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刘路:为赋新词强说愁—评刘晓波《物权法争论者背后的政治较量》
(博讯2007年4月04日 来稿)
    刘晓波更多文章请看刘晓波专栏
    
     (博讯 boxun.com)

    前几天在上海出差,有朋友问我对近日社会上对物权法的讨论有什么看法,我说我不愿意介入这场论争,因为没有人真正从学术角度谈物权法,大家都心照不宣,不过是在借事说事。这场讨论被赋予了太多的政治含义和阶级情绪。既然如此,那就什么人都可以借题发挥一番,不设规则,一抒胸臆,法学上的讨论反而变得书生气,哪里需要我作为法律专业人士从法学的角度来讨论呢?
    回家以后,发现我一向尊敬的刘晓波先生也发表了长文,并且还是从法学的角度来切入谈问题,这让我非常惊讶,认真读过以后,感到如鲠在喉,不吐不快。
    
    取名物权法是因为意识形态的争议么?
    刘博士的文章名为《物权法争论者背后的政治较量》,这场较量就从《物权法》的名称开始。刘博士认为,这部“本該叫《財產權利法》的法律,為了意識形態避嫌而取了個很彆扭的名字《物權法》。”我不知道刘博士这样说有什么根据,但我知道,法律界的人都明白,这种说法缺少常识。物权法是民法的一个分支,民法的基本架构由总则、侵权行为法、物权法、债权法、知识产权法等法律部门组成,这在全世界多数国家都是如此,而《财产权利法》的说法则少有所闻。从概念上说,财产权利法应该包括物权法和债权法、知识产权法三个方面,怎么能将一部仅仅界定有形财产权的物权法等同于财产权利法呢?如果可以划上这样的等号,那么,债权和知识产权这些不属于物权的财产权利,难道排除在财产权利法之外么?
    十几年前,民法专家梁慧星等人提出的草案就叫《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那时候还没有什么左右派针对立法发生争议呢。哪里是因为意识形态的避嫌而取了个别扭的名字?并且物权法的叫法世界通用,财产权利法的说法少有所闻,这两者谁更别扭?财产权利法怎么就比物权法更带有意识形态意味?刘博士有没有想当然之嫌?
    
    物权法的落实靠行政法么?
    刘博士又说,“在《憲法》規定的財產保護原則下,《物權法》如何與《行政法》、《刑法》、《經濟法》等法律共同組成保護財產的法律網絡來發揮作用,也就是當個人財產受到侵犯時,如何懲罰侵權者就需要《行政法》、《刑法》作出具體規定,這些配套法律並不完善。”
    这种说法可谓缺少基本的法学素养。物权法本身就是对有形财产权进行保护的法律,它的落实靠的是司法,而不是其他的不同部门的法律。所谓“《行政法》”是对行政法律、法规、部门规章、地方性法规的统称,本身不是一部法律文件,而是一个法律部门,它跟物权法不存在配套不配套的问题。与物权法配套的是关于实施物权法的一些细则和司法解释,跟行政法根本不搭界。侵犯物权的民事惩戒靠侵权行为法,刑事法律惩戒在刑法中已有规定,如侵占罪、毁坏公私财物罪等等,这些也不能说不配套。物权保护的关键是如何制止来自官权的侵凌,这些已经超出了司法的范畴,进入了宪政领域。在一党专制的情况下,没有权力制衡,任何法律都无法阻却来自不受制约的官权(实际是党权)的侵凌。
    
    物权法的争议是各类权利保护的不平等么?
    这是关于物权法争论的最大的伪问题。刘博士认为,宪法规定公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而其他财产权没有“神圣”二字,所以受到了歧视。而左派认为,穷人的打狗棍应该比资本家的别墅和宝马车优先得到保护。刘博士对这种带有意识形态色彩的新歧视愤愤不平。他认为:左派“完全是意識形態仇恨的宣泄,宣泄對市場化和私有化的仇恨。他(左派教授巩献田)甚至說:「窮人打狗棍不能與富人寶馬別墅一樣保護」。按照這個邏輯,只有窮人的打狗棍應該得到特別的保護,而富人的別墅就不應該保護。難道他就不明白,保護私產的標準,不是貧富而是合法非法。合法的財產再多,也要保護;非法的財產再少,也不能保護,並要受到司法追究。”
    刘博士为巩教授的话感到脸红,我则为刘博士的天真感到吃惊,以刘博士学贯中西的知识储备、学养才华,难道看不出耿教授言说背后的涵义?看不出巩在借物权法诉说自己的心曲?在当今官权勾结、司法腐败、强强联合、赢者通吃的时代,是谁的财产权更需要法律保护?官僚豪富阶级、与官权勾结的资本家掌握了几乎所有的社会资源,即使没有物权法,他们还担心财产权得不到保护么?倒是广大的弱势群体,他们的一座磨房,一片窝棚,一条打狗棍,是随时可能被官权一扫而光的,他们才最需要物权法的颁布来抬高官权侵凌的成本。那么,为什么代表弱势群体利益的左派教授们要纷纷反对物权法呢?其实说破了,他们不过是要借物权法说事,发泄对社会转型期官权持枪抢劫公有财产的不满,表达人民大众对这种化公为私、弱肉强食的社会分配机制的仇恨。这种基于丑恶的社会现状而表达出来的不满,难道没有其合理性么?
    
    笔者认为,晓波博士从文学领域进入法学的食槽里,说些外行话原不足为奇,但是,把伪问题当成真的法学课题来评论,而且加上了“改革路线与方向之争”等芜杂繁茂的政治因子,则让人不免产生为赋新词强说愁的感觉了。
    
     二00七年四月二日于青岛
    
    原载新世纪新闻网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刘路:再谈中国政府从来没有把F认定为邪教组织
  • 刘路:中国政府从来没有认定法轮功为邪教
  • 刘路:罪名不是秘密,执法不能违法—抗议北京市公安局对高智晟案件的违法操作
  • 刘路:罪名不是秘密,执法不能违法
  • 刘路:铁窗民运的忧虑与光荣--拜见朱虞夫先生有感
  • 李劲松:也从陈光诚案看律师的责任伦理——答刘路
  • 刘路:关于郭飞雄被打的声明:给中国留点脸面,给人民留点希望
  • 刘路:在上海见证传唤小乔
  • 刘路: 解决台海危机的曙光
  • 从刘路沧州受辱看法律维权的困境
  • 夜郎国里的“夜狼”—李元龙的故事/刘路
  • 少一些英雄,多一份成功 ——我看刘路袁红冰之争
  • 燕园故人:为袁红冰辩―评刘路“隔岸煽火者的凌云霸气”
  • 刘路:一个隔岸煽火者的凌云霸气 ——读袁红冰《为高智晟辩》
  • 刘路:中国式维权的法律品格—漫谈维权路径
  • 刘路:不如归去——献给仙逝的姥姥
  • 太石村事件:中国法制崩溃的先兆/刘路
  • 荆棘编成的王冠——关于人权律师的思考 刘路
  • 莫须有的“罪证”何以夯实五年刑期?--评张林案一审判决书/刘路
  • 刘路:权力对诗人的宣判—力虹案宣判记事
  • 刘路:陈树庆案简要通报
  • 刘路谈力虹、陈树庆案(节选)/ 李晓蓓
  • 刘路因高智晟一案向联合国反对任意拘禁工作小组控告北京公安局
  • 刘路:最后的英雄——郭飞雄二三事(图)
  • 刘路:关于李劲松律师答刘路的三点意见
  • 刘路:郭起真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辩护词
  • 大律师刘路(李建强)将为崔英杰辩护(图)
  • 刘路:欧阳小戎:失踪是一种常态?(图)
  • 刘路:给流浪街头的格格(图)
  • 刘路:由赵岩案判决所想到的-为赵岩泄密罪名被判不成立向莫少平律师祝贺
  • 致小乔、小戎的慰问函/刘路
  • 刘路:一个成熟的共产主义接班人—读《江泽民文选》有感
  • 刘路:“党国一家”、“党即国家”的司法逻辑-评李元龙案一审判决书
  • 刘路:法殇___送别黄静[系列图片](图)
  • 黄琦: 刘路对苍天无声喊 赵长芹"爷俩都在哭"(图)
  • 刘路: 临沂公安,不要让我为你们害羞
  • 刘路:十四行:致南朵
  • 刘路:关于杨同彦颠覆国家政权案的律师意见书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