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贵州公民文化讲堂见闻/欧阳小戎
(博讯2007年4月17日 转载)
    欧阳小戎更多文章请看欧阳小戎专栏
    对贵州公民文化讲堂早有耳闻,其历史甚至可以追溯到1978年贵阳的启蒙社。次年,启蒙社一群肚皮也混不饱的年轻人(如今皆已历尽沧桑,或是远走海外),扛了一百多张带有自由倾向的诗文稿件,远涉万里来到北京并将其张贴在西单一面高墙之上,从此拉开西单民主墙运动序幕,宣告中国民主化运动就此开始。那是一个浪漫的时代,某天夜晚我与陈西、梁福庆二位先生步行回住处,陈先生指着梁先生对我笑道:“别看他现在这个样子,当年启蒙社那一大摞大字报,有一半是他扛到北京去的。”我先是一惊,继而冲着梁先生大笑:“我还以为一半是您写的,原来是扛啊!那没什么,扛的话,我也能!”
     (博讯 boxun.com)

    到了80年代,贵阳出现了大量的民主沙龙,几乎称得上遍布整个贵阳各工、矿、学校,数量在五十个以上。陈西先生当时在贵阳某高校主管保卫、后勤和文艺,利用“职权之便”,为这些沙龙提供聚会场所和器材:譬如使用学校教室或者乐器之类。陈西先生曾被推举为第一届贵阳沙龙联谊会会长,据他自称,之所以能获此殊荣,是因为自己手中有这些“特权”的缘故。我想这是他在开玩笑,但并没有就此问题向其他贵阳人士们求证过,便权当果真如此罢。
    
    1989年之后,由于参加学运,沙龙的骨干们纷纷落入专制者牢狱,曾经兴盛一时的沙龙联谊会渐渐衰退。但贵州的知识分子们并没有因为残酷镇压和而放弃自己的追求,1995年,他们组建中国民主党贵州分部,继续遭来第二波残酷镇压,直到最近才陆陆续续基本获释。陈西先生曾苦笑对我说:“除了李元龙,贵州的朋友们大概聚齐了。”后廖双元先生也若有所思企盼道:“李元龙还有183天就出来了……”
    
    贵州的人权史,和全中国的人权史一样,是一部人权的灾难史。但贵州工、商、学各界人士在这段灾难历史中所表现出的坚韧精神,在全中国范围内堪称楷模。尤其文革结束后三十余年以来,贵州这个历史乃至今日全中国物质方面最为贫困的省份,却在精神上一直走在中国之最前沿。而这段历史中,人权读书会扮演着至关重要的角色。随着社会环境和人们认知上的变化,读书会也随之侧重于不同主题。譬如七十年代的启蒙社、八十年代的民主沙龙、九十年代的人权读书会和现在公民文化讲堂。在遭到大规模打压的年代,很多人因之入狱,那些聊聊几个狱外的幸运儿们,同样能够努力支撑起读书会的局面。
    
    二零零七年三月九日,应陈西先生邀请,我得以参加今年农历春节后第一次公民文化讲堂活动。这样的活动每周五晚八点定期举行一次,大型和小型交叉举行,大型带有一定讲座性质,小型则是对近期热门话题的讨论活动,过年过节暂停数周。
    
    我与黄燕明先生早早来到聚会所在地,一处半临街阁楼之上。楼下是一家专营川味烤鱼的饭馆,油烟混杂了刺鼻的辣椒味弥漫在狭窄的楼梯和走道上。但是推开房门,却是另一番景象:物内挂了灯笼彩带,大大小小书法作品;沿板壁摆有两排座位,旧沙发、椅子、带座垫的墩子乃至马扎“一应俱全”;屋子中央摆一张大茶几,上有各色干果水果数盘;此屋面积约有二十平方米,在不经意的角落里,这略显潮湿的物内还点缀了些花卉植物。所有这些布置,最吸引我注意的还是墙上一块小黑板上写有几条《宪法》,譬如第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一切权力属于人民。”以及保障公民言论自由和鼓励文化事业的几条。我想象了一番,如果“有关部门”的人士上门找茬,见到这几条《宪法》该如何面对?不过“有关部门”的人士们,脸皮要比我们想象中厚出许多倍,他们一定自有他们的办法。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参与讲堂的许多人和当地国家安全保卫支队的警察们算是“老熟人”。他们曾多次邀请国保支队的支队长或是别的警察,也来听听这个讲堂,甚至参与其中。但警察们从未来过。我想也许他们来过,只不过来去皆不动声色而已。
    
    此间主人杜和平先生阔额厚唇,面色黝黑,皱纹乍现,背有驮起,身高与低年级小学生相仿。见我,他一笑,然后让茶,并不腼腆,一副得道者神气。初次见面,我总要表现得有些客套,而黄燕明先生则直奔桌上瓜果而去。后交谈中,我渐渐得知,杜先生学贯中西,并于中国传统文化颇为钟情,尤其钟情于道家。他早在八十年代便已是沙龙活动的骨干,现在依旧将自己的住所提供出来作为公民文化讲堂会场,他自己则在这个阁楼里另隔出一片四、五个平方米的小间内起居。
    
    八点左右,陆陆续续来了十几个人,大多来自贵阳知识界或宗教界。今晚的主题是由陈西先生主讲他所倡导的“绿色文化”中关于教育的部分,陈先生将其命名为“阳光教育法”。
    
    讲堂的“规矩”大概是这样:八点准时开始,主讲者最多有四十分钟,只可结余,不可超出;主讲结束之后用“抽陀螺”的方式,参与者依次发言,轮到发言时任意选择发言或不发言;然后自由发言,十点钟结束;参与者可以在不打扰他人的前提下任意迟到或是早退。
    
    一切都在按着“规矩”进行,对中国教育现状做过深刻反思者不在少数,陈西先生亦是其一,他曾于二十多年前就在贵州师大做过关于新型教育模式的宣传。十三年系狱经历,使他对此认识得更加充分。很多人都知道中国传统以及现行教育制度弊病的根本,在于那是一套灌?涫降慕逃鞘璧际降慕逃5绾胃谋湔飧鱿肿矗戳钗奘惺吨恳怀锬埂W匀唬越逃龀龈拘缘母母铮匦胗幸惶酌裱〉恼翁逯谱魑。馐且桓龉彩丁5幢阌辛嗣裱。逃母锶跃扇沃氐涝叮庖彩且桓龉彩丁?
    
    主讲者在事先需指定一位搭档,作为讲堂的主持者,当晚陈西先生的搭档是杜和平先生。他做了开场白之后,一边听一边在笔记本上记录着什么;有时提醒一下时间。这套“规矩”已经有二十多年经历,如今已非常成熟,参与者依次发言,一人发言,众人倾听,有什么不同、赞同或是补充的意见,等轮到自己发言时再提出。遇上精彩发言,则掌声四起,气氛既融洽又活跃。不仅“抽陀螺”时如此,自由发言亦是如此,某人说一声:“我说两句……”其他人将脸庞和目光朝向他准备倾听。笔者曾经在北京和上海参与过类似活动,但是上海方面,因过于讲规程而显得死板拘谨;北京方面,则往往由活跃而转为激动。
    
    因为刚刚过完春节的缘故,这一次来的人数较少,倒是有位青年自互联网上得知消息慕名而来,多少添了些热闹。据说平时一般在二十人以上,高峰时能达到三、四十人。到了三月十六号,我再次参加,已经变成了讨论会,由于讨论会本就是小规模,来的人亦不多,主题是讨论温家宝先生所作的《关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历史任务和我国对外政策的几个问题》一文。还邀请了一位四川朋友,通过互联网参与讨论。可惜技术手段显得仓促有限,那位四川朋友只能通过摄像头看看参与中有哪些故人,听不清我们在一起说了些什么,因为电脑上的麦克风离得太远。
    
    我觉得讨论这个东西多多少少显得有些幽默,共产党体制内的公务员们,恐怕也没这么积极,放下手中活计“学习”总理先生倡导的“新观念”。
    
    不过有几位参与者并没有读过这篇文章,只好由一位代表将文章要点先读一遍。规矩大概还是老规矩,先“抽陀螺”再自由发言,最后得出几点主要结论:第一,支持《物权法》,虽然它非常粗陋,并且当局总是立些漂亮法令做幌子而根本没有法的精神,但总比没有好。第二,温家宝的文章基本在重复邓小平理论,没什么新东西,搬出邓小平的东西,这是一个老百姓常用的哄小孩招数:“我说的你不听,老爷爷说的你总得听吧?”第三,共产党当局一贯奉行假、大、空原则,别太把它当一回事。(这似乎是个讽刺,我们郑重其事讨论它,比党内“筒子”们学习文件要积极无数倍,却得到个“别太把它当一回事”的结论,哭笑不得。)
    
    贵州是块神奇的土地,有不少黔驴或是夜郎之类的典故,也有所谓“穷山恶水出刁民”之说。记得十余年前乘坐火车回家过年时,每逢路过贵州神经都要高度紧张。经常有人敲碎玻璃爬入,或干脆聚众千人坐在铁路上,令过往火车皆望而却步。专制者不喜欢“刁民”,但专制者似乎从未想过产生“刁民”的原因。当人权得不到保障时,贫困者便自然变“刁”,这是托马斯.潘恩所说的“常识”。恰恰相反,在一个民选的社会里,巴不得多有些所谓“刁民”,勇敢地站出来不买政府的帐,这样才能有效限制政府,使之无法摆脱被雇佣者的身份。
    
    自然,“良民”也好,“刁民”也好,必将转化为未来社会的公民。暴民寻找领袖,公民寻找代表,贵州产生大量“刁民”的同时,也在产生大量“刁民”的代表,这就是我参加贵州公民文化讲堂之最大见闻。
    转载于:《人与人权》www.renyurenquan.org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岁初怀念狱中人/欧阳小戎
  • 欧阳小戎:政治犯的妻子
  • 政治犯的妻子/欧阳小戎
  • 欧阳小戎:2007年新年献辞
  • 欧阳小戎:耿和大姐——异乡人笔记
  • 维权运动的深秋/欧阳小戎
  • 念杨天水老师/欧阳小戎
  • 写给欧阳小戎、小乔/姜福祯
  • 欧阳小戎:悲怆的核桃—张林和他的《悲怆的灵魂》
  • 蔡楚:呼吁中国执法机构尽快还欧阳小戎的人身自由!(图)
  • 赵昕:“人间蒸发”的欧阳小戎
  • 呼吁:立即释放胡佳、齐志勇、欧阳小戎、陈光诚、任自元、钱丽丽等人,解除对高智晟、郭飞雄等人的跟踪、软禁、殴打
  • 欧阳懿:别样的中国:好兄弟欧阳小戎
  • 老路: 给因绝食而陷狱的小乔、欧阳小戎
  • 欧阳小戎:妈妈,让我去绝食吧!
  • 欧阳小戎:痛苦的抉择—读晓波老师《被砸碎的巴士底狱中只有七名罪犯》
  • 故土上的流亡者.致袁伟静女士/欧阳小戎
  • 刘路:欧阳小戎:失踪是一种常态?(图)
  • 小乔遭殴打被从青岛押解回上海,欧阳小戎失踪
  • 欧阳小戎:太石村今日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