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能否再现89年的全民说“不”?/张鹤慈
(博讯2007年5月13日 转载)
     1989年,至少是在北京等大中城市,人民在类似对投中央政府的信任票时,齐声协力的说了不。今天,能否再现89年的全民说“不”?

    想回答这个问题,需要对89年和现在的形势进行比较:

     党内矛盾的尖锐和近似势均力敌,以至于需要求助于社会和党外的力量。89民运的产生和轰轰烈烈,都归于党内矛盾的爆发和公开化。能否再现89年的轰轰烈烈,很大程度取决于中共的党内矛盾是否还会如此激烈和公开化,特别是在斗争胜负未定前的公开化。 (博讯 boxun.com)

    这里需要说明两个问题,一个是一些说法,把中共的党内斗争,说成是宫廷斗争,大家在抢皇帝做;而把目光集中在第一把手的争夺。这方面的因素当然存在,但不宜过分的强调。二是对党内派系的划分过于简单化,如只是按意识形态的划分。上面的两点现在都不谈。这里想说的是,有一种说法,既中共从前苏联和东欧吸取了教训,内斗适可而止,不会再搞的那么激烈,而避免同归于尽。

    这个说法有一定的道理,但只是有一定的道理;在未来中共党内斗争中,理智的克制可能会一时的减缓,拖延党内斗争,但不可能避免你死我活的斗争。目前中共的党内相对89年的平静,不是中共吸取了前苏联教训的结果,而是目前党内和社会的矛盾没有发展的那么激烈。

    中国这样的集权国家,和民主国家不一样;中国的政治斗争,就是你死我活。西方国家的政治斗争的胜负,不过是在朝在野的问题;而中国政治斗争的胜负,就是在朝或在监狱的问题。如果陈良宇有可能挣扎,他绝对不会因为,他的争斗可能会引起中共灭亡而不反抗。

    因此,中共党内矛盾的公开化,需要求助于社会和民众的力量,关键是党内对立双方的势均力敌。在目前中国的矛盾还没有发展到统治者已经统治不下去的时候,在目前中国经济在高速度的掩盖下,矛盾还没有不可控制的时候。党内矛盾还不会出现你死我活,势均力敌的局面。

    但是,中国统治者矛盾的爆发,是早晚会来的。党内不论有多少派系,斗来斗去,将一定分成两大派系。在不论是谁开车,车仍然可以摇摇晃晃,跌跌撞撞维持的时候,两派可以相安无事;但如果车开始失控,可能车毁人亡的时候,指责,惊恐,争夺等类似89年的党内斗争就会再现。

    89民运的出现的另一个因素,是当时的共产党的合法性的丧失。在文革后,中共对文革的否定,和一系列平反的运动,就是否定了共产党的过去,就是承认了共产党过去犯了错误。从49年后的几乎所有的政治运动的全部否定,使共产党在中国统治的合法性不再存在。共产党想在拨乱反正中重新建立合法性。但是,当你承认了你的过去是错的,人们当然可以怀疑你现在的所作所为同样也是错误的。

    两个凡是的争论,使马克思和毛泽东的理论不再成为不可以挑战的圣经。人们开始不再用意识形态,而是以周围的普通事实来判断。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而共产党的几十年的实践实在是让人摇头。89民运的轰轰烈烈,是因为共产党不再占有法统,道德,理论诸方面的优势,共产党的合法性已经严重的流矢。

    今天,共产党的合法性,一个是他占据着中国这个现实,所以中共拼命的鼓吹民族主义,爱国主义。混淆中共和中国来攫取统治的合法性。另一个,就是高速发展的经济,改革开放,全球化和其他种种因素,使中国经济十几年来一直高速度的发展。缓和了社会矛盾:89年的所谓“官倒”和今天权贵集团的强取豪夺,根本就没有可比性,但在今天大多数人也都分得一杯羹的状况下,人们没有象89年那样激烈的反弹。

    中国经济不可能永远这样的高速度的发展下去,今天的高速度,已经牺牲了明天,已经埋下了无数的隐患。而当中国的高速度经济发展出现问题,中国真正的矛盾将会爆发。

    明天中国的主要问题,将不再是政治问题,而会是经济,环境,能源等问题。如萨斯,干旱等问题。准确的说,中国将来的问题是由经济,环境,能源,疾病等引发的政治问题。

    当这些问题发生后,中国的经济将面临严峻的局面,中共的合法性将再一次面临丧失的危机。

    第三的问题,是被统治者的素质等问题。89年,是中国开始和外部世界接触,这些生长的社会主义天堂的人第一次了解到资本主义的地狱。89年的人基本上是对西方,美国全面肯定,没有今天暴发户的排外情绪。没有新左派的对自由主义,对西方的意识形态和社会制度的全面否定。没有今天的民族主义和复古思潮的泛滥。

    但是,我们也应该看到,虽然今天不象89年那样一边倒的向往西方的民主思潮和民主制度,虽然今天不像89年那样一边倒的西学东进,今天御用学者和新左派对自由主义发起了如此强大的攻势。

    但我们看到问题的另一面。89年后的自由主义在理论上的成熟和深化。89年的自由主义思潮,对大多数人来说,都只是接触了一些皮毛。当时的人们对西方的了解,基本上是感性的,是从黑牢中被关押多年后,初次见到阳光的喜悦。而今天,中国的自由主义者,不论在学术上,还是在中国的民主化的努力上,都可以和世界接轨。

    从上面的分析来看,中共合法性的丧失,中共党内斗争的激烈,和斗争伸展,扩大到社会,都是会再现的,但对那些过去对中共说“不”的人民,就没有什么把握了。

    也许,全民说“不”并不可取,89年的工人是举着毛泽东象上街的。与其这样的全民说“不”,不如不同的理念说不同的话。

    和新左派,只有其中的一部分可以合作,就是强调社会公正,但不反对个人主义的价值观的人。和新毛派是没有办法联合的。

    全民热衷政治不是社会的常态,而是社会的病态。绝大多数的的人关心自己口袋里的钱和菜篮子里的菜,才是社会的常态。

    可惜那些只关心口袋里的钱和菜篮子里的菜的人,又太容易被人欺骗和利用。怎么能够让这些人,不是从口号,标语,社论,宣言;而从口袋里的钱和菜篮子里的菜里,懂得民主,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不要去希望人民,紧跟什么领袖,去开创什么历史;只需要让他们懂得,为了自己口袋里的钱和菜篮子里的菜,我们需要民主。

    这个时候,这样的人民说的“不”,才有意义。 张鹤慈。08、05。07。 墨尔本 【民主论坛】 _(博讯记者:张鹤慈)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张鹤慈:十四岁的我眼中的反右斗争
  • 就林彪评价的商榷/张鹤慈
  • 刘宾雁证明了曹天予是由公安部门送进北大的/张鹤慈
  • 悼念郭世英/张鹤慈
  • 6.4北京第一批被枪毙的祖建军/张鹤慈
  • 围堵马英九--国民党内的反马势力,民进党,和中共的一次统一行动/张鹤慈
  • “党天下”和“东方红”:右派储安平的儿子和共产党的帮闲/张鹤慈
  • 被杀的孩子====纪念反右五十周年/张鹤慈
  • 张鹤慈:民主为什么这么难?
  • 正面看妥协/张鹤慈
  • 已经很难看的马英九/张鹤慈
  • 张鹤慈:仍然是清华大学政治辅导员的胡锦涛
  • 打压和封堵下无和谐/张鹤慈
  • 张鹤慈:迟来的支持―就章怡和的书被禁谈起
  • 张鹤慈:林昭的背后有什么道义资源
  • 张鹤慈:不要用狼的标准
  • 张鹤慈:对陈光诚的律师,谈谈我的一些看法
  • 事实和逻辑不是可以用感情,良心等任意塑造的/张鹤慈
  • 陈光诚辩护律师李劲松之《紧急律师函》和我的意见/张鹤慈
  • 张鹤慈:我不会忘记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