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陳啟文:质疑金庸的“經典”意義
(博讯2007年4月22日 来稿)
     陳啟文(湖南 著名作家、評論家 歐洲導報社供原創來稿海外首發)
    
     先從謝冕先生主編的一套《百年中國文學經典》說起。《經典》尚未問世,炒作就已開始,賣點在於,這是一部為文學“好漢”重新排座次的書,據稱為了抵擋那些非文學因素的干擾,這部大書是謝先生在“封閉的狀態”下編選的。由此可見,謝先生編選這部文字經典的態度是極其嚴肅認真的,不僅僅是為了賣錢。但這座次剛一排定,就令文學圈內外一片喧嘩。要說這部經典對其他人編選的早已問世的各種文學經典也並不具有壓倒性的優勢,中國現當代文學的主力陣容都保留下來了,最有爭議的便是金庸的武俠小說《射雕英雄傳》,不但被納入“經典”之列,而且還恭請為“上座”。不少人發問,它真的可以稱為經典嗎? (博讯 boxun.com)

    
    作為一個普通讀者,我同樣有這樣的疑問。《射雕英雄傳》真的具有“在歷史深處永放燦爛的光華”的人類性嗎?這一點,恐怕連那些熱愛金庸的讀者,也是大表懷疑的。我不否認,在金庸包括《射雕英雄傳》在內的武俠小說中,有一般武俠小說所缺乏的歷史與文化的滄桑感,也有一定的人性深度,還有著中國特有的武俠精神,然而,金庸的武俠小說也還是沒有走出《三俠五義》這種通俗文學的老套路,它給我們講述了一些精彩的故事,但並沒有給我們展示一個世界。這是通俗文學和純文學最關鍵的分水嶺。所謂“通俗”並非它是暢銷書,也並非它寫了武俠、寫了傳奇、寫了偵破、寫了大人物的生活,這不是由題材決定的。如果以題材去看博爾赫斯的作品,他的作品全部是通俗文學;所謂“純文學”或者“高雅文學”,也並不是因為寫了“窮縣”、寫了“大廠”、寫了“學習微笑”就“純”了,就“高雅”了,只要他是在講故事,哪怕不暢銷,也是通俗文學。故事講得再好也是形而下的,是“技”。唯獨那些能夠為我們展現一個絢麗的內在世界的作品,才是真正意義上的高雅文學作品。這個世界,包涵了整個宇宙及其現實性和潛在性,是作家自我的心靈向時間和空間的延伸。
    
    博爾赫斯說,一部作品能否站得住腳,“應該取決於它的總的氣氛,而不是它的情節。”就這個意義而言,中國當下絕大多數的所謂純文學作品,實在是只披著一張純文學的皮。金庸的武俠小說比這些東西要好許多,但它還夠不上純文學,它的基本敍事方式還是情節,由情節編織出一個個天衣無縫的故事。我倒是很推崇中一位武俠小說的大師古龍,他的每一場武戲都是“幻想世界和真實世界的短暫會合”,可以稱得上是一個後現代派小說大師了。
    
    謝冕對金庸及其《射雕英雄傳》經典意義上的確立顯然是站不住腳的,但我也不贊成一些人對他的人身攻擊,說他“背棄了藝術的良知”,是知識界“自身底線的失守”,說他是一個“不懂文學和歪曲文學史的假教授”,這樣的批評已經遠離了批評本身。而在文壇上慣于興風作浪的王朔,則把矛頭直接對準了金庸。王朔是一個靠小聰明寫作靠大聰明生活的作家,他罵金庸帶有明顯的炒作自己的功利性,他不是在向金庸發難,而是在向他潑糞了。王朔不存在什麼底線失守的問題,他是以“我是流氓我怕誰”的文學另類自居的。而且,王朔罵金庸也沒有罵到點子上,這也是炒作者和酷評家的共同特徵,製造一點對抗的氣氛,給文壇留下幾個“錄相片斷”就把球踢出了場外。金庸溫柔敦厚,一副儒雅的謙謙君子之風,以不變應萬變,沒有上王朔的當,早早地掛起了免戰牌。最終令王朔自討沒趣,有點自擺烏龍的味道。
    
    這事讓我對金庸先生的人格和智慧非常敬仰,他以自己的大度給浮躁的中國文藝界、知識界進行了一次心理輔導,教會了我們怎麼臨陣不亂,守住自己的大門要緊,別盡去瞎想那些射門的痛快。王朔自擺烏龍,金庸直接得分。一個更臭,一個卻更加喚起了人們的尊敬。我尤其敬仰地旗下的《明報》。正是在他手中,《明報》成了有獨立思考和創造性的輿論陣地。金庸在武俠上封筆,我不以為憾,查良鏞先生將《明報》“過戶”,卻令我感到惋惜。現在,先生正由一個武俠小說家,一個報人向一個學人“轉軌”,研究中國歷史的大勢,擔任浙江大學文學院院長,同時還在北大等名牌大學講學。老實說,我對先生的“學問”不敢恭維。我有幸聆聽了他在嶽麓書院的一次講演,講的就是他當下也是他要窮其一生精力研究的課題──中國歷史的大勢。那裏面實在沒有一點他自己獨特的看法,連可以拿來做學問的新材料也很少,講去講來,大抵逃不出是些“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的老生常談。這樣的學問可以作為一個老人的消遣方式,但絕對不可以拿來作事業,沒事時在家裏做做就可以了,千萬別到處搞講演,那是會誤人子弟的。中國現在最需要的是能夠發現人的本位意義,能夠引領人們走出歷史黑洞的歷史學家,而不是一個為陳舊的結構形態和秩序進行解釋的歷史講師。這樣的人中國已經更多了,這樣的甘蔗別人已經嚼過了無數遍。先生的“學問”,至少在現在看,比他的武俠小說差,比他辦報的智慧更差。我不禁為先生捏了一把汗,覺得他選擇做學問可能是一種冒險,弄不好會毀掉他的一世英名。□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陳啟文:危險的傾向──新世紀以來中國大陸文壇掃描
  • 陳啟文:“官本位”與“官場文學”
  • 陳啟文:以前的保姆
  • 陳啟文:“文壇外高手”——王小波逝世十周年祭
  • 陳啟文:做個純粹的作家有多難
  • 陳啟文:張中曉──胡風冤案中的一個小人物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