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政改需在“信仰框架内”运作——和王力雄先生商榷(随笔二)/周巨川
(博讯2007年4月22日 来稿)
    王力雄更多文章请看王力雄专栏
      (注):文中问答仅为一种写作方法,并非真实对谈
     (博讯 boxun.com)

      问:你在“政改的两大基础——和王力雄先生商榷(随笔一)http://zxwh.cc333.com/cgi-bin/index.dll?page6?webid=cc333&userid=2242535&columnno=1&articleid=860”一文中曾谈到建立民主信仰体系对政改的重大作用,这几天我经过认真思考,觉得有些基础问题还不是很明确,你说,信仰究竟指什么啊?
      答:原本国人对信仰这个概念指什么似乎也没太在意,一般都习惯地、自然不自然地把马克思主义视为信仰,可自从马学被部分人否弃,对信仰一词究竟代表什么也出现了争议,一些人不再把“科学”列为信仰,仅把信仰理解为“非科学”的各种宗教(我想可能是因马学曾自称科学之故)。好像有这么一层意思:不科学也信,是信仰;科学,不是信仰。除此之外,还有其它种种观点,总之有点“乱成一团”。
    
      问:那么你对信仰怎么理解?
      答:我以为信仰也就是“思想体系”。“相信”某思想体系深刻、正确,能帮助自己理解已知并探索未知,便可视之为信仰,而不必介意其自称科学还是非科学。
    
      问:这么说来,不管是有神论还是无神论,也不管是宗教还是“主义”,只要是一思想体系,都可以被人们“认作”信仰?
      答:我觉得这样理解比较“合适”。
    
      问:那本文谈话就按你的理解好了。有一点我一直不太明白,人为什么一定要有信仰?
      答:简明扼要说吧,信仰的作用就是使人类群体“由无序变有序”。人是群居动物。在人类社会中,如果人人都仅凭上天赋予的本能行事,社会就一天也不得安生,将到处是凶杀恶斗,到处是坑蒙拐骗,到处是巧取豪夺,今天歃血为盟,明天不共戴天,一切都毫无章法可言,所有人都生活在“不确定”中。可以想象,没有谁会喜欢在这种环境中生存,于是,信仰便应运而生了。信仰是思想体系,它在认识世界的基础上,对人的行为方式提出规范,比如老子的《道德经》,其中“道”是老子对大千世界的阐述;“德”,便是老子根据“道的原理”对人之行为提出的规范,顺道为有德,逆之无德,便是这个意思。有了信仰对人之行为的规范,社会就有序了,有对错标准了,知道什么是善恶了,懂得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了。社会秩序的形成,使人们不再“惶惶不可终日”,由此,人们感受到了信仰的价值,便纷纷自愿接受信仰对“自己自由的约束”,并视之为美德;对无信仰者,往往因“无从把握”而“心怀恐惧”,并“敬而远之”。
    
      问:原来如此。不过你说的政改需在“信仰框架内”运作,指的是那个信仰?
      答:就是上次我们谈的“新的民主信仰”。
    
      问:我国现有的诸信仰都不行吗?
      答:目前我国能够被人们认作信仰的学说体系是挺多,可没有哪一种能和民主体制“配套(虽说基督教可以,但没法被国人利用,原因在“随笔一”中已讲明,这里不重复)。这些陈旧过时的信仰,已经不能再指导当今的国人。
    
      问:就算你说的那个新的民主信仰已经有了,那么它在整个民主转型期将起到什么作用?
      答:首先说,它能规范国人在整个民主转型期间的所作所为。社会对人的约束方式有两种——法律与信仰。其中法律是“硬约束”,违反就惩罚;信仰是“软约束”,即从精神上控制。在转型期间,法律系统不可避免会发生一定的混乱,届时尤为需要信仰发挥稳定社会的功能。
    
      问:信仰还能起什么作用?
      答:能给人们指明前进的方向。信仰是思想体系,它将告诉人们,人类社会是按一个什么样的规律在运行着,先前曾发生了什么,现在正在发生着什么以及未来将走向何方。有了明确的指导思想,才会形成有条不紊的局面。政改是一场大变革,如果连方向都不明确,很难想象能有什么好结果。
    
      问:再有呢?
      答:再有就是“能为改革后的民主政体提供精神依托”,这在“随笔一”中已说明,不重复。
    
      问:还有吗?
      答:还有是“能确立中央的权威”。有了信仰,也就有了对错标准,据此中央便可统一指挥全局......
    
      问:这条你可能说“露怯”了,民主改革,革的就是一党专权,怎容中央“指手画脚”?
      答:政改的目的是还权于民,这我不否认,但需循序渐进,一步步来,如果一开始就把“总司令部”革掉,岂不乱套?
    
      问:关于信仰的这番道理,王力雄先生知晓吗?
      答:我想他是明了的。他在“意识形态关系到中共不交中南海租金”一文中曾这样说:“统治依靠的基本力量一是强力,一是意识形态。强力顾及不到之处很多,意识形态却无孔不入,让人自觉服从。同时,意识形态还给当权者提供合法性,以及驾御精英、教化民众、裁判异端等。如果意识形态缺失或混乱,仅靠强力统治是不会长久稳定的。”
    
      问:既然知道,那为什么王先生设计的转型方案还忽视了这项工作?
      答:我考虑他并非没想到,只因无力解决。我在“随笔一”中说了,这是个“天大的难题”,绝非易事,只有那种“千年一遇的大思想家”,才能堪当此任。
    
      问:这样的思想家会出现吗?
      答:我相信历史会把他(她)造就出来。
    
      问:总的来说,你认为政改需在信仰引领、配合、规范下完成,也就是你说的“框架内”,假如缺失此道,就说王先生的递进民主设计吧,还能有望成功吗?
      答:我以为,信仰问题不解决,成功可能微乎其微(递进民主设计本身的问题还不算在内),因为当今国人想什么的都有,有想趁机夺权的,有想恢复帝制的,有主张全盘西化的,有想再来回文革的,还有想“清算复仇”的,更有左、右派势不两立,恨不得你吃了我、我杀了你,这样的一个群体,能按王先生设计好的模式乖乖地执行吗!?
    
      问:这么说来,不先解决信仰问题,政改根本没法搞?
      答:我看是这样,一个缺失了信仰的群体是相当糟糕的,等同于一大群不懂事的孩子,除了用权力强行管制别无他法,一旦放松约束,立即就呈“散架状”,哪里还能谈得上政改。
    
      问:信仰作用这么大啊!这我倒想好好听听,请你详细说说,好吗?
      答:好的,我们在后面章节慢慢聊。
    
    
    作者:周巨川
    网址:http:zxwh.cc333.com(21世纪新共产主义者俱乐部)
    住址:北京海淀区香山北营七号
    手机:13120246993(可长谈)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一元论是极端主义的基础——和周巨川先生商榷/冷水
  • 政改的两大基础——和王力雄先生商榷(随笔一)/周巨川
  • 周巨川:写给“民主派”
  • 唯有脱胎换骨般更新思想,中共方能重获新生/周巨川
  • 21世纪新共产主义与18世纪旧共产主义的本质区别/周巨川
  • 中国政体改革方案(2006年12月6日版)/周巨川
  • 《关于超越者联盟》—— 系列随笔五/周巨川
  • 《关于超越者联盟》—— 系列随笔一/周巨川
  • 应当搞公有制还是私有制——中派观点如是说/周巨川
  • 中国未来大事记(十大预言)/周巨川
  • 应确立“大道至简、至美”为现时代新的检验真理标准/周巨川
  • 建言:加害者怎样做共产主义者/周巨川
  • 周巨川:知道未来,才能明白现在
  • 共产主义道德观——爱一切人/周巨川
  • “新创”一种共产主义理论...前言/周巨川
  • 周巨川:中国政体改革方案(2005年10月16日版)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