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四.五”运动民主意义再探/武振荣
(博讯2007年4月05日 转载)
    武振荣

     问题:在周恩来的偶像坍塌后,“4.5”运动还有价值吗?

     对于那些未曾亲身经历过“4.5”运动的人来说,若是把运动的原始 资料提供给他们看,他们也许会不屑一顾。因为谁都知道“4.5”运 动套着一个人民悼念周恩来的图像,所以在周恩来的偶像坍塌后,人 们也许会问:“为悼念这个的一个伪君子而开展的运动有什么民主的 意义呢?”其实呢?这个问题若是如此发问的话,何尝没有道理,说 “4.5”运动中人民是不明真相的“上当受骗者”,好象是言之有 理。依据同样方式推理,把时间上溯十年,到1966年,这一年的运动 只又套着人民崇拜毛泽东的图像,很明显这都是一类,可以放到非价 值的一边,可是,在去年“66”运动40周年时,我连续写作了十多篇 文章,专门研究了后一个问题,此处不再赘述,本文只就“4.5”运 动中的周恩来问题发表一点陋见,还希望读者们批评指正。 (博讯 boxun.com)

    在没有开展以来议论之前,我肯定地说,“4.5”运动是民主的。在 这里对运动认识所可能产生的分歧往往不在运动本身,而在很大程度 上关乎着我们自己怎样理解民主和看待民主?民主的水平又有多高? 你如果认为民主要么纯粹到和专制的人和事一刀两断的程度,那么 “4.5”运动就不是民主的?因为它在发生的时间上,参与运动的人 是实实在在地“怀念周恩来”,运动中的口号、标语以及实物(包括 黑纱、花圈),都是为着“悼念”才出现的,所以说,在一个比较长 的时间内,当人民认为周是一位“好人”的话,那么,这个被邓小平 等“平反”了的运动好象没有失去价值,但是,当中国人民在后来的 时间内发现了周是一个政治上危险的两面派时,情况就好象应该发生 变化,特别是经历了“6.4”惨案后,人们发现死了的周恩来和当时 活着的邓颖超(周的夫人)以及杀人犯李鹏(周的养子)是一条线上 的人的时候,认为“4.5”运动搞错的人就不止一、二个了,事实上 相当的一群人对运动抱着“早知如此,不该当初”的想法,不过有的 没有说明罢了。

    在早先写作的一篇文章中,我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民主有一种险峻 的意义和价值,因此,在建立民主的收藏夹的时候,认真处理这一种 价值是最关键的。原因有很多,最重要的原因是这一种价值需要仔细 的分析和辨认,把它和那些一眼就可以发现的价值单列开来,因为这 种民主价值往往是不纯粹的,常常和专制的人和事搅合在一起,甚至 可以说是民主中有专制,专制中又有民主,正因为这样,所以检验人 们民主水平的高与低,就只能在这些东西上见分晓的了。如果被检验 中的东西又是“历史”的话,那么,情况就更不一样了,因为民主在 我们中国的今天它若不是一个历史的“产物”的话,它的存在就有可 能是子虚乌有的。经我这样一说,一个头续就理出来了:“4.5”运 动套着周恩来的图像一事只能说它不是纯粹意义上的民主运动,而我 们今天中国的民主运动和未来的民主运动都是它这一条线上的事物, 可以用“民主”的“一”“贯穿”之。

    “4.5”运动发生在31年前,那时民主运动没有脱去专制中的“大人 物”的外衣,和今天的运动如果做一个对比的话,你不但不会发现它 的消极意义,而且会为认为“了不起”。就在前几天,出现了于长 厚、郭永丰等人发起的《300多名大陆知识分子签真名支持胡温实行 民主政改》的运动,你是如何个看法呢?我支持它,并为此写作了 《让民意得到真实表达》的文章,是说明在今天,民主运动在操作上 也着一种真诚“支持”胡温“民主政改”的内容,所以这个运动假设 按照预期的策划可以发展成为一个成功的民主大运动的话,那么,民 主在今天不拒绝胡温这些高级当权派的“合作”,和30前民主不拒绝 周、40年前不拒绝毛的道理是一致的。他们这些人今天想搞民主,民 主不排除他们;他们明天变卦了,又反对民主,民主的运动当然要反 对他们或者打倒他们。

    1976年,人民以政治运动的方式悼念周恩来的事情,不是一个原本的 事件,这个事件的前一段是人民对毛泽东的厌恶,当人民从小道消息 中得知毛和周之间产生间隙,毛的“批孔、批周公,评《水浒》”是 针对着周恩来的时候,对毛的做法的厌恶和对周的同情就是这一场自 发性的人民政治运动的导火索。所以,运动中一个已经说出了唇的话 是“秦皇的统治一去不复返了”,并且“打倒慈禧太后”的口号是直 接冲着毛的夫人──江青的,而这一切都在系在了一个对已经死亡了 的周恩来的“悼念”上面了。仅仅就这一点来看,那么“四人帮” (传统的叫法)在镇压“4.5”运动时所说的一句话,“他们打着悼 念周恩来的幌子”来反对“毛主席党中央”的话倒是看破了实情。的 确“4.5”运动中的周恩来是人民手里的一个“幌子”,用符号学的 话来说,是一个“符号”,它代表的内容并不一定和符合本身的意义 重合。在这里人民的愿意得到真实的表达就是民主,因此“4.5”运 动实质上是人民表达行为构成了民主的意义,而不是被表达的事物决 定了民主的性质。在这里,我们一定要把问题吃准,来不得半点马 虎。

    就以目前的《300知识分子签名》的事情来说吧,真实情况若是胡温 有“民主政改”的诚意,那么,运动的价值自不待言,但是,胡温如 果没有“民主政改”的诚意,他们是用“政改”的把戏欺骗民众,这 个“支持胡温”的运动不就是没有价值了吗?这“300名”“大陆知 识分子”不都是上当受骗了吗?问题肯定不应该这样去看。我的看法 是,真实情况若是胡温缺乏“政改”诚意,那么这个“签名支持”他 们的运动不但没有由此而降低价值,反而却具有了更多的“创造 性”,它用民主的一个任意符号或者口号创造了一个民主的运动(如 果成功的话)不就是更好!原因很简单,在人民那里胡温不过是“符 号”,今天对胡、温的“符号”尚且如此运用,31年前的周恩来── 这个“符号”为什么人民不能够如此运用呢?

    如果上面的意思还没有说完的话,那么,在“4.5”运动的前,我们 也是可以整理出来一条中国人民的历史的,就是说人民由拥护毛泽 东、崇拜毛泽东走到了反对毛泽东、厌恶毛泽东的地步了,只用了十 年时间。在这里,民主并不纠缠其中的原因,不计较人民为什么会如 此变化,因为人民情感和爱憎方面的自由表达才是民主的本质。在这 个问题上,民主应该为人民的爱与憎留出足够的自由空间,而不是限 制它、缩小它。

    民主不能够从根本上改变人性,因此同某些人的见解不同,我认为民 主没有一个反对“个人崇拜”的任务。正因为如此,在“4.5”运动 中,人们即使发现了参与运动的许多人把过去对毛泽东的崇拜转移到 周恩来的身上,也不影响运动的民主性质。因为民主的意义和本质是 公民表达上的自由,如果这种自由在那个时候已经得到了充分的体现 的话,那正好是说人们的爱和憎在这里被自由地表现出来了,表现的 结果在已经冲击了当时官方政治大方向,在官方的“批邓、反击右倾 翻案风”之外出现了一场自发的大规模的人民抗议运动。因此, “4.5”运动的民主性质就此奠定,它并不需要一个值得或者不值得 的理论辩护。换句话说,它的民主意义是自足的、自源的。因此就事 论事地看,这个现象发生在1976年,其实,它在1966年就已经产生 了,并且比1976年的现象包括了更多的人。正是看出了这一点,我在 这一年写作的《略论毛泽东主义的历史命运》的书稿中做对它出了民 主的议论,即毛泽东个人图像在已经偏离了毛泽东本人而套在了另一 个人的头上时,毛泽东时代的整个根基就动摇了,所以,周恩来一时 间受到人们的“悼念”的事情背后隐藏着一个亟需要我们解读出来的 意义。

    民主并不下达反对个人崇拜的命令,民主造就政治上的追星族。从 “文王百里而王”的事情上,我们可以想象古老时代中的政治上的 “追星族”是个什么样子的。在现代民主的生活中,民主必须给个人 以巨大的活动空间,把政治上发挥个人潜力的事情推到最高的程度。 政治中,人要上天,你不能反对给他扶梯子的,若是这样的话,民主 只能陷入没完没了的争吵,永远没有一个结果。因此,在民主政治 中,那些一心想登上政治“最高宝座”的人往往却是些平庸之辈,这 样的事情若是在民主的设计中已经有了底色的话,民主就不担心个人 会变成为神的问题了。所以,在民主的政治中,一时间即使造出来了 “神”,不出几年,甚至几个月他就会“露馅”的。于是民主政治需 要政治人物不断地换班的事情又在这里出现了意义。综上所述,我们 对中国民主的事情的看法就可以发生很大的改变,1966年的毛泽东、 1976年的周恩来、1989年的赵紫阳等人都曾经不同程度地连接着中国 民主运动,因此,这些历史形成的东西就不一定被我们看成是“负 面”价值了。

    把以上的意思集中起说,“4.5”运动中的周恩来有一个自己的性质 ──这一点不容否认,但是人民在运动中已经“做”出了一个周恩 来,却又是一个真实的行为,事后,当人民在发现了周恩来的隐蔽很 深的“自性”时,运动不是以此“自性”而展开就丝毫也不影响运动 的民主性质。民主的力量──说到底,只能出于民主的运动,因此, 在没有运动的时间里,你是发现不了民主的。在“4.5”运动中,人 民力量不但得到了运用和表现,还锻炼了人民,产生出了一大批民运 人士,使中国民主的脚步又迈出了一大步。

    对于我们中国人来说,“4.5”运动是一部历史,而对于历史却有一 个人的态度问题。如果我们和中国共产党人一样,认为历史可以分成 为“正确”与“错误”的两种的话,那么“4.5”运动就好象是“错 误”的,但是呢?我们如果摆脱了共产党人的上述观念,认为不可对 历史做出上述的分类的话,那么,历史就变成了我们自身构成的一部 分了,研究它,我们从昨天的“我”就可以发现了“今天”的“我” ──这也就是我们所说的现实。

    中国民主的一个最显著的特征是它在近一个世纪的时间内,持续不断 的在人民运动中生成和发展的。因此,在有运动的时间中,民主就发 展,民主的势力就壮大;在没有运动的时间中,民主的消沉,民主精 神就萎缩。所以,中国要民主化就必须要有民主运动的形式。但是在 “89”运动之后,中国当权派调整了政策,那就是把一切带有民主性 质的政治运动一定要“消灭在萌芽状态”,坚决不留任何的“后 患”,而在其它方面又放松控制的政策。用波兰思想家米奇尼克的话 来说:“如果人民不让当权者的统治变得艰难,当权者也不让人民生 活变得艰难。因此政府不再过于野蛮地干涉公民的私生活和职业生 活,而公民也不干涉为党的核心阶层所保留的地带”(《通往公民社 会》)。在波兰的盖莱克和匈牙利的达卡尔时期,这叫做“新的社会 调和”,而在中国,它叫“社会和谐”。目前我们就是要打破这样的 局面,当然,要做到这一点,就只能呼吁民主的运动,而我们在这样 做的时候,他们就说“你们破坏社会和谐”。问题是,不在于当权派 这样说,而是许多中国人的潜意识中有着对此的认同,于是,放弃民 主运动的行为就等于放弃了民主。如果这里有一种历史可以借鉴的 话,那么,波兰“团结工会”运动,“匈牙利事件”(1956年)后的 持续运动最终地打破了政治僵局,使波兰和匈牙利人民赢得了民主就 是我们中国人的榜样。今天,我们若无视“榜样”的力量,甚至抛弃 了我们自己如“4.5”运动、“89”运动的模式和精神,我们中国人 怎样赢得民主,谁可以说清楚呢?

    让我们纪念“4.5”运动,重温“4.5”运动精神吧!

    (2007-04-03)

    民主论坛 _(博讯记者:武振荣)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