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法律缺陷不是权力寻租的挡箭牌/王石川
(博讯2007年5月11日 转载)
    
    
     34个高等级公路建设项目,有20个执行招投标制度不严格,比率高达近60%;因违规招投标等行为涉及的资金超过160亿元,已有81人被依法追究刑事责任或受到党纪政纪处分……高速公路建设已成为资金违规使用重灾区。法律专家认为,其根源之一在于现行的《招标投标法》存在缺陷。(4月9日《中国经济周刊》) (博讯 boxun.com)

    
     交通厅长前“腐”后继,高速公路建设成为腐败重灾区,这是近年来腐败领域可资解剖的腐败标本。痛定思痛,高速公路建设为何会成为腐败重灾区就值得追问。法律专家认为,现行有缺陷的《招标投标法》是根源之一。此论不无道理,正如专家称,我国的高速公路、市政工程、铁道工程等国家重大投资项目,采购人分别是各级政府的相应职能部门或者是这些部门投资设立的工程公司,但同时,这些招标采购人的董事长或总经理往往又兼任交通、建设等部门的厅局长。这就出现了既是 “运动员”又是“裁判员”的情况。
    
    
    
     法律缺陷给腐败分子以可乘之机,造成他们既是“运动员”又是“裁判员”,这的确是《招标投标法》的巨大遗憾,但法律缺陷绝对不能替腐败分子买单。这使我想起了众生喧哗的郑筱萸案,人们反思国家药监局大面积腐败,总爱归咎为国家药监局权力太集中,因此国家药监局要权力下放,省级药监局要分权。殊不知,美国食品与药品安全管理局同样权力很集中,甚至有“独裁”之嫌,但罕有腐败迹象。问题的关键是,法律再完善、制度再详备,如果不能行之有效,腐败分子照样有机可乘,为寻租方便他们甚至把法律条文当作手纸。
    
    
    
     日前,浙江省交通厅长赵詹奇因涉嫌受贿罪被提起公诉。面对又一个交通厅长的轰然而倒,世人并未哗然,公众关注的是赵詹奇的腐败花絮,比如,赵不直接收取贿赂——他有“贿托”。许多时候,赵詹奇的算盘打得很“高明”——“让情人拿业务提成,让儿子以咨询费、年薪、借款的名义捞钱”。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中央不是三令五申官员不许受贿吗?赵詹奇的应对之策颇有技术含量了。我们不妨作一个假设,即便现行的《招标投标法》不存在缺陷,如果腐败分子心存贪腐之念,他们总会“殚精竭虑”找出法子的。
    
    
    
     去年12月20日,上海市市长韩正在上海市委八届十次全会上说:“腐败案件,暴露出我们在制度建设上有缺失,也存在制度贯彻执行不严、落实不够、监督不力的问题。有了制度,就要切实维护它的严肃性和权威性,不能造成制度在少数人,特别是‘一把手’面前苍白无力。”应该说,我们的法律制度确有缺陷之处,但我们更应该看到现行的法律制度常常陷入无能为力的尴尬,因为“一把手”让法律制度苍白无力。归根结底,腐败分子根本没有拿法律制度当回事,在腐败分子看来,法律制度不是制约他们的紧箍咒。
    
    
    
     当腐败分子冲动着强烈的权力寻租欲望,他们不会停留于权力寻租,还会权力求租。日前,《南方人物周刊》的一篇报道引起了笔者的注意。报道称,赵詹奇在浙江交通厅长任上,其在基础设施建设领域引进民营资本的举措为世人所瞩目。悲哀的是,浙江省落马的几名官员恰恰是因为和民营企业走得太近——“行贿者绝大多数都是急欲扩张的民营企业,为了在工程建设中胜出,大肆行贿”。多年来,我们寄希望民营资本尽快介入基础设施建设,以打破电力、交通和航运等领域的垄断。如今,愿望成真,官员却落马了。纠缠于谁有原罪没有意义,如果不规范权力之手,类似的悲剧便在所难免。
    
    
    
     据《瞭望》新闻周刊报道,中共中央纪委、监察部将于近期集中时间组织一次纠正不正之风活动,以迎接党的十七大的召开。“纠风”锁定的三大重点:一是权力寻租,二是霸王条款,三是各种潜规则。报道称,权力寻租与腐败紧密相连,当权力缺乏有效监管,就可能被物化,成为寻求利益的“资本金”。斯言不谬!如果没有有效的监管,权力之手便会有恃无恐,握有权柄的人便不会投鼠忌器。即便法律无懈可击,即便制度尽善尽美,又能奈贪腐分子何?基于此,一方面采取措施尽快让有缺陷的法律制度完善,另一方面要让监督落到实处,让现有的法律制度发挥效力。 (博讯记者:薰衣草)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权力荫庇下的银行发家史/王石川
  • 王石川:“大学衙门化”导致“教育侏儒化”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