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郭永丰:民主人士与当局的关系绝对不是敌对的
(博讯2007年3月28日 转载)
    
     而是说服与被说服的关系
     民主人士与当局的关系,应该不是相互对抗与敌我矛盾的关系,而是合作的,是说服与被说服的坦诚相待的关系。很明显,就在眼下,中共当局中一定拥有大量具有民主倾向的开明人士的,虽然他们眼下还没有站出来,但祇要我们看看中共内部一些争论性很强的会议,就会发现这类人士其实也是很多的。比如去年年初在“西山会议”上首先跳出来的北大法学教授贺卫方等人。祇不过由于时候不到,很多人眼下还没有站出来,这是由于眼下还没有合适机会能给予他们浩荡站出来的足够勇气。体制内有很多老人,对于他们来说,真正让他们感到畏惧和后怕的事情已经很少了。由于长期煎熬在专制酱缸里,默默无闻忍受这类精神重压与谎言欺骗,他们也许早已经受够了,而对于要无限自由舒畅活着的人本身来说,这确实未免太窝囊。在这种时候,他们本身也会认为,确实已经到了该好好讲真话、摆事实、说真相、辩真理的时候了。否则人的一生,难道确实白活不成? (博讯 boxun.com)

    
     民主即便对于最反对者来说,其实也不怎么反感的。更何况眼下中共当局的大多数人,对真正具有建设性的民主制度或方略,还是具有特别好感的。那么,祇要我们在推进民主进程时,所用方法得当,策略手段正确,这又有什么可怕的?
    
     比如说祇要不与正站在台面上的最核心人物拼着老命对着干,祇要不对该人进行带有威胁性的或明显的人身攻击,以及尖酸刻薄的挑逗,不让其产生任何危险、压力或恐惧感,我想他们一般也容易接受我们说教的。当然,对于像虎落平川的“上海帮”可以例外一些。眼下,很多中共高官都还很愚昧,尤其对于民主基本思想和理念就根本认识不清,极其模糊,不透彻清爽,尤其在众多御用文人故意挑拨离间以及夸大其词的蛊惑与模糊下,他们才变成今天这样,坚决抵制甚至残酷抗拒民主本身的。比如对他们以为太过危险的许多民主人士的重判等。
    
     毕竟眼下权力掌握在他们手中,这当然也是他们暂时的权力。所以他们想怎样就怎样。实际他们也知道这种惩罚本身很荒谬,错误到极点,是根本站不住脚的,所以,连他们自己也经常心中无底,而时常无限心虚和后怕,甚至还惶惶不可终日。
    
     因此我们要相信自己,相信我们手中所掌握的真理利剑,祇要我们始终拿真相、事实和真理说话,应该说他们就一定时日不多,很快就会消亡。人民群众都是认事实、真相和真理的,决不会相信任何谎言或暴力的任意妄为。
    
     关于这个道理,即便作为中共当局中最邪恶的人,心中也是认可的。
    
    
    第五、民主化必须欢迎所有负案官员投诚并作出具体贡献
    
     因此,我们现在必须大加倡导和鼓励,凡是中共官员,无论过去、现在是否已做过恶,或者腐败过,祇要自觉主动地承认自己所犯一切错误或过失,并勇担责任,改过自新,祇要不是罪大恶极者,我们也应向他们保证其顺利度好晚年,而且还是美满的。
    
     如果还有人在承认错误之后,为民主立下汗马功劳,做出卓越贡献了,一定更好不过。对于我们来说,即便原来就受过某人的直接迫害,我们也应学会容忍和宽恕,给他们安全感、幸福感,甚至必要的荣誉感,也许这对于加速中国的民主化才是最高效的。
    
     比如笔者,我已经对当时干预我公司倒闭的某当事人早就原谅了。因为我始终认为,制度和大环境是根源。专制乃万恶之源,滋生一切邪恶的土壤,即便好人深入其中,长期以来也会成为千古罪人。正如当下很多官僚所说,常在水边走,岂能不湿鞋。
    
     更何况,社会每前进一步,一般都要付出极为巨大的代价,而我们首先带头忍受这点委屈,这又算什么呢?这总比暴力革命几十年,双方相互杀戮,成千上万的人做炮灰强得多吧?
    
     所以,我们还应该首先学会做大度量大气魄的人。尽量把自己大我化,绝不能小我化,或者就做个小肚鸡肠的新专制败类,这肯定是与自己过不去。
    原载《北京之春》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