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致联合国《残疾人权利公约》监督委员会/洪玲玲
请看博讯热点:强行拆迁

(博讯2007年5月01日 来稿)
    
    联合国《残疾人权利公约》监督委员会
     尊敬的先生/女士, (博讯 boxun.com)

    
    我是一名中国残疾人,我的名字叫洪玲玲,女性,曾住上海市黄浦区云南中路296号,我有残疾证,编号是第060188号(病因为精神残疾)现被关押在上海市黄浦区精神卫生中心。以下是我的申诉书。
    
    申 诉 书
    本人洪玲玲,丈夫张兆林,现在没有工作,女儿张雯正在读高中(988.8.30出生)
    四年前的2002年5月,上海新鹏房产商持过期政府批文与上海中福地产签订转让协议。却仍旧去上海市黄浦区房地局申请房屋拆迁许可证。同年8月对我户申请裁决。遭到我们拒绝搬迁。为达到要我们接受开发商方式要求成交。上海市黄浦区人民政府对我们发出强迁通知。同年9月6日在我家无人之际。黄浦区人民政府会同公安局、房地局、公证处、动迁办街道干部及拆房民工。在青天白日,众目睽睽之下,用斧头将我家房门劈开。财物洗劫一空。至今不给我财产清单及当场摄像带。我们曾通过司法诉讼来维护自己的权益,而一审二审均遭败诉。高级法院的再审更是将我街坊房产商均张冠李戴,还将我驳回再审上诉北京最高人民法院。却犹如石沉大海,杳无音信。上访国办市府均不理睬。以致全家一直到处流浪。2004年我起诉上海市黄浦区人民政府参与强迁违法。接连遭到上海中院高院,不予受理行政裁定书。我一个中国公民,对如此遭遇及如此现象深感不解。为了想了解一下大洋彼岸的美国,是如何对待旧城改造,本人于2005年8月去美国驻沪领事馆想了解西方国家状况。如西方国家比我们中国好,本人想以一个难民的身份,再加上一个残疾人的双重身份,恳请美国驻沪领事馆是否能恩准移民去美国。但每次均遭到武警阻拦,并由当地民警带离,并多次威吓我,但我无所畏惧,于是腐败分子害怕了,为了他们的腐败不要曝光。在2005年9月19日将我强制关押在上海市黄浦区精神卫生中心。而医生在我进院第一天,在首页病史录上清楚写道:“意识清,时间,地点,人物定向全,仪态整洁,接触被动合作,注意力集中。”现随申诉书寄来两张医院开具的证明。及法院对房地局的裁决是如何袒护的判决。及我们诉政府如何不予受理的行政裁定书。和房地局的裁决书与黄浦区人民政府的强迁通知。你就能知道我一个残疾人在中国生存的多么艰难和无奈。我全家先享受到流离失所,而这两三年又赐我们妻离子散。春节是我们中国人的传统佳节。可我在精神病院里孤独地面对墙壁,外面爆竹声声,而我却被关在铁门里,思念我的母亲,女儿,丈夫,两个春节我都这样煎熬度过。我丈夫为我遭遇,向上海市黄浦区公安局申诉,遭驳回,向上海市公安局申诉,又遭同样喝诉,向上海市人民政府复查,却石沉大海,再去信追问,竟然回答我,已给我答复了,后上访公安部,上海市人民政府终于对关押我一事对我丈夫告知,说由“公安部转至我办,已作出沪信访复核字[2006]228号不予受理通知书”现将上海市人民政府告知书也一并寄来。获悉联合国颁布《残疾人权利公约》 ,而我国政府也加入这一国际公约。她唤起了我重获自由的希望。我渴望自由。也渴望人间的天伦之乐。更渴望一个人应有的尊严。可我们的公安为了达到关押我的目的,竟然去我原曾经住院治疗的单位,调取我的病史,以此作为将我关入医院的依据。《残疾人权利公约》第22条第二款指出“保护残疾人的个人健康和康复资料的隐私”,这从医院给我的首页病史中可以看到有公安陈述及医生的记载,都是我过去住院的隐私,如今都曝光了。《残疾人权利公约》第14条第二款“不被非法或任意剥夺自由,任何对自由的剥夺均须符合法律规定,而且在任何情况下,均不得以残疾作为理由剥夺自由的理由”。可我们从医院这张首页病史中就可以看到,上面写我×年×月发病住院治疗,当中又写我上访美领馆,严重影响美领馆的正常工作,可又不拿出美领馆对我抗议的依据。于是我自2005.9.19被关押一直至今仍身陷囹圄。我不知其关押我的理由是我发病,还是严重影响美领馆的正常工作,有什么依据。如果我发病,我丈夫会送我治疗。如果扰乱社会秩序,应对我们行政拘留,在中国腐败分子利用手中工具,可以随心所欲处理你。我希望,凡是能知道我情况的所有媒体机构能为我报道,呼吁,采访我或我的丈夫,我不知道我国政府什么时候履行公约所赋的义务,但我希望海内外媒体在我国政府对《残疾人权利公约》生效那一刻起,能代替我将此申诉的公约议定书递交联合国公约监督委员会,进行审查,因为我被关押在精神病院,渴望自由,但我不能够确切知道哪一天公约对我国生效。于是我将材料及申诉书挂在网上,不知道哪个好心人能够代我递交这申诉议定书。
    获悉国际上有40多个国家承诺残疾人遭到侵权,可以直接向联合国公约监督委员会申诉议定书,我不知道我的祖国是否参加了这个直接申诉的承诺或者对残疾人设置了什么障碍。但我洪玲玲在司法的道路。我走完这一审二审再审到最高人民法院却石沉大海……。行政部门,国务院回信,不属他们管辖的范围转上海市政府继而又转区政府,区政府答复不予受理,将我关押在医院,上海市公安局和黄浦区公安分局均认定合法有效。上海市人民政府答复不予受理,上访公安部又转到市政府,所以,所有这些程序我都走遍了。剩下的是我遥遥无期的关押,及家人的继续流离失所。我不知道,我国政府还要我走什么程序,联合国公约监督委员会方可受理,还请有识之士给予指教。
    不知你能理解我吗?也不知你们能伸出援助的双手吗?更不知《残疾人权利公约》能落到实处吗?这是我一个残疾人渴望自由的焦虑心情。因为关押了这么长时间。我深深地体会到自由是多么宝贵,在此让我感谢哪个为我递交申诉议定书的好心人。顺颂崇高的敬意。
    
    我的联系方式 手机:13818776164 13761280044
    暂住地:上海市凤阳路228弄43号2楼
    
     申请人:洪玲玲
     张兆林(丈夫)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