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悼念郭世英/张鹤慈
(博讯2007年4月21日 转载)
    
    今天【4月20日】是郭世英的忌日
     (博讯 boxun.com)

    发表两首郭世英的诗,作为纪念。
    他不以诗见长。和上次公开发表的信一样,郭世英他是以真见长。他的诗也许会留下来,他的求真的精神一定会留下来。
    
    “孤雁”保存在他写给郭沫若的信中,是我们×中,现在能够找到的最早的作品。为了走自己的路,而不惜生命的代价,郭世英的确是这么走了下去。
    
    给弟弟的诗,是在文革初期,民英自杀后写的。民英是郭家兄妹中,和我们走的最近的,我们被逮捕后,他曾经找到周恩来,为我们说话。
    以革命的名义,献上的最优秀的年轻人的鲜血。这首诗中,听的见郭世英绝望,愤怒的控诉。
    ―――――――――――――――――
    文稿现在都在郭家,62年1月初的【孤雁】是现存最早的一篇,还在X的一年多以前。当时世英在外交学院,正在和自己从中学团支书时代形成的意识形态搏斗的昏天黑地,以致于严重地神经衰弱。
      我原来觉得世英是个沉稳、冷静的人,甚至有些内敛。63年2-5月,X时期中,初次见到世英的诗作,不由得吃惊于其中强烈的感情,诗的内容已经忘了,这个印象却一直留了下来。
      后来发生的一连串事件表明:诗中反映的是更真实的世英,在他平静的外表下隐含着火似的情感,炽烈而纯真。亲人朋友们都能感受到他诚挚的爱,但这种性格也难免使他容易受伤,终于夭折,呜呼,哀哉!
      近日,其妹平英找到一些世英残存的诗稿,转载与此。
              编者(孙经武) 06-9-12
     爹爹:向您问好。 这种表示似乎已经不用表示了,那给您一首诗吧。
       孤雁
    
    那是最后的一片雪
    那是最后的一次结冰
    啊------寒冬
    你终要过去了
    人们期待着春天的来临
    向着南方
     张着千万双眼睛
    那是大雁回来的方向
    大雁的往返
     好象是命里注定
    (开始就有点走题,
    但请您忍气看下去吧)
    一队整齐的大雁
    徐徐地掠过白云
    他们从不知
     什么是南方的雷雨
     什么是北方的厚冰
    知道的只是祖先的脚印
    是啊
     只是祖先 是脚印
    怎奈
    一只多事的雁
     发出了疑问
    谁是那最早的祖先
    怎样走得了最早的脚印
    为什么总寒南、暑北
    为什么总在跟着别人
    听说人要走自己的路
    难道这只有祖先
     不是我们
    疑问 疑问 还是疑问
    世界好象为了泡沫
     才安排了浪花
    为了浪花
     才有了波涛滚滚
    疑问使他下定了决心
    留下来 留下来
     我要看个究竟
    他的决定
     引起了雁群的震惊
    你这个不相信祖先的人
    这些不加引号的词
     值钱吗?
    追求真理
     正是祖先的精神
    但结果会怎样呢
    他会得到祖先的结论?
    啊!
     也许他会冻死在寒冰
    我望着迷蒙的雾
    眼前仿佛出现了
     一只死去的大雁
    他是那样的年轻
    他死了
     但流露着使人难忘的
     笑痕
    诗是我的心情,是随想随写的。一定有很多错吧。但寄给您又有什么关系呢?
    再见。(我也许不去南方了,当然是今年,而且是也许。因为我有朋友来看我。子曰: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世英 62,1
    对了,姐姐刚发了信,不再写了。她让我转交她同学的一首诗。而且希望您给修改。据说他是一个农民的孩子,一样,都是孩子。
    *********************
    读看了两遍,有些独创的奇气。但理路不大清晰。
    我因十二月七日去游七星湖,受了点风寒,唯觉总不大舒服。又想到从化温泉去,在那儿住到春假,等你们来。我看你也还是来的好。尽可能把健康恢复起来。从化比海南岛方便些。
    庶英同学的诗,我暂修改了几个字,太勉强了些。
    爹爹 一、五
    献给郭民英
        注:民英于67-4-7 去世
    蛇
    黑色 透明的黑色
    白色的闪光 冰冷的闪光
    缠住了 我的心
    两支张大的眼睛
    缠住了 我的心
    越来越紧了
    四处乱抓的两支手
    没有 什么也没有
    喉头裂开了
    声带撕开了
    发不出声
    狰狞地从胸中
    挤出可怕的声音
    嗯------呵------啊
    微弱的声音
    怕人的声音
    想要撒地打滚
    挣扎着翻身
    石头 压着 无力翻
    无力
    冰冷的蛇 缠着心
    漫漫的蠕动
    冰冷的蛇 冷笑的面孔
    我疲惫 疲惫
    心 疼着 低下头
    手在抓 抓住了什么
    却是一支泥鳅 滑走了
    无力的手 还在抓
    触到了 却是一个光滑的球
    水晶的 冰冷的 圆滑的
    无法下手
    身爬在地上 两支脚在蹬
    蹬住了 却是弹簧一样
    蹬不住
    两只眼睛合了又睁
    合了又睁
    疲惫了 疲惫了
    心疚着 头越来越低了
    啊------啊------痛!
    缠 它在用力缠
    痛! 痛!
    他用刺一般的舌头
    漫漫地钻 钻 钻
    痛!
    收缩了 收缩了
    紧了 紧了
    一滴又一滴 红色的血
    一滴又一滴 无色的泪
    一滴
    又一滴
    挣扎着翻身
    挣扎着翻身
    挣扎着翻身
    嘴张开了 颤抖地
    咬紧了
    一只手痉挛地抓住了地
    插 插 深深地插入了地中
    另一只手 胡乱地抓
    抓住了 抓住它
    什么 不管!
    用力 回身
    撕开了
    啊!那是自己的身体
    一只手撕开了 自己的身体
    抓住了蛇! 抓住了心!
    用力 回身
    撕开了
    啊! 那是自己的身体
    一只手撕开了自己的身体
    抓住了蛇! 抓住了心!
    用力 回身
    碎了 碎了 碎了
    心 心碎了
    碎了 碎了 碎了
    世界 世界碎了
    只剩下两只眼睛
    恐怖的眼睛
    
    
    63年2-5月,X时期中,我的诗作不多,记得一点也不过是只言片语,凭记忆恢复原貌很困难。我的诗词多是六三年劳教以后的作品,蹉跎半生,也丧失殆尽。
    记忆中只有几篇大致还算完整,转录与此。另有68年8月,知悉世英噩耗之际所作一篇,印象较深,却也都是断片,无法连续,分成三篇以飨读者
    死后
    
    -哀世英之一
     把自己从楼顶摔下来
     我 死了
     液态的生命 浸蚀着土壤
     骨架分崩离析
     后脑勺裂开来
     天才 溅了一地
     血的红 脑浆和碎骨的白
     像时令的鲜花
     装点着死的美
    
     曾经设计过自己的死亡
     一次又一次
     各式各样的
     冷漠 安静 荒凉
     比如倒在沙漠
     任沙丘淹没风干的肢体
     或者沉入海底
     让鱼儿带着碎片漫游
    无人理会我悄悄的愿望
     死前 死后 都未能离去
     最终还是落在喧嚣的人世
     像在落幕前的瞬间
     让相识和不相识的人们
     议论 观赏
    
     座标失去了原点
     无边无际地飘荡 延伸
     度量着青春的残余
     和一多半的梦想
    
     带不走粘稠的悲伤
     抖落一身泪水
     载不动沉重的希望
     留下声声叹息
    
     缭绕 扩散 稀薄 透明
     不知何方寻觅
    
     生的迷惘-哀世英之二
    混沌初开
    
     张开手臂
     迎接世界
     一切都在流动
     什么都没确定
     满眼的惊奇
     无数的疑问
    
     在爱的摇篮
     套上关怀的枷锁
     疑问都有答案
     探索已被封闭
     新奇早已陈旧
     获得就是失去
    信仰不容置疑
     神圣岂可讨论
     聆听先哲的教诲
     遵循森严的禁忌
     高墙间的道路
     没有别的选择
     封闭的乐园
     安全而令人窒息
    
     满天星斗
     各有各的归宿
     满世界的人
     各有各的坟墓
    
     宁可作一粒沙尘
     随风而去
    
     孙经武 6808
    
    迷途羔羊-哀世英之三
    羔羊越过栅栏
     踏上未知的旅途
    
     任凭稚嫩的好奇
     管他去向何方
     但随跃动的心
     不论东西南北
    
     没有目标
     只有芳草
     没有路
     只有无边无际
    
     分不清是飞翔
     还是坠落
     据说是危险
     也有刺激
     徒劳无功
     仍然无怨无悔
     遍尝苦果
     还是乐此不疲
    似曾有过获得
     随手抛弃
     已经一无所有
     剩下脱不开的自己
    
     违背现成的安排
     一切都无法安排
     拒绝指定的幸福
     只好到处碰壁
    
     又一次被拯救
     又一次返回安宁
     不用再担心危险和饥饿
     也失去了自由和希望
    
     退回心中的荒野
     把繁华的世界圈禁
    
    
     X.K
    十字路口
    ????自弃着的墓地
    
    徘徊
    永远忏悔
    和永不忏悔
    的一个
    瘦瘦的幽灵
    
    漆黑的虚无
    马蹄声中
    的漠漠的夜空
    
    窗外
    重心移出的
    刹那
    也许
    影片可以倒映?
    无数的巧合
    和无数的不巧
    
    偶然加上必然
    等于??
    死
    
    徒劳的伸出的手
    的
    捕捉和要
    
    推开的校舍
    家
    避开的人群
    
    不容于世的
    徘徊的幽灵
    也不容于公墓
    
    十字路口
    自杀着的
    孤零零的墓
    疯狂转旋的地球仪
    
    永远游荡的
    幽灵
    瘦瘦的
    在黑与白的
    两个王国间
    的徘徊
    
    游荡的幽魂
    的十字路口
    无家可归的选择
    
     鹤慈
     1981.3.18
    
    注:西方习俗自杀者不可以安葬在墓地,只能埋在十字路口。十字路口,又暗合了探索,徘徊的×。 _(博讯记者:张鹤慈)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