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黄河清:谁输谁赢谁哭谁笑谁罪谁错?——严正学案反思之二
(博讯2007年5月11日 转载)
    严正学更多文章请看严正学专栏
    黄河清更多文章请看黄河清专栏
     (博讯 boxun.com)

    黄河清
    
    严正学判了三年,竟有人会感到“鼓舞”,虽未“欢欣”,但似乎要庆功了。因为已经见到在分派功劳了:国际社会压力起了作用,台州的司法官员有先进理念,严正学在农民中有崇高威信,还不要忘了褒扬律师。且慢!严正学凭什么要被判三年?凭什么严正学判了三年要“鼓舞”?前一个问题该问当局,后一个问题当问我们全体。是否原本要判十年,甚至十年以上,现在判了三年,当然应该“鼓舞”?那么请问,原本要判十年,所据何来?不就是自己的揣测、自己放的风、自己造的舆论吗?将这自己放的风作为参照系、作为座标、作为准则,然后予以对比,10比3!怎么不该鼓舞?!怎么不该庆功?!这比阿Q高明,但却与那尊朝三暮四不高兴,朝四暮三就高兴的猴子相似了。再问下去,判十年呢?当然鼓舞不起来了,但也无须沮丧,本来就是要判十年的吗,也许以上呢!
    
    这种自己的揣测、自己放的风、自己造的舆论,我无暇去查谁是源,但我相信公众是明白的,媒体上的文字是做了记录的。我记得当年师涛判了十年,杨天水判了十二年,张林判了五年,事前也都是有这样的参照系的,结果料事如神;大家有了思想准备心理准备,也就不甚意外,果然不沮丧,叹息一番罢了。郭启真、陈光诚如何,听说都有他们自己或律师的文字传世,我也无暇去查看,因为既有白纸黑字,就逃不了。
    
    严正学判了三年,谁输谁赢?国际社会赢了吗?律师赢了吗?严正学自己赢了吗?按照10年的座标,似乎赢了,赢了7年!天哪,怎么还要坐3年牢?这算术该怎么算?这是赢吗?赢得是官家,输的是严正学自己!判决书判他3篇文章里的5句话3年牢狱生涯。胡风三十万言书换来三十年囹圄,聂绀弩赋诗曰:三十万言三十年,余续貂曰:一天一字亦少矣。这是因为严正学的文字狱量化远胜胡风:5句话394字,一字坐牢三天整!严正学输得太惨了!怎么就都只“看到”他“少”判了7年,不想想他“一字坐牢三天整!”该大议、该大论、该大究、该大呼号的是此啊!要将准星瞄对靶的啊!怎么就为此“鼓舞”起来而忘乎所以了呢?!由此而生发开来的种种议论争吵不正是“靶的”所乐意所正想看到的吗?其势之成,其势之向,有一只无形的手在导引,有一只有形的手在配合,并不高明但很成功,似乎难以为逆。这正是奥妙之所在,也正是悲哀之所在。原有心人深长思之。
    
    言论自由是普世价值,国际社会就是冲着这普世价值为严正学抱不平。现如今,以字数衡刑期创了以言获罪的吉尼斯纪录,国际社会也输得太惨了。不过洋人不明究竟,看你们自己“鼓舞”起来,也许以为真的赢了7年呢!官家是大赢家是明确无误的,为此“鼓舞”者当然也是赢家之一,连国际社会也被封为赢家了,还有许多赢家,律师啦、笔会狱委啦、后援会啦,媒体啦,不一一例举了,真是皆大欢喜!这么多的赢家,只不过是一个严正学输了,付出了三年牢狱之灾,扣上一头臭狗屎罢了。值,太值了!
    
    严正学判了三年,谁笑谁哭?笑的总是官家,无庸赘言。“鼓舞”者虽不至于笑出声来,但有点高兴,则是可以肯定的,大约是完成了任务的缘故:当然是指从原先的十年变为三年,而绝不是什么其他任何人作的任何猜测。这是需要赶紧说明的。千万不要误会。这哭的是谁呢?是妻子严太太,是女儿严颖鸿,是台州的父老乡亲,是严正学的亲朋好友,更是严正学自己!严太太担了多少心,流了多少泪,说了多少话,就是希望本就无罪的老公无罪释放;严太太与严正学老夫老妻,伉俪情深,为了老公安然回来,甚至说出了“哪怕是说他流氓,只要能捞出他来,也行。”作为妻子的严太太,竟愿意用自己和丈夫的情爱被污去换取自由,其心有多苦楚有多无奈有多凄怆 。可即便如此,换来的还是3年的望夫崖上的等待。严太太在哭泣!女儿严颖鸿,与乃父除却骨肉情,还有友情、艺情,更有生死情:父女为作画、写生、创作,曾同跋戈壁,共战狼群 。老父弱女,凭藉简单行囊和打火机燃起的篝火,挥火烧衣,拳打脚踢,击退狼群一波波的进攻;篝火燃尽,行囊烧罄,火机熄灭,狼群再次扑上来,最后绝望的关头,老父拿起相机,欲为爱女摄下一张与狼搏斗的绝照留于世人。正是此举,感天动地,不绝严氏父女之命,于千钧一发之际狼吻逃生!快门一按,咔嚓一声,镁光一亮,犹如天公震怒,雷鸣电闪,狼群震恐,急剧后退。东方微曦,旭日冉冉。大狼小狼,恶狼饿狼,魑魅魍魉,阳光下自然逃窜。骨肉情、生死情以及艺术上的共同追求,使严氏父女心有灵犀。老父受无妄之灾,弱女心如刀割,无论高堂因曾丧幼子,严阻爱女涉事,严颖鸿还是毅然发出呼号,写了呼唤老父书和致南希书。拳拳情意,感人泣下。未料要墙内墙外,孓泣3年。严女在哭!严正学维权民告官40余桩官司有30多桩是为父老乡亲打的,为此站笼游街,受殴受辱,遍体鳞伤,还要为四百个字坐一千多天牢,父老乡亲怎不为他哭泣!严正学去年从北京警察眼皮底下逃逸跑了许多地方,因手机联系被发现,终于在泰山脚下露营时被抓回台州。他安定了,可以上电脑了,给笔者来的第一封信第一句话问的是别人的事:怎么骂起高智晟来?你怎么看这事?海外怎么看这事?自己就要进号子了,没毛鸡还替鸭愁!一旦自己陷狱,刚烈的性格,万般无奈的心境,两眼抹黑的处境,竟走了以死证清白的绝路。判了三年后,能见除了律师外的亲友了,他自己向亲友诉说辩诬,亲友为其向外界披露,竟被责备施压。如此曲折艰难,判刑前被诬线人、作假证,判刑后自己替自己说几句话都那么不容易,我作为朋友,怎不为他哭泣!
    
    严正学自己,岂止哭泣,他的心在滴血!他不是线人,却被巧妙地诬为线人;他不愿被诬,却无奈受诬;他寻死,他写类绝命书,他赋绝命词“渔父词”三章,他呼天,他号地,呼号之声使南山颤,令天地裂。不是悲愤无奈欲绝,能如是么?!这些情况,笔者总会为严正学说个清楚明白。
    
    谁在笑呢?还需要多说吗?这么个多少年总找碴的煮不熟咬不烂踩不扁捶不碎下不了嘴的铜豌豆,终于被治伏了,不仅投入大牢三年,还让你背上线人、道德败坏的名声。看你还犟还能!?官家在笑,在开怀大笑!“鼓舞”者总止于鼓舞,不会公然也笑吧?严正学被判三年、被扣了一屎盆,谁罪谁错?请公众评说,或在读了笔者之三之四……后再来评说。
    
    笔者在一周前发了“严正学是线人析——严正学案反思之一”后发生了许多离奇的事,离奇的程度竟至使老朽到几乎绝对与人无争的笔者虽一忍再忍也忍无可忍了。且透露一点点,有人向我传话:X要你撤了这篇文章,否则,就要如何如何了。(注:我不说明白“如何如何”,是给人留面子,一说明白,谁都知道是什么人在威胁我了。希望当事人知错而改,知耻而悔。)也希望可能是传话人看花了眼、打错了字、想错了心思。
    
    原本这反思之二,写的是严正学14年前的偷自行车案和其他一些有趣的事,意在叙述披露一点未为人知的事实,思往,鉴今,见微,知著。但一被威胁,老朽能有多少斤两,平日自诩自欺的修为到了九霄云外。其实,老朽从17岁时,就是一条光棍,“光棍眼里揉不得沙”,忍不住就犯老毛病了不怕威胁了,就与人说开理了。好在,叙事说理,本就是反思严正学案的方法,颠倒一下顺序,也不算太出格。近些年,老朽长流塞万提斯的故乡西班牙,更多接了些堂吉珂德气,与原先的阿Q气光棍气“胡搅蛮缠”了。有诗为证:“堂吉珂德持长戈,瘦马跛驴斗恶魔。阿Q借公三寸胆,十亿旌旗斩阎罗!”愿念老朽无权无势无钱无人,一条老光棍,一把老骨头,一枝秃头笔,威胁虽是不怕的, 但文债多负,冗事缠身,身弱力薄,苟延残喘,老爷电脑,时常罢工,实在思难从心;吁请那路好汉,路见老朽蹒跚,相扶一臂。老朽大言不惭,此事助老朽,就是助严正学,就是助言论自由;老朽亦非“熊的帮忙”。放心,老朽知情知底,识得分寸,认得好歹。好汉,我们就事论事,对事不对人。老朽从不与人争口,打上门来,也不争口,即为严正学辩诬,也不破例对人,就事论事,就事论事!严正学得清白,阴损人者知难而退、知耻而悔,不再、不能阴损人,区区老朽于愿足矣!
    
    07、4、30午夜
    ————————————————————————
    附记:前些天,笔者收到一封邮件,是一篇寓言式的小品,很有意思,可见大陆尤其是台州,还是有完全与严正学心心相通者的。这些日子笔者电脑故障,今天上网吧。兹将全文录下,以飨公众。 黄河清记07、5、4午夜
    
    寓言新编:三年,高兴不高兴?
    (作者:台州佚名)
    
     温州一奸商A摆摊卖假鞋:牛皮纸鞋,底价3元已获大利。一妇人去买鞋,A开价十元。妇人系购物老手,俐牙俐齿,讨价还价,终以3元买下。A一直苦着脸:“遇到你这么厉害的人我要喝西北风去啰,赔死啊!”妇人甚精,买鞋后,躲在一旁观看,见有不少人以6元、10元甚至12元买下此鞋。妇人甚喜,逢人便自夸讨价技术高明,未上10元的当,捡了大便宜。
    
     一个老人,公安的底价真会10年?敢!谁想吃不了兜着走?一年已是暴利!这根老刺拔走一年便能上上下下奥奥运运河和和谐谐。是啊,标价可是10年!3年多值!一个那样活生生的人那样珍惜有限的生命那样视时间如生命的人被塞进了十里平大囚笼,谁中了圈套?以前被套走两年现又被套走三年。黑暗深处有人在笑呢,卖家?买家?的确,有人刚买下了6元,有人是大款出了12元,还有高人支出8毛就买下了。你高兴我高兴,高兴个屁!那个轻飘飘的轻判两字分明是一片锋利的草割破我手指。
    
     夜深,黑,狱灯是否亮着?您,是否在一片呼噜中?
    
     07/5/1
    
    (首发:自由圣火)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黄河清:从王实味、右派到王若望——纪念反右运动五十周年之六
  • 黄河清:被枪毙的右派有多少?
  • 黄河清:严正学是线人析——严正学案反思之一
  • 黄河清:“九叶”诗人右派唐湜之诗与死
  • 黄河清:海外知识人,请立即声援右派,谴责重庆警方威胁恐吓右派公民!
  • 黄河清:读铁流,道晓枫,泪血写史唱大风——纪念反右运动五十周年之一
  • 谢选骏:圣人出而黄河清
  • 黄河清:六十一人齐声喊,百千万众紧跟上!——纪念“反右”运动五十周年之三
  • 黄河清:严正学无罪赋
  • 黄河清:彻底反叛王若望——纪念王若望逝世五周年
  • 黄河清:最年轻最积极最专注最职业的老右派,邓焕武!—— 纪念反右运动之二
  • 黄河清:咏严正学六首
  • 黄河清:坚决支持章诒和!
  • 黄河清:如何评价“一二·九”——何家栋余英时歧见浅析
  • 黄河清:余英时先生的独到见解——《士与中国文化》读后感
  • 黄河清:阴盛阳刚澳洲美 ——澳洲行(之3)
  • 黄河清:耄耋老人高唱怀旧金曲——澳洲行之二
  • 黄河清:墨尔本拜谒杨小凯墓记
  • 黄河清:追祭刘宾雁——纪念刘宾雁逝世一周年
  • 黄河清:05年4月12日与欧阳懿妻子罗碧珍通话录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