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秦耕:戏说海峡两岸之“三党演义”
(博讯2007年5月07日 转载)
    秦耕更多文章请看秦耕专栏
    
     (博讯 boxun.com)

    作者:秦耕 文章来源:民主中国 更新时间:5/6/2007
    
    
    
    4月26日,台湾的民进党当局公开拒绝2008年北京奥运圣火入境台湾岛,一时间舆论大哗,此举使民进党成为海峡两岸、甚至国际媒体指责的焦点;时隔两天,4月28日,国民党荣誉主席连战率领的台湾经贸代表团参加两岸经贸论坛,在北京受到共产党胡党魁的高规格接见,同样引发海峡两岸、甚至国际媒体关注。在海峡两岸的政治舞台上,民、共、国三党在热热闹闹的上演一出“三党演义”。
    
    说起这三个政党,作为一个生活在中国大陆的人,自然有自己的不同看法。
    
    在思想上,我完全不赞成民进党的台湾独立主张,但在感情上,仍然不自觉的与民进党亲近。原因很简单,首先在这三个政党中,只有民进党的历史是清白的,不曾借助军事力量盘踞在专制党的位置上,没有杀人的历史,没有奴役、欺凌和侮辱过中国人的历史;其次,更重要的是,只有民进党是一个真正反专制、反独裁的政党,是在反专制、反独裁中成长起来的政党,上台之后也没有以任何借口实行专制,当然更不存在以动听的谎言和漂亮的外衣遮掩其专制面目了;再次,民进党在反专制、反独裁的过程中,不曾使用暴力,他们在其20年的历史上,虽然风云际会涌现出一大批民主战士,坐牢、流亡甚至被杀头,但没有一个使用暴力或武装斗争的手段,完全按照和平、理性、法治的精神与专制抗争直至实现宪政转型,所谓“选票箱里面出政权”;最后,民进党还是一个年轻、热情、上进、充满活力的政党,这个党的每个人物在言谈举止、行事风格上,一看就是真实朴素的,有生活气息,从不掩饰自己的性格与情感,包括经常发生的口无遮拦、行为轻率,都让我觉得亲切,好像他们就是自己身边的普通人,至少在他们身上从来看不到在另外两个党的那些人物身上常见的装腔作势、拿腔拿调、面无表情。
    
    说到共产党,其与国民党一样,也是打着民主旗号起家的,虽然从成立之日起,就一直把国民党作为不共戴天的死敌,就是把国民党赶到台湾岛后,仍计划挥师渡海,彻底消灭而后快,但其与国民党实在太像同胞兄弟了。好笑的是,我生活在共产党中国,父母是老共产党员,自己从小受了无数热爱共产党的教育,说起共产党就是“亲人”、“大救星”、“恩重如山”这些肉麻字眼,不能不热泪盈眶,但能够独立思考之后,心里无论如何对党也爱不起来,如果要想找爱的感觉,简直就像让一个男人去爱另一个男人一样别扭。原因当然很多,借陈水扁用词不当时用过的那个词,就是罄竹难书!
    
    这里简要的只说两点:一个是在共产党的理论中,公开鼓吹暴力、歌颂暴力、使用暴力,甚至可以说喜欢暴力、热爱暴力、痴迷暴力、依赖暴力——以我的认识,暴力在任何情况下都不是一个好东西,煽动以暴力颠覆当时的合法政府,而不是以说理辩论的方式、不是以合法的街头抗争方式、更不是以“选票箱里面出政权”的方式来合法改变当时的政权;再一个就是,共产党声称其目标是在人间实现共产主义,不是架云梯到达天堂,而是让天堂降临人间。事实已经证明这是一件“不可能的任务”,而且我以为连共产党自己现在都觉悟了,都不再相信这个计划了。共产党和世界上的其他世俗政府的主要区别也在这里,其他世俗政府只维持生活秩序、建立游戏规则、保证起点公正,满足现实的福利和安全,至于生活的目标,那是公民自己的事,由自己决定。只有共产党敢说,我给你们把目标定好了,就是把你们带到天堂里去。共产党和宗教也不一样,宗教也给人们承诺天堂,但把天堂淡化到了来生,在人死后才兑现,是在另外一个世界,而且不强制人们接受,信不信由你,当然更不会拿枪逼你接受了。共产党非常勇敢,他们承诺的天堂就在今生,就在人间,就在现实中,实现的方式也很简单,就是让人们一切听从他的领导。我之所以不喜欢共产党,根本原因就在于,其明知许诺的天堂已经不可能兑现了,但仍然坚持要我接受其领导,而且强制我接受。
    
    现在说三党中的老大国民党。台湾有句民间谚语:“打仗打不过共产党,选举选不过民进党”,这说的就是三党中的老大,这句话也差不多概括了国民党的百年历史。比共产党整整大10岁的国民党,被共产党打得屁滚尿流落荒而逃,谁知到了台湾,在选举中竟然也选不过比其小75岁的民进党。如前所言,国民党虽和共产党是死敌,但其实更像一奶同胞,其尽管不是打着民主旗号起家,当初真的反掉了满清专制,但其上台后实行一党专政的历史比共产党更长。共产党实行一党专政,公开的理由是要实现共产主义,毕竟还有一个理由,而且当初共产党自己打心里也是信的,绝不是借口。而国民党实行一党专政,连个像样的理由都没有,说穿了就是“老子喜欢一党专政,你怎么着?”在使用暴力、实行一党专政和贪污腐败上,国共两党看起来就像双胞胎。主张“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共产党,用枪杆子抢走了国民党的大陆政权,主张“选票箱里面出政权”的民进党,又用选票抢走了国民党的台湾政权,这老大国民党只进退失据、无处栖身、晚景凄凉了。
    
    话说到这里,该回到开头了。20岁的民进党年轻气盛,正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说不要你的奥运圣火就不要,连犹豫一下都没有,真是敢做敢为,痛快淋漓!把喜欢装腔作势的老二差点气得背过去。而晚景凄凉的老大,新仇旧恨在一身,老伤疤上舔新疤,手抚新伤,忘记老痛,万般失意之中,忽然见到来二抛出一个叫“两岸经贸论坛”的稻草,只好屁颠屁颠跑到老二家里示好,求得暂时的安慰,享受片刻的快活。而这个时候,自我感觉良好的老二,也在打自己的算盘,做起左右逢源、两头通吃的美梦来,以为可以左手拉老大、右手推老三,达到分化瓦解的目的。老二心里想的是,只要把老大和老三成功分化,小小台湾,迟早是我盘中小菜;老三心里想的则是,你老二再牛逼烘烘,反正老子不理睬你,爱去那玩你自己去那玩,我人小志大人穷志还不短;只有可怜的老大,英雄迟暮,在台湾屋檐下受老三欺负、羞辱,跑到大陆,在老二家里找点安慰,回到台湾还免不了被奚落一番,真是无可奈何。
    
    如果老大认真反思自己“打仗打不过共产党,选举选不过民进党”的失败史,借用田忌赛马的策略,在台湾和善于玩选票的老三玩枪杆子,在大陆和善于玩枪杆子的老二玩选票,不知会是一个什么局面?当然了,时移世易,现在早已不是玩枪杆子的年代了,在台湾和老三玩游戏的方式,也只剩下玩选票一种,别无选择。看来这老大要想有点出息,只好死皮赖脸缠着老二,坚持要和没玩过选票的老二玩选票了。
    
    毕竟是戏说,听者且听;荒唐言满纸,读者自辩。
    
    
     2007-4-29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秦耕:叶利钦的背影
  • 秦耕:三月港特选举与民主化进程
  • 刘晓波:自由人面对铁窗的微笑—— 为秦耕《中国第一罪—我在监狱的快乐生活纪实》作序
  • 秦耕:陈光诚与温家宝的荒诞关系
  • 秦耕糊涂了吧?评秦耕陈水扁辞职一文/方应看
  • 秦耕 :“傻瓜”的胜利—中国人对甘地的三重误解
  • 秦耕:专制是对一个内心怯懦的民族的惩罚—有感于李大同、陈杰人的反抗
  • 秦耕:是68条罪证还是不朽的丰碑?——读许万平《判决书》有感
  • 秦耕:宪政英魂草没了—谒宋教仁墓
  • 秦耕:我为什么要给赵紫阳献花篮?
  • 秦耕:官方荣誉与民间荣誉——致王怡与任不寐两先生
  • 秦耕:政府无权伸手“抓道德”——致海口市委书记王富玉的一封公开信
  • 秦耕:权利的残尸—评所谓“骨灰级钉子户”(图)
  • 秦耕: 无耻,但并不更加无耻—《评突发事件应对法》草案
  • 秦耕: 合法避税还是非法逃税?—评“王子鞋城偷税大案”
  • 秦耕:冬天的童话——有感于《冰点》停刊事件
  • 秦耕:广东政府:你应该拿什么奖励郭飞熊?
  • 秦耕:历史每天从眼前流过——回望2005
  • 秦耕等:走,到番禺看守所看望被关押的英雄去
  • 秦耕、小乔等四位网友10月6日探访番禺看守所纪行
  • 秦耕:在“反共”与“反独”之间—简评马英九的新中间主义路线
  • 秦耕:2005年1月21日抓捕秦耕始末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