而升华成为宽容与和平的起点。”也就是说,余杰希望所有经历“六四”苦难的人宽恕共产党、宽恕刽子手、宽恕主凶。在这里,我可以做到,我是直接受害人之一,但我的苦难不算什么,中国还有成千上百的人更加苦难,我若是基督徒的话,我可以做到宽恕,因为从宗教的角度,我们要原谅和宽恕所有的罪恶、敌人,但这仅仅是宗教的层面。但这个社会绝大多数人没有达到贤哲和圣徒的境界,我们首先要推崇世俗,而在世俗的层面就必须讲究法,“法”是至高无上的权力,它维持社会的公正和秩序,除非政教合一,而政教合一的极端和狂热是全人类所有爱好和平和文明的人都反对的,我们需要世俗的社会而不是宗教的社会,宗教只是我们心灵慰藉和精神归属。为了人间正义,世俗才是最重要的,对罪犯的惩处是合理的,否则就没有是非,就没有秩序,人类就不会有今天的文明。天安门大屠杀的发动者,是中国乃至人类不可饶恕的罪犯,刽子手必须要绳之以法,这才是世俗社会必须要做的。若是对罪犯宽恕就是对人民的残忍,多少家庭分崩离析,多少家庭在痛苦的记忆中煎熬,我在想,白发苍苍的“天安门母亲”们会容忍刽子手逍遥法外吗?她们含着不白之冤过早地长眠在地下的孩子,如若知道刽子手们被“爱、宽恕与和解”,他们会安息吗?共产党自从在中国霸政以来,对人民犯了太多的罪,仅仅“反右”、“三年饥荒”、“十年文革”,和“六四屠杀”,就伴随着太多的血腥,这些罪行必须要进行清算,否则我们无法向屈死的先人交代,更无法向欲了解真相的后人交代。共产党后来处心积虑地掩盖历史真相,可以讲是更大的反人类罪,他们再用新的罪行覆盖旧的罪行,罪上加罪。每每“六四”来临的时候,举国警察都在宵禁,我曾在1999年在西安纪念“六四”十周年的时候,就被抓起来,审了我两天,今天依旧如此,共产党一直动用国家机器捂住自己犯下的滔天罪行,他们想一直捂下去,直到我们这些八九一代的人死亡。但我想,他们不会有那一天了,因为他们被清算的日子已经临近了,我们都可以听到来自那震耳欲聋的脚步声。
    
    余杰先生的“爱、宽恕、和解”,我现在领教了,他希望我们原谅共产党和“六四大屠杀”,这种大爱我不会接受。许多人会对事不关己的事提出他们认为最客观、合理的观点,然而没有任何一个人能不带个人感情地对待自己的事。不知道余杰先生如果亲历过被屠杀、被监禁、被羞辱,随时都有可能因追求正义和真理而失去生命,他是否还能是充满这种大爱呢?我对年轻的余杰先生了解不多,只知道去年5月份的“拒郭”事件,他在去白宫的路上,他借神的旨意的名义排除了本该一同前行的郭飞雄,因为余杰先生不喜欢郭飞雄(据笔会的一位会员从香港回来跟我讲到,在香港参加会议的时候当面问过余杰),那作为基督徒的余杰因为不喜欢一个人而排斥这个人,这是否是他的大爱呢,况且还以神的名义,耶稣真的这样要求你做了吗?耶稣要是这样的神,有谁还会信他?耶稣有两千多岁了,已经经过了考验,但这两千年来的历史中,借助耶稣的名义干的事情,有几件真的是他的旨意?这样干的无非是你自己,这时候余杰先生是否亵渎了神灵呢?只有余杰自己心理清楚。余杰们不喜欢郭飞雄的观点,可以理解,但那次是美国总统接见中国的异议人士,他不是接见基督徒,要是接见基督徒一定不会轮到余杰,有太多人为了中国的基督教事业付出的比余杰要多,况且美国总统的职责不是从事宗教活动,而是政治活动,所以真相很清楚,就是余杰们排挤郭飞雄。余杰是否有他自己倡导的“爱、宽恕、和解”呢?这次事件对中国的异议的伤害有多大?美国总统和世界人民会对中国异见人士有什么看法?以后还会接见中国的异见人士吗?这不是余杰的个人行为,事实上他已经变成独立笔会的官方行为,因为余杰们的身份是独立笔会的高层人士,傻子都明白,就像中国总理接见外宾的时候犯了错误一样,你能说是他的个人行为吗?其实余杰们的行为也间接地伤害了独立笔会的会员,他们不得不在很多场合澄清只是余杰的个人行为,与他们无关。独立笔会是国内为数不多有影响的组织,但由于众多笔会成员的意志被余杰们代表了而承受很多人指责,这是不公平的,我接触了很多笔会的朋友,他们私下里表达了很多愤怒,问题是独立笔会今后有没有什么机制来约束类似事件的发生,这是笔会的事情,相信他们会总结经验和教训的。
    
    我若是基督徒,我会宽恕这次“拒郭”事件,但还是那句话,要我宽恕“六四大屠杀”和共产党重罪,是无法办到的,因为犯罪就该受到清算和惩罚,这是人类文明的法则,我们期待着清算日子的到来,每个有良知的人都要行动起来,结束这些罪行持续下去。
    
    2007-5-17 广州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陶君:民主,其实象打嗝一样简单
  • 陶君严重声明:事不过三,再骚扰我的工作,我只好起诉了
  • 陶君:从郭飞雄看中国人的维权和血性
  • 陶君:清算史上最要命的证件:暂住证
  • 陶君:我是一名维权志愿者(个人维权宣言)
  • 陶君:柔弱的“钉子户”在暴政面前哭泣
  • 王治郅终于赢了——兼谈过去的国家迫害/陶君
  • 陶君:劳改、肺结核和我的视网膜脱落(狱中记事)
  • 陶君:著名学者巩胜利的遭遇告诉我们什么?(请关注)
  • 被捕前后以及荒唐的庭审——狱中纪事之三/陶君
  • 陶君 :被捕前后以及荒唐的庭审——狱中纪事之三
  • 陶君:中国,一个制造冤案的世界工厂
  • 陶君:杨代丽( 杨莉)案--人民反抗开始了
  • 充满虐待和酷刑的看守所——狱中纪事之二/陶君
  • 紧急呼吁:助陶君突破国保经济封锁!
  • 陶君:是治安员施暴还是国家施暴?
  • 陶君: 炮打党委书记-我的新年大字报
  • 陶君:御用文人 暴政的帮凶
  • 夢之魂:陶君筆友的逃亡和文壇老友的釘子(下)
  • 陶君失踪超过二十四小时了!
  • RFA:雇主在国安压力下解雇异见人士陶君
  • 诗人陶君呼吁关注:我已被解雇,正被广东警方追捕,正在逃亡
  • RFA:异见人士陶君筹组全国性维权组织
  • 首届陶君民主奖(小人物)(接受提名)
  • 陶君:团派全面掌权,赵勇将接任河北省委书记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