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王德邦:反思十八年——与一些民主追求人士商讨
(博讯2007年4月13日 转载)
    文章摘要: 我们应该谨记极权专制统治集团只相信利益与力量,法律与道理从来不是它们采取行动时所掂量的东西。基于此,如何结成一种让统治者做出各种决策时不得不考虑的力量,才是切实推进民主的主题。结成力量的前提就是公民权利意识的确立,这就是“开民智”。所以有些致力推进中国民主的人士,应该把眼光投向民间,以民间力量的形成作为克制官权的利器,作为最终实现民主的社会基础,而不是相反。
    
     (博讯 boxun.com)

    作者 : 王德邦,
    
    近年跟国内一些致力于中国维权与民主的朋友交流,有很多让我感动与受益的东西,同时也有不少让我遗憾与深思的东西。对于那些使我受益的、让我鼓舞的东西,今天就不谈了,但对于那些让人遗憾而应该深思、反省的东西,我认为有必要拿出来供同仁们参考,并希望能对今后工作有所借鉴。
    
    首先,追求民主是“阳春白雪”还是“下里巴人”?多年来一些不懈追求民主的人士,常常陷身于曲高和寡的尴尬中,周围的民众,甚至亲戚朋友都对自己不能理解,仿佛这个社会的普通大众并不需要这种民主一样,这种状况也为极权一再推迟民主改革提供着现实借口。一些民主人士陷身这种尴尬,固然与极权统治对民主人士打压的严酷现实有关,同时中国民间权利意识的淡漠也是一个重要原因,尤其近年来,极权统治者刻意诱导民众重眼前实利而轻长远利益、重物欲而轻精神,也是导致社会一切长远而高尚的追求都成为不合时宜,进而成为被人嘲讽的对象的原因。这些令人悲哀的现实,当然是使一些民主追求者的呐喊,常处于旷野空谷难见回响的艰难境地,但我们在探讨造成这种境况的外在原因时,是否也应该检讨导致这种局面的自身的过失呢?反思我们所追求的民主是否与现实社会普通大众的需求存在脱节的地方呢?
    
    民主是人类的理想,但应该说她更是人类的现实需要,她是跟人们的日常生活紧密相连的。如果民主不能体现为对现实社会的裨益,对社会问题的有效解决,对日下人们关心的一些事务的科学注解的话,那民主就没有实现的必要。她只能作为“乌托邦”的精神自慰,而不会成为时代必须践行的路径。若果真如此,就肯定唤不起人们普遍的认同与现实追求的行动。中国这么多年来,民主一直成为极权统治者“不适合国情的口实”,而广大民众也相对缺乏普遍的现实追求,这与中国民主没有选择好现实的切入点是相关的。这种没有现实的生根的民主倡导,必然落入“阳春白雪”的孤傲自赏中而缺乏对社会现实生活的关照,最后社会大众性的“下里巴人”的民疾,没法从民主中寻到救治的良方,以致使民主高悬于口号之上,进而也使一批批追求民主的人士陷身入不合时宜的“孤愤”中,甚至生出一些大众素质太低,我们为他们牺牲,他们居然不领情的埋怨。这种将中国追求民主做成“阳春白雪”而隔离开“下里巴人”的现实,是很值得有志于推进中国民主进步人士的警惕的。应该说民主既有让人欣赏的精神性的“阳春白雪”的高贵,又有切实可用的能解决社会问题的“下里巴人”的救时功效。如此在中国追求民主,就要真正与现实广大普通民众面临的问题结合起来,以解决现实问题为立足点,在现实问题求解中一步步推进中国民主的实现。
    
    中国近年来维权运动的兴起,应该说就是中国民主运动的现实切入,通过具体的一件件事关大众切身利益的事,来开启大众的权利意识,培养大众的维权理念,训练大众的维权实践,从而最终以权利的捍卫来限制权力的侵害,让权力归位,这就是现代文明社会的宪政民主。这种维权运动的蓬勃兴起,并且成效显著,就是因为中国民主理想与社会现实需要结合了起来。所以今天中国真正致力推进民主事业的人,就应该密切关注中国的维权运动,在维权中将民主的“阳春白雪”与“下里巴人”融合为一。
    
    其次,民主是“开官智”还是“开民智”?这个问题听来似乎很别扭,让人觉得有点故弄玄虚,其实在中国还真有相当一批追求民主的人士在这个问题上就是没有搞懂,至少是没有将自己的位置摆正。我接触到一些人,包括也常能看到的一些文章,他们着力于对极权体制中的官僚言说,努力想开启那些官僚们的民主意识,甚至有的人以为官员的民主意识有了,中国就民主了,至少就容易转向民主了。当然这种“开官智”的努力不能说没有意义,但中国民主进程的关键应该不在官智未开 。因为从各种事实来看,中国今天的官僚对现代民主并不是不了解,而是人性中的罪恶使他们选择坚守专制而拒斥民主,所以“开官智”的努力事实上是一种目标错失。
    
    我们应该谨记极权专制统治集团只相信利益与力量,法律与道理从来不是它们采取行动时所掂量的东西。基于此,如何结成一种让统治者做出各种决策时不得不考虑的力量,才是切实推进民主的主题。结成力量的前提就是公民权利意识的确立,这就是“开民智”。所以有些致力推进中国民主的人士,应该把眼光投向民间,以民间力量的形成作为克制官权的利器,作为最终实现民主的社会基础,而不是相反。
    
    再次,高远的目标与切实的行动相结合,从小事点滴积累。我接触到不少朋友,他们在谈论民主时头头是道,无论目标还是路径似乎都成竹在胸。然而当我问到他们这么多年来是否将自己的亲人都影响成了民主的追求者,甚至将自己的孩子已经教育成民主的信奉者时,就常常见他们不知何言的样子。设想如果我们这些信奉民主并努力追求民主在中国实现的人,若连自己身边的亲人都不能说服、改变,那我们何以去说服别人?当然可能有时说服亲人在某种程度比说服别人更难。那么我们就不管亲人还是别人,只要寻求到追求民主的人便算,这样我们能否数出几个多年来我们说服了来追求民主的朋友呢?
    
    我曾经非常粗略地算过一个数,设想一个从八九“六四”过来的坚定的民主信仰者,因为那是见证了极权屠杀的人,应该有对民主需求的切身感受,并且离我们今天是最近的。这样一个人到现在十八年了,如果每年用自己的理想去影响十个人,或者说就在社会寻找到十个与自己理想一致者也行。每年十个人,事实上一个月还不到一个人的任务。试想一个月我们在社会接触多少人,那中间没有相似理想者?或者寻求解决面临被强权侵害问题的人?可能不会没有吧!也就是说我们每个月接触到一个探求民主的人是完全可能的。那么我们一年算结识十个人,十八年就是一百八十个人。应该说这一百八十个人是个不大的数,许多人可能掌握有这样的同道数量。然而问题是若每一个人都有这种去启蒙、凝聚同道的意识,并且也以每年能唤起十个人去追求民主为自觉的使命,那么十八年来,中国社会追求民主的人数就超过了这个民族已有的人口数了。若如此,中国今天还有民主转型的难度问题吗?
    
    如果说每年启蒙凝聚十个人的基数太大而变得不现实,那么我们试想一个人每年影响一个追求民主者行吗?这样第一年就变成了两个,第二年就变成了四个,以此类推到今天十八年了,那也应该发展到262144个人了。可以说如果这个民族有这么些坚定的浮出水面的追求民主人士,那中国今日的民主可能就大不一样了。然而一个追求民主者自觉地一年影响或寻求到一个志同道合者,这应该是不难的事。如果说二十六万多人还不足以推动中国的民主事业,那么当年八九若出来了一百个这种追求民主的种子,那么今天这应该生发成二千六百万追求民主的人。若如此,今天中国的民主转型也不会存在问题了!
    
    然而看看今天的现实,我们实在深感悲哀。其中原因固然有多种,但我们没有踏实积累起这种人力应该说也是其中重要的方面。当然过去已矣,但来日可追。只要我们坚信民主是人类的普世价值,也是人类的规律所在,那么我们接下去再用十八年来做这种有意识的人力积累好吗?如果每个投身推进中国民主的人有这种自觉的意识,那么中国极权再怎么强大、顽固,十年后也必将改变!
    
    然而如果我们依然沉溺于高远的理论呼喊而没有切实的、脚踏实地的、从身边小事做起的民主积累精神,那么可以预见,再过十八年,我们可能还依然面对是今天这种局面。
    
    
    针对中国社会如何切实有效推进民主转型,应该说现在中国已有不少专家作出过论述,不乏真知灼见,其中中国著名宪政学家张祖桦先生就在他的 《政治改革与制度创新——中国大陆的宪政民主道路》一书的第八到第十章中,集中而精辟地阐述了这个问题,后来他简单概括为“新三民主张”:
    
    一、培育公民社会。宪政民主需要公民社会的支撑,犹如盖大厦需要一个结实的地基。故首先要重视培育公民社会,这里面要特别注重的是发展私有和民营经济,保护私有财产权利;壮大中产阶级;发展社会中间组织,逐步完成社会的组织化过程。
    
    二、启蒙公民意识。公民社会的主体是公民而非臣民,公民就得有现代公民意识。公民意识(民主的政治文化)主要包括权利意识、责任意识、民主意识、法制意识、宪政意识、纳税人意识等。这些意识的树立要靠启蒙。
    
    三、积累民主实践。民主意识的增强、民主资源的涵养、民主运动的推进、民主制度的创建均有赖于实践的累积。荀子《劝学》篇有言:“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海。”古训“行胜于言”。
    
    这个“新三民主张”是很值得我们有志推进中国民主转型者记取的。当我今天来反思十八年走过的历程时,深切感到这种踏实建构公民社会与积累民主力量的意义!但愿我们未来的十八年不至于再有今天的遗憾!
    
    
    2007-4-9于北京
    首发《自由圣火》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