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北京解决处置群体事件“非常紧迫”为哪般?
(博讯2007年5月12日 转载)
    
    记者闻剑的采访报道/北京市公安局副局长、北京奥运安全保卫指挥中心大型活动安全保卫指挥部部长于泓源近日在一次讲话中强调要在明年奥运、今年十七大和国庆节前,解决处置被称为“非常紧迫”任务的访民“集中劝返”工作。
     (博讯 boxun.com)

    每当北京举行重大活动前,有关部门为了营造“维护社会稳定”和“保持首都良好形象”的氛围都要对北京越来越多的访民进行“劝返”工作。于泓源认为,目前北京安全上最大压力来自群体性事件,其中访民的处置问题尤突出。对此,北京维权人士张祖化表示:
    
    “压制上访很多时候不仅无助于问题的解决,而且反而会激化这个矛盾。因为根本还是涉及到政治制度,要是政治制度不变,下面有冤无处申。当局现在不能反思自己的制度问题,倒过来对民众的上访进行压制。我觉得这确实是一个本末倒置的作为。”
    
    张祖化所说的制度问题指的是中国的信访制度形同虚设,政治体制使有冤屈的百姓从地方基层到中央都得不到应该得到的救助。
    
    于泓源针对处置访民问题的讲话显示,中国政府迄今处理访民的手段还是压制,用湖南律师,目前人也在北京的访民任华的话说,压制访民显现的稳定是“病态的稳定”:
    
    “因为民间的维权已经压不下去了,就像是弹簧一样,它压得越重就弹得越高。”
    
    既然政府采取压制的手段,那访民进京上访有没有违法,有没有成为政府眼中的“社会不安定因素”?任华对此表示:
    
    “进京上访的群众是弱势群体,他们的主要结构是老弱病残,妇女多、老人多、残疾人多。他们是最讲理的,是对中央抱了很大希的,如果他们不讲理,不支持这个法律就不会去上访。”
    
    对着同一问题,张祖化表示:
    
    “到现在为止,我不敢说没有,但是我一直在观察,我经常路过一些部委机关,有时候看到很多群体上访的。但是总体来讲我的观察还真没有看到他们给社会秩序、给人民群众带来什么不稳定因素。这些人绝大多数都是被逼无奈。而且据他们说其中90%都曾被劳教、劳改、甚至被判刑,经历过各种不公正待遇。”
    
    “人不伤心不落泪,人无难事不上访“。那访民们究竟有些什么难事在他们所在地方解决不了?目前网络上有关于北京上访村的一部纪实短片。短片是刚刚过去的春节期间拍摄的,解说词中有这么一段:
    
    “这是春节期间留在上访村的部分访民的名单。他们当中年龄最小的只有9岁,最大的已90高龄。他们大部分已经在北京上访了5年以上。一位上访者告诉我们上访村里的访民大约有一万余人。他们申诉的主要有地方司法腐败、农民负担、城市拆迁、以及地方黑恶势力等问题。”
     自由亚洲电台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北京城里究竟养着什么?-十问“与国际接轨!”
  • 教授摇头不已:北京大学兴建五星级未名湖大酒店
  • 北京指导国民党的选举/凌锋
  • 华新民:北京老房子里深藏的伟人故事
  • 伍凡:为何苏丹达尔富尔大屠杀与北京奥运会掛钩
  • 陈永苗(北京):五四运动:文化的,还是政治的?
  • 北京奥运我们不玩了,行吗?
  • 林和立:胡温决国庆前彻底整肃「北京帮」
  • 張英:閱某則新聞的感言(附北京灌水來稿)
  • 北京奥运会上喊出你的心里话/刘水
  • 6.4北京第一批被枪毙的祖建军/张鹤慈
  • 北京土地违法清理雷霆行动:周良洛事件只是一个开始
  • 華陽生:周良洛被查勢掀北京政治風暴
  • 陈奎德:“奥运拐点”,八面来风:汉城奥运与北京奥运
  • 北京房价越调越涨:中央调控遭遇“软抵抗”
  • 北京边缘化人群的Black Fair--写给崔英杰/綦彦臣
  • 搞定大上海,再战紫禁城——胡温撕开北京黑幕的突破口
  • 北京“两会”花絮点评/林保华
  • 一个中国的比喻:这是民族的悲哀/北京来的信
  • 北京崇文区下令八千户居民搬迁
  • 点燃希望的烛火—北京2007艾滋病烛光纪念邀请函
  • 北京海淀原区长周良洛案涉违规批地/新京报(图)
  • 北京20余住户半夜被轰出32间平房遭强拆
  • 黄菊为什麽要赶回北京?
  • 李方平律师起诉北京网通 要求降低过高的网费价格
  • 北京市委将换届:刘淇、王歧山料获留任
  • 北京传出消息:黄菊病危,返京抢救(图)
  • 安微帮大闹北京崇光百货/光远(图)
  • 武汉访民韩桂枝到处申冤未果 北京站铁链自绑/光远
  • 北京奥组委蒋效愚痛斥蔡辰威背信弃义!
  • 蔡爱民近日赶往北京抗议郑州国保政治迫害(图)
  • 来自北京东庄上访村的图片报道/光远(图)
  • 湖北7名上访职工在北京绝食:抗议非法扣押
  • 北京为防外力渗透愿花钱摆平上访者
  • 震撼!:五一劳动节亲历北京798艺术区‘行为艺术’!(图)
  • 光远:北京东三环新建央视工地上民工偷钢管换烤白薯吃。(图)
  • 商场职工代表就企改中经理贪污上访北京
  • 北京民间智库“仨元学社”被取缔
  • 北京注册会计师查账发现疑点,遭到官商联手迫害/王向明
  • 揭开北京高级法院一手导演的一事二诉二理的黒幕/王卫平
  • 致北京两会十届人大五次会议公开信/詹荣妹控诉上海(图)
  • 田宝兰对北京正仁律师事务所副主任冯寒的公开举报信
  • 中国最贪的村干部----北京海淀安宁庄杜氏兄弟坐拥数十亿人民币
  • 讨薪-近日北京街头发生的无耻一幕!(图)
  • 北京万杰医院---一个黑洞医院
  • 穆正新:关注北京奥运的辱华措施
  • 我所经历的拆迁—北京市被拆迁居民《控诉状》5
  • 我所经历的拆迁—北京市被拆迁居民《控诉状》4
  • 我所经历的拆迁——北京市被拆迁居民《控诉状》3 (续前)
  • 我所经历的拆迁——北京市被拆迁居民《控诉状》2
  • 我所经历的拆迁—北京市被拆迁居民《控诉状》1
  • 北京宝马车主将骑车人拖进车内狂殴!
  • 奸人告密,醋浪滔天:北京金五星旧书市场覆灭记
  • 北京市房山区窦店镇刘平庄村村官乡官黑社会化!
  • 绿色奥运,还是“烂”色奥运?北京某个副市长看上了摩根中心...
  • 老工人张荫乾给北京市新闻办公室网络宣传管理处的公开信
  • 北京除夕强拆血案 警察围观
  • 北京地税局丧心病狂!
  • 北京东庄上访村暗访纪实(图)
  • 三位现任政治局常委批示不管用,北京高级法院认错一年有余坚持不改
  • 在天不高皇帝也不远的地方----一个北京打工妹的讲述
  • 北京交警滥用职权违法犯法控告书
  • 廖亦武:寻访北京上访村
  • 北京强拆户鞠鸿怡:值父亲逝去一周年际 写给父亲的信
  • 光天化日之下,北京市宣武区人民法院踏平我的家
  • 北京维权人士陈宽遭到数百家媒体口诛笔伐
  • 北京严禁网络议政
  • 北京强行拆迁引发自焚抗议,自焚者被拘留
  • 北京大北窑地区拆迁黑幕--访北京市建喜联征地拆迁有限公司
  • 张耀杰:北京城区怪现状:行骗者大行其道,举报人投诉无门
  • 一个北京家庭浩劫中幸存的家
  • 北京东大桥路部分居民将被强迫拆迁
  • 北京居民对北京市政府控诉书等两件
  • 关于北京拆迁感言和上书
  • 北京:你难道要与全国人民交恶?
  • 北京长安街平静地控诉
  • 【六四见证】香港《文汇报》北京采访组:屠城四十八小时实录
  • 二万北京市民举报贾庆林强行拆迁驱赶百姓
  • 请别强拆抗击非典医生的住家──致北京市李歧山市长的一封公开信
  • mzxtd: 党中央国务院撤北京市长的事,有悖中国法律
  • 对华援助协会授权公布北京家庭教会基督徒徐永海医生致全国人大副委员长何鲁丽老师的一封信
  • 北风: 天呐!全国一半的病人在北京,请看高部长数据:
  • 古都北京 ——有人在拆定时炸弹!
  • 北京家庭教会基督徒华惠棋的祷告呼求
  • 北京市丰台公安分局如此抓人 评论
  • 北京市丰台公安分局如此抓人
  • 民工如厕罚50元?北京一公厕刺眼标语让人心寒(图)
  • 强夺民宅,如同强盗:在北京竟然会发生这样肆意践踏法律的事
  • 北京一公厕“为了国际影响” 竟然分中外“坑”
  • 北京警察的兽行!
  • 北京大学全体暑期留校学生给江泽民的公开信
  • 坚决反对使用韩国现代车做为北京唯一出租车型
  • 北京地产商买凶逼迁
  • 祖上留下来的房产被强拆,北京“法制”形同黑社会
  • 黑龙江警车北京街头撒野 撞人后又殴打被撞者
  • 北京告急!一个巨大黑金利益网正大规模地圈地和掠夺老百姓的财产!
  • 北京观察:北京鸦灾,不祥之兆
  • 北京性骚扰
  • “日本醉鬼围殴北京司机”续:北京市民被激怒了!
  • 日本人北京街头逞凶 聚众殴打的哥扬长而去
  • 钟馗: 论多伦多北京邪会的“民族意识”(另三则)
  • 北京奥运: 洋人之外,又多了好多国人怀疑的眼光
  • 北京,你知道我在这里过得有多苦吗?
  • 落户北京比移民美国还难户籍改革是大势所趋
  • 质疑高考的公平性:为何北京地区录取线那样低?
  • [惨! 惨! 惨!] - 北京舞蹈学院车祸死难者在天之灵怎能瞑目!?
  • 北京西站"话霸"公然勒索 警察视而不见
  • 就北京市老百姓住房与拆迁问题: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北京市人民代表大会的一封信
  • 驱赶穷人拆民房 北京迎奥委招民怨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