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牟传珩:胡锦涛应向“政治受难者”三鞠躬——我代右派父亲再鸣放
(博讯2007年4月20日 来稿)
    牟传珩更多文章请看牟传珩专栏
    前年 11月《中国青年报》发表醒目大标题:"一个主席的三鞠躬",刊发台湾国民党主席马英九,背起历史十字架,向50年代被国民党政府镇压的民运人士三鞠躬的文章。我为此写过《胡锦涛何时三鞠躬?》一文。如今已是毛泽东发动反右运动,残害55万多"右派"50周年。当此之时,全国上下,党内外一致呼吁要求胡温当局负起历史责任,反省毛泽东祸国殃民的反右"阳谋"。特别是全国各地被错划的右派及其家属们,纷纷联名上书,要求中共领导人公开向所有受到中共违法迫害的民众道歉并予以赔偿。自 2005 年11 月《议报》发表了山东大学李昌玉等几个右派当事人为主发起的《要求平反右派大冤案,补偿物质和精神损失—— 致中共中央、全国人大、国务院》联名信,至今签名者已有1300 多人。目前在北京、上海、南京、杭州、广州、济南、沈阳、武汉等地,都有自发组织发起联署签名活动,上书中央,要求纠正1978 年中央的决定,拨乱反正,平反右派,补偿政治、经济、物质损失。那些当年被错划成右派的知识界,社会政界,学术、文化、新闻界人士及其家属们纷纷加入其中。据统计,仅去年六中全会以来," 右派上书" 已有2300 多份,汇成了极为壮观的右派上书浪潮。甚至有钱伟长、丁石孙、吴阶平、孙起孟、董寅初等高层知名人士上书,要求纠正对反右运动的政治结论,对被错划为右派分子作出必要的政治上、物质上的补偿。然而,要"以人为本",建构"和谐社会",近来又满嘴"公平""正义"的中共当局,不仅对此至今未有积极回应,反而收紧舆论限制,监控作家铁流等"右派"签名发起人。此据《争鸣》刊文说: 中共十六中全会前夕,已离休高官胡启立也再度上书,要求否定1957 年的反右运动。今年" 两会" 前夕中央政治局会议经过讨论,拒绝了胡启立上书的要求,为此中共中央办公厅发出了《关于一九五七年反右运动问题的若干意见》的文件,下达到省部一级党委、组织部门、政法部门,拒绝道歉与赔偿,导致国内外舆论一片挞伐之声。
     (博讯 boxun.com)

    在笔者看来,1957 年反右运动,就是中共借意识形态加工"敌人",制造政治冤狱的历史纪录。这一历史可以追溯到1957年4月,那时毛泽东决定在全党进行一次整风运动。1957年4月10日,《人民日报》发表社论:《继续放手,贯彻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方针》。 4月11日晚,毛泽东和陆定一、陈伯达、康生谈话。毛说:"我赞成放,放得尽些,才能让各阶级都出来表现。不放,怎样来辩论?放半年,不够,放一年。左派要有准备。"到了6月 8日,中共中央便发出《关于组织力量准备反击右派分子进攻的指示》。为此,《人民日报》也发表了《这是为什么?》的社论,要求各省市级机关、高等学校和各级党报都要积极筹备,反击右派分子的进攻。7月17日至21日,毛泽东决定在青岛召开一次省市委书记会议,会议讨论了关于反右斗争的部署。会议开到 8月3日,毛泽东写了《一九五七夏季形势》一文,作为党内文件印发。毛泽东在青岛会议上说:"匈牙利事件会不会在中国重演?我看有可能,可能五年、十年,也可能不用五年。纳吉式人物有可能在会场内。"毛充满火药味地说: "这是一场大战(战场既在党内,又在党外),不打胜这一仗,社会主义是建不成的,并且有出'匈牙利事件'的某些危险"。从此,一场大规模的反右派斗争便在全国陆续展开。在 1957年9月召开的中共八届三中全会时统计,全国已划定右派6万余人,到1958年反右"补课"运动中,已在全国"加工"了55万多个右派分子,并在全国制造出20多个中央部、省、市、自治区一级领导干部的所谓"右派反党集团"、"地方主义反党集团","地方民族主义反党集团。"此外,还在全国范围内"加工"了 30余万"反社会主义分子"和"中右分子",并由此株连了上百万这些"坏分子"的家庭和子女。在运动中,非正常死亡人数高大4117人。发展到1959至1960年,又发起让人们自查反对"三面红旗"的右倾思想,仅在党内就再次"加工"出 365万"右倾机会主义分子",惨遭批判或"政治流放",当时仅中央机关就重点批判了1900多人,把224人定为"右倾机会主义分子"。在军队划出"右倾机会主义分子"1846人,重点批判了3847人。而党外群众被打成"历史反革命"和"现行反革命",遭到迫害的人已无法统计。笔者的父亲牟雪年,正是 1957年因代表烟台市教育界在"政协"作大会发言,抨击官僚主义时,被搞"阳谋"者打成"右派",且因与当时烟台地位专员谈话,拒绝悔过,竟被定为"极右",导致父亲晚年生活在痛苦的记忆中,直到 1973年含冤谢世。我整整一个青少年时期,都是在"右派崽子"的阴影中度过的。这样的历史,除了胡耀邦曾部分推动平反过冤假错案,又有谁代执政党向千千万万个深遭"红色记忆"迫害的中国大陆右派及其家属鞠躬致歉?
    
    反右斗争的实质就是反民主、反自由,谁主张民主自由,谁就成了中共认为的右派。 曾经也是反右急先锋的邓小平在1980年3月19日说:"一九五七年反右派斗争还是要肯定……不反击,我们就不能前进,错误在于扩大化。"(《邓小平文选》1957——1982年,第 258页)。他对反右拒不平反,以"改正"敷衍,并以此为中共纠正反右政策定调。1981 年6月27日中共中央十一届六中全会通过决议说:"1957年……在整风运动中,极少数资产阶级右派分子乘机鼓吹所谓'大鸣大放',向党和新生的社会主义制度放肆地发动进攻,妄图取代共产党的领导,对这种进攻进行坚决地反击是完全正确和必要的……。"由此可见,中共坚持"反右正确、必要论",死活不肯认这壶酒钱。就是这个十分荒唐的决议,至今像紧箍咒一样束缚着胡温当局的手脚。
    
    如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就在大陆彼岸的国民党主席马英九,前年就曾以党主席身份,参加上世纪50年代"政治受难者"秋祭追思会,三度向"白色恐怖"受难者家属表达歉意。用台湾文化部长龙应台之口说:"这是把阴森的墓地和恐怖的记忆,转化为积极的历史教育场所,让下一代人透彻认识:国家的滥权所可能带来的灾难后果。"此举动难道不也是在拷问着中共当今领导人的执政良心吗?这对那些至今还在坚持"稳定压倒一切"的"反右正确、必要论"者来说,是一个多么响亮的耳光!马英九有勇气背起国民党的十字架,向历史忏悔,向受难者三鞠躬。这是一个重要的象征,这是台湾民主道路上标志里程的众多指路牌之一。他的深深鞠躬,透露的不仅只是国民党的内在改变,最核心的驱动力,其实在于台湾的民主,造成了台湾整体的深层质变。
    胡平在《一九五七• 苦难的祭坛》中指出:" 从现代法理上讲,反右运动实际上是一次由国家实施的犯罪,由国家有组织诬陷公民、侵害公民的基本人权,直至非法拘禁,滥用刑罚等等。' 改正' 反右运动,首先就必须涉及国家罪错问题。"
    邵燕祥则撰文指出:"反右索赔不只是经济帐,更是政治帐。死不认错,嫁祸於人,是极权统治的本质。他们权力的正当性来源,不是民意和选票,而是强加於人的自命不凡,绝对正确。"中共中央前宣传部原部长朱厚泽认为,"反右派斗争破坏了人类文化遗产、人类历史遗产。知识是依靠有知识的人一代代传承下来,结晶在知识分子头脑中。打击了知识传承的载体 --知识分子,上百万知识分子被毁灭、受冲击、下放劳改,这是社会从文明到野蛮的倒退。"面对这样的野蛮与倒退,难道共产党人从没有过犯罪感吗?
    "解决发生悲剧的历史根源"从哪里开始?如果那些埋着血泪的档案不被打开,如果墨写的谎言不被揭穿,如果人们没有勇气把那"被扭曲的历史事件"摊开在阳光下,拨乱反正,澄清悲剧性的历史责任又从哪里开始?难道这不正是"红色记忆"裹挟着的民族苦难留下的疑问吗?
    
    反右派运动冤枉、毁灭了那么多的知识分子与家庭,导致不少人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甚至含冤自杀,死不瞑目。邓小平不道歉,江泽民不道歉,难道胡锦涛也不道歉吗? 国民党可以负起历史责任,向人民三鞠躬为;德国领导人已多次为二战责任向世界道歉;前苏共也为其历史错误在国内国外道过歉。而希图借纪念胡耀邦找回合法性的胡锦涛,为何不能学习胡耀邦平反冤假错案的勇气,代表执政党向中国大陆的55万多右派及其家属,向千百万个饱经中共历次政治运动迫害的"政治殉难者"三鞠躬?
    
    胡温当局要想建构"和谐社会",没有别的出路,必须首先负起历史责任,从向人民三鞠躬开始。历史事实没有人可以改写!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一生磨难志不衰——记中国骨科专家右派车玉
  • 北大女生的“右派”记忆/张耀杰
  • 右派生命不如狗/晓枫
  • 胡平:《阳谋--反右派运动始末》评介
  • 铁流:中国右派从未起义
  • 右派的代价:22年任职住院医师创造世界记录(三之三)/姚晓衡
  • 黄河清:海外知识人,请立即声援右派,谴责重庆警方威胁恐吓右派公民!
  • 姚晓衡:右派的代价--22年任职住院医师创造世界记录(三之二)
  • 物权法,右派索赔和我家房产
  • 姚晓衡:右派的代价--22年任职住院医师创造世界记录(三之一)
  • 物权法,右派索赔和我家房产/ 刘自立
  • “党天下”和“东方红”:右派储安平的儿子和共产党的帮闲/张鹤慈
  • 当年右派公开信促为右派彻底平反
  • 首都15所高校学生坚决支持平反右派/雷霆
  • 右派联署求平反:“煎熬了50年不能再等”
  • 翟鹏举:感受右派—读章诒和的《往事并不如烟》
  • 回忆:我的右派朋友李玉滋/林鹏
  • 书海无涯: 一个老右派的二十年/我的一言福祸记
  • 黄河清:最年轻最积极最专注最职业的老右派,邓焕武!—— 纪念反右运动之二
  • 著名“老右派”流沙河先生笑谈文革中“劳动改造”(图)
  • "老右派"铁流上书胡锦涛主席的第一封公开信
  • 北京右派集会纪念“反右斗争”五十周年(图)
  • 新疆37名右派发公开信,呼吁纠正错误
  • 《九死一生--我的右派历程》被中国查禁
  • 重庆116名“右派分子”联署要求道谦赔偿
  • 当年的右派致中共中央公开信:应宣布反右违宪予以赔偿
  • 要求国家对右派分子正式道歉并给予经济补偿
  • 上海的右派及其亲属二百人,致函中共中央、全国人大常委会、国务院,要求对右派正式道歉并赔偿损失
  • 邓小平秘录:搜集反党证据展开新反右派斗争
  • 关于给“右派”落实政策的最新消息/北清人
  • “右派”幸存者50年后要求国家赔偿
  • 逾一千四百名右派联署要求赔偿损失
  • 草堂读书会:关于右派的研究
  • 中国左右派批评政府经济改革政策
  • 《共产党人》网站被关,右派与左派同时镇压?(图)
  • 反右运动档案解密:实划右派三百多万
  • 重庆“改正右派”呼吁书
  • 从中国煤矿的历史看中共右派的罪恶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