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冉云飞:胡适论义务教育
请看博讯热点:中国教育

(博讯2007年3月28日 转载)
     2007-3-28 星期三(Wednesday) 晴
    
     这两天开会的间隙,将节前读而未读完的罗尔纲的《师门五年记 胡适琐记》读毕,依旧感慨良多。罗先生的《师门五年记 胡适琐记》九八年版,我是读了的,且读了两遍,受益不少,今重读修订版毕,又有尚未发现之处,惠我实多。我觉得《师门五年记》实在是老师教学生怎么做学问,为师者怎么循循教学生以方法,学生怎么好学,踏实“不苟且”的好教材。我认为目前高校的人文社会社科学应该可以开设一门这样的课程来指授学生,示学生以为学之门径,老师也藉胡适先生作为标的而相期许,以化转学界风气之浇薄,而稍尽自己的心力。《师门五年记》附录后面所收的“世人论述”中所节录的胡颂平《胡适先生晚年谈话录》,我在九十年代曾学习过,但当时读书不细,未曾注意到今天我要提及的胡适论述义务教育此节,可见有许多精义之处,宜多读精读而自现。 (博讯 boxun.com)

    
    我曾于九八年写过一篇《教育思想家胡适》的长文,入选多种书籍,传播亦较广,自己也还比较得意。但看了昨天这未及注意的一节,顿时觉得该文一定要加入胡适先生论述义务教育一节,才更见完善。现将胡颂平记录的胡适论述义务教育一节的原文,转录如下,并略作申说。将来我会在适当的时候,收集更多的资料而写出胡适论义务教育的文章,以张胡适教育的精义。
    
    我昨天很生气,像王云五先生等几个人都说要延长义务教育,就没有一个人替日本说一句话。这里的六年义务教育是日本人费了几十年的功夫奠定基础的。在大陆上,何曾办过义务教育?像北平、南京、上海、无锡、苏州等地教育比较发达的地方,都不曾办过义务教育。往年,蔡先生曾有一度想敲中基会的竹杠,要中基会拿出若干万基金试办一年的义务教育。我曾有信给他:义务教育是国家的事,应该由政府经费去办,不能用中基会的钱。政府的钱大都用在军费上了。”(胡颂平《胡适之先生晚年谈话录》)
    
    此段话的逐一分析,资料之旁证,当俟他日为之,兹先略作申说如下,以引起朋友们的注意:
    一:义务教育与日本人。日本人一直是中国人的心结,对日本人的仇恨至今仍是许多国人的心头之病。胡适先生对日本人,在文章与日记中也尚有些矛盾处,不过在求真务实上却是一以贯之。二十世纪三十年代与日本未大规模开战以前,他主张与日本转圜,以整合自己的力量,赢得自我壮大的时间,让当时的许多中国人失望,许多人不理解他的苦心,一个美国人德里格看到了,余英时后来也看到了。到了非与日本开战不可的时候,他又提出“和比战难”、“苦撑待变”,进而做战时之美国大使。我们如果整体地看,胡适就是胡适,他是理性而从容,重实证而轻空论的。台湾遭日本的殖民,就像香港遭英国的殖民一样,固是事实,从情感上讲,是不值得欢迎的。但既成之事实,如何在这事实上较为客观地看待这些殖民者的成绩,仍不是无益的。我们自己做得是如何的糟糕,却不能理智地看待别人所示范给我们的成绩,真是不理可喻到了一叶障目的地步。虽然这成绩不可夸大,但他们胜过我们的地方,的确也不能抹杀。日本据有台湾后,自然少不了日式奴化教育,这是值得深加批判的,但其示以义务教育之轨则,的确值得我们深思。日本的奴化,令人愤怒,连三岁黄口小儿似乎都能看到,但国民党在未民主前,也在一定程度上搞党化教育,共产党的党化及奴化就更见风起云涌,许多人就视为当然,这真是奇怪之至。不少人的经验是,被外国人奴役是不能忍受的,但本国独裁统治、黑帮政党的奴役则甘之如饴。亡国奴固不能做,但家奴就一定要做,并且视之为当然吗?
    
    二:义务教育何曾在中国实现过。义务也者,揆诸世界共识,其理二也:一为免费,二为强制政府必须实施。免费简单地说,便是免去家人供给衣食外的一切费用(有的国家甚至连此也免了),在义务教育阶段(我们提的是九年,如像德国则系十二年)应该让受教育者少花钱甚至不花钱;二是强制政府实施义务教育,不然政府的合法性就是个大问号大疑难。胡适先生批评国民党在大陆教育比较发达的地区,未曾办过一天的义务教育。那么四九年后,共产党得权柄已快历一周甲,他们何曾办过一天真正的义务教育?独裁统治,固有统得太死和统得不那么死之区别,但独裁统治的确是民主自由,以及人之尊严与权益的敌人,却是不争的事实。
    
    三:庚款的专用。辛丑、庚子事变,是我们的耻辱。外国的强入固是不对的,但义和团的愚昧却也是玩火自焚,不能强为之开脱。庚款于近现代中国教育以及中国的近现代化,影响既深且巨。现在美国开放了此间的档案,让我们看到了美国人在此事上于我们的友好,实开后来各国退还庚款的先河。北明女史有回给沙河先生打电话来提及此事,沙河先生给我说起,感慨良多。后来与北明女史有一面之雅,可惜时间短促,未能在觥筹交错间细及此事,至今引以为憾。好在至今未曾谋面的朋友甘兄给我提供了与此有关的一本英文著作,闲暇慢读,亦有引领之功。我要藉此向甘兄表达我深深的谢意,将来当以更好的研究来报答甘兄之热情助我于万一。
    胡适先生谈及蔡元培先生曾想用庚款办一年义务教育的问题,胡先生不同意,且说义务教育是政府的事,非庚款委员会这样的民间机构之专款所当措意,这道理无疑是对的。然蔡先生对个人及国家挚爱之深,至今仍可穿透时间之墙,氤氲围绕着我们,让我们有深深的哀惋与伤心。以蔡先生之节操,何尝不能意识到庚款需专用,庚款必不能挪作他用?以蔡先生之见识,何尝不能看到义务教育当是政府理应作为之事?但就是在这样的情形下,他依然有这样“不可理喻”的要求,可以想见蔡先生对义务教育于个人和国家既深且巨的影响,有如何深透的体会!吁!蔡、胡二先生,想起你们二位的风范,再看今日教育之浇薄弛废,学界之不堪闻问,小子何尝不废书三叹,喟然久之!
    
    2007年3月28日7:50分于成都反动居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冉云飞:中国出了个钉子户(图)
  • 冉云飞:请官员学会说人话
  • 冉云飞:高考“做”文50年(图)
  • 魏明伦、冉云飞:四川怪病所暴露的社会问题
  • 冉云飞:比傻帝国与中国阴谋(图)
  • 冉云飞: 十七年生死永难忘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