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刘路:酷刑下的自由灵魂—读高智晟律师的通话记录和他给胡佳的信有感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2007年4月07日 来稿)
    酷刑下的自由灵魂
    
     高智晟律师终于发出了他的声音。发出了属于他的真实的告白。这个告白让人们看到了我们身处的这个世界的残暴和狰狞, 看到了酷刑折磨下对自由灵魂的捍卫和坚守是一件多么奢侈的事情,看到了历史的无情、人心的险恶以及正义的苍白。 (博讯 boxun.com)

    
    我与高智晟事件
    
    高智晟律师事件是2006年最大、影响最深远的事件,跟许多网友一样我也不免卷入其中,命运随之起伏震荡。高律师被停业之初,我曾经写过文章对他进行声援,对北京市司法局进行声讨。(见《愚不可及的裁决》)。他发起全球绝食运动之后,我也发表文章表示反对(见《把山羊和绵羊分开》等)。在他即将被逮捕的时候,我和小乔、欧阳小戎去看过他,(网上流传的广播剧《最后的午餐》差不多就是实录),对他做了一些委婉的提醒,更多是为最后的道别。8月15日高智晟被在山东绑架,很多人包括刘晓波先生都以为是普通的传唤,而我则从逮捕的方式、手段上知道了这是收网了。9月份从老鼠那里得知的一些信息(她的来源是胡佳)以及网上透露的蛛丝马迹,我知道高律师遭遇了巨大的压力,并且选择了妥协。我通过我的助理发表了一些信息,给海外和国内一些不明真相一味拼命投射老高的朋友降温,同时发表文章,针对攻击老高投降的言论为老高辩诬(见《高智晟:在英雄和叛徒之间》。11月下旬我去美国访问,同行的朋友因为有约在先,不能为高律师讲话,我只能勉为其难跟联合国的官员反映了高律师的家属遭受株连的情况。不想这一行为引起了不少混乱,甚至被人谩骂为作秀。12月份我在香港开会,通过蛛丝马迹知道法院要闭门审理,黑箱操作,立即在网上发表声明抗议。高律师被判三年缓刑五年的这个结果,大大出乎我的意料。(在所有的对高律师案件的预测中只有这个是错的。我曾经想到会从轻,但是没有想到如此轻。)高律师被指称“具有重大立功表现”,我对此半信半疑。后来我看了力虹、严正学、陈树庆的卷宗,知道了所谓“重大立功表现”不过是官方要释放老高的一个借口,而释放老高是出于应对国际压力和分化国内反对派力量的需要。高律师的悔过书出来以后,有人要我鉴定真伪,我坦言是真的。是在巨大压力之下的不情愿写的。有些人不顾客观事实,一口咬定是假的,迟早要使自己的信誉受损。就在不久,我对李海和其他朋友说,高律师遭受酷刑,被长时间的固定在铁椅子上一个姿势不动。老鼠问我有何根据,我说是猜的。现在高律师的声音出来了,证实他被捆绑在铁椅子上590个小时。说明我猜的完全正确。(实际上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这样内心确信,我想可能是圣灵启示)。
    
    我对高律师的态度以一贯之,就是我不赞同他的观点和做法,但是我捍卫他的权利。我对他坚持独立、客观、理性的评价标准。那就是我在去年他被捕一个月后我借我助理的文章说的话:
    我自始至终认为,高律师的价值在于他曾经做过的事。我和很多人都不赞同他的策略,但是我们永远也不会怀疑他的价值。他为F群体呼吁,撕裂了沉沉铁幕掩盖下的斑斑罪恶,让全世界看到了极权暴力集团的丑恶与狰狞;他发起绝食抗暴运动,在互联网上的中文世界扬起了不屈的旗帜,使嗜血的独裁者胆战心惊,穷于应付。他还以牺牲自己为代价,在客观上为其他维权律师拓展了生存的空间。这难道不是他的高贵、他的价值所在么?
    
     为了人权和法治的进步,高律师已经做的太多,付出的太多,他虽然不是林昭那样彪炳史册的英雄,但他仍然是我们维权群体值得骄傲的丰碑。
    
    对高智晟的审判完全是反法治、反人道的政治审判
    前面讲过对高智晟案件,我唯一没有猜对的就是他的刑期。我原来以为将是10年以上,即使从轻判处,也要在6年到8年之间。对此,高律师在他给胡佳的电话中做了解释:
    “直到十二月二十二号,突然说准备宣判的时候,还是六年以上有期徒刑;就是说,十二月十三号,还是给我这样谈。结果到十二月二十二号突然开庭的时候呢,说控方又有新的证据出示,结果呢,说北京市公安局发现高智晟重大立功表现。当庭念的时候,说高智晟揭露了范亚峰、滕彪、齐志勇等人的犯罪罪行。北京市公安局认为构成重大立功表现。”
    这就是高律师轻判的表面“原因”,这个揭发了“范亚峰、滕彪、齐志勇等人的犯罪罪行”的“重大立功表现”北京市公安局是在开庭之前才“发现”的么?那个时候公安不是已经结束了侦查程序了么?怎么又发现了新的“证据”?其实说穿了,这不过是原来导演“捉曹”的上级领导或者干脆就是“中央首长”突然发话要“放曹”,不得已制造的借口而已。
    高律师还披露:我在被关押期间得悉的信息是:从2006年2月起,由中央政法委指令成立了一个由公检法、安全等部门组成的专案组,每个星期一召开一次例会,每次例会都由中央政法委主持,汇总有涉我案件的国内外情报以及最新所谓的“敌情动态”,发布最新指示。说这个专案组并不因为我的判刑就停止运作,还将长期运作下去,要尽一切资源和手段遏制我一家,说决不允许你的问题成为一个长期的问题。
    
    可见,对高智晟的侦查、起诉、审判从头到尾都没有法治的影子,都是政治审判。正如本律师在严正学案件辩护中,本律师要求回到司法审判,公诉人所宣告的那样:
    我们不讳言审判的政治因素,谁反对我们党的执政地位,我们就是要用人民民主专政的手段严厉打击!
    
    除了反法治,还有反人道。高律师说:
    从8月15至12月22日止,我总共被关押时间是129天。其中被拷住双手的时间是600小时;被固定在特制的铁椅上的时间是590多小时;被左右双向强光灯照射的时间为590多小时。129天里,被强制盘腿坐在地板上反思罪过的时间是800小时左右;被强制擦铺板的次数为385次。这些都是他们交由同监室的犯人来强制执行的。
    
    这是个被世界广泛关注的政治犯的狱中遭遇。我曾经多次听我的刑事被告当事人说过这种酷刑。他们说,一个姿势铐在铁椅子上,有时是手和脚铐在一起,腰弯着,这种姿势一个小时都受不了,腰和手臂像是要断裂的那种感觉,真是生不如死。其实很多人宁可上老虎凳,烙铁烙,电棍电击,也不愿意接受这种酷刑。因为前面的那些酷刑时间毕竟有限,而且痛苦极了可能一下子昏过去,这样就能得到缓解,而这种酷刑,时间久长,不能睡觉,肉体和精神高度紧张,怎么可能熬得过去?
    
    根据介绍,这种酷刑一般3个小时人就受不了了,7个小时就是极限,高律师居然连续被铐19个小时,总共590个小时,他就是钢筋铁骨也该融化了。
    
    高律师曾经揭露对法轮功学员的酷刑,而现在他却因为这种揭露自己承受更为严厉的酷刑,这就是中国的司法文明!不过高律师真正选择妥协却是因为他的妻子和孩子,这个家庭居然因为老高的问题全家受到株连,妻子被殴打,监控,女儿被跟踪、殴打,连家里都住上了警察,连生活的基本费用都被搜走,高律师为了让妻子和孩子活下去,用万言悔过书给老婆孩子换来了本来属于自己合法收入的5000元生活费。这种令人发指的让文明世界不可想象的事就发生在我们的首都,我们的身边!
    
    灵魂的自由无法捆绑
    
    高律师出狱了,但他只是从一个小的监狱回到一个大的监狱,他的楼下依然有上百的“特殊工作者”在“陪护”,十几辆车在“服务”,他依然不能会客、不能上网、不能打电话,他是一个在家里坐牢的特殊的“犯人”。而且因为他,他的妻子和女儿也成了“准犯人”,连邻居都被“殃及池鱼”,纷纷搬走。高律师不能忍受这种状态,不惜回到那个有名有实的监狱里去,为此,他打破了多日的沉默,发出了这个声音。
    
    这是一个渴望自由、渴望过上人道生活的灵魂悲怆的呼吁,让我们倾听他、回应他、帮助他,通过我们的努力,让他恢复做人的权利吧。因为,他的捆绑,也是我们的捆绑,因为那绳索,那镣铐,已经明明白白悬在我们每一个人的面前!
    
     2007年4月7日于青岛虎山居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刘路:为赋新词强说愁—评刘晓波《物权法争论者背后的政治较量》
  • 刘路:再谈中国政府从来没有把F认定为邪教组织
  • 刘路:中国政府从来没有认定法轮功为邪教
  • 刘路:罪名不是秘密,执法不能违法—抗议北京市公安局对高智晟案件的违法操作
  • 刘路:罪名不是秘密,执法不能违法
  • 刘路:铁窗民运的忧虑与光荣--拜见朱虞夫先生有感
  • 李劲松:也从陈光诚案看律师的责任伦理——答刘路
  • 刘路:关于郭飞雄被打的声明:给中国留点脸面,给人民留点希望
  • 刘路:在上海见证传唤小乔
  • 刘路: 解决台海危机的曙光
  • 从刘路沧州受辱看法律维权的困境
  • 夜郎国里的“夜狼”—李元龙的故事/刘路
  • 少一些英雄,多一份成功 ——我看刘路袁红冰之争
  • 燕园故人:为袁红冰辩―评刘路“隔岸煽火者的凌云霸气”
  • 刘路:一个隔岸煽火者的凌云霸气 ——读袁红冰《为高智晟辩》
  • 刘路:中国式维权的法律品格—漫谈维权路径
  • 刘路:不如归去——献给仙逝的姥姥
  • 太石村事件:中国法制崩溃的先兆/刘路
  • 荆棘编成的王冠——关于人权律师的思考 刘路
  • 刘路:权力对诗人的宣判—力虹案宣判记事
  • 刘路:陈树庆案简要通报
  • 刘路谈力虹、陈树庆案(节选)/ 李晓蓓
  • 刘路因高智晟一案向联合国反对任意拘禁工作小组控告北京公安局
  • 刘路:最后的英雄——郭飞雄二三事(图)
  • 刘路:关于李劲松律师答刘路的三点意见
  • 刘路:郭起真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辩护词
  • 大律师刘路(李建强)将为崔英杰辩护(图)
  • 刘路:欧阳小戎:失踪是一种常态?(图)
  • 刘路:给流浪街头的格格(图)
  • 刘路:由赵岩案判决所想到的-为赵岩泄密罪名被判不成立向莫少平律师祝贺
  • 致小乔、小戎的慰问函/刘路
  • 刘路:一个成熟的共产主义接班人—读《江泽民文选》有感
  • 刘路:“党国一家”、“党即国家”的司法逻辑-评李元龙案一审判决书
  • 刘路:法殇___送别黄静[系列图片](图)
  • 黄琦: 刘路对苍天无声喊 赵长芹"爷俩都在哭"(图)
  • 刘路: 临沂公安,不要让我为你们害羞
  • 刘路:十四行:致南朵
  • 刘路:关于杨同彦颠覆国家政权案的律师意见书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