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陶君:从郭飞雄看中国人的维权和血性
(博讯2007年4月12日 转载)
    
    陶君
     (博讯 boxun.com)

    郭飞熊已经入狱半年多了,从广州看守所被押到辽宁看守所,这两天
    又被押回广州第三看守所。看来当局也是没办法定案,因为证据实在
    是“莫须有”,只有想尽办法折磨他,想迫使郭飞熊就范。但郭飞熊
    的强悍一直是他对抗当局的武器。他的多次被捕源于他的不屈服,表
    现出他突出的胆气和果敢。这是体现中国人血性的为数不多的一条硬
    汉。尽管他的身体和心理遭受了巨大的伤害,他的家人受到失去亲人
    的悲痛和极端的恐惧,但时间会证明他的血性是这个民族最珍贵的基
    因。我拜访过两次郭飞熊的家人,感受到他家人的凄惨、担忧和无
    助。最重要的是,很少有人去理解郭飞熊所作出的牺牲。案子已经进
    入超期羁押的阶段,在这个不讲法制的国度,个人和家庭显得那么渺
    小和脆弱。
    
    郭飞熊是个极有血性的汉子,在当今中国弥为稀贵。从他的太石村维
    权到组织营救高智晟的行动,彰显出他伟大的血性人格。遇到多次当
    局的迫害和暗算以及同道的背后冷箭,他都泰然处之,依旧保持原有
    的战斗性。他顽强和执着的精神的确值得大家去思索。血性在我们这
    个民族已经被消灭得几乎没剩下多少了。所以郭飞熊的血性和勇敢象
    钻石般高贵和稀少。族人血脉中的血性和反抗精神一直被绞杀。历经
    几千年,中国人几乎被驯化成软体动物:怯弱、与世无争、谦让、忍
    气吞声、胆小怕事、没有原则。郭飞熊的血性似乎点亮了这个懦弱的
    世界。
    
    从秦朝开始中国就开始大肆扼杀老百姓的反抗精神,一直延续到今
    天,历史上有无数强悍的抗争者被杀。中国历史上几乎每一个日子都
    在血雨腥风中飘摇,每一个心灵在皮鞭和饥饿的恐惧中颤抖──于
    是,只要是有血性的人都会揭干而起。高度集权造就了专制的诞生,
    也诞生在杀戮和被杀戮之中,一直在延续,不断反复。我们来看看历
    史上最无理和残暴的几次大屠杀,它们在某种程度上把中国的血性扼
    杀殆尽。
    
    1644年张献忠入川,四川人血性十足,拼命反抗,9月成都沦陷,献
    称帝,随即在成都平原拉开了一幕四川有史以来最残酷的大屠杀。张
    献忠不但杀官绅,也杀士民。他以科举为名,骗进士、举人、贡生
    17,000人于青羊宫中,尽数杀戮。古蜀以来四川3,000年文明史跌入
    最黑暗的年代。成都府十室九空,府南两河“尸为之塞,不能行
    船”,成都平原顿成旷野,天府之国数年之间竟虎狼遍地。四川人口
    由600多万锐减至50万,只剩下10%左右。敢反抗的忠勇之士几被杀
    尽,留下的大抵是一些顺服的奴才。
    
    元朝忽必烈屠杀了中国人1,800万人,中国北方90%汉族平民惨遭种族
    灭绝。四川在蒙古帝国屠杀前,估计有1,300~2,000多万人,屠杀后
    竟然不满80万人,几乎成了无人区。在蒙古人杀戮和统治下,中国丧
    失了7,000多万人口。蒙古帝国在中国境内的种族灭绝,作为世界记
    录放在《吉尼斯世界记录大全》(1985年版)。明朝最著名的酷刑莫
    过于“剥皮揎草”,将一个活人的皮剥下来,再塞上草,朱元璋在各
    州县设有“剥皮亭”,官员一旦被指控贪污,无需审判即被剥皮,悬
    皮于亭中,以示警戒。他惩治官倒,如空印案、郭桓案,数万人被连
    累致死。因贪污罪名死于监狱或被判刑的,每年都有数万人。
    
    满族征服汉族,始终贯彻一个既定方针:屠杀。屠杀是用来震慑汉人
    的。消灭汉人的血性,使所有汉人成为顺民,满清的目的还是达到
    了。就扬州屠杀来看看汉人的血性被消灭成什么样子了:扬州城破,
    扬州顿成地狱,死者达80余万。比地狱更难忘是人民引颈受戮的场
    面。史载:只要遇见一个满族士兵,“南人不论多寡,皆垂首匍伏,
    引颈受刀,无一敢逃者。”一个清兵,遇见近50名青壮男子,清兵横
    刀一呼:“蛮子来!蛮子来!”这些人皆战战兢兢,无一敢动。这个
    清兵押着这些人(没有捆绑)去杀人场,没有一个人敢反抗,甚至没
    一个人敢跑。到刑场后,清兵喝令:“跪!”呼啦啦全部跪倒,任其
    屠杀。
    
    最早从春秋时就发生了对异议者的迫害,如
    
    ◆孔子诛杀少正卯和邓析之诛,开始了对反对“中央政府”者的杀
     害;后来有秦始皇的“焚书坑儒”;
    ◆到汉代的“逆鳞”之毒(统治者所忌讳的话题);
    ◆隋唐五代十国诗文祸;
    ◆到宋代的“乌台诗案”(文字狱开始了);
    ◆到明代(酷刑)、清代愈演愈烈的“文字狱”。
    ◇民国时期是历史上最好的时期,但时间太过短暂。
    ◆到上个世纪50年代中共开始了史上最野蛮的对血性的扼杀,共产党
     当政时期的“反右运动”,以及后来从不曾中断过的形形色色的整
     人运动,直到“文化大革命”,再又到“4.5”、1989年“6.4”
     大屠杀,等等。
    
    随随便便地列举,从中人们不难看出,生活在中国有多么艰难,稍有
    血性的人有多少人能存活下来?林昭和遇罗克就是很好的例子。中国
    人的反抗在一代一代被征服,中国人的血性又是如何被灭绝得干干净
    净的。所以今天能够站起来反抗的人少之又少,这就不奇怪国人为什
    么总是那么懦弱了,血性都被清理的差不多了。
    
    近几年的维权运动是中国老百姓真正开始反抗了。因为时代不同了,
    受西方文明(个人权利、财产、法治等,绝大多数百姓的是通过外国
    影视作品了解到自己有很多权利)的影响,老百姓的自主意识在加
    强。中国的统治者要实行血性清理,得看看当今的国际社会的脸色。
    幸亏中国不是世界最强大的,否则中共怎么会允许维权这种行为存
    在。维权的确需要血性,没有勇气就没有维权,没有血性,维权的成
    色将下降很多。维权和血性必须是互为动力的。维权活动也唤醒了中
    国人的一部分的血性。我们看到了底层百姓的维权决心:反拆迁、反
    征地的暴力反抗是时下的主战场;反专制、反极权一定是下一个主
    题。因为,人民也在进步,血性正在培植,维护财产权、维权人权、
    维护公民权将形成燎原之势,维权和血性是我们战斗的弹药。
    
    (2007-04-07广州)
    
    
    民主论坛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请关注郭飞雄律师的命运/贺伟华
  • 释放郭飞雄,共建和谐社会!/天理
  • 强烈抗议中共逮捕高智晟和郭飞雄/伍凡
  • 陶君:我用十年徒刑声援郭飞雄
  • 刘逸明:郭飞雄逃不出中共的魔掌
  • 南方在野:力虹、陈树庆、郭飞雄被捕,中共加速朝鲜化?
  • 请温海波律师回答:耿和声明究竟是谁帮忙加工的/郭飞雄
  • 草根:何耻之有?——读郭飞雄的声明有感
  • 丘岳首:挡住国家暴力的“进步”—评郭飞雄再次被殴打
  • 典裘沽酒:郭飞雄,你这个傻逼
  • 刘路:关于郭飞雄被打的声明:给中国留点脸面,给人民留点希望
  • 著名诗人朵渔写诗声援郭飞雄:《一个传说中的革命者》
  • 这是郭飞雄,还是朱成虎的文章?/张鹤慈
  • 陈永苗:民主斗士郭飞雄为什么被轻慢
  • 对华援助协会就郭飞雄白宫事件的声明
  • 请3月29日委托博讯寻找郭飞雄的朋友注意!
  • 郭飞雄:胡锦涛先生,你为何不阻止对高智晟、郭飞雄家人的非法骚扰
  • 郭飞雄:维权运动对于底层社会的普法、启蒙和动员价值
  • 郭飞雄:假借公共利益的名义毁灭民产
  • 郭飞雄被从沈阳转回广州关押
  • 莫少平律师谈郭飞雄案再次“退查”
  • 郭飞雄案进展/RFA张敏
  • 警方登门放郭飞雄录像并与张青谈话(图)
  • 关注郭飞雄安危细谈郭案 忆二十五年前承诺公开致函
  • 艾晓明就郭飞雄案致李克强先生的公开信
  • 郭飞雄案涉揭黑 转押沈阳恐遭报复
  • 关注与分析郭飞雄被转押沈阳
  • 紧急营救郭飞雄!!!
  • 郭飞雄案报道 / RFA张敏
  • 律师详谈会见郭飞雄 张青紧急求助呼声/RFA张敏
  • 郭飞雄看守所来信 妻子张青吁请关注/RFA张敏
  • RFA张敏: 张青去看守所为丈夫郭飞雄送书-维权人士郭飞雄(之四)
  • 胡佳:9月30日中午12点郭飞雄被广州市公安局正式逮捕(图)
  • RFA张敏 : 维权人士郭飞雄(之三)莫少平、胡啸律师在看守所会见郭飞雄
  • RFA谷季柔: 不同的声音--访谈维权人士郭飞雄
  • 郭飞雄受刑讯逼供 绝食绝水15天
  • RFA张敏 : 维权人士郭飞雄(总之二)
  • 刘路:最后的英雄——郭飞雄二三事(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