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紧急呼吁:立即解除对铁流的监控/李昌玉
(博讯2007年4月13日 来稿)
    李昌玉更多文章请看李昌玉专栏
    
     铁流,原名黄泽荣,1957年在成都打右派时笔名晓枫,原来是成都日报的编辑记者,当时和刘宾雁、王蒙列为共青团系统的三大右派之一,又和流沙河等被钦点为四川右派大案“七君子集团”成员。后来,黄泽荣被送往峨边“415屠场”劳改。在劳改中又被牵连进子虚乌有的所谓“中国马列主义者联盟”,罪加一等,戴上反革命帽子,因此前后劳改23年才得以平反。这位十六七岁参加革命的老右派,后来到北京“下海”,继续在媒体行业发展自己的事业,直到70岁过后,才金盆洗手,打算利用余生把自己九死一生的经历写成文字,反馈给社会和历史。这样他利用海外网络平台,发表了大量的回忆录,或者发表时政评论,一时之间,铁流成了一匹半路上杀出的黑马。 (博讯 boxun.com)

    我查了一下他给我的电子邮件。去年2月26日他给我以及另外几名老右的信,应该是给我的第一封信,述说了他的心愿。内容如下:
    
    发给你一篇文章,虽文笔粗劣却是血写的事实。正如我的宣誓:“此案不雪,死不瞑目。”望诸友能竭尽自己的力量,奔走、呼号,通过一切可能的渠道昭示天下,以呼唤良心与正义。
    山东大学李昌玉先生说:“明年是‘反右’运动50周年大庆。许多曾经身入右林的鸮鸟,都在跃跃欲试,要把那段刻骨铭心难以忘怀的记忆写出来,发表出来。因为时不我待,命不我待。当年的年轻右派,如今也七老八十,进入耄耋之年,再不写出来,就来不及了。如出版了《沉思集》的倪艮山先生在后记中所说的:“我已八十高龄,来日无多。倘一再蹉跎,这些经历和文稿,将为无情岁月所湮没,铸成终身遗憾。”‘右派’,也只有‘右派’,才是创造‘反右’运动历史的主人。这部‘反右’运动史,我们自己不写,谁给我们写?我们一定要拿起笔来写这部‘反右’运动历史,决不要为无情岁月所湮没。我们的目的不是诉说个人的不幸,更不是对现实发泄不满,而是不要让哪一段荒谬的历史莫再在中华大地重现;莫让神州儿女再经历那无端伤害和残酷的凌辱。我们都已年过古稀,再不说话就来不及了。杀猪还要叫几声,我们已经到临头了,委屈了几十年,压抑了几十年,有许多人遭到家破人亡,妻离子散的悲剧,可连叫几声的胆量也丧失殆尽,不是太悲哀了吗?”
    我和你们一样都是少年时代就追随党投身革命,对“伟人”有过无限的热爱,而我更盛,因我是个地地道道的童工,货真价实的无产阶级,可也没逃脱这“引蛇出洞”的“阳谋”厄运,还几乎被枭首于市。我将把我写的苦难文章陆陆续续发给你们,也希望把你们写的带泪文字发给我。忘记昨天就是背叛。我们不能背叛自己的良心啊!
    
    但是,昨天、今天接连接到他的电话说,他所住的运通花园小区,在他家的门前,前天开始,就出现了监控他的人员,昨天增加至汽车3部,分别是5820号现代牌、3707号蓝鸟牌和2004号出租车。车上坐了2——5名警察。昨天、今天他去北京市里,这些车都跟踪随行。现在,他的家庭和邻居,以及小区的物业管理、保安人员,都处在惊恐不安之中,以为铁流出了什么大事。
    如果要追究一下,几天前,6日,铁流和京城的一批老右,举行了“反右运动五十年纪念”,其过程,其照片,都已经传到全世界。那么,当局者是否认为这是一起重大的非法的案件呢?难道三五十个七老八十的“改正”右派在这个时候连聚会的权力、自由都没有吗?难道毛泽东的阴魂不散反右运动还要继续下去吗?
    附带说一下,最近,据我所知,已经有两个老右被禁止赴京。一位是去看望家弟,临出门的时候被堵,一位是做过白内障手术的老人,自己根本不便出门,领导却出于多疑也上门警告,简直是庸人自扰。
    不久之前,包括铁流在内的一批老右派,上书中央,恳切陈词,建议“开放言禁,允许人们用多种方式反思、总结反右运动的历史教训,找出和挖掉产生错误政治运动的根子,用制度来保障我国的民主进程。”如今,中共怎么这样畏首畏尾,前怕狼后怕虎,连几个老右的言论、集会也怕得要死。这样依靠暴力镇压造成的和谐社会还值得庆幸吗?质言之,我们作为反右运动的受害者和幸存者,到底有没有说话的自由和权力?宪法保护不保护我们的这种权力?到底是我们违宪,还是当局违宪?敬请全世界公断。
    另外,铁流现在和家人最大的顾虑是,他和夫人以及在马里兰大学就读的女儿,已经购妥本月26日赴美的机票,因为女儿毕业在即,按照美国大学的习惯,儿女毕业,父母都要赴会,第二他的住房发生了一点产业纠纷,需要他本人前去处理。他现在没有美国绿卡,也不想要,因此非常害怕届时被堵在机场。故此也呼吁当局不要届时阻拦。
    铁流因为电脑出现故障,嘱我迅速把此情况通报外界,谨遵命于上。
    李昌玉2007年4月12日星期四 15时于济南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黄河清:读铁流,道晓枫,泪血写史唱大风——纪念反右运动五十周年之一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