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司 欣:“最牛釘子戶”如消失將是物权法之恥
(博讯2007年3月20日 来稿)
    司 欣(江蘇評論家 歐洲導報社供原創來稿海外首發)
    
     網上炒得沸沸揚揚的“最牛的拆遷房”將很快消失——昨日重慶九龍坡區法院舉行聽證後,裁定支持房管局關於搬遷的裁決,並發出限期履行通知,要求被拆遷人在本月22日前拆除該房屋。如不履行,法院將強制執行。(華龍網2007-03-20) (博讯 boxun.com)

    
    在對待“釘子戶”這一問題上,國外的做法為我們上了一堂很好的人權課:在與住戶交涉不成後,華盛頓的建築開發商只得重新規劃設計,在住戶小樓的三面和上面建築開工,小心翼翼地保護小樓的地基, 在地基下面安了密密麻麻的支架,不能讓它倒了,否則麻煩就大了。而英國最有名氣的“釘子戶” ——一位83歲的老婦:任憑房地產開發商威逼利誘,眼看著周圍建設的豪華公寓把她的小屋淹沒,她就是拒絕從她出生的小屋搬出,開發部門對此也只能是無可奈何。這樣的事情如果放在中國是很容易解決的,公權壓制下的拆遷戶完全沒有與之博弈的能力,在房管機構的威逼利誘下,法院的強制執行下,沒有哪個住戶能胳膊拗得過大腿。顯然,城市化建設的輝煌,在很大程度上是以犧牲民權和物權為代價的。
    
    與國外不同的是,我國的住房拆遷大多是以“城市建設”“綜合開發”的名義進行的,政府機構或官商聯合實行開發,這就使得行政威權在拆遷過程中占絕對主控地位。地產大亨潘石屹認為土地應該私有化,土地交易一定要走市場,這樣才能防止農民利益受到侵害。這個原則同樣適用於城市拆遷。只有政府完全放權,將開發使用權交給建築開發商,按照市場經濟的規則辦事,拆遷中的一系列矛盾才有可能得到根本緩解,即使有矛盾也由市場自行調整解決,這樣的拆遷模式才能保障即將實施的物權法的健康運行。
    
    現在拆遷中的最大矛盾是利益的矛盾。開發機構往往認為某些“釘子戶”是在“敲竹槓”,勒索為難政府。有關部門對此很是頭疼,解決不了乾脆請法院強制執行。這種行為不僅損害了業主的利益,更傷害了他們的感情。在我看來,拆遷補償並非是單向的政府或市場定價機制,而是雙方認可的交易價值。這個價值既包含市場的,也包含情感的、歷史的、以及人居環境心理的。如果一套房屋見證了一個人或一個家庭的生老病死,見證了他們的生存際遇和歡樂歌哭,見證了他們和他們周邊環境的關係和命運,無疑,作為生存和人性載體的房屋,價值的衡量標準應是因人而異的。加之歷史的變遷,風俗的流轉,一些房屋更具備了不可多得的文物價值。因而,在制定補償標準時,開發機構有沒有考慮到這些人文的,情感的因素,制定有利於住戶的補償原則呢?如果沒有,又怎麼能認為他們是在胡攪蠻纏“獅子大開口”呢?
    
    在我看來,地方法院的這一判決,與將於今年十月一日起執行的物權法的精神是背道而馳的,物權法明確規定,“國家、集體、私人的物權和其他權利人的物權受法律保護,任何單位和個人不得侵犯。”物權法的基本精神就是公私財產受到平等保護,這就明確界定了城市拆遷中博弈雙方的關係, “最牛釘子戶”的產權利益與國家利益和城市格局的利益已非從屬關係,而是並列關係。毫無疑問,在拆遷過程中,拆遷部門應尊重住戶利益和意願,只能與之進行平等交涉、商量、談判,而不是威脅、警告甚至強制。而法院作為執法機關,在對公權和私權做出裁定時,應本著公正公平的原則,在不損害公共利益的前提下,最大限度地保護個體的利益。很顯然,法院應該站在第三方立場上,而不是政府部門法律後盾的角度上進行裁決,重慶九龍坡區法院的這項裁定則違背了物權法的公平要義和基本精神。從這個意義上說,“史上最牛釘子戶”假如消失,將不會是城建的榮耀,而是民法和物權法之恥!□
    
    (新聞鏈結:http://news.163.com/07/0320/02/3A0BIIGE00011229.html)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物权法》是非妄谈:中国人太有才了/姜福祯
  • 深揭狠批为富不仁万恶滔天的《物权法》
  • 彭興庭:我看物权法“平等保護原則”
  • 姜福祯:《物权法》虚实点击:路不平众人踩
  • 给物权法的法律作用定位/安均
  • RFA:评物权法的启蒙意义/鲍彤
  • 物权法未涉及农民用地:是否有失去一次历史机会?
  • 姜福祯:《物权法》关系辩正
  • 姜福祯:《物权法》的时空位置问题
  • 去意识形态化的物权法
  • 物权法,右派索赔和我家房产
  • 疑中国左派藉反对《物权法》 否定邓小平改革
  • 陈永苗:物权法的死穴:政治体制改革
  • 陈维健:“物权法”还是“掠夺法”
  • 物权法,右派索赔和我家房产/ 刘自立
  • 《物权法》是真实的吗?
  • 伍凡:简评温家宝的政府工作报告和《物权法》
  • 《物权法》真的是必要的吗?/姜福祯
  • 北大党委究竟有没有要求巩献田教授退出反物权法签名?
  • 物权法高票过关 曾庆红大唱三个代表好!
  • 德语媒体广泛报导中国物权法
  • 分析:中国物权法实施存潜在隐患
  • “经租房”机密文件曝光 挑战《物权法》(图)
  • 物权法草案,王利明交锋北大教授贺卫方
  • 一石激起千重浪:外电罕见密集报道中国物权法
  • 《物权法》高票通过 (图)
  • 物权法大对决de幕后:胡温推新法受到李鹏的阻挠
  • 52票反对37票弃权——《物权法》草案高票通过
  • 姗姗来迟的《物权法》
  • 物权法已基本成熟 吴邦国暗示将通过表决
  • 中国物权法将保护哪些人的利益?
  • 一周新闻聚焦:人大审议《物权法》草案成为各界关注的焦点
  • 美籍富豪怒斥女记者 中国《物权法》斗争激烈
  • 《物权法》会进一步加深国有资产流失?
  • 中国物权法保贪官侵吞国有资产?
  • 《物权法》的通过将有划时代意义
  • 退回到资本主义?《物权法》到底能否被人大通过?
  • 上海帮假造民意唱好《物权法》
  • 与《物权法》在意识形态领域的交锋才刚开始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