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世纪新论】2007·黑色星期2及其/巩胜利
(博讯2007年3月13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巩胜利更多文章请看巩胜利专栏
    ■文/巩胜利(著名中国问题学家)﹡
     (博讯 boxun.com)

    到2007年初,中国资本股票市场经历了10年的炼狱和辉煌。到21世纪今天2007年新春,全球几乎还没有发现比资本股票市场更能够让财富增值施展、壮大的任何手段和方法。而现在,“特色”社会主义中国,开始驾驭资本主义经典的股票资本市场,并希望通过“资本市场”,让这个以手工业、绝对农业化、占全球1/5总人口的世界第一农业大国,能够迈向一个工业化、城市化的新型国家。
    
     然历史就是这样巧夺天工、创造了无限的奇迹:在2007年的2月27日、“黑色星期二”之际,中国股票资本市场以“2007”亿创历史之巧合之成交天量,刷新了中国当时股票资本市场总市值1/5的成交量,接着又将中国股市总量1/5的资本总市值推向“滚滚长江东逝水”、义无反顾的奔向海洋……现实与历史、毫无吝啬的成就了公元“2007”,又为“2007”留下无限猜忌和无可奈何花落去的想象顺水而去……
    
     A、有中国媒体似深刻的报道称:中国股市走过了西方发达国家要上100年所走过的路程,然中国股票资本市场就是再有100年也难以建树成与全世界——“国际大家庭”能够通用“游戏规则”的国际资本市场,更需要中国资本股票市场上百年来不停的建树其能溶于全球绝大多数国家的股票游戏规则也很艰难(除非中国改变国家最高政制唯一、绝对的垄断体制),特别是全球绝无仅有“中国特色”,怎样将世界第一人口的财富溶于今日、未来具有60多亿人口、联合国197个成员的这整个人类世界?但现在似乎发生了历史天翻地覆的巨变,2006年末以来,中国资本股票市场终于好似爆发了青春、无以伦比的超核能量:
    
     2006年12月20日,中国两地股市总市值首次突破8万亿中元;
    
     2007年1月8日,中国两地股市总市值再次突破9万亿中元;
    
     2007年1月9日,中国两地股市总市值创纪录地达到10.25万亿中元。在不到20天时间之内,中国股市分别跨越了的8、9、10万亿三个重要的历史关口,第一次达到中国国民生产总值(GDP)的50%以上(此组数据见2007年1月12日前后中国两地证券交易所当时发布的数据,中国股市在20天内暴涨超过35倍多。到2006年末,中国GDP首次突破20万亿大关),这是否为中国财富的突然崛起和后来的“黑色星期二”留下了当然、历史不容回避的“天机”?更有甚者:“2006年初中国股市综合指数是1700点,2006年底是2847点,2007年将是创纪录的5000点以上”(见2007年1月21日《南方人物周刊》封面文章《这轮牛市谁是推手》一文),若真是这样,中国股市总值将再翻一倍、达到总市值近20万亿、与中国2006年的GDP当量,制造出一年之内翻三倍、五倍的人间奇迹!?
    
     你看:在这么短的时间,一举突破者个国家10年总和的资本量,这是不是“特色中国”58年建国历史上反反复复上演过的“大跃进”?试想:一个只有10岁的人,吃了一个20岁人的饭,干了一个30岁人去干的工作,当了一个40岁人的爸妈主人,成为一个50岁人能履行的国王国事……人将何人?物将何物?国将何国?
    
     B、而在此之前的2005年末,中国两市股票市价总值为32430.28亿中元;据来自中国上海、深圳两地证券交易所当时的统计显示,截至2006年11月3日,中国沪深股市总市值达到10年来历史最高峰的62910亿中元,而2007年1月9日却一举突破10万亿市值大关。
    
     1999年微软公司总市值为6010亿美元(见2000年美国标准—普尔机构投资服务公司与美国芝加哥大学商学院证券价格研究中心“美国当今历史上排名1-5位上市公司股票资本30年变更情况”),当年微软公司总市值相当于近5万亿中元,相当于中国2005年末股市总值的近2倍。
    
     2007年1月25日,中国国家信息中心发布2006年GDP增长为10.7%又创历史新高的大好消息。就在当日,中国上海股市急剧下挫4%(通常股市下跌超过4%被认人为“股灾”)香港的恒生中国企业指数(H股指数)也因之下跌1.5%。26日,上证综指以2805.96点大幅低开,随后股指急速下挫,轻易击穿2800点整数关口,并在恐慌性抛压下一路下探至2720.83点。随后,股指又转而向上迅速反弹突破2900点,尾盘以2882.56点报收,较前一交易日上涨0.88%,全天震幅高达6.48%。中国股市大涨之后的跌势已经当然显现。
    
     2007年2月27日,是传统“春节”长假7天之后复市的第二交易日,股市终于耐不住2007年初总值狂升1/3之后、却掉转回头创下中国10年来最大单日跌幅。上证综合指数暴跌268.81点,跌幅达8.84%,深证综合指数暴跌797.88点,暴跌达9.29%(8%差,是全球股市灾难标准的“度量衡”)。2月27日、在星期二不足6小时之内,中国股市由总量10万亿缩减到8万亿多市值,一下顺水飘走中国股市总值1/10、约有一万多亿人民币消失殆尽。
    
     2007年3月5日,亚洲股市再次遭遇“911”大震荡。首先波击香港,恒生指数暴跌高达4%;日本东京日经指数连续4个交易日的跌势,于5日继续大跌3.34%,收于两个月以来的最低点;当日澳大利亚股市下挫了2.3%;韩国综合股价指数下跌2.71%;台湾加权综合指数下跌3.74%;新加坡海峡时报指数下跌了3.13%,创2007年以来首次跌破3000点大关。
    
     C、还是这一天,全球股市应声全面下跌:美国纽约道琼斯30种工业股票平均价格下跌3.29%,标准普尔500种股票指数下跌了3.47%,纳斯达克综合指数下跌了3.86%;日本东京225日经指数下跌2…85%;韩国首尔股票市场下跌2.56%;英国伦敦股市《金融时报》100种股票平均指数下跌了2.31%;拉美国家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股市综合指数暴跌7.94%;墨西哥股市下跌了5.8%;智利股市下跌创八年来之最、达4.97%;巴西圣保罗股市下跌了6.29%;南非国家约翰内斯堡股票市场下跌了3.17%;印度的Sensitive指数周二下跌1.3%;俄罗斯以美元计价的RTS指数下跌了3.3%。“黑色星期二”使中国股市直接损失了1000多亿美元。而在“黑色星期二”收盘之前,中国两个股市的总市值约为1.4万亿美元(10万多亿人民币)。
    
     为此,美国主流媒体《华尔街日报》2月27日发表论述指出,中国沪、深两地股市创十年之暴跌,只是“扣动了促使资金逃离高风险股票市场的扳机”,真正的“子弹”,则是以日元携带交易为代表的高达数万亿美元的融资交易的泛滥,中国人手中的钱依然找不到更多的投资出路(如中国至今最大、拥有民间资产38亿的浙江吴英事件),中国金融、电信、石化、电力等财富资源对民间资本准入等,全球的投资人都争相利用前几年的日元低利率借入日元资产,将其投资于高回报的货币资产,进而催生了金融泡沫,在日本逐渐告别零利率的情况下,如果这些交易在短期内大量平仓,还有美国大量的内外债需要庞大的资本继续跟进、支撑对全球金融市场带来的打击是不堪想象的。
    
     从以上数据可知,人们都可以清晰的看到并作出比较:这㈠是说、2005年末的中国股市全部总市值,还不如美国微软一家上市公司的资本当量;这㈡是说、就在2007年前后的短短66天时间内,中国股市由6万亿巨增至10万亿元;这㈢是说:自2005到2006的一个年度之内,中国资本股票市场总市值由3万亿剧增加至10万亿中元,整整翻番增加了3倍多。爆发性大起大落,成为中国2007年股市向好“主旋律”中潜藏的杀机。
    
     D、一个正常的国家和社会,所有人都担心大起大落、大风大雨,大好大坏都令人生畏心怕。而今日,中国资本股票市场,正进入一个58年以来从未曾有过的、跨世纪的、空前绝后的新“大跃进”时代。更何况,只有100多年新兴资本上市的所有“游戏规则”,需要历经风雨、而经得起历史和实践的磨沥和检验,“大干快上”、“大跃进”不符合资本市场实践、发展规律。大上大下、忽上天堂、忽下地狱,不是健康、坚实资本股票市场发展的方向。一夜之间乌鸡变凤凰,一夜之间青蛙变王子,资本股市不可能有这样的天方夜谭。
    
     中国,1949年10月建立。中国第一次“大跃进”发生在1958年,进行了三年;接着是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进行了10多年;紧接着是“大跃进”式“开放改革”,进行了30年。到2007年,中国整58年,58年中国最最短缺、也是历史性自始自终最短缺的就是“法制中国”,一个根源短缺的“法制国家”,怎能维护以法制而著称的国家资本市场?更令人可怕的是:“三反五反”能够是,“大跃进”也能够是,“文化大革命”还能够是,10数次“路线斗争”不照样让中国人仰马翻……58年至今,还不能建树一个“法制中国”?2007年的中国,与1956、1966、1976、1986、1996、2006年的中国国家体制之间没有发生任何“法制中国”的根源性的生态环境变化。
    
     E、中国“大跃进”的代价太残酷、太深刻、太令人恐惧了!难道还不该让世人汲取?建树法制,建树海内外通行的资本游戏规则,事在人为的建树“市场经济”,远比“改革开放”“发展经济”更亟需。而没有“法制中国”,没有铁血股市黄金法则,中国将难有美好的财富未来!
    
     据考证:1957年9月,由中共中央八届三中全会决定、第一次提出并实施的《农业发展纲要十四条(修正草案)》,发动全民,掀起农业生产新高潮——“大跃进”纲领”,则让全中国“砸破铁锅炼钢铁”“亩产粮食数十万斤”… …1957年,中国当年的国民生产总值约450亿美元,约合1100亿元人民币(此数据见美国中央情报局“对中国局势的评估和预测1958-1959年”,“大跃进”一节),当年人均国民生产总值大约是73美元。中国历史上的这次“大跃进”,提出“以粮为纲”,不断宣传“高产卫星”、“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粮食亩产量层层拔高;在工业上,错误地确定了全年钢产量1070万吨的指标,全国几千万人掀起了“全民大炼钢铁运动”,并且“以钢为纲”,带动了其它行业的“大跃进”。“大跃进”的结果是:中国当年国民生产总值被“大跃进”高估20数倍。
    
     小结 世纪“黑色星期二”,值得全球、全中国及全人类绝对巧夺天工可信的是:没有任何“因与果”的必然关系,也没有任何历史与现实征兆,若非要解析今日人间“黑色星期二”的话,那么与全人类共存、并与之生生不息的“鬼域”,却有着看到鬼、相信鬼的地方而在肆意横行,在地球上、普天的阳光之下,不仅没有鬼出没、甚至也永远看不到鬼的身影和行踪。然不管怎样,“黑色星期二”是由中国漫向世界股市为发端,与其说是世界资本市场集体下跌向中国高速经济发展的制衡与调和,倒不如说反应了今日世界与中国资本市场共生性风险。丁亥年初发生的“黑色星期二”,向我们提前展示了“市场经济”国际一体化的资本市场一旦发生全球性恐慌灾难,是一场多么令人恐惧的整体局面。
    
     2007年及来日,中国经济面临的真实是:外汇储备超10000亿美元之后,继续堆积增加外汇或减持?如果是中国经济急速放缓,全球大宗商品市场的繁荣景象就有可能终结?如果是中国停止使用其外汇储备购买美国国债,全球债券市场将遭受重大冲击?十多年的中国股市事实证明:中国股市还根本无法扮演中国经济晴雨表的关键角色。十数年中国股市历史的“黑色星期二”表明:中国股市依然没有建树起“市场经济”“资本市场”的游戏规则,依然有“中国特色”的“人治”的根源之弊,依然有大起大落的“大跃进”本色。在十数年、中国股市爆发“黑色星期二”这一天,绝大多数人中国人依然大惑不解,他们不明白中国股市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们几乎永远弄不清楚、也不明白,为何中国经济创全球近30年高速发展,中国股市却依然不是长期“稀泥糊不上墙”、就是莫名其妙的创下十年暴跌“黑色星期二”的人间奇迹?
    
     特别连接:全球股市“上刀山下火海”实例
    
     2001年3月16、17日,标志“新经济”的NASDAQ指数,跨过全世界都注目的心理防线2000点,以1923.7、1890.91点,4月3日又跌至1782.97点,创下了“新经济”历史以来的一跌再低;这样,与2000年3月24日的5132点最高峰时相比,整整跌去60%以上。“新经济”就这样横扫了整个世界。这里有一组数字:自1978--1997年的20年间,美国新兴资本市场的股票市值约增长16倍,而1998这一年就增长了100多倍,1999年又继续疯长200多倍,这种“知识”与“经济”的杂种,在长成的两年多时间内,使美国新兴资本市场扩涨了300多倍,几乎是美国建国200多年资本市场之和还要多出若干倍。以网络公司“雅虎”为例,1999年底,其每股市值的年盈利为23美分,而每股市价增值却高达近400美元,是盈利额的1740倍。照此推算:雅虎至少需要1700多年才能赚回投资者对它的投资。“新经济”的财富堆积,就是这样破天荒的堆金如山、上刀山下火海。2000年10月12日,美国道-琼斯30种工业股票平均价格指数暴跌382.07点,代表美国“新经济”——纳斯达克综合指数当天收盘时下跌93.81点,以3074.68点收市,跌到了美国“新经济”爆发5000多点以来的最低;到10月13日,纳斯达克指数又暴涨242点涨幅高达7.87%,“新经济”在两天之内,一会下地狱泣血,一会又上天堂揽月(见2001年3月号《社会科学论坛》杂志封面文章,《生生死死新经济》一文,作者巩胜利)。
    
     (巩胜利特别声明:作者对本文所著内容与事实,负有不可推卸、当然的法律责任。囿于“知识产权”、“版权”规则,任何媒体(包括转载、文摘、网络使用、博客、Bbs、Blog和上网链接)若有任何需求请通过[email protected]与作者联系。)
    
     ﹡巩胜利 :著名独立中国问题学家,财经、社会类评论家。其经济、社会类文章,在海内外广泛发表。代表作有:《中国党政军退出市场经济领域》《中国“春运”:暴富了谁?掠夺了谁?》《21世纪:生生死死“新经济”》等。其《来自中国彩电第一品牌的内幕》一文,引发中国1998年6月上海“长虹”股票强烈震荡,《中国投资失败档案》《中国股市“黑洞”》《全球911绝对防略》《撩开美国NMD的面纱》《对话全球金融危机》等等,分解了中国和世界经济的一些重大、根本问题,是系列跟踪报道《可口可乐有奖销售揭密》《可口可乐何以有错不认》《可口可乐“玩”中国人的前前后后》溯源作者而震惊世界。在国际媒体《财富》《新闻周刊》《华尔街日报》及《欧洲时报》等媒体发表过一系列引起广泛震动的论述,也在中国最高层《国内动态清样》《改革内参》《人民日报》《南方周末》《世界经济研究》《财经》等广泛发表过独家前沿的经济、社会类评述、论著。作者的一些前沿文章,反应了国际、中国社会的一些尖端问题而著称,引起中国最高当局强烈关注,也引起国际、市场经济发达国家的强烈关注,被称为“具有驾驭中国语言文字与事件的最可怕功力”。作者是中国国际战略研究网专家,中国经贸研究会特约研究员,独立中国问题学家,是从事国际、中国问题研究的著名独立学者。
    
    通信地址(Add):中国·广州市工业大道南
    
    金碧二街78号404室4D 邮编(P.c):510288
    
    电话、传真(Tel Fax):(020)84045578 (0) 13822204711
    
    电子邮箱(E-mail):[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世纪新论】五十八年“法制中国”环境大系/巩胜利
  • 陶君:著名学者巩胜利的遭遇告诉我们什么?(请关注)
  • “新年特稿”2007:繁华中国的全球性困顿/巩胜利(图)
  • “春运”与拉姆斯菲尔德原理/巩胜利
  • 中国何以频发暴力“灭门案”?/巩胜利
  • 江山必由“民意”出——从美国中期选举及其看今天、未来的趋势和意义/巩胜利
  • “中元”开放—中国金融生态开始建立/巩胜利(图)
  • 中国房地产再飙涨?/巩胜利(图)
  • 中国《监督法》之笄/巩胜利
  • 中国“上帝”与资本主义垄断/巩胜利
  • Google、百度的生死期/巩胜利
  • 丙戊:呼唤“法制中国”定乾坤/巩胜利(图)
  • 今日聚焦:中、日走向何方?/巩胜利 星野俊明
  • 博讯特稿:陈良宇下马-中国再暴反腐巨震/巩胜利
  • 刘卫平给巩胜利来信转载
  • 全球反恐亟需新防略/巩胜利
  • “孟浩事件”告诉国人什么?/巩胜利
  • 《宪法》无能,国家必然紊乱/巩胜利(图)
  • 管住蒋介石、毛泽东领袖们……/巩胜利
  • 中国不和谐有加重趋势/巩胜利
  • 世纪聚焦:余振东案的非《刑法》判决/巩胜利(图)
  • 贪官逃之夭夭——中国《法律》有漏洞?/巩胜利
  • 审计·中国绝对“第一案”/巩胜利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