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朱忠保:宽容校园枪手与学生被人包养
(博讯2007年5月05日 转载)
    
    朱忠保
     (博讯 boxun.com)

      美国大学校园枪击案发生已过去十多天了,美国人所表现出来的对凶手的宽容,既令我们感动,更令我们自责。而最近二则发生在广州大学校园里的一个家庭贫困的男大学生寻富婆包养交学费以及一个女大学生被人包养、并签订了包养协议,而且包养协议在媒体上曝光的事件发生以后,在马加爵校园杀人事件发生以后,他的骨灰盒至今还存放在殡仪馆里,家人没有取回家,他的灵魂无处安息,全社会所表现出来的冷漠态度与指责,更是令我们反省。如何对待有过错者,中美之间确实存在极大的差异。
    
      据报道,发生校园枪击案的弗吉尼亚理工大学,在20日中午举行的遇难者悼念仪式上,放飞的气球是33个,敲响的丧钟是33声,其中包括32名遇难者和自杀的枪手赵承熙,凶手也被列为悼念的对象。次日,33块半圆的石灰岩悼念碑被安放在校园中心广场的草坪上,其中一块悼念碑上写着“2007年4月 16日赵承熙”,旁边放着鲜花和蜡烛,还有一些人留下的纸条:“希望你知道我并不憎恨你,你没有得到任何帮助和安慰,对此我感到非常心痛。所有的爱都包含在这里。劳拉”等。
    
      对杀人凶手这么宽容,这恐怕是我们的国度无法做到的。中国人向来讲究的是:爱憎分明,杀人偿命。但美国人认为,凶手本身也是受害者,因为他心理有毛病,性格孤僻和扭曲,可惜没有及时得到社会、家庭的关心和救治,才导致悲剧的发生,社区是有责任的,学校和教师却没有引起足够重视,所以应该得到宽容,生命应该得到尊重。杀人凶手虽然有错,但是我们这些活着的人也有错,我们这个社会也有错,正是因我们大家都有过错,所以才导致他犯下这么严重的罪行,因此他应该得到我们大家的宽容。美国人不仅宽容了凶手本人,甚至连他的家人也一并宽容,他们说:“这不是你或你家人的错误。你也失去了你心爱的人,你们也是受害者”。联想到马加爵校园杀人事件发生以后,试问有谁宽容过他?有谁认为他之所以杀人,是因为心理出现了严重疾病,而没有得到学校和教师及时的救助和治疗,没有得到来自同学的帮助,而反过来检讨自己?检讨我们所处的这个社会?又有谁宽容过他的家人?他的父母所受痛苦的折磨,所面临的指责,我们没有任何人去帮助他们,没有去给予他们心灵的慰藉,而是千夫所指,认为这是他的父母的重大过错:养不教,父之过!你的儿子杀了人,你作为父母也有重大责任!因此你们也应该受到全社会的责备。不要说马加爵案件的受害者不宽容他,而是要对他的父母提出索赔,全社会也没有宽容他。这是何等大的区别!而美国人又是何等宽阔的胸怀!
    
      1991年就读于美国爱阿华大学的中国博士
    留学生卢刚,开枪杀死包括自己导师在内的5名教师和同学,最后饮弹自尽。然而,在枪击事件发生后的第三天,受害人之一、副校长安妮·克黎利女士的家人就通过媒体发表了一封给卢刚家人的公开信,称卢的家人同样是受害者,希望以宽容的态度分担彼此的哀伤。而云南大学在马加爵被抓获以后,校长更是与全校举杯同欢,又何谈去与凶手马加爵的家人分担其悲伤与痛苦?二者又是何等大的区别!
    
      再说,无论是男大学生因为家庭贫困交不起学费,要为家人治病筹经费,还是
    女大学生被人包养,在事件曝光以后,他们不但没有得到来自社会、来自政府、来自学校的同情与帮助,反而是倍受指责,倍受唾弃,对他们的人格极尽羞辱,而没有检讨高等教育学费过高的问题,他们所在学校也没有检讨自己有没有伸出热情之手对他们给予帮助,除了指责,就是诋毁,不要说没有检讨自己的过错,更无从宽容他们的过错。有谁体谅过他们内心的痛苦与人格的丢失?与美国人的宽容相比,我们是不是更应该反省自己,检讨自己?据新闻报道,男大学生所在的大学对此已经作出回应,帮助他贷款解决学费,开始伸出友爱之手,这是一种可喜的进步,似乎让我们看到了某种希望。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感动世界的“宽容”/吴湘韩
  • 宽容是一种政治智慧
  • 网民要有一颗宽容的心
  • 杨家岱:谢选骏呼吁“宽容中国民营企业”
  • “五六人”应该宽容地对待“80后”/綦彦臣
  • 昝爱宗:王光美一生很可怜,却又很宽容
  • “宽容”小商贩,就要舍得付出成本
  • 王若冰:宽容拯救心灵
  • 泛蓝联盟成员张起被捕:「和谐社会」原是梦 ,宽容中共亦入狱/陈荣利
  • 用十字架建造公共宽容——对余王风波的思考
  • 侯文卓:批评和自我批评的批评-谈宽容
  • 中国从来就不缺独立思想者,所缺者宽容的环境/贺伟华
  • 刘晓竹:为孩子,希望胡说真话、温讲宽容
  • 企盼学术、文化讨论回归理性、宽容、自由、平等的正轨/袁伟时
  • 李季平:对违纪官员为什么如此宽容?
  • 陈维健:宗教的最高原则慈悲和宽容
  • 身份、宽容和处女诱惑
  • 郁申树: 王光美摆“宽容宴”所为何事
  • 中国公民更名日本名是权利 宽容显现大国风范
  • 杨宪宏访谈黄琦:映照在前面的,就是民族和解和宽容的道路(图)
  • 丁学良:“中国合格的经济学家最多不超过5个”是比较客观和宽容的说法
  • 贪官子女海外逍遥 该不该宽容引发争议
  • 以宽容之心看待中国公民更名为日本名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