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吴高兴:“熊的帮忙”——严正学案出庭作证受阻记
(博讯2007年4月12日 转载)
    严正学更多文章请看严正学专栏
    
     吴高兴 (博讯 boxun.com)

    在号称“依法治国”的今天,我万万没有想到连为严正学出庭作证都会受到阻止!
    
    4月2号那天,严正学夫人朱春柳女士打电话给我说,李坚强律师埋怨她,怎么把严正学开庭的时间透露给海外媒体了?我问:“为什么不能透露?严正学受政治迫害这个案子,就是要把它放到阳光下嘛!”朱女士告诉我:“李律师说,‘你把开庭时间透露出去了,证人怎么来得了?’”我说:“参加旁听可能不行,因为官方随便找个理由就可以不让你进去,但出庭作证肯定没有问题,难道他们连法律这块遮羞布都不要了?”事后想想,李律师毕竟熟悉政治迫害案的实际运作,而且了解内情,如果不是出于如何解救严正学的考虑,决不会连开庭的时间都不让家属透露。我不禁猜测:“是不是律师与官方达成了某种妥协,答应尽可能把严正学案的调子放低一些,给官方一个下台阶,让官方对老严从轻发落,比如象北京的高智晟那样,判个缓刑什么的,这样老严的健康和生命得救了,官方也把老严的口封住了,如果真能这样,未尝不是一种‘双赢’的结局。”于是我又打电话给朱女士,说明了自己的猜测,并建议朱女士在跟律师见面摸情缘由以前,对媒体说话尽可能慎重一些,以免把事情搞砸了,因为估计官方究竟如何处置老严,决策层已经有打算了,我们不妨先忍让一点,如果他们一定要置人于死地,我们再放粗喉咙也不迟。朱女士不无忧虑地说:“我只怕他们真的因为我透露了开庭时间而不让你们出庭。”我向朱女士谈了自己的想法:“实事求是的说,老严受迫害,并不象一般的刑事冤案,是哪一个个人制造的,老严究竟会受到怎样的处置,关键问题不在于事实和法律,而在于怎样处置对共产党有利,因此不会不让证人出庭作证;再说,让证人出庭还可以标榜他们是‘依法办事’的嘛!”
    
    谁知道,我把严案的决策官员们的智商估计得太高了!李坚强律师的担忧被证实了!4月4号下午,我上了从临海到椒江的汽车,准备当晚与李律师见面。汽车开出不到20分钟,就接到了临海国保大队教导员小周的电话,说有事要跟我见面。我如实告诉他,明天要为严正学的事情出庭作证,今晚要到椒江跟律师见面,现在已经在汽车上了,并且问他:“你们上面的意思是不是要我不要去?你就直说吧!”小周表示,电话里说不清楚,要我到椒江以后在车站等他,我答应了。于是我马上给有关朋友打电话,表示出庭作证有可能受阻,但现在情况未明,请先不要报道出去。我到了椒江车站以后,临海国保的小周和小范也到了,小周一见面就对我说,“老吴,我们一起回临海吧,希望你理解我们。”我说:“我不去,严正学明天开庭,我要出庭作证,跟律师约好今晚见面的。”小周说:“作证慢慢来不迟的,不一定出庭,也可以到临海来取证嘛!来来来,我们一起到牛头山度假村玩去!”我这才确定,自己被软禁了。于是又给朱女士和其他朋友打了电话。我对朱春柳女士说:“现在他们连法律这块遮羞布也不要了,律师还作什么辩护?他们要把严正学枪毙就让他枪毙好了,我看你就跟律师说,用不着辩护了!……”朱女士也告诉我,杭州的证人朱愚夫也来不了了。这时,毛国良也从温岭给我发来了短信,说他也受到了阻止,5号无法出庭作证了。我马上打电话过去,国良告诉我,学校的校长也受到了警方的压力,要他不要到椒江去。我也向他介绍了自己的情况,对他说:“那你就听校长的,先把课上好吧!”
    
    打完电话,我对国保的小周和小范说:“我知道你们是奉命而行,这我理解;但你们想想,你们的上面这样做象话不象话?他们这样做是在破坏法制!你们共产党会被这些人搞垮的!这些人实际上是在给共产党帮倒忙!……”为了压制自己的义愤,我向小范要了支烟,就气冲冲地上了他们的小车。当晚住在牛头山度假村,几乎整夜睡不着觉,翻来覆去地想:“他们究竟为什么不让证人出庭?……”我最后得出的结论是:他们的心太虚了!不让证人出庭作证并不是他们的本意,本意是怕因开庭而引起围观群众的愤怒!尤其是温岭失地农民的愤怒!严正学为失地农民说话,为弱势群体说话,跟贪官污吏打了那么多场官司,受到了黑恶官吏的忌恨,得到了广大群众的爱戴,今天却要装模作样‘公开审理’ 这样的好人,他们怎么能不害怕呢?
    
    等到椒江庭审结束,临海警方放我回家时,已经将近晚上六点钟了。回家以后,证实了我的判断是正确的。经我多方了解,下午开庭以前,台州中级法院的门前就岗哨林立,戒备森严,如临大敌。尽管各地警方统一行动,阻拦前往参加旁听的群众,台州各县、市的信访部门也一致行动起来,围追堵截,但法院门前还是人头攥动,群情激愤,其人数之多,有的说大约有五六十,有的说有一百多。由于心虚,押送严正学的警车进去出来都不敢走前门,围观的群众不知道他们是如何押严正学进去的,也不知道他们是如何押严正学出来的。群众纷纷质问:
    “严老师为我们农民说话究竟有什么错?”
    “严正学状告学校旁边开婊子店有什么错?”
    “严正学反对黑恶官员有什么错?”
    “严正学为我们受欺负的老百姓打抱不平有什么错?”
    …………
    群众要进去旁听,警察不让,头儿解释说:“里边坐不下!”知情的群众说:“第六审判庭那么大,那么多位置,怎么坐不下?”朱春柳女士告诉我,参加旁听的,除了她和严正学的哥哥严端学等六位亲属,其他全是“公务人员”!
    
    平时深喑“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之道的台州各级有关官员,这次执行上头关于不让证人出庭作证,确保庭审按政治需要顺利进行的指示,却是全力以赴,不折不扣,其中温岭堪为楷模。毛国良告诉我,为了阻止他出庭作证,从温岭市教育局领导,到学校所在地泽国镇党委书记,直到学校校长,大家齐心协力,全部出动做毛兄内心细致的思想工作,希望这位思想一贯反动的毛老师“千万千万不要去”,镇党委书记对校长说:“这是上面高层领导的指示,我们决不能掉以轻心啊!”
    
    最后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严正学儿时的朋友林大刚老先生这两天的遭遇。老先生为了见见严正学,看看这位在狱中受尽折磨的朋友身体究竟怎么样了,想参加旁听,但是不行!不让旁听本来很容易么,“人民”法院门前警察林立,这位七十多岁的风烛老人难道敢胆闯法庭?即使老先生吃了豹子胆敢闯,难道那么多镇压异见时英勇善战的警察敌不过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但那些当权的偏偏要使出绝招:开庭前一天的4月4日,林老先生在椒江国税局当临时工开车的儿子被告知:“你自己开车把你爸爸送到外头去,否则你明天就不要来上班了!”林老先生为了小儿子这口可怜的饭碗不被打掉,只好含着老泪离开了椒江!
    
    坚持“讲政治”的共产党左派官员们啊!我相信你们是忠于共产党的,你们肯定认为自己在关键时刻帮了亲爱的党妈妈的大忙,但这是“熊的帮忙”!你们知道什么叫“熊的帮忙”吗?如果不知道,我劝诸位一定要认真学习、深刻领会你们江总书记关于镇压法轮功的杰出著作,并且翻阅一下你们的大主教列宁在《共产主义运动中的“左派”幼稚病》一书中,是怎样批判荷兰和德国的左派的!(见《列宁选集》第四卷217——218页,人民出版社1972年版)
    
    (草于2007年4月6日,改于4月8日)
                            ——首发于《民主论坛》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王荣清关于严正学先生的声明
  • 严隐鸿:呼唤我的父亲严正学
  • 李劼:请归还严正学和力虹的言论自由权利
  • 就严正学案致各国政要及人权组织的信(中英文通稿)/盛雪、陈用林
  • 刘逸民:风景:围绕着严正学案的一场名利争斗
  • 黄河清:严正学无罪赋
  • 且看推迟庭审之花招!——析严正学被迫害案的进展状况/邓焕武
  • 李建强关于严正学、力虹案件的声明
  • 黄河清:咏严正学六首
  • 严正学的“罪”与非罪?/邓焕武
  • 郑义:和严正学案件主办人说几句心里话
  • 严正学海外后援会:请救助严正学!
  • 火戈:以严正学被迫害事件检测“民主是个好东西”
  • 严正学被捕,我们呼吁!/严正学海外后援会
  • 朱虞夫、吕耿松等强烈要求浙江当局释放池建伟和严正学
  • 吴高兴:怀念拘押中的严正学
  • 【行为艺术】《我帮小涛烤热狗!》/严正学
  • 严正学海外后援会:支持大陆法院开审恶警郑勤建!声援维权人士杨春红、王妙增、严正学!
  • 全力支持严正学民告官的维权行动!
  • 严正学颠覆国家政权案审结择日宣判
  • 严正学的女儿致信美国会众议院议长请求援救
  • 严正学案辩方证人半路被拦截
  • 严正学案:吴高兴遭软禁,毛国良被警告
  • 就严正学案致胡锦涛先生的一封信
  • 严正学案拟于四月五号下午开庭
  • 严正学在看守所疑被逼供
  • 野渡:李建强律师谈严正学案(图)
  • 著名画家严正学案 将延后开庭
  • 关注严正学案14日是否公开开庭
  • 强烈要求台州检察机关公布对严正学的起诉书
  • 严正学一周多前被起诉 律师拟二月五日会见严
  • 维权画家严正学的故事(三)
  • 严案近况与维权画家严正学的故事(二)/RFA张敏
  • 李建强律师谈看守所会见严正学 朱春柳吁请帮助
  • 严正学在看守所会见辩护律师李建强
  • 严正学案最新进展/民生观察
  • 维权画家严正学的故事(之一)/RFA张敏
  • RFA张敏:严正学未获准聘请律师 滕彪谈有关法律条文应修改
  • 就严正学案致有关国家首脑、议员及人权组织的信
  • 继严正学《官权毁容案》报道后的“举报材料”
  • 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关于会员严正学失踪的声明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