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权力荫庇下的银行发家史/王石川
(博讯2007年5月11日 转载)
    
    
     国际知名咨询公司波士顿发布的《银行业价值创造报告》显示,与世界成熟同行相比,中国银行( 5.76,0.17,3.04%)业的利润来源仍然是传统的存贷款业务和与之相伴的惊人存贷款利差。(4月25日《北京晨报》) (博讯 boxun.com)

    
     吃存贷款利差是银行敛财的一大捷径,这一点我们并不陌生;让人啧啧称奇的是,中资银行吃利差不仅吃得心安理得,而且吃得“卓尔不群”。《银行业价值创造报告》提供的数据是,在中国,一笔交易银行可以轻松赚到至少300个基点(1个基点等于万分之一)的利差,而在成熟的市场上,能达到20个基点已经很不错了。利差如此悬殊,既可佐证中资银行生财有道,又可看出外资银行不如中资银行“长袖善舞”。
    
     由此笔者想到了一个类似的现象,日前,北京邮电大学信息产业政策与发展研究所阚凯力先生在一篇文章中提供了一组耐人寻味的数据:中国移动通信公司仅仅在上半年六个月的1370亿元收入中,税后净利竟然高达302亿。相比之下,全世界电信运营商的利润率没有一个超过10%,而美国最大的移动运营商的利润率仅为1%。对比这两类现象,结果都惊人的相似,难道是偶然吗?为什么美国移动运营商的利润率远远逊于中国移动运营商?为什么外国银行不像中国银行一样大吃特吃惊人的存贷款利差?我不相信外资企业愚蠢透顶,我也不相信外资企业不想发财。
    
     也许《现代快报》4月24日的一则消息能提供答案。报道称,渣打银行在南京开始大规模招人了!令人大跌眼镜的是,渣打银行碰了一鼻子灰,薪水虽高,但油水太少,不少中资银行骨干不太愿意去,外资银行难挖别人墙脚竟然成为尴尬的现实,真是咄咄怪事。渣打银行为何碰壁?且听中资银行的员工怎么坦言。光大银行的一名骨干说:“对方虽然给的薪酬不错,但给的岗位是个‘清水衙门’,要求他只能拉存款,不能做贷款,这比起目前他所从事的信贷综合业务岗位,‘油水’显然不足。”一名招行的资深人士更是直言不讳:“给了我二十万的年薪,但是要求除了渣打规定之外,所有的事情都不能做,特别要求与客户的交往中,一定要清清爽爽,请客户有规矩,被客户请更是非经批准不得前往。这和中资银行的‘放手去干’的传统不一样,其中与客户之间互相‘优惠’的可能没有了,外快也就没有了。所以,外资银行的‘清爽’,让很多习惯于‘灵活操作’的中资银行骨干不习惯。”
    
     稍加分析两名中资银行员工的言谈,不禁让人恍然大悟,甚至有“醍醐灌顶”之感。两名中资银行员工的潜台词即是,中资银行的员工既可以拉存款又能做贷款,既可以允许“放手去干”又能“灵活操作”,一言以蔽之:有油水可捞。透视这一条存贷款路径,中资银行的存贷款利差想不惊人都难!这些利差一部分上交银行,一部分被装进了银行员工的腰包,埋单的自然是广大客户。当初分析中移动和美国移动利润率惊人差别时,阚凯力说:“如此骇人听闻的超额利润,只能说明我国移动资费的水平还是严重偏高,今后必须继续大幅度降低。”阚凯力认为,我国手机资费没有降到位,其根本原因在于体制——近年我国的移动通信业一直维持着双寡头的垄断格局。以此论断来打量中资银行的发家史似乎也比较契合。如果银行巨头没有纵容,员工会拼命地拉存款放贷款吗?如果规定严格、制度详备,机制“清清爽爽”,还会存在如此多的乱象吗?总之,如果没有权力荫庇,惊人的存贷款会安享至今吗?
    
     惊人存贷款利差是好事吗?对那些在权力荫庇下安之若素的管理者来说也许是好事,对那些靠既拉存款又做贷款以便从中渔利的员工来说也许仍是好事,但对整个银行业来说绝对不是好事。因为隐匿在存贷款率惊人的背后是“中国资本市场发展不成熟”,同时也预示着银行造血功能的蜕化——“吃利差则使得中国银行业丧失了其向更高业务拓展的动力”。日前,四大外资银行登陆内地,有人迅即指出其存在四大硬伤。殊不知,这些所谓的硬伤只要假以时日便不复存在。外资银行是狼,是经过市场洗礼的狼,是摸爬滚打后逐渐凶猛的狼,中资银行靠什么与狼与舞?难道是惊人的存贷款利差?当门槛逐渐降低,当竞争主体取得了平等的市场地位,惊人的存贷款利差将永远也无法复制,因为客户将不会傻到再度投怀送抱、主动被宰割。市场永远也不相信眼泪,没有市场意识,没有开拓创新,没有忧患意识,最终只能咎由自取。 (博讯记者:薰衣草)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王石川:“大学衙门化”导致“教育侏儒化”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