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傅铁山不能进天国/凌锋
(博讯2007年5月11日 转载)
     凌锋
    
     ● 中国天主教爱国会主席傅铁山临终前床头日夜摆放的是他与胡锦涛的合影。作为高级中共统战工具的傅铁山其真实身份耐人寻味。 (博讯 boxun.com)

    
    ● 天主教爱国会主席傅铁山逝世前有人大副委员长官职,4月27日中共为他举行国葬,国家主席胡锦涛致祭。
    
    全国人大副委员长、中国天主教爱国会主席傅铁山于四月二十日病逝。国家宗教局局长叶小文着文对他善颂善祷,赞扬他“一息尚存,爱国爱教”。叶小文引用“圣经”的话说:“因为我已被祭奠,我离世的时期已经近了。这场好仗,我已打完;这场赛跑,我已跑到终点,这信仰,我已保持。从今以后,正义的冠冕已为我预备下了。”
    
    
    傅铁山帮共产党打好仗,有什么“正义的冠冕”可说?我不妨也引用“圣经”的另一段话给他。那是使徒保罗说的话:“不要自欺,无论是淫乱的、拜偶像的、奸淫的、作娈童的、亲男色的、偷窃的、贪婪的、勒索的,都不能承受神的国。”
    
    
    并不是说傅铁山有上述的一切行为,但是至少,他作为一个天主教徒,他有“自欺”的行为,他的偶像,不是圣经里的天主与耶稣,而是共产党及其领导人。因此他死后不能进天国。
    
    
    傅铁山是伪教徒,叶小文撒谎
    傅铁山作为中共的奴才,与曾经担任中国各宗教组织领导人并且已经去世的鲍尔汉、赵朴初等一样表现,与真正的宗教组织打对台。鲍与赵是中共地下党员,也就是披着宗教外衣的骗子。傅铁山比他们的表现还更加可恶。对中共镇压六四、镇压法轮功,傅铁山的表态比其他宗教领袖还要卖力;更经常在国际场合帮中共涂脂抹粉,欺骗世人,胡说中国有宗教信仰的自由。
    
    
    他更以国家领导人与中国“教主”身分公开指责隶属于梵蒂冈的天主教香港教区主教陈日君。将来不知道什么时候,中共会不小心披露傅铁山的地下党员或“党外布尔什维克”的身分。
    
    
    从叶小文的文章,我们也可以看出傅铁山是个“伪教徒”。他临死时,与疾病的抗争,据说主要不是他的宗教信仰;而竟是胡锦涛与他的合照与中共领导人的探望:
    
    
    文章说:“深夜,急促的电话铃声将我从睡梦中惊醒,我预感到我那最可敬的傅铁山主教真的要走完他生命的最后里程了,匆匆赶到医院作最后的握别。”然而新华社的电讯说,傅铁山“因病医治无效,于二○○七年四月二十日二十时○八分在北京逝世,享年七十六岁。”傅铁山晚上八点去世,叶小文却是深夜接到通知,到底是去和活人握别还是去和死人握别?或者是前一天就去握别?从报导来看,既然是“最后惜别”,应该就是当天的事情,可见傅铁山这个宗教骗子后面,还有叶小文这样主管宗教的共产党骗子,连基本时间都搞不清楚就奉命胡写吹捧文章了。
    
    
    主教病榻前放与胡锦涛合影
    下面是叶小文描述当时的场景:
    “我满含热泪抬起头来,看到摆放在床头、与主教日夜相伴的那张照片。那是胡锦涛主席与傅主教的合影。共和国的主席与一位主教的手紧紧相握,四目相望,深情满怀。正是这张照片,鼓励着主教与病魔作最后的抗争。
    
    
    “奇迹发生了。当中央领导同志赶到病床,俯身在傅主教耳边轻轻呼唤时,傅主教的手竟然从被子里伸出来,与中央领导的手紧紧相握。
    
    
    “奇迹发生了。当神甫、修女们纷纷赶到傅主教的床前,低声呼唤着主教的圣名......弥额尔主教、弥额尔主教,作最后的惜别时,一粒粒泪珠,竟悄然在傅主教的眼角滑落......”
    
    
    傅铁山临终前,身边竟是他与胡锦涛的合照(当然是从家里或办公室里特别搬来的)而不是“圣经”,就够荒唐;也说明傅铁山的偶像是胡锦涛而不是耶和华。奇迹的发生首先也是“中央领导同志”的关怀,他可以伸出手来。至于神职人员到来,他只能流泪;可见共产党的动力远胜神的力量。而他流泪,更是可圈可点。因为文章没有报导他们举行临终的宗教仪式,傅铁山是否因此感到遗憾而流泪,还是在这些被他欺骗的神职人员面前,以眼泪表示他的忏悔?那是“人之将死,其泪也真”?然而这些眼泪能赎回他助纣为虐的罪过吗?
    
    
    国际宗教组织到了共产党手里,都变成如假包换的邪教,都被中共蹧蹋了。例如神职人员被套上中共官员的行政级别,因为他们成了中共中央统战部属下的统战工具。既然是统战官员而不是真正的宗教信仰,所以对他们来说只有党纪国法而没有教规,所以和尚、尼姑都没有戒律而可以荤色俱全,连已故的班禅.额尔德尼也娶了国民党的“起义”将领董其武的外孙女。网上报导傅铁山也有一个亲密的陈姓女秘书,颇善于敛财,他们会不会重演宋庆龄与男秘书的故事?
    
    
    爱国宗教神职人员的腐败
    中国“爱国宗教”的神职人员已经腐败到与共产党跑官一样,不同的级别有不同的价码。实际上这也不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出现以后才有的。网上也有文章披露,六○年代初的困难时期,相信傅铁山因为神职而有海外关系,物质享受比普通人好,所以常常骑着脚踏车给他的上级官员送绿豆糕。到改革开放,宗教再度成为中共统战工具而吃香的时候,这些官员就想起这位绿豆糕使者,一九七九年后,他开始从一个普通的神甫成为天主教北京教区主教,并且成为有政治地位的北京市政协常务委员。从此,他在天主教爱国会中平步青云、成为炙手可热的第一号人物。
    
    
    正因为宗教界的头面人物也成为中共的特权阶层,有太多的利益关系,所以那些人为了向上爬而无所不用其极。最重要的是要得到领导欢心,所以他们往往表现得比中共官员还要左。现在可能成为傅铁山的接班人的爱国会副主席兼秘书长刘柏年,表现就比傅铁山还要左,他与陈日君就公开论战多次;也一直阻挠爱国会与梵蒂冈关系的正常化。这很自然,如果中国的天主教徒都隶属于梵蒂冈,中国的天主教爱国会“失势”,他们这些伪教徒还可以骗到什么利益呢?
    
    
    这种情况也明显出现在西藏,为了抵消达赖喇嘛的影响力,让那些中共在西藏的傀儡可以称王称霸,享尽荣华富贵,他们对达赖喇嘛的批判比中共还要厉害。例如去年六月在拉萨召开“揭批达赖分裂主义政治集团罪行大会”,西藏人大常委会副主任赵廉和白钊出来批判,如果不是文革余孽,能想出这种字眼吗?而前西藏自治区人大常委会主任热地就是因为“左”而在二○○三年升迁为全国人大副委员长而名列国家领导人之列,他的部下怎么不会以他为榜样,以“左”来实现“和谐”的局面?
    
    
    中共尊崇释道打击基督教
    中国目前的宗教状况,根据包括中国官方所提供的资料显示,官方承认的宗教有佛教、道教、伊斯兰教、天主教和基督教。二○○二年,中国宗教信徒就超过两亿。人口中大约百分之八为佛教徒,一亿人以上,信众人数最多。人口百分之十四为穆斯林,约两千万人。天主教徒中,人口的百分之零点四,约五百万人隶属于官方天主教爱国会,约百分之零点四至百分之零点八为非官方天主教教会,也就是五百到一千万人之间。约零点八至百分之一点二为官方登记的基督教徒,也就是一千至一千五百万人;至少有百分之二点五,也就是至少三千万人在非政府控制的家庭教会做礼拜。信仰道教的人数则约几十万。
    
    
    最近香港特区举行万人齐颂道德经来庆祝香港回归,而去年则举办世界佛教论坛,以及多年来的尊孔活动,可见中共当局对儒释道的厚爱,大有恢复大唐盛世的派头了。目的则是填补马列毛的苍白与空虚。至于其他“非正统”的宗教,则需要有更多的傅铁山,才能使来自西方国家的宗教实现“中国化”,中国才能确保“和谐盛世”。因此中共必会把傅铁山当作楷模,要全国宗教界人士学习他的好榜样。
    
    “开放”杂志2007年5月号
     _(博讯记者:凌锋)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陈日君拒绝出席葬礼:傅铁山身后争议不断
  • 傅铁山周五火化 谁继任仍为疑团
  • 官方否認傅铁山是中共黨員
  • 爱国会大主教傅铁山病逝 谁做接班人成焦点(图)
  • 中国官方天主教爱国会领导人傅铁山病重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