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自觉接受媒体监督”是大白天的梦话,还是暗夜里的鬼话?/吴高兴
(博讯2007年5月11日 转载)
    
    吴高兴
     (博讯 boxun.com)

    最近,笑蜀在《南方周末》(4月12日)上发表《方舟评论》,引用国家安监总局局长李毅中的话,提倡从政者“自觉接受媒体监督”。李毅中处于那个位置,在现实的政治生态下、在他的下属面前打这种不痒不痛的官腔,完全可以理解,但是,笑蜀却煞有介事地加以阐释和宣扬,这恐怕不大适当吧?
    
    什么叫“自觉接受媒体监督”?接受监督哪能“自觉”?如果能够“自觉接受”,那还用得着监督?美国的克林顿据说在莱温斯基的裙子上沾了点脏东西,就被媒体炒得不亦乐乎。他难道是在“自觉接受媒体监督”?1972年尼克松因为水门事件被媒体和反对党逐下了台,他难道是在“自觉接受媒体监督”?20世纪40年代,共产党办的《新华日报》和《解放日报》等媒体经常骂蒋介石一党专政,弄得老蒋搞独裁缩手缩脚,难道老蒋是在“自觉接受媒体监督”?
    
    当然,他们都是“资产阶级政治家”,不可能自觉接受媒体监督。但是,那些“无产阶级政治家”比“资产阶级政治家”还要难监督得多。且不说当年伟大领袖接连发动“反右”、“大跃进”、“文革”等等一个又一个祸国殃民的运动,媒体根本就不敢提“监督”两字。
    
    看看如今那些大大小小的“从政者”,哪一个愿意“自觉接受媒体监督”?敢于监督的媒体倒是有的,可惜都因敢于监督而被打下去了。远的不说,就说笑蜀旁边的《南方都市报》,只因报道了孙志刚之死和孙大午事件,揭露了广州的SARS疫情,总编程益中和副总编俞华峰都被打入牢狱。你看,当权者哪里愿意“自觉接受媒体监督”?《南方周末》也曾经是一个敢于监督的媒体,但总编和常务副总编却因此而被勒令离任──真不知道,要当权者“自觉接受媒体监督”,究竟是大白天的梦话,还是暗夜里的鬼话?如今的《南方周末》固然还在对从政的当权者起监督作用,不过那只是一种“首长的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希望首长注意休息”之类的监督──比如笑蜀的这个《方舟评论》就是。
    
    笑蜀把那些一手遮天的当权者打压敢于监督的媒体、迫害敢于行使监督权的新闻记者和异议人士,是因为他们“对媒体的认识跟不上时代的进步”,“是缺乏智慧的表现”。这是假装糊涂、还是小骂大帮忙呢?那些当权的从政者“智慧”得很,他们完全知道:一旦允许媒体监督,自己就得下台!50年前毛泽东曾经自信地让共产党“开门整风”,号召人民批评共产党,主张共产党与各民主党派“长期共存,互相监督”。可是不出两个月,老毛就感到“黑云压城城欲摧”,转而发起“反右”运动。如今的当权者可不糊涂:监督可以,但我的十
    个指头只有一个允许你监督,否则就是“颠覆国家政权”;监督我一个指头可以,但必须经过我批准,否则就是“破坏稳定”。他们心里比谁都清楚,若真的放手让媒体监督,“敌对分子”就会上台,自己的权力就会得而复失,甚至性命不保。你看,胡长清、成克杰、陈希同、陈良宇……显然,当权者接受监督不可能是自觉的,而只能是被迫和不情愿的。
    
    所以,在中国大陆,“真正聪明的政治家,真正有现代气派的政治家”,是不会相信笑蜀所谓舆论监督“对于从政者在利益上也可以带来增量”,“从政者也可以是多赢中的一方”这一套大白天的梦话的。不过,如果把这番话搬到美国、英国、法国、东欧、日本、印度、韩国,搬到当今的台湾,乃至搬到香港,那倒是言之有据的。在民主社会,媒体的舆论监督的确是政治稳定的重要原因之一,人们看到,在这些国家和地区,各党各派正是由于可以借助媒体彼此互相攻讦,“被迫”而不是“自觉”地接受媒体监督,从政者才能够体体面面上台,也体体面面地下台,不致于“今日座上宾,明日阶下囚”。不过,那些地方有一个必备条件,就是拥有宪政民主制度下的新闻立法。所以,如果笑蜀真的想让从政者接受媒体监督,那就应当呼吁新闻立法,而不是提倡什么“自觉接受媒体监督”!
    
    阿克顿勋爵说过,权力趋向腐败,绝对的权力绝对腐败。不仅如此,权力也天生厌恶监督,绝对的权力对监督绝对厌恶。对于宣扬当权者自觉接受媒体监督的人,可以引证马克思的一句话来反驳:“你们把自己的国家制度估计得如此高,竟认为它们能够使平凡的人──官员成为神圣的人,能替他们把不可能的事情变为可能。”自从有了可以监督权力的媒体以来,专制当权者也就有了反监督的手段,那就是成文和不成文的书报检查制度。要真正把从政者置于媒体的监督之下,就必须废止一切书报检查制度,实行新闻和出版自由。马克思在抨击普鲁士的书报检令时诘问道:“你们赞美大自然悦人心目的千变万化和无穷无尽的丰富宝藏,你们并不要求玫瑰花和紫罗兰散发出同样的芳香,但你们为什么却要求世界上最丰富的东西──精神只能有一种存在形式呢?”
    
    在一个民主社会,自由的新闻是立法、行政、司法之外的“第四种权力”。权力只能用权力去监督,这个道理,笑蜀不会不知道。连国务院总理温家宝都承认,当前腐败现象越来越严重的主要原因是权力过于集中,又得不到有效的制约和监督,解决这个问题首先得从制度上入手,进行政治体制改革。最近,连中央党校副校长李君如都提出了推行党委决策、执行和监督“权力三分”的改革思路。这些都说明,时代的列车已经逼近宪政民主的门前。这一点,笑蜀同样不会不知道。笑蜀曾经写过许多针砭时弊的文章,那些文章观点鲜明,尖锐泼辣,但是现在,好象被人阉割了,雄风不再了,竟然写出《善待媒体,就是善待从政者自己》这样的文章去推销“自觉接受媒体监督”,这不能不说是一种以进步伪装起来的倒退!
    
    (首发于《民主论坛》)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吴高兴:论解救政治犯和良心犯的策略——透视政治迫害案背后专制当局的成本-收益算计
  • 吴高兴:朋友们,小心上圈套!
  • 吴高兴:“熊的帮忙”——严正学案出庭作证受阻记
  • 爬行的民主之路是个幻想/吴高兴
  • 吴高兴:怀念拘押中的严正学
  • 是“天下为公”的道德人,还是“惟利是图”的经济人?/吴高兴
  • 面对见义勇为者的困境,政府应该做什么?/吴高兴
  • 贫富悬殊:经济问题政治解决/吴高兴
  • 台州民代表按手印联名上书为严正学蒙受不白之冤鸣不平/吴高兴
  • 严正学即将被遣送衢州十里坪劳改农场/吴高兴
  • 严正学案:吴高兴遭软禁,毛国良被警告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