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吴祚来:中国社会各阶级分析
(博讯2007年4月15日 来稿)
     六大阶级一种力量构成中国社会躯体
    
     (博讯 boxun.com)


一是决策阶级,这是中国的大脑
    毛时代的失败或问题出在决策阶级逐渐被个人力量控制,一个阶级的大脑变成一个人的大脑,一个人的问题也就成了全社会的问题。
    现在是集体领导制,中常委、政治局委员与中央委员构成中国的决策阶级。
    它的俗名叫中南海。
    

二是权贵阶级,它是中国的两翼阶级
    这是两个不同的阶级,却又相互合作或勾结,它是中国实力阶级与把持阶级。
    其一是官僚阶级,他们是一群官本主义者,他们形成网状结构,主持着中国政治经济文化发展与运作,他们不是民选的官员,而是任命的公仆,整个国家资源都掌握在他们手上,从土地石油到户口与道路,你不知道他们如何使用权力如何消费纳税人的财力,国家的权力通过他们来审批后成为他们阶级的权力。他们甚至有能力让中南海的声音走不到长安街上。
    一些人将权力置换成钱财,使全社会痛恨不已,痛心不已。
    其二是垄断阶级,看看金融系统人均年薪,已高达二十一万,也就是说中高层年薪均在三四十万元甚至更多。电信金融交通石油等等,他们是当代社会制度的直接受益者获得者,在他们手上亏损的永远是国家,而收益的永远是团体。他们通过一定的方式让权力阶级分享一杯羹,以使其永远保护其垄断权益不受改革的“伤害”。
    

三是中产阶级:中国的两条腿
    其一是知本阶级,就是教师与医生作家艺术家科技工作者等,他们以技术与知识来谋生,但他们也分享着一定的社会权力,就是因知识而得的权力,教师剥削学生,医生剥削病人,艺术家作家剥削受众,知本阶级也是腐败阶级,他们是无可奈何的腐败阶级。他们应该代表社会良心,但他们疲于生活,又无牺牲精神,他们竭力想摆脱底层生活状态,又有机会成为权贵阶级中的一员,所以他们的精神是苟活状态。
    其二是小资产阶级,无论他们有多少钱,他们都只能是小资产阶级,因为中国的大资产阶级永远是垄断阶级,小资产阶级通过各种方式获得资本扩张,一些人与权贵勾结获得一些利益,更多的人是通过市场经济获得利益。
    这两个阶级既不满权贵阶级的特权与压迫,又对低于他们的工民阶级进行摆脱与剥削,他们是二个抑郁型阶级,充满矛盾又怀抱希望。他们向上可侪身权贵阶级,稍不留神却沦为工民阶级。
    这两个阶级是中国的两条腿,中国靠他们前进。但他们有时不像人腿却像狗腿,通过摇尾巴获得权贵阶级的一点食物与垂怜。
    

三是工民阶级,中国的两只脚
    城市工人与农村农民是中国社会的两只脚,他们有些是赤脚有些是穿着鞋子的脚,城市工人有些保障,所以是穿着鞋子的脚,而更多的农村农民则是赤着脚,没有任何生命与生活的保障,他们离泥土最近,却离幸福甚远。他们脚下的土地甚至都与他们无关,只有使用权没有所有权,他们是这个社会与国家的暂时居住者,权贵们勾结起来,他们就会失去土地与房屋,成为社会流民。
    他们是国家的两只脚,而他们的孩子们却要在国家的土地上为别人洗脚,以谋取生活保障与资源。
    中国有六大阶级,却离不开一种力量,就是军警力量,这是中国稳定的保障,它是由国家决策阶级控制着,对外保卫国家,对内威慑各种异已力量的可能性的颠覆。如果六大阶级真正和谐了,这一力量对内的作用就可以消除了,它就可以成为一支独立的人民的力量。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吴祚来:官本论之资本篇
  • 吴祚来:当汉奸比当国家干部还难
  • 吴祚来:胡温新政,民生民权!-温总理说话,理太偏!
  • 吴祚来:无耻莫过新浪网
  • 吴祚来:邬书林果真是个好人
  • 吴祚来:旁听北大一片哭声
  • 吴祚来:为什么一些国人害怕教堂?
  • 中国人总是站在皇帝角度思考问题/吴祚来
  • 吴祚来: 不要害怕共产党
  • 吴祚来:水煮共产党!
  • 对吴祚来们反毛反马列毛思想反宪法的言论必须予以反驳!
  • 吴祚来 :我为什么仇恨毛时代
  • 吴祚来:请毛迷们自费参拜毛神社!(图)
  • 张耀杰:支持吴祚来:农民本来就该是地主!
  • 吴祚来:造房子哪能不看风水?
  • 谁在怀念毛泽东?/吴祚来
  • 萨达姆最后愿望:来中国看看/吴祚来
  • 封杀博客得依法行事!-新浪网封杀博客给谁过生日?/吴祚来:
  • 吴祚来:有感于贺卫方分裂党中央
  • 吴祚来:情人节怀念燕南网.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