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孙越崎的孙女孙维涉嫌铊杀人案
(博讯2007年5月14日 转载)
     30年代任焦作工学院校董会董事长、著名爱国人士,中国现代能源工业的奠基人之一
      孙越崎:1892年出生,浙江绍兴人。30年代曾任中国矿业大学前身——焦作工学院校董会董事长。他是著名爱国人士、中国共产党的诤友、我国现代能源工业奠基人之一。1949年前曾任国民政府行政院政务委员兼资源委员会委员长、经济部长。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任中央财政经济委员会计划局副局长、开滦煤矿总管理处副主任、煤炭工业部顾问、国民党革命委员会中央名誉主席,是第二至第八届全国政协委员或常委。
     (博讯 boxun.com)

      孙越崎从青年时代起就投身于反帝、反封建的爱国民主运动。1915年,他在上海复旦公学学习之际,袁世凯接受《二十一条》,由于痛感国运之艰,遂改名越崎,以表达救国图强、务使中国越过崎岖而达康庄的决心。1919年“五四”运动爆发,他以北洋大学学生会会长的身份,参与领导天津大中学校学生游行、示威活动,并与直隶省长进行了面对面的斗争,因此被学校开除,后转入北京大学学习。大学毕业后,他不畏艰辛,深入酷寒荒凉的吉林边陲,创办了当时北满最大的穆棱煤矿(今属黑龙江鸡西矿务局)。
    
      1929年,他赴美国斯坦福、哥伦比亚大学研究生院深造,并考察美、欧、苏联工矿企业。1932年回国后,他任国防设计委员会专员兼矿室主任、陕北油矿探勘处处长,领导了由中国工程师主持开发的第一个油矿——延长油矿。
    
      1934年后,任中外合资河南焦作中福煤矿公司总工程师、总经理,兼任焦作工学院校董会董事长。他非常注重解决学校的实际问题,当时中福煤矿提供焦作工学院70%以上的经费。在对学生讲演中经常宣传工矿事业对国家建设的重要意义。面对日本帝国主义的武装侵略,他组织全体师生军训并进行军事演习。“七七”事变后,他主持了焦作工学院内迁,亲自安排运输,将全校师生和教学设备、图书、仪器、标本及所需物品全部迁往后方,并在此基础上组建了西北工学院,为我国工矿事业培养了大批优秀人才。
    
      抗战爆发后,他力主将焦作中福煤矿的设备和技术人员迁往后方,使之成为当时惟一内迁的煤矿企业。后来以此为基础合建了天府等4个煤矿,他兼任各矿总经理。为了缓解前线和后方极端严重的油荒,1941年3月,他受命组建甘肃油矿局,开发玉门油田,很快建成了我国第一座石油基地,生产当时大后方几乎100%的石油,同时培养了大批人才,奠定了我国现代石油、石化工业的基础。为此,他于1942年8月被中国工程师学会授予金质奖章,当时被誉为“煤、油大王”。
    
      1948年10月,他以国民政府行政院政务委员兼资源委员会委员长的身份在南京资源委员会本部召集秘密会议,确定“坚守岗位、保护财产、迎接解放、办理移交”的方针,冒着生命危险,拒不执行蒋介石当面下达的拆迁工厂去台湾的命令,将近千个大、中型工矿企业及3万科技、管理人员完整地移交给新中国,对国民经济的恢复和发展发挥了重大作用,建立了历史性功勋。1949年6月,他辞去国民政府中的职务,后又策动了资源委员会驻国外贸易事务所起义,得到了毛泽东主席的复电嘉奖。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特别是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后,耄耋之年的孙越崎仍奋斗不已,多次奔波于大江上下、长城内外,为国家的建设和改革开放呕心沥血,提出了许多真知灼见,因此被中共中央领导誉为“诤友”。
    
      1992年10月,在他百岁诞辰之际,江泽民总书记亲切会见孙越崎。朱学范、程思远、卢嘉锡、钱伟长等著名人士倡议成立“孙越崎科技教育基金”。多年来,一大批能源系统的优秀教师、学生和科技人员得到“基金”的奖励,获奖者中已有5人成为两院院士。1984年12月,孙越崎以92岁高龄参加学校在徐州重建的竣工典礼,并为学校题词:“第一流矿院培育第一流人才”。
    
      孙越崎先生生活朴实、两袖清风,办事果断、认真细致、锲而不舍,为人耿直、刚毅、诚恳,毕生追求真理,直到病危时,他仍关注祖国的振兴及和平统一大业。
    
      为了继承和发扬孙越崎的爱国敬业精神,他的家乡绍兴市政府投巨资建设的重点高中“越崎中学”和“孙越崎纪念馆”于1997年9月建成。李瑞环题写馆名,薄一波为纪念馆撰写前言。
    
    
    +++++++++++++++++++++++++++
    
    
    北京独立周刊《青年周末》报道4月13日
      记者陈万颖
      
      清华女生铊中毒11年
      新现4大疑点
      
      
      ■朱令室友孙维曾约凤凰鲁豫欲诉心声
      ■朱家首次透露第二次窃案细节疑有人蓄意
      
      >>>最新动态
      
      ■朱令母亲在律师陪同下前往协和医院,要求复印朱令全部病历,但院方拒绝朱家复印病程记录。
      ■朱令原同班同学、室友孙维在夫兄陪同下拟接受凤凰卫视专访,后中止。
      ■孙维父亲向记者证实,网上“孙维声明”确为孙维所写。
      ■孙维母亲11 年来首次致电朱令母亲,主动表达了沟通的愿望。
      ■朱令父母聘请律师调查,在网上公开征集破案线索。
      
        清华大学女生朱令铊中毒悬案,历经11年,网民持续关注。
        在记者近两个月的采访中,朱令父母及海外同学透露了他们发现的四大新疑点。朱令父母还首次披露了朱令中毒后,女儿存放在清华大学化学系的物品在警方封存后曾第二次被盗的细节。
        朱令的父亲吴承之今年66岁,母亲朱明新65岁。现在,他们最担心自己的身体还能撑多久。
        11年了,他们一直照顾着双目近乎失明,靠轮椅生活的女儿朱令。同时,他们坚持在记忆里搜索着每一个疑点,在现实中收集着每一个证据,追踪着投毒害女真凶的踪迹。
        1994-1995年间,正在清华大学化学系上大三的92级22岁女生朱令两次突发怪病,被送进北京协和医院。因未能确诊,1994年底朱令高中同学贝志城在网络上向世界求救。在国外专家的帮助下,朱令父母经自行寻找机构化验,促使医院最终确定朱令系铊中毒。朱令得救,但落下终身重残。
        1995年4月28日,朱令被确诊铊中毒后,朱家立即报案。5月,警方介入调查。1997年,朱令同班同学、室友孙维曾被警方传讯8个小时后释放。此案至今未破。
        朱令父亲吴承之对记者回忆,此前根本就没想过孙维,但1995年夏秋时分,警察曾经找过吴承之的单位领导,问吴在文革时是否与孙维的父亲有过节。这是第一次让他知道孙维。
        这次之后,朱家提出与孙家沟通,被拒绝。
        孙维在声明中说,自己希望在“公安在场的情况下”进行沟通,但公安部门表示没有义务为他们安排(见“孙维声明”)。
        朱家这才完全确认嫌疑人是孙维。之后,朱家再没有从警方处得到任何信息。
        去年底孙维在网上发帖自表清白,许多网友却指孙维说谎,反而更相信她涉嫌此案。
      
        近日,悬案又有了新的动态。
        朱令母亲在律师陪同下前往协和医院,要求复印朱令全部病历,但院方拒绝朱家复印病程记录;孙维在夫、兄陪同下拟接受凤凰卫视专访,后中止;孙维父亲向记者证实,网上“孙维声明”确为孙维所写;孙维母亲致电朱令母亲,表达了沟通的愿望;朱令父母聘请律师调查,在网上公开征集破案线索。
        在朱令铊中毒案重新被提起时,三个人物再次引人关注。
        贝志城,11年后的今天,站出来用真名高调指责孙维是凶手;童宇峰,朱令大学同学,今年网上重提此案后,开始与知情同学联系,希望帮朱令一把;薛钢,朱令大学同学,当时的团支书,网友指其为“挺孙派”。
      
      铊中毒4大新疑点掩盖了什么
      
      
      
      ■朱家最新透露朱令物品曾两次被盗
      ■为何丢了蜂蜜等可能是投毒介质的东西
      ■孙维当年翻译过“国外邮件”吗
      ■朱令第二次中毒现场在哪儿
        始于去年底在网络论战中,朱令的同学有了三种不同的表现:童宇峰等10余名同学,开始回忆当时细节,希望找出事实真相;原班级团支书薛刚和朱令另外两位室友等了解更多细节的6人,被网友认为是“挺孙派”。记者无法联系到薛刚本人,但联系到朱令一位室友及其丈夫,均不接受采访;剩下的则保持沉默。
      对同一个事实,常有各种不同的版本。采访范围越扩大,记者的疑问越强烈。是记忆缺失还是倾向作祟?
      朱令物品第二次失窃
        近日,朱令的母亲朱明新告诉记者,朱令在清华大学的物品于1998年第二次被盗。由于清华主动赔偿,态度很好,朱家就一直未将此事公开。
      1998年12月,朱明新为朱令办理退学手续时,发现朱令的相机、蜂蜜、咖啡等不见了。而公安部门早在1995年就将这些物品封箱后存在化学系办公室,并给了朱家一份物品清单。化学系对此的解释是“系里搬了几次家,也许是装修工人偷的”,主动赔偿朱家3000元。记者联系清华化学系主任薛芳渝,他拒绝接受采访。
      随着案子的重新被提起,朱家也开始思考,为何丢了像“蜂蜜、咖啡”等可能成为投毒介质的东西?
      第一次失窃被广泛报道。1995年4月28日报案后几天,朱令寝室就发生失窃。“偶然还是蓄意?是有人通风报信?”朱令的父亲吴承之问。
        童宇峰对记者透露,薛刚与童的通信中,提到自己是从妻子(同为物化2班同学)处听说失窃案的,而另有同学告诉童宇峰,当年曾碰到薛刚“慌慌张张”从6号楼女生宿舍楼出来,说朱令宿舍失窃,并要求该同学不要声张。
      朱令父母质疑:两次失窃丢的都是朱令的生活用品,有人要掩盖什么?
      孙维为何对“铊中毒”保持沉默
        近日朱令的高中同学贝志城告诉记者,朱令确诊前,他拿出部分邮件,交给朱令的清华同学请求帮助翻译。之后贝与同学设计了一个邮件分析程序,分析全部诊断邮件。
      而薛刚在天涯回帖反驳贝志城:当年5月1日之前,他接手邮件后就把邮件分发给班上很多同学翻译,包括孙维,隔天就交给系里转交协和医院。朱令另一室友在天涯以“太阳正暖”的ID发帖说,当时只有几个英语特别好的同学参与了翻译。
        据记者了解,当时物化2班入学英语分到3级班的只有5人:朱令、孙维、薛刚、张利及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女生。童宇峰说,“这位女生跟他明确表示,没有参加翻译的印象,而张利也在天涯发帖称,他是准备‘五一’假期才开始翻译。”
      孙维在声明中也提到自己参与了翻译,并且自己由于参与课题组的实验,需要使用“配置好的铊溶液”。
      有海外同学提出,既然孙维参与了翻译,为什么不告诉大家邮件的内容说朱令是铊中毒?
      为何孙维在清华宣称学校没有铊时保持沉默?
      “回帖纲要”惹来网络猜想
      2006年1月29日,网上出现一名为《我们为孙维辩护的真相》的帖子。此帖称,在《孙维声明》贴出前,孙维及其家人给某些同学一份“回帖纲要”,指导各同学应如何配合回帖。如:
      总纲:须每天逐渐发帖。尽量不要互相呼应。
      证实维家庭廉洁 (须立刻跟帖,可为新ID),同时证明其人品和信任。
      有顾虑的最好不用自己家的电脑/IP。
      所有我们写在网上的信息朱令家人都会看到。所以不要给朱家提供额外的信息。
      《孙维声明》贴出后,随即有数个ID以物化2班同学的身份迅速跟帖。
      “回帖纲要”贴出后,在网上引起轩然大波。许多网友纷纷要求当事人予以证实,但始终没有等到。
      贝志城告诉记者,《我们为孙维辩护的真相》贴出之前,有一名参与“回帖纲要”的知情同学发给他。“我保证‘回帖纲要’的真实性”,贝说。
      童宇峰说,他曾在清华校友网内部讨论时,多次要求“回帖纲要”提及的几位物化2班同学证实或证伪这个“纲要”,但没有得到任何正面回答。
      有网友质疑:“回帖纲要”是真的吗?为一个人作清白辩护,为什么需要用“回帖纲要”来指导?
      朱令在哪儿再次中毒?
        一位在美华人说,她和薛刚今年2月初通过电话,薛刚称朱令第二次中毒前“还照常上课,去乐队训练、熬药什么的。”
      朱令同班同学潘峰(与薛刚同被网友划归为“挺孙派”)在3月份来北京看望朱令时对朱令父母说:“要扩大怀疑面”。 潘峰不主张仅仅怀疑室友投毒。
        朱家对薛刚的说法提出质疑,“朱令第二次中毒前身体很虚弱,除了3次课,大多数时间都待在宿舍,期间到团委煎药,所以第二次投毒是在宿舍内发生的。”
        童宇峰说,他印象很深的是朱令在一次物理化学课上“非常虚弱的样子”。
      另外两位同学潘波、李现平表示记得朱令上过课,但具体身体情况则不清楚。
      朱令父母想知道,女儿第二次中毒之前的活动范围到底有多大?如果这个问题有确定的答案,也许能够缩小怀疑圈。
      
      ■没有“天”的概念
      ■不能听“孙维”的名字
      
      
      没有“天”的概念
        朱令没有正常人对 “天”的概念,有时候整夜睡不着,有时候一睡就两天。朱明新说。
        氧气瓶上挂着几只旧玩具熊——在朱令少年时拍的一张照片里,玩具熊在她身后的钢琴上排排坐,朱令甜甜地笑着。
        朱明新已经好多年不看相册了。她面前的朱令,早已不似照片里定格的甜美。
        朱令浅棕色的瞳孔似乎蒙着一层薄雾,记者把手伸到她面前不到10厘米的距离,她还是没有反应。
        一次,朱明新把朱令的古琴放到她面前。笑着的朱令突然变得非常激动,喉咙深处发出嘶哑的喊叫: “拿走!”眼睛瞪大,嘴角也开始抽搐。
        也许她又一次意识到双眼已接近全盲,手指已无法抚弄琴弦。
        “她的手指又细又长,钢琴老师说特别适合弹肖邦的曲子。”朱明新握着朱令的手说。那双曾弹奏肖邦作品的手,由于频繁地扎针,血管透着紫色,肿得让人不忍心看。
      她擅长古琴和钢琴,是清华大学民乐队的“台柱”;成绩优异。
        毫无征兆地,1994年11月底,腿疼,肚子疼,脱发……接踵而至。经过同仁医院治疗和寒假休养,略有好转,3月初,朱令二次发病,住进了协和医院。
      1995年3月23日,朱令手术时出现昏迷并持续近半年。除了父母,没有人对朱令的苏醒抱有希望。
      奇迹终于在8月底发生了。
        朱明新清楚地记得那天的情景:她像往常一样坐在病床旁和朱令说话:“令令,你要是听得见我说话,就动动眼睛吧!”
        朱令的眼睛缓缓睁开。
        朱令逃脱了变成植物人的命运,但各种严重的并发症已经产生:
        1995年3月开始,为维持朱令的生命,协和医院对朱令进行“血浆置换”,5月发现由于输血感染丙肝;
        1997年朱令被诊断出卵巢肿觯?
        2000年之后依然频发肺部感染,肺萎缩至第四根肋骨;
        2005年发现有糖尿病;
        目前朱令的心智仅相当于七岁儿童。
        长期卧床,下肢萎缩严重……
        听到父亲表扬会露笑脸
        朱令的大部分活动要在轮椅上进行,包括刷牙洗脸。
        她慢慢地左右横向刷牙。在父亲吴承之的提醒下,她喝一口水,没有漱口,嘴张开,水流出来打湿了她的衣服。她突然开始上下刷牙,这是正确的刷牙动作。吴承之欣慰地笑了:“她记得的!”也许是听到父亲的表扬,朱令脸上露出一丝笑容。
        如果十一年前朱令在协和医院得到及时有效的治疗,今天的她,不会是个连刷牙都要教的人。
        协和医院拒绝朱家复印“病程记录”。为了保存证据,3月31日上午10点,记者与朱令的母亲朱明新、朱令代理律师李海霞一道来到协和医院复印朱令当年的病历。朱家已经在协和医院碰了好几次钉子了,这次终于等到病案室主任点头了。
      由于曾与朱家打医疗官司,协和医院对朱令的病历一直“特别保存”,拒绝公开。
        病历厚达7厘米,卷起的纸边泛着黄。
        朱明新再三要求,但病程记录还是不让复印。“病程记录都是不让看的。除非上法院打官司,要求封存病历,到了法庭上才能打开。”
        朱明新和律师都认为,最能说明问题的恰恰是那并不厚的病程记录。
        1995年3月9日,协和医院神经内科主任李舜伟接诊后第一反应:“太像铊中毒了”,并且写入病历。他曾经参与救治上世纪60年代清华大学一实验员铊中毒。
        随后朱令转入ICU(重症监护病房),铊检测却一直没有进行。
        朱令的中学同学贝志城告诉记者,4月10日开始,他收到的邮件中大部分认为是铊中毒,但医生的诊断完全不受邮件的影响。
        好在朱明新的一位同事帮助找到北京市职业病研究所(协和医院此前曾送检“砷”的地方)的陈震阳教授帮助化验。
        协和医院拒绝提供样本,朱明新将努力收集的朱令的皮肤、头发、血和脑脊液送到陈震阳处。当天下午,化验结果证实是铊中毒。
        朱令父母拿着化验单找到协和医院负责朱令的大夫魏镜。“她看后没什么表情。我冲到楼上找李舜伟,他拿了(化验单)就往ICU走。”
        4月28日,协和医院正式确诊朱令为铊中毒,距朱令入院已近两个月。
        1996年,朱令父母起诉协和医院对朱令误诊。2000年,终审裁定非医疗事故,但判协和医院“补偿”朱令10万元。
      “我们还是输了。”朱明新说。强烈的无力感长久地伴随着老吴夫妇。
      “孙维”二字不能提及
        有两个名字,朱明新夫妇尽量避免在朱令面前提起,一个是她1989年意外去世的姐姐吴今,还有一个,便是孙维。“听到‘孙维’这个名字,她就很烦,像神经了一样,我们尽量不在她面前提这个名字。”朱明新说。
        有一次,记者与朱令父亲吴承之说起孙维的名字,原本坐在钢琴前开心而笨拙地弹着《傻大哥》的朱令突然停了下来,沉默了一分钟后,开始嘶哑地表达着什么,但记者一个字也听不懂。
        “她清醒的时候反而很痛苦,钻牛角尖。”作为母亲,朱明新宁愿女儿永远不要意识到残酷的现实。“我不知道凶手是谁,如果知道,就寄一本《基督山伯爵》给他/她。”
      
      
      孙维确与凤凰鲁豫曾有约
      
      
      担心网上压力暂时取消受访计划
      
        4月11日,记者通过凤凰卫视公关部联系到《鲁豫有约》执行制片人曹志雄。曹志雄向记者证实了此前网上贴出的孙维与凤凰卫视接触一事,但由于孙维方面的原因,采访暂时中止。
        3月29日,一位网友在百度“朱令吧”贴出消息,称“凤凰卫视将采访孙维,却要经过孙家审查才能播出”,该帖很快被删。
        据知情人向记者透露,这个与孙维接触的栏目正是《鲁豫有约》。3月1日,孙维在丈夫、哥哥的陪同下来到北京凤凰会馆,与鲁豫见面。
        曹志雄说,《鲁豫有约》一直在关注朱令铊中毒事件,并且兵分两路,一路采朱家,一路在年前就尝试与孙维接触。孙家出面的主要是孙维的哥哥。
        “我们和孙家接触了三四次,鲁豫也和他们聊了整整一下午。虽然他们最终没有同意接受录制,但还是谈了很多东西。主要是理了一条时间线索,讲了从当初到现在的生活上的一些变化。”曹志雄也表示,不会涉及太多案情。“如果警方的人不出来说话,那会有失公允。”
        在谈及孙维为何不接受采访,曹志雄透露,最大理由是网上舆论给她的压力过大,她担心这种情况下出来说话会与网上舆论形成一种因果关系:“你逼我,我就出来说话,那你逼我不就有成效了吗?”基于多方面的考虑,到现在为止,孙维没有答应与鲁豫进行一次正式的访谈。
        但曹志雄表示《鲁豫有约》还与孙家一直保持联络,不排除今后有好时机做成节目。“我不逼你。都是高智商的人,我逼你效果也不会太好。自己愿意说最好。”
        网上同时盛传孙家与凤凰卫视签订了一个“内容保密协议”。曹志雄证明这个协议确实存在,主要规定不允许透露双方讲述的内容。“还行,孙维挺和蔼的。”曹志雄最后说。
      孙父证实“孙维声明”
      
      
        2月7日,记者按照网上公布的地址找到孙维位于木樨地的家。大门口细心盘查访客的警卫显示出这个院子的不一般。
        记者见到了孙维的父亲。
        青年周末(以下简称“青周”):现在网上对孙维的议论很多,您和她本人是否想作出回应?
        孙父:你相信网上的东西吗?造谣造得我们自己都觉得,真是这样?太离谱。我们没有必要管。
        青周:在天涯网上以“孙维声明”为ID发表的两篇声明是孙维写的吗?
        孙父:这个我可以告诉你,只有这两篇声明是孙维写的,其它的都不是。
        青周:孙维为什么不选择传统媒体发表声明,而要选择在网上发帖的方式?
        孙父:我们以后会接受传统媒体的采访,但不是现在。
        你是第一个找上门来的记者,我希望你以后不要再采取这样的方式。我们现在不接受采访。
        记者后来数次拨打孙家电话,均无人接听。
      “我无条件支持孙维”
        记者辗转与孙维的丈夫联系上时,他同样拒绝了记者的采访请求。“我和我的家人无条件支持孙维。”他说。
        3月6日,记者来到孙维丈夫任总经理的公司,已是人去楼空,只有一台断线的电话。
        记者向物管公司询问时得知,从年后起这个办公室就一直没人,但没有退租。
        记者发稿前曾致电孙维家,电话接通后电话那边有一男声应答,但记者表明身份后,电话那边却沉默半分钟,挂上电话。
      
      
      办案警官反复强调要尊重历史
      
      时隔7年
      再次见到办案警官
        2月24日下午,在两位代理律师的陪同下,时隔7年后,朱明新第一次见到了当年的两名办案警官。
        谈话中,警官反复强调“要尊重历史”。朱明新揣测,这是否意味着11年前的证据都还留着?这让她又觉得有了一丝希望。“他说要是有新的证据出来,他肯定会站出来。但是谁来找这些证据呢?我们说的疑点疾皇侵苯又ぞ荩芮笾ぃ俊?nbsp;
        记者拨通该警官的手机,他的回答始终模棱两可。“不能说归我管,也不能说不归我管……不能说有进展,也不能说没有进展。”最后,该警官说:“现在报朱令的事,早了点吧?”但记者追问何时才是好时机,李没有回答。
        比起始终徘徊在信访办门口,寄出的信一封封石沉大海,朱明新觉得能找到该警官已经很好了。“我不敢再放掉他这条线了。”朱明新说。
      孙家首次主动提出沟通
        1月14日,孙维父母托朱令的大学同学转交给朱家一封信,主要内容是希望两家进行沟通。1月19日,孙维的母亲给朱明新打了个电话,依然表明沟通的意愿。
        “我接电话的时候没反应过来,沟通的时间、地点都没定。还有,和谁沟通?我想直接和孙维沟通,我想知道孙维会怎么消除我对她的怀疑。”朱明新说。
        “我想对孙维说,只要你想和我们沟通,我会一直等着。”
      “大家都快撑不下去了”
        朱令父母获取信息只能依靠一台拨号上网的旧电脑。电脑中有大量有关朱令事件的网页、帖子。“我们之前很少上网,连键盘都不太会用,最近上得多了。”吴承之说。
        在协和等候复印病历时,记者问起百度朱令吧里的情况,朱明新叹道:“我觉得大家都快撑不下去了”。由于案情始终没有突破性的进展,在网上关注朱令的人越来越少。朱明新担心又会像前几年时那样,朱令的名字和遭遇再次被人们遗忘。
        2004年底,朱明新由于劳累过度,从椅子上摔下来,做了开颅大手术。现在朱明新左侧拳头大的一块头盖骨没有了,代之一块钛合金板。
        她很明白,朱令不能没有她。虽然长期卧床,但朱令一次褥疮都没有长过。
        “我现在第一希望她能好,第二就希望真相大白。”朱明新说。她觉得,只有真相大白,朱令后半辈子才能有个着落。
        “要不然,等我们去了,她也只能跟着我们去了。”朱明新说。
    
    
    
    
    作者:cqbaby 回复日期:2006-5-29 13:06:48 
      国家政协主席的余威尚在啊!
    
    
    作者:异议者007 回复日期:2006-5-29 13:26:29 
      可怜的母亲,流泪...
    
    
    作者:pansky88 回复日期:2006-11-26 21:39:29 
      如果法律不得不缺位,那就让舆论来审判凶手吧!
      祝朱令早日康复,祝两位老人身体健康!
    
    
    作者:举头三尺神明在 回复日期:2006-11-27 18:15:24 
      孙W来自高干家庭。
      
      
      孙_维的爷爷孙越崎 孙越崎是原北京市副市长孙孚凌的大伯
      孙孚凌 1983年至1993年任北京市副市长
      孙叔涵——冶金部教授级专家(原民革中央副主席孙越崎女儿)
      朱丕荣——农业部国际合作司司长,教授级高级农艺师(孙越崎女婿)
      孙大武——民革中央委员(孙越崎之子
      
      孙_维家最坚硬的盾牌不是她爷爷,而是孙孚凌。
      许多人不知道政协副主席的背景。中国有所谓“四副”,即政协,人大,国家,总理的四
      种副职享有同等待遇。更何况孙家还有两个“四副”,孙孚凌又是政协里面排名很靠前的
      副主席,相当于执行委员。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公安直到97年sw的爷爷去世以后仍然不敢把
      她怎样。对这样的家庭, 别说是北京市公安局当时的局长张良基,就是北京市的政法委
      书记要想进sw家的门,也只能提前和秘书预约,进门称“登门拜访”。可以想象,公安局
      预审科的人恐怕连给人家提鞋都不配。可以想象,这边sw被当作犯罪嫌疑人签名传讯,那
      边有人就可以直接通过中央政治局的常委直接给北京市公安局打电话要求放人。在这种情
      况下,北京市的小警察怎么可能对抗的了我们党中央的“肝胆相照,患难与共”的亲密战友
      
      父亲孙大武现为民革中央委员。母亲为医生。
      
      祖父孙越崎曾任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名誉主席、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会长、全国政协委员、煤炭工业部原
      顾问。
      
      其堂伯父孙孚凌(即4楼帖之人)历任北京市政协副主席,北京市副市长,中华全国工商业联合会副主席、常务副主席。第二至五届全国政协委
      
      员,第六届、七届全国政协常委,第八届、九 届全国政协副主席。家里还有几位长辈是高级技术专家
      
      孙孚凌的另一个身份是中信信托投资公司的董事 该公司董事会的副董事长经叔平是民生银行董事长孙维的祖父孙越崎,参加过辛亥革命,曾任民主革命委员会副主席,当时是民革中央名誉主席。
        
        “当国民党政府准备撤离大陆时,曾密令将国库所存的黄金等大量国家财富运往台湾,并命令政府各部门将所属的重要物资、档案及技术人才运过海峡。但是原国民党资源委员会委员长孙越崎在接到撤退台湾的命令后,他顶住不办,号召资委会全体同仁“坚守岗位,保护财产,迎接解放,办理移交”。此一义举,为新中国的经济建设留下了一笔宝贵的财富,包括几万名工程技术管理人员和大量完整的工厂、矿山,为解放初期国民经济的恢复和以后的发展作出了重要的贡献。 ”
        
      从上述文字中,就可以大概了解为何投毒杀人的孙维能够逃脱制裁!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