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中国政府对现代资本主义的认识太过肤浅/郎咸平
(博讯2007年4月15日 转载)
    
    郎咸平呼吁中国政府改革人吃人的原始资本主义社会
     (博讯 boxun.com)

    原籍山东,一九五六年在台湾出生的郎咸平,一九八六年获得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金融学博士学位,之后在美国芝加哥大学等多所学府任教,一九九四年移居香港,担任中文大学财务学系讲座教授。二零零一年起,他开始研究中国大型国有企业的产权改革问题,并经常在中国的大学和媒体发表评论,郎咸平曾点名批评格林柯尔、科龙等几家较大规模的转型国有企业产权流失严重,导致中小股民利益受损等问题,并倡导建立一套国有企业职业经理人制度,他的言论在大陆引起巨大反响,网路上更得到不少网民支持,称他为“郎监管”。
    
    去年二月,郎咸平原本在上海电视台财经频道主持的评论节目《财经郎闲评》突然停播,多个支持他的网站亦被查封,他相信是由于他在节目内批评中国的贪腐问题,及揭露上海社保基金遭违规使用的情况。自此郎咸平沉寂多个月,直至上海原市委书记陈良宇去年九月因涉嫌贪污被中央免职及审查,郎咸平再度公开发表评论,提出更宏观的改革建议。
    
    郎咸平在香港的首次公开演说中,批评中国廿多年来,单一发展经济的改革方式是错误的,令到改革成本由全民负担,但改革带来的庞大收益则落入少数官员和企业手上,中国正经历欧洲在工业革命后贫富悬殊的惨痛教训,下一阶段的改革方向,应该以“公平为先,效率次之”。西方国家经过马克思主义的冲击,早已经发展成追求均富公平的现代资本主义国家,而邓小平当年在社会主义的环境中提出“可以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其背后的原则应该是“其他人不能变得更贫穷”,可惜中国政府一直缺乏实际有效措施来达到这个目的。只求效率市场化的改革使得著名的企业几乎无一漏网,都是盗窃国有资产,把失业的国企工人推向社会;而医疗改革市场化,令大部份老百姓看不起病;教育改革市场化,令穷家子弟往往因财力不足而失去升学机会。
    
    郎咸平表示:中国政府对现代资本主义的认识太过肤浅,不知道背后的成功原因,经济方面,以为大规模引入外国企业、让人民币汇率浮动等措施,就是国际化。以零售业为例,正由于法制化的缺失,导致不少跨国零售巨头在中国市场上采用“零售倾销”,即是以不赚钱的方式实现迅速扩张,几年后中国本土的零售业便会失去竞争力。此外,中国不应该推行浮动汇率,因为中国尚未有外汇操作的高手,为什么美国、日本、欧洲可以搞浮动汇率,因为他们的公司都有外汇对冲机制,而中国的公司却不懂,所有的风险由中国的企业家来承担,这是既危险又不公平。
    
    郎咸平指出:中共在四九年掌政后,对宗教和农村社会的破坏,也是导致现今中国人道德沦亡,为求致富不择手段的原因之一。古人说“抬头三尺有神明”,中国这一代人却是五千年来最不敬鬼神的一代,像制造假奶粉等极恶劣的行为都有人做出。此外,土地改革将地主阶层一扫而空,但是地主阶层,也就是以前的乡绅,在中国文化中是礼教的维护者。以往封建时期的修桥、铺路、建学校、建庙宇都是他们负责,当中大部分都是致力积德行善,而非中共单方面描述的剥削形像。可是地主阶级不分好坏地全部清除,其结果却使得广大农民不知何为礼教。当一个民族大部分人都不知廉耻,一切向钱看而无所畏惧,会十分可怕。
    
    郎咸平说:中国的贪污腐败问题已经连中国的粮食价格亦受到影响,如果中国政府不决心打击贪污腐败,基层人民生活势将进一步受到击冲。去年秋天中国粮食丰富,可是粮食价格不跌反升,全国大中城市面粉价格涨幅超过百分之十,食用油的价格涨幅更超过百分之二十,这个奇怪现象的深层次原因,乃是腐败势力为牟求私利而人为抬高粮食价格,然后用公帑投资到房地产等可以赚快钱的项目去,政府要透过发行钞票的方法来解决财政开支,以致国家经济出现结构性危机,而粮油的大幅涨价,就意味著储蓄资产相应贬值,通货膨胀恶性出现,比起高房价更有杀伤力。
    
    郎咸平认为中国人的民族性较浮躁、爱取巧、缺乏自律,这种民族性是中国未来发展的阻力,因此在现阶段,由一批开明精英组成强而有力的中央集权政府推行法治制度,会较适合中国的国情。根据中国的历史经验,一旦地方分权,地方官员和商界便会互相勾结,为著地方的利益无恶不作,令老百姓的情况更悲惨,上海的陈良宇案便是很好的例子。所以两害相权取其轻,先由中央推动法制建设,树立法治精神,有了这样的准备功夫,之后再进行其他政治经济改革,会更为有效。
    
    郎咸平在结束演讲之前,问在座的一百多名听众,究意想留给下一代什么东西,是否一个堕落社会、一个腐败的体制呢?中国的未来是每一个中国人必须深入思考的问题。 (博讯记者:薰衣草)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