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去意识形态化的物权法
(博讯2007年3月16日 转载)
    
    张永璟/《物权法》背后的逻辑是从阶级斗争为纲,转向以产权化与法制化为基石的新政治经济学。 
     修订多年的《物权法》将在中国这次全国人大审议通过。海外媒体一片欢腾,特别是最新一期的英国《经济学家》,其封面就是一位毛泽东时代的拖拉机手,穿著一身“抓革命促生产”字样的工作服,高举一本红色的产权证,满脸的幸福,大幅标题更有意思,称之为“中国的下一场革命”。革命在哪里?这幅图画已经提供了明显的答案,毛时代的“一切收归国有”的产权模式,与建立在私有产权保护基础上的繁荣市场经济之间,是有本质的差异,从前者到后者的跨越,在意识形态上就是一场革命。在这个意义上说,《物权法》通过的背后逻辑,是传统以阶级斗争为纲的苏式政治经济学,面向当代以产权化与法制化为基石的新政治经济学之间的跨越。 (博讯 boxun.com)

    
    但是,我这里要特别指出的是,《物权法》的出台实施其实不是意识形态的问题,也不是某个海外集体和平演变的结果,而是中国渐进式改革中,各个政治与经济层面相互博弈交流以后,在中国内部自然而然产生的制度演化。这就是柏克莱加州大学Roland教授所一直倡导的“制度内生演化分析方式”,这正好被中国改革的成功所证明。人心所向,这是最大的意识形态。假如某个制度变革是某个国外列强刻意强加的,那才是意识形态部门需要防范的重点。其他的,坚持这个原则还是维护那个模式,都只能被历史的车轮所淘汰。与时俱进,发展是硬道理,这两句中共的官话还是有道理的。
    
    中国现在强调依法治国,强调公平与正义,这在实证主义里还有一层重要概念,就是“垂直公平”,即帮助人们抵制政府官员对于人民利益的肆意掠夺。发展中的市场经济如同一个大牧场,中央政府是牧场主也就是管理制度的决策者,政府官员是管理人员,其中部分还是潜在的猎人,国有企业有如牧场饲养的家禽而民营经济是牧场内自由放养的生灵。刚开始牧场只靠饲养家禽以维持,由管理人员照看。后来牧场人口增加,饲养家禽不足以糊口,而隔壁牧场似乎靠放养牛羊等牲口发了大财,于是开始从隔壁引进牲口品种,在管理者的监控下放养。
    
    管理人员的初始积极性颇高,因为饲养规模的扩大,就意味著牧场能提供更多的食品。但是很多管理者迅速发现,其实牧场整体管理是松懈的,于是他们逐步转变成猎人,偷偷地在牧场打猎。此时,牧场上猎物数量或者繁衍能力急剧下降,自然引起了牧场主的警觉。于是他开始加强管理,为猎物群提供更多的监管保护,很快,猎物群的活力又重新恢复。
    
    但是,随著牧场规模的不断扩大,问题越来越多,监管保护难度也不断加大。每当牧场猎物群的规模扩大到一个新的层次,牧场主都得出来有番作为。这种管理办法上的优化,是间断性不定时发生的直到猎物群规模比较稳定为止。其中会有三个可能的变数,变数一是随著猎物群规模的扩大,其暴露于猎人枪口下的范围也越来越大,于是他们要求优化管理办法的呼声也越来越高;变数二是部分猎物向部分猎人提供额外的进贡,条件是保护其不受其他猎人和牧场主的索取,而猎物群对于索取额外保护的迫切要求,将随著其规模的扩大而增强;变数三是猎人们乘秩序混乱,偷偷处理掉自己管理的家禽。中国的经济改革其实也就是这样一个过程,决策当局、管理人员与企业不断进行利益博弈。
    
    “猎人-猎物效应”的实质,可以体现《物权法》背后的政治经济效应。第一,目前中国经济问题的根源不在于猎物本身,而在于如何管理猎人,所以不能把责任全部推在私有化身上。虽然民营经济在官商勾结方面有不正当行为,但也是不完善秩序下的自我求生手段。第二,管理办法的变革,不是任何牧场外的因素所强加的,而是牧场内部各个部门相互作用的结果。所以,市场经济发展所需要的制度建设与意识形态无关。第三,牧场管理方法的变革,是随著猎物规模的扩大而阶段性调整,不是一次性调整到位。调整得太慢,影响猎物的生存,调整得太快了的话,又容易忽略很多不确定因素,所以最好的策略是根据猎物的要求来做对应的调整,而不是主动出击。第四,牧场主为了管理好牧场,不能只听管理人员的汇报,必须和猎物们建立有效的沟通渠道,将牲口与家禽作为促进牧场繁荣的因素平等对待。
    
    显而易见,物权法的颁布通过,并不是任何特殊意识形态的侵略,而是中国政治经济内部机制里自然而然产生的制度演化,是一种经济效益方面的考虑。当然,仅靠这一部效率法,是无法推进整体法治秩序的。这次两会中统一的《企业所得税法》也将通过实施,这部法律兼顾公平与效率,是《物权法》的很好配套,但那是与《物权法》的审议表决之外的另外一码事情了。
    
    张永璟:美国乔治梅森(George Mason)大学经济学系暨布坎南(Buchanan)政治经济学研究中心经济学博士候选人,南京大学经济学硕士,《公共选择》杂志审稿人。主要研究领域包括新政治经济学暨公共选择、公共财政及行为经济学等。亚洲周刊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物权法,右派索赔和我家房产
  • 疑中国左派藉反对《物权法》 否定邓小平改革
  • 陈永苗:物权法的死穴:政治体制改革
  • 陈维健:“物权法”还是“掠夺法”
  • 物权法,右派索赔和我家房产/ 刘自立
  • 《物权法》是真实的吗?
  • 伍凡:简评温家宝的政府工作报告和《物权法》
  • 《物权法》真的是必要的吗?/姜福祯
  • 北大党委究竟有没有要求巩献田教授退出反物权法签名?
  • 《物权法》真的是迫切的吗?/姜福祯
  • 北大教授轰《物权法》违背宪法富了贪官
  • 480位上海市民再致十届全国人大5次会议要求修改物权法草案
  • 《物权法》将通过,中国迈向「私法」时代
  • 中国《物权法》生不逢时
  • 中国物权法事关姓资姓社
  • 中国即将颁布《物权法》个人也能拥有土地
  • 迈向资本主义的最后一关 中国将颁《物权法》
  • 两会审物权法:公有、私有大对决
  • 中国物权法将通过:人们到底激动个啥?
  • 物权法大对决de幕后:胡温推新法受到李鹏的阻挠
  • 52票反对37票弃权——《物权法》草案高票通过
  • 姗姗来迟的《物权法》
  • 物权法已基本成熟 吴邦国暗示将通过表决
  • 中国物权法将保护哪些人的利益?
  • 一周新闻聚焦:人大审议《物权法》草案成为各界关注的焦点
  • 美籍富豪怒斥女记者 中国《物权法》斗争激烈
  • 《物权法》会进一步加深国有资产流失?
  • 中国物权法保贪官侵吞国有资产?
  • 《物权法》的通过将有划时代意义
  • 退回到资本主义?《物权法》到底能否被人大通过?
  • 上海帮假造民意唱好《物权法》
  • 中国人大会议开始审议《物权法》草案(图)
  • 《物权法》是党票变股票的旋转门!
  • 两会观察:《物权法》生不逢时(图)
  • 物权法:深层政治变革开始酝酿
  • 左派围剿物权法:两会会场附近开大会
  • 德国之声:中国物权法事关姓资姓社
  • 中国左派猛攻物权法:已到「最危险的时候」 (图)
  • 与《物权法》在意识形态领域的交锋才刚开始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