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由赵承熙枪杀案看待美国的“潜规则”/安田
(博讯2007年4月25日 来稿)
    安田更多文章请看安田专栏
     安田 《天安门情人》作者
     (博讯 boxun.com)

    本人的文章“赵承熙仇富有理!”,在网络上引发不小的争议,同时也接到许多朋友的email询问情况。其实,开始写的时候,就知道为一个穷凶极恶的屠夫辩护——虽然只是为他的某一点思想辩护(不是他的行为)——是出力不讨好的差事,但是看看随后读者们引申出来的那些评论,安田不由啼笑皆非。鲁迅早就说过: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中国人的。在安田看来,这样的说法实在太狭隘,完全应该改为:中国人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其他中国人的。
    看看那些由安田的“仇富有理论”推演而出的评论,许许多多义正词严的中国人得出这样的结论:安田鼓吹杀人、安田是赵承熙第二,等等等等,大有要安田顶替死去的赵承熙走上审判台而后快的态势。那么好吧,安田就在这里为自己辩护一下。

1。“屠杀有理”
    看到女人裸露的手臂,能够联想到性交。这是鲁迅师爷在上个世纪对于一些龌龊的中国人的鄙视之说。但是今天看来,许多的同胞仍然有着这方面的习性。从安田的“仇富有理”论,立刻引发出了“屠杀有理”的结论。这样的引申,已经不可以用“龌龊”来概括,整个就是居心叵测的栽赃陷害。
    有个故事,说是秦观打坐,一禅师曰:施主看起来像尊佛。秦不开心(毕竟佛像没有头发,不够英俊)。反唇曰:师傅看起来像堆牛粪。后来师傅苏轼知道了,对秦观慨叹:“万法唯心,心外无法。禅师心里想的是佛,所以看你像佛;你想的是牛粪,才说人家是牛粪。”
    安田的文章,只是强调分析了杀人狂魔的变态原因,至于是否可以由此推演出屠杀有理的论据,丝毫也没有提及。何况,这个社会上“仇富”者众也,是不是每个仇富的人都应该去杀人呢?退一步说,就是“仇恨”也不一定要通过“杀戮”这样极端手段表达。历史进化至今,“不以夺取他人生命的方法满足自我需求”,应该是最简单不过的道理吧?而一些“心中有法”者,硬是要通过安田的文章,推演出这样没有逻辑联系的结论,心地之恶毒,无可言表。如同我的朋友提醒我:在这样的非常时期,他们推演出的结论,是可以致你于险境的。确实,刚刚的报道说,美国有一个声称要杀人的高中生已经被捕。
    但是,我们的这些同胞偏偏要把他们自己的心有所思推加到安田的头上,而口口声声却自称“宽容”、“有良心”。这些人的心态实在连邓小平也不如,完全还没有跳脱“文革”的思维定势。他们除了好听的口号,一点理性的思考也没有。其实,往往是这种人,心中充满了仇恨,但偏偏胆小,也就只好借他人的口说出自己的思想。安田在这里奉劝这种心态的同胞,以后还是一个人关起门来,躲到厕所里对着镜子自说自话的好,免得那天不小心,暴露身份,惹上官司。

2。没有同情32个死难者,竟然替凶手开脱
    
    首先谢谢这些善良的读者。但是,您如何知道安田没有同情这些死难者呢?在这样一篇短小的文章中,是不是一定要面面俱到呢?其实,只要化点时间,阅读我的小说《天安门情人》,就可以看出安田不是一个铁石心肝的、没有同情心的人。一个18年下来,没有忘却64大屠杀的作家,不会是一个不同情32个死难者的人。其实,安田即使在很困顿的时候,也没有忘了做善事,积善德。不过,在安田看来,叫声响亮的,并不是善人,往往是驴子。所以,安田决不会在这样的时刻大声嚎叫,痛哭流涕。一来,安田确实只有兔死狐悲一般的伤感,而不会有像64屠杀那样的刻骨铭心之痛。二来,安田更关心的是,如何从这样的残暴事件中吸取教训。在看了一段时间新闻以后,安田觉得奇怪,一贯无孔不入的媒体似乎都得了健忘症,把赵犯一再强调的对于“富人”的仇恨置之度外。如果我们想探寻赵犯杀人的逻辑,既然大费周章地找旁证,挖线索,那么,为什么一点也不重视犯人亲口供词呢?难道这不是匪夷所思吗?
    赵犯直截了当地说出来对于“富人”的仇视,媒体却偏偏要置之一边,不思索为什么赵犯会有这样想法,而是一味地强调他的精神状态,到底是无心之失,还是故意为之?
    其实,说到同情32个死难者,安田不得不提到另一件事。几乎是在同一天,中国的铁岭发生生产事故,同样32个无辜的生命被铁水铸成了一块没有尸骨的铁饼。但是,我们又看到有多少的报道呢?难道他们的生命就没有美国这32个亡灵价值高吗?显然,人的生命价值是无法比较的。媒体(无论中英文),之所以连篇累牍地报道美国的32个死难者,一个重要的原因,是这个故事具有更多的“娱乐”价值。相对于中国的生产事故,美国案件具备了更多好莱坞娱乐价值:凶杀、暴力、变态、单恋等等等等。
    如果我们真有这样的同情心,那么,就应该问一问自己:到底是因为32条人命,还是赵承熙案件中某些满足了人性某方面需求的“恶”价值,才让我们如此感兴趣呢?
    在安田看来,某些中国人,动辄把同情挂在嘴上,把良心当作匕首,指责他人。这样的行径,无异谋杀。

3。社会公义与机会均等主义者
    
    有网友批驳说:美国有的是机会,不存在财富分配的问题。如果这类网友,是真的对社会问题有过研究,那么安田欢迎他们写出文章,说明美国就是天堂,不存在贫富不均的问题,安田也可以想象一下做天使的快乐。但是如果这一类的网友,只是自己也经历过刚到美国时在中餐馆每天10个小时的劳作,好不容易发达了,就在这里现身说法,自己是如何如何从这样的困境中走出的。那么在安田看来,就真正是一付小人乍富的嘴脸!
    这些对于劳工弱势群体毫不在意的得意者,或许因为赶上克林顿时代混个电脑文凭而成了programmer,从此以后,就摆出进入美国主流社会的模样,昂然以成功人士自居,却全然忘了自己也只不过是这个社会“进步”的一块垫脚石而已。凭着两脚猫的Chinglish作着蓝领技工的工作,就试图扼杀对社会贫富分配不均的问题的探讨,把“机会均等”当作了“人人生而平等”,实在贻笑大方。
    他们所信奉的无非就是:因为这个社会给了你挣钱的机会,如果你没有充分利用,只是说明你头脑有问题,而不能责怪社会不公。这些人可以说是真正的冷血,比赵承熙有过之无不及。他们谴责赵承熙屠杀的根本,不是因为物伤其类的人道主义的关怀,本质上是因为这样无序的事件让他们恐惧,因为赵承熙的疯狂,打破了“机会均等主义”存在的前提条件:秩序。从这方面说,也不难理解,许多人一味强调赵承熙的精神状态的理由。但他们就从来没有想过,同样按照他们的“机会均等主义”,赵承熙是不是也可以说:美国是一个持枪“机会均等”的社会,我的屠杀是“成功”的,你们抱怨什么?
    这样荒谬的结论,用在这些极右派的“机会均等主义”者的身上,最为贴切不过。他们凭靠自己的钻营,能够开一辆奔驰320,就毫不在意车轮下被挤压的弱势群体。但是,就在他们得意洋洋于这样的“成功”的时候,我倒想问一问:你们眼里的机会均等,就等于社会公正吗?
    看看辛普森吧,他可以说是机会均等下靠着天赋成功的人士,但当他依靠自己的金钱,成功逃脱了“杀人犯”的罪名的时候,你们觉得那两名死去的冤魂能够凭着“机会均等”复活吗?
    再看看,为什么小布什家族,可以产生两位总统,一个州长?按照美国的人口比例,算一下这个可能性吧!而希拉里能够走到今天这一步,仅仅是靠她个人的努力吗?无疑,克林顿抓住了“机会均等”,但是由此而后,机会更多地开始青睐他的夫人。这才是社会公义的问题。真正怀疑,那些“机会均等”主义者们,是否因为成功而冲昏头脑,完全忘记了社会公义和机会均等是完全两个不同的概念。我没有否认这个社会给予了普通人向上攀登的机会;只是提醒这些“成功”人士,机会更青睐的是有钱的阶级,而且是比你们这些“成功人士”有钱的多得多的阶级。你在这里嘲笑赵承熙一家失败的话,也不过五十步笑一百步而已。即使你依靠自己通宵熬夜得到了面对面地服务美国人民的机会,也还是没有鼓吹“机会均等”的资格。
    看不到贫富分化的危险,只是一门心思跻身富有阶层,这就是许多中国人最真实的美国梦。在安田看来,这样的梦想是很危险的,因为这是完全物化的、没有理想的金钱梦。这些人的世界里,只有他们的财富,在他们的眼里,任何人只要胆敢指责社会不公,就成了潜在的闯王李自成。看看下面这个网友对我的文章的评论吧:“人们从毛泽东、格瓦拉上已经看到了这种思维逻辑能够导致什么严重後果,赵承熙不过是一个缩小了多少倍的又一个案。”
    果然如此!他们担心的就是毛泽东、格瓦拉领导的社会革命。作为自以为是的既得利益者(实在不懂得他们的财富是否可以占有Forbes的一席之地),他们需要的不是人道主义,而是稳定的秩序。但是,短视让他们看不出来毛泽东这样的人渣之所以能够成事,就是利用了人们对于社会不公的愤慨。因为“机会均等”既不会让所有的人任劳任怨,也不能够保证社会公正平等。否则,我们无政府主义好了,那才是真正的机会均等:每个人都有抢夺、屠杀、工作、牺牲等等等的一系列的同样的机会,而不受任何的约束。
    中国传统儒家文化,一以贯之地养育我们逆来顺受的品性。而中共近60年统治,更是把奴化教育发扬至极致,让中国社会充满了压抑。在这样的背景下来到美国,满眼望去,尽是自由,于是盲目迷思“机会均等”。似乎只要把独立宣言里的“人人生而平等”挂在口边,没齿不忘,吃起麦当劳就和满汉全席一样经典十足了。
    反观美国历史,是不是一直把“人人生而平等”奉若圭臬,当作行为准则呢?果真如此,何必需要一场南北战争解放黑奴?果真如此,又何必需要马丁路德金的鲜血清洗种族隔离的耻辱?
    “人人生而平等”不是靠书写独立宣言的那些贵族们恩赐的,而是生活在底层的那些居住在小屋里的汤姆叔叔们的斗争,一点点争取来的。而现在,赵承熙用极端的行径,以32条无辜者的代价,呼喊出一声“仇富”,却在社会上得不到一丝的回音,难道我们这个社会真的已经成了共产主义的天堂而无需检讨了吗?
    其实,相对于“人人生而平等”的口号,安田更相信卢梭的“人人生而自由”(Man was born free)。不过不要忘了,紧接着这句话之后,卢梭又说:(人)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个中滋味,不知道那些“机会平等主义”者们是否有足够的智力理解呢?

4。赵承熙的姐姐品学优良,所以赵承熙就没有理由仇恨了吗?
    
    中国人都知道“晏子使楚,南橘北枳”的故事。环境改变人,自然不错。一定程度上,赵承熙就是环境改变的牺牲品。一个8岁的孩童,走进一个言语不通的国家,如果缺乏正确引导,由此产生心理问题,一点也不奇怪。现在披露的事实是,赵承熙因为阅读的时候声音怪异,还受到了同学的耻笑,更有甚者,有同学叫嚣:滚回中国去!
    同样环境下,他的姐姐成了一个优秀的学生,又成为好的公民,或许,有人还可以借用“自古寒门出将相,纨绔子弟少伟男”来勉励一番。但人的异化,没有特定的公式。就像氢和氧结合,不一定会产生水,还有可能产生重水,也有可能产生双氧水。你不能因为需要水,就怪罪重水和双氧水的产生。你只能检讨自己,如何才能够产生水,而不是重水。
    赵的命案已经发生,仅仅通过他的姐姐的品学兼优,对比、谴责他的兽行,是不够的。社会不会因此而安全。他的精神有问题(但绝对不是疯子),没错!但是这不是因此可以忽视迫使他产生这样的精神状态的原因。即使他的姐姐,谁能保证,对于当初的生活环境没有产生过抵触的想法吗?不正视这样的问题,才是藐视32个无辜者的生命。

5。政治正确
    
    前段时间,大陆的演艺圈爆发“潜规则”丑闻,好像是女演员必须通过上床换得上戏的机会。其实美国社会也有“潜规则”,那就是政治正确。
    所谓的“政治正确”,是上世纪70年代提出,到90年代盛行起来的语言禁忌。简单说,在日常生活中你不能说涉及歧视的语言,比如种族歧视,比如性别歧视,甚至包括年龄歧视。这种“政治正确”,虽然没有法律的保障,但是自从一些学校把它当作校规以后,慢慢地扩散到整个社会中,成为美国当今社会的一个很重要的道德标杆。比如,前些天,CBS的Over
    Imus因为在广播中对女篮球队员说出了种族歧视的语言,而被解雇,就是他违背了“政治正确”,而受到的惩罚。
    无疑,“政治正确”在刚开始提出的时候,起到了保护弱势群体的作用,是民权进步的一个标志。但是,是不是“政治正确”就可以一劳永逸地解决社会中存在的歧视问题呢?如此认识,就实太幼稚园了。
    很简单,法律规定,雇主在招工时,不得有种族方面的歧视。那么,“政治正确”的原则下,雇主即使因为这方面不待见你,他也会用其他的借口作为你没有被录取的理由,而这样的理由,举不胜数。所以,“政治正确”除了让我们有一个言语方面的“和谐”社会,实质上并不能解决真正的歧视问题。因为它只是强迫性地约束人们的语言,而并没有消除歧视产生的真正原因:文化差异、经济差别等等。
    相反,政治正确,却为美国社会带来了越来越多的弊病,一点点地侵蚀着美国的言论自由,让这个社会显得虚伪而表里不一。难道我们真的会认为,每一个其他种族对我们的笑脸后面都是赞同吗?难道我们真的会把我们(华人)对其他一些种族的歧视讲出来吗?我们当然有歧视,但我们就是不说!这就是“政治正确”的后果,让这个社会在一团和气的表象下,失去深刻检讨的机会。
    而在言论自由方面,因为必须“政治正确”,写文章也好,演讲也好,有了越来越多的顾忌,而这种顾忌的外延,逐渐地延伸,从种族歧视等方面向外扩张。一个简单的例子,美国越来越多的人用African
    American替代英语的“黑人”,累赘又繁琐。唯一的原因,就是担心这个“政治正确”,谁也不愿意哪天因为“黑人”这个称谓惹上官司。但是,这样的称谓就对了吗?难道过分地强调黑人的祖籍,不是一种歧视?你为什么不强调一个白人的祖籍呢?不是比台湾所谓的“省籍”问题,显得更原罪吗?
    因此,安田写出那篇为赵承熙的“仇富心理”辩护文章的时候,就知道有可能冒犯了“政治正确”原则。按照“政治正确”的原则,毫无疑问,在举国悲痛的时候,安田无疑应该和广大的美国人民一道,化悲痛为力量,前赴后继,继往开来……如此眼熟的文字,原来“政治正确”竟然就是“党八股”的孪生兄弟,原来就是所谓的中宣部的“主旋律”。好在,安田相信美国宪法对于言论自由的保护,这是和中共统治下的中国截然不同的地方。
    32条无辜的生命,值得我们惋惜。但是如果因此而忽视赵承熙的最后通牒式的对于富人的宣战书,也许我们社会会付出更为惨痛的代价。
    另一方面,也正是基于“政治正确”的原则,让美国媒体在凶杀案以后,一再强调与种族无关(当然,韩美关系一向较好,也应该有一定的关系)。但是,事实上,却并不如此。已经有许多的亚裔留学生感受到美国人不友善的态度。似乎在东森新闻中,还播报了一个台湾立法委员的孩子,在校园里惶恐的讲话录音。
    如此看来,“政治正确”只不过逼迫大家“明人作暗事”罢了。
    
    现在,赵承熙以32个无辜者的生命代价,为自己短短23年的生命画上了句号。同为亚裔的我们,除了惶恐,除了为32个无辜者的生命惋惜,如果噤若寒蝉,比主流媒体还要“政治正确”,实在是矫枉过正。华文社区一再讨论说:作为少数族裔,如何才能融入主流社群?其实一个重要的方面就是要有足够的自信,不要做墙头草,随波逐流。身在这个世界上最大的民主国家,我们应该有足够的信心相信宪法对于言论自由的保障,也应该充分相信,主流社会对于不同文化的尊重。就从扶植阿富汗、伊拉克政府的做法,也可以看出这一点。可以说,小布什伊战的唯一所得,就是树立了一个全新的占领国于被占领国之间的关系的样板。而这一切,都是植根于这个国家的根深蒂固的崇尚民主、热爱自由的价值观之上的。我们只要本着公允的心态,说出我们自己对于世界的看法。即使是少数观点,又有何妨?这里安田不想套用“真理在少数人的手里”这样的大话,在这个民主自由的国度,即使安田是掌握了谬误观点的少数人,又何妨?
    
    谨以此文回应关心我的朋友们。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陈良宇,欢呼胡锦涛万岁吧!/安田
  • 安田:今夜,让世界看到历史的伤口
  • “六四”:理想主义的墓志铭/安田
  • 安田:天使的自由—悼紫阳
  • 安田:今天的名字——悼紫阳
  • 从西安田宝兰案管窥中国的司法生态/李中柱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