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从缅甸建军节想起/貌强
(博讯2007年3月29日 来稿)
    作者:貌强 Maung Chan (缅甸华族)
    
     2007年3月27日,缅甸军政府在新首都——内比都(Naypyidaw皇都 )举行了盛大隆重的建军节。 (博讯 boxun.com)

    
    15,000名表演大军,一排一排、整整齐齐、雄赳赳气昂昂,接受丹瑞大将的检阅。
    
    看丹瑞大将笔直站立一小时检阅三军,还不时挤出难得笑容,时而还高抬贵手致意——真难为74岁 高龄的他老人家了。
    
    无人不知:他老人家是靠“双手与大脑”,烧杀、抢劫、强奸。。。。敢做敢为,刺刀见红,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一步一步爬上大将宝座的。
    
    阅军过后,他老人家端坐“金銮殿”上,心中先三省朕身,然后默默审视身旁哼哈二将,最后环顾四周。。。。大做孙子兵法的“知己知彼”作业:
    
    **哼!万五大军日夜不停操练几个月,就是为了1。 振奋三军,2。替新首都做大广告,3。向缅甸国内外的反对力量(注:即联合国建议的三方政治对话中之两大股反对力量:即民主力量与众土族力量),以及美英西方的“帝国主义”与 “新殖民主义”等,凸显我缅甸海陆空国防三军的巨大铁拳——嘿!的确过瘾!
    
    **嗯!仔细研究前来观礼的西方使领馆官员与媒体记者等之言谈、举止、观感、所得印象等后,知道我们耀武扬威的目标,的确达到了。嘿嘿!这些殖民主义者看太小我们,老想牵着老夫的鼻子走。。。。哼哼!最近三四年弃旧都、建新都、循星象准时迁都。。。。。老夫都运用孙子兵法,出其不意,攻其不备,一切保密,让他们猜谜,东猜西猜,猜死他们。现在建军节,特意邀请他们来观礼,他们蜂拥而至,好奇地东 瞧西望,一切都觉得十分新奇。对我方保密技巧、城市建设速度、各战线运作能力。。。。。无不惊讶万分。哈哈!现在到底谁牵谁的鼻子走?!我特意给他们见识见识三位开国帝王的巨大塑像:蒲甘王朝阿努律陀(Anawrahtar)大帝、 瑞保王朝莽应龙(Bayin Naung)大帝、 贡榜王朝蕹籍牙(Alaungpaya)大帝, 让他们知道我们攻占过泰国、印度马尼布尔与阿萨姆、中国云南南昭,威震四方,非同小可。
    
    **老夫心脏病、糖尿病、老人病等病上加病,层层缠身,新加坡大医院 - Professor Tan Ser Kiat
    (Chief Executive Officer,Singapore General Hospital )最了解老夫、老二貌埃、老三杜拉瑞曼、总理梭温(Soe Win )的健康情况。老夫心知肚明:眼前老在打哈哈的貌埃与杜拉瑞曼两家伙,皮笑肉不笑的,完全面和心不和。等老夫归天,他俩肯定抢位、动武,肯定斗个你死我活。真他妈的!
    
    **老夫一直死撑着不敢现在退位,为什么知道吗?试看奈温老上司,他老人家手中一旦没有实权,部下不是对他再也不恭恭敬敬、唯唯诺诺了吗? 连打个招呼、问个安都懒呗!老上司愤怒地破口大骂过:匹夫们、老粗们、老将军们都是鸟人,个个崇拜权势地位,世间哪有鸟真情?!
    
    **老夫只要一时疏忽,就会人头落地哟!远的不说,你看身边的貌埃,喜怒不形于色,难知他在策划什么。而那第三号人物杜拉瑞曼,心思敏捷,年轻有为,并非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后辈将军们可比。唉!丹瑞、貌埃、杜拉瑞曼老大老二老三,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到底鹿死谁手,难说难说。谁大权在握,谁就是老大!
    
    **17年有11年软禁在家的昂山素姬,被英美西方:前天颁诺贝尔和平奖,昨天送国际人权奖附加国际杰出妇女奖,今天这个奖明天那个奖的,目不暇给,烦死了!若不是看在她爸国父份上,早在策动“迪巴荫”惨案时,吩咐暴徒让她早去见她爸了——她爸德钦昂山,1939年与德钦梭、德钦丹吞等创建缅甸共产党,她爸是缅共第一任总书记。他们当时拼命宣传法西斯主义是世界人民最大的敌人;但1941年初她爸却带30志士去日本接受军训, 1941年底她爸以“缅甸独立军”总司令昂山将军身份,由泰国带领日本皇军浩浩荡荡入缅,成了伟大的抗英领袖,当了傀儡“缅甸国防军”总司令;1945年日本兵败如山倒,她爸又暗通英国对日军反戈一击,俨然又成为伟大的抗日民族英雄;1947年2月12日她爸代表英属缅甸本部临时政府长官,和众土族签订“彬龙协定”,承认众土族拥有民族自决权,俨然又是联邦之父。总结她爸本事:能文能武,能左能右,能日能英,随机善变,善抓时机。。。。。1947年7月19日,她爸就被缅族“爱国党”领袖用机关枪扫射。她爸死后,大家追封她爸为“国父”,然后谁都自称是国父的忠实信徒而争夺最高领导权。。。。几年前钦纽将军组织写作小组,收集她爸一生的材料档案,连她爸家乡茶店的回忆“他们一群人嘻嘻哈哈,爱偷偷地挖了肉包内的肉团吃掉,包皮原封不动,放回原处”等芝麻小事都有。。。。 我们一心想还她爸的本来面目。可惜貌埃太早整掉了该情报局局长。不然,铁证如山,昂山素姬有口难辩。
    
    **美国英国在联合国安理会明明知道中国俄国会动用否决权,还是端出“威胁地区和平与稳定”之缅甸提案——美英终于有天大良机高歌“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大摆“虽败犹荣!”的悲剧英雄姿态,演活了伟大的“自由民主人权捍卫先锋”悲剧角色。。。。对这些跳梁小丑,我丹瑞大将冷笑地赠之以毛泽东名句——“一切帝国主义都是纸老虎”,以后还要大力推广“孙悟空三打白骨精”名剧。
    
    **联合国人权组织、劳工总会、红十字会、国际大赦、非政府组织等,不断揭露我缅军对众土族的50年内战总路线:坚壁清野、烧杀、抢劫、焦土、集体强奸土族妻女、用土族肉身当地雷探测器、战略村、集中营、强迫劳役、强征未成年人入伍当炮灰等。。。。。老夫一手无法遮天,于是老羞成怒,赶他们出境。驱逐一个就少掉一个,因而能袋袋平安的国际人道援助,也就越来越不见了。
    
    如何才能鱼与熊掌兼得?老夫正在科学地总结历史宝贵经验:
    
    **想50年代初,全副美军装备的白华(指国民党军)由云南退入我掸邦(Shan State)克钦邦(Kachin State)。我缅军打不过他,但知道其背后是美帝国主义,于是就力邀反帝红华(指中共军队),穿上我缅军军服去打白华。以华制华也!哎哟哟!我军打仗,遵孙子兵法避重就轻——专挑小的弱的打。你死我活最要紧,不是吗?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嘛。我若死了,什么都完蛋,而你活着,却什么都拥有,这怎么可以! 然而,红华是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的——他们看那里火力猛,就往那里冲,前赴后继,不要命地冲锋。白华的机枪手,手打软了,只好逃跑了。于是乎,大量伤亡的是红华白华,丢尽颜面的是大老板美国,而收回失地的,却是我们伟大的缅军!——这些铁的事实,参加过大学预备军官团的貌强(Maung Chan)等,都饱听当年前线参战的教官们亲口述说。貌强等大学生丘八嘛,课间休息时最爱听英雄战斗故事。
    
    **想60年代初,首倡和平共处五项原则的中印两大国,却为边界问题而大动干戈,我们的老上司奈温将军,就带头表演“和平友好解决边界”的样板——于是不费吹灰之力,接收到国民党政府不愿给的一大片土地如:南坎即盂卯三角地(面积约220平方公里)、江心坡及江心坡以西与印度阿萨姆省接壤的中国藩属孟养土司区。此外,缅甸还被推上“和平友好解决边界”的模范宝座,一直风光至今。你不信?就去问果敢、江心波、南坎、孟养土司管辖地的众土族与缅甸华族吧,领导人里面我看彭家声兄弟、鲍友祥一干人最有发言权。
    
    **想70-80年代,老上司奈温将军脚踏中苏两头船,大玩平衡游戏。教育部长尼尼博士(Dr. Nyi Nyi)还形象地告诉貌强(Maung Chan)他们——两腿就像三角形的两腰,谁慷慨多给,就向谁倾斜、亲近、送飞吻、投怀送抱;谁吝啬游移,就嘟着嘴冷淡他,给他来个若即若离战术——让自作多情的傻瓜们彼此争风吃醋,疯狂地进行奉献大赛。。。。嘿!无限长等腰三角形,是最高境界、最佳成果哟!哈哈! 年年丰收,袋袋平安,多多益善。
    
    **东盟不想让缅甸进入中国怀抱。所以在90年代,我们加入东盟大家庭——既壮大了自己,也平衡了中国与东盟,然后再借中国与东盟之力对付美英与欧盟。。。。。中国国粹太极拳哟——四两拨千斤,借力打力,隔山打牛,虚虚实实,阴阴阳阳,可有可无。。。。。无往而不利!
    
    **最近几年印度野心勃勃,想跟中国一比高低。貌埃将军见到这古名天竺、身毒的印度摇身一变,身不毒了——既不再支持昂山素姬反对我们,对我们的石油天然气,出价也比中国高,当然正中下怀——貌埃一向对华恶感,早就想拉拢印度来平衡中国。我们就派貌埃去向印度送几个秋波,于是印度就又是经济贷款又是军事援助,还建议这个合作那个合作的。。。。。老夫见酝酿成熟,亲自再跑几趟中国,多唱“瑞苗胞波”歌,中国是 “堂堂天朝”嘛!当然不甘落后。。。。我们左右开弓,左右逢源,财源广进哟!
    
    中国古宝孙子兵法万岁!战无不胜的孙子兵法万万岁!
    
    (2007年3月28日)
    ===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