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解开邓小平的三个“不字套”/武振荣
(博讯2007年3月13日 转载)
    武振荣
    
     ◆“一不”:中国“再不搞政治运动了”(1978年12月); (博讯 boxun.com)

    ◆“二不”:“不争论”(1992年);
    ◆“三不”:“不让步”(1989年)。
    
    这三个“不字套”是邓小平在生前下的,在他死后的这十年中,它的
    确套住了中国民主、中国民主运动和中国社会的政治发展。因此,中
    国民主要发展,中国民主运动要兴起,热爱民主的人要解放,就必须
    解开或者斩断这“不套子”!
    
    一、
    
    1989年4~6月,中国“不搞政治运动”的“套子”,套住了伟大的
    “89”运动,使得运动在可能挣脱时,却没有挣脱之。它套住了我们
    年轻的大学生们,如果说大学生们在主观意识上认为中国发生于23年
    前的“66”运动(即文化大革命)伤了国家的元气的话,那么邓小平
    在挽中国“不再搞政治运动”的这个“套子”时,大学生们是“拥
    护”的。许多人都记得,邓小平复出之后的第一个群众性的拥护邓的
    横幅标语──“小平您好!”是首都大学生们打出来的,而邓小平的
    “尊重知识”、“尊重知识分子”的口号也首先赢得了80年代的中国
    大学生们的热烈影响。因此,从这个角度去分析于问题,可以说
    “89”学生运动是在“套子”中发端的。在当时大学生们的意识中,
    中国是不能继续搞政治运动,应该排除一切干扰发展经济,可是,当
    胡耀帮逝世这个突然的政治事件袭来时,他们就顾不得这一点,自己
    竟然搞了政治运动。
    
    同世界上的许多事情一样,有“套子”存在,就有可能发生“解套”
    行为。1989年4月15日这一天,北京和长沙部分大学生以集会的方式
    在事实上呼唤学生政治运动时,意想不到的是在很短时间内,这种呼
    唤竟然非常成功,大学生运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就“出套”了。不
    到一个星期,许多省会城市都出现了上街游行、示威的大学生队伍。
    一时间,中国社会意识出现了非常的变化:“不再搞政治运动”的事
    情好象只是指工人、农民、市民这些人,学生们是例外的。换句话
    说,学生们搞政治运动是“应当的”,天经地义的。很快,学生运动
    发展势头之凶猛完全超过了文化大革命中的学生运动。到5月下旬,
    运动已经波及到中、小城市和县城,参加的不仅仅是中学生,许多省
    份的小学生也都打着“反对官倒!”、“要求民主!”“声援大哥
    哥、支持大姐姐”的小旗子走上了街头……,虽然此时的“法律”已
    经明确规定未经批准的游行、示威属于“非法行为”,可是呢?各地
    的警察非但没有依照法律取缔哪怕一个未经批准的学生游行、示威,
    相反,各地警察都保护了学生运动,并且努力维持学生运动的秩序。
    
    如果你分析“89”运动,就会发现从4月15日学生运动正式兴起一直
    到6月4日,学生的政治组织“高自联”没有遭到取缔,其中的头头们
    没有一个被逮捕,也几乎很少有学生们的游行、示威被禁止,但是,
    各地出现的“工自联”组织,一成立就会立即被粗暴的“取缔”了,
    没有一个“工自联”组织的寿命能够超过一星期,组织的头头几乎全
    部地被逮捕或者被通缉,以“工自联”名义举行的游行、示威几乎没
    有一次不和警察冲突。这就是说,在上述时间中,学生运动在“解
    套”后,市民运动、工人运动和农民运动的套却被勒得死死的,连一
    点点的松动都没有!
    
    但是民主的问题在这里是一个整体,如果说第一个“不字套”只套工
    人、市民、农民,不套学生,那么,在而后的时间中,它就有两种结
    果:要么它套住一切人;要么它谁也套不住。事实上,“6.4”大开
    杀戒后,学生运动也被屠刀给禁止了,真实情况是,学生运动在“出
    套”不到二个月的时间中,又被牢牢地套住了。
    
    其实,这第一个“不字套”不仅套住了学生们,也套住了共产党的总
    书记赵紫阳。如果我们历史的、客观的看问题,就不难发现赵紫阳本
    人也参与了这“不字套”的设计,只是在1989年4月的学生运动兴起
    之后,他才感觉到应该为学生运动“解套”。事实上,他没有象邓小
    平那样把学生运动看成是“文化大革命”式的“动乱”,同意和学生
    对话的行为已经向社会证明了他认为学生运动是“民主的”,显然这
    样的“新看法”如果再前进一步的话,就有可能走到解学生运动之套
    的地步,但是他绝对没有走到这一步,中国“不再搞政治运动”的套
    子的绳头,他并没有去拉动过。事实是,赵紫阳到临死的时候,都没
    有说中国要“开放”政治运动!在赵紫阳的有关政治改革的设计中,
    绝对没有中国以政治运动的方式走向民主的思路,因此对学生运动的
    “同情”,并且在被“同情的”学生运动中看见了中国政治改革需要
    人民的参与固然是他在政治上的进步,但是,我们还要看到,这一微
    小的进步其所以在“6.4”之后的时间中产生了全世界都看得见的
    “升华”现象,原因是他在选择保住乌纱帽还是选择坚持真理的问题
    上,做出了具有道德意义的正确决定,因而,是“道德”的因素(而
    不是“政治”的因素)造成了他人格的“升华”。
    
    上一个世纪90年代,“维权”运动的在中国普遍兴起表现了中国人要
    解政治上的“不字套”的创意,而官方也多多少少地表现出了“松
    套”的意想,这的确是一个值得人们研究的新问题,如果说从事民主
    政治运动的人也需要不断的磨练和锻炼的话,那么“维权”运动就为
    它“热身”,但是这样的运动若是朝着“非政治化”的方向任意发
    展,而没做好随时向公民政治运动转化的准备,那么,我们把一种立
    马要做的、一刻也不应该缓的事情当成一个没有边际、没有时间概念
    的事情,就会造成民主的退步。民主退步是一种什么现象,所有善于
    观察问题的人都可以认识的。在民主的热火阶段,人甚至连生命都置
    之度外,也要民主,可是,在民主被“冷却”时期,人连民主的一句
    话,都懒得说啊。人就是这样,他在变化时,连上帝也摸不准他是什
    么样的!
    
    因此,我认为现在我们要解邓小平之套,一个最基本的意向应当是中
    国一定要搞政治运动,不但在未民主化的今天要搞,在民主化了的明
    天,也要搞,那时中国要和世界上所有的民主国家一样地要用法律的
    方式规定政治运动每四年或者五年来一次,谁都没有权力命令它停
    止!今天,我们需要树立起这样的一种“大民主”观念,民主才能够
    在我们中国实现;否则,试问:所有认为可以用避开公民政治运动的
    方式可以实现民主的人,他们有什么办法可以打破共产党统治中国
    “100年不变”的邓小平“设计”呢?
    
    我这样一说,反对的人就会站出来批评说:“你这不是要搞第二个文
    化大革命吗?又要害人啊?”其实,说这样话的人都是政治上幼稚
    者,他们在这样说话的时候,好象根本就没有看见过“89”运动。为
    什么这样说呢?如果他们看了“89”运动,那么在那一场运动中,谁
    提出了要“打倒地、富、反、坏、右”这些不当权的人呢?谁不认为
    在中国“坏事”的根子不是共产党内的“官倒”,而是如邓拓那样的
    编辑、老舍那样的作家、尚小云、言慧珠那样的“伶人”呢?那时
    候,中国社会上也有着被严重歧视的人群依然存在,如“社会闲杂人
    员”、“无业者”、“劳改释放人员”和“流窜人员”,试回忆一
    下,在运动中谁想着要“横扫”这些人呢?“铁的事实”已经雄辩地
    证明我们民族已经大步地走出了文化大革命运动初期的那一个迫害无
    辜人的阶段,我们普通人已经进入了会以自己的眼光观察政治事物的
    新阶段了。
    
    二、
    
    第二个“不字套”──“不争论”是邓小平在1992年的《南巡讲话》
    中说出来的,并且还说:“不搞争论是我的一大发明”。今天我们在
    邓小平死了十年后来分析这个所谓的“发明”,看一看,它到底是什
    么货色很有必要。最近,在《中国经济网》上,我读了陈光教授的
    《李稻葵怀念“不争论”年代》一文,“不争论”不但被闹出了一个
    “年代”,并且还上升到“伟大思想”的高度,作者公然鼓吹“不争
    论的思想是伟大的。”作为研究问题的人,这“伟大”二字,我们暂
    且放到一边,先查一查它的历史为好。
    
    依我之见,“不争论”的这一句话虽然是邓小平在1992年说的,但是
    “不争论”的“套子”却是在他1978年刚以复出时就开始挽的。因
    此,它的意义不是独立存在的。众所周知,在毛泽东死的时候,已经
    为邓小平下了个“走资派还在走”的套子,对于邓小平本人做了一个
    “机会主义本性难改”的“定论”,因此,邓小平复出的第一个动作
    就是要“解开”毛的“套子”,但是,我们要看到毛的“套子”是
    “精神”的,而不是“政治”的,与此相关的是只要共产党处于“精
    神”上升的时代,那么这个套子他是“解不开”的,可巧的是,这时
    的共产党已经因毛的死亡而进入了“精神解体”的阶段,邓小平抓住
    了这个有利时机,把毛的“精神”性质的“遗产”用一个写着“错
    误”字样的包袱给包了起来,并且象“扔掉包袱”一样地给“扔掉”
    了,使共产党的统治停留在简单的政治层面上。于是,政治行为和政
    治统治就不再需要“精神的”、“文化的”脚注了,“统治政策”建
    立在赤裸裸的“黑猫白猫论”的基础之上。“猫论”中的“不分辨”
    “黑猫和白猫”实质上就是“不争论”。就此而言,我们的陈教授错
    了,他把“不争论”的字面的时间看成是它实际产生的时间,以至于
    说出了这样愚蠢的话:“邓小平死了十年,他的著名的‘不争论’的
    思想我们也说了十年”。
    
    陈奎德先生是中国民主理论上的重量级人物,我在《博讯》网上读到
    他最近写作的《“不争论”寿终正寝》一文,给了我很大启发,他不
    象陈教授那样的观察问题,他发现邓小平的“不争论”不是“理
    论”,也不是“思想”,而是包含着独占“政治话语权”的祸心,他
    是对的。邓小平──这个被毛泽东生前批之为“不读书,不看报”的
    人是比不上毛的,他没有理论,也没有什么思想,这一点连他自己也
    是承认的,因此,他不可能在“思想”或“精神”上和毛泽东作对
    (如果是那样的话,他的行为就无意于老鼠和猫作对),于是他索性
    就放弃了作对的念头,在这样做的时候,他灵机一动,抓住人民讨厌
    毛式斗争的机会,说他也讨厌政治上的争论。可见,“不争论”在这
    里的真实意义是邓针对毛在“精神”和“思想”上的“布阵”而挂出
    的“免战牌”:“不战”!“不战”有多种原因:一个是在战中,自
    己处于不利位置,所以“不战”;战不过,所以“不战”;不需要
    战,所以也“不战”。我看,这三点,邓小平兼而有之!
    
    在这里,我们若是发现60年代中叶毛泽东以“文化大革命”的方式在
    中国乃至全世界挑起的“文化、精神”方面的马克思主义的战斗,给
    了邓小平这个因走错了“路线”而被摔到了一边,并且成为这一场战
    斗的旁观者一个极好的机会,于是,他发现了在使毛成为英雄的战斗
    中,毛上升到了一个人能够上升的“最高峰”,以至于一个美国学者
    都说出了“60年代”是“一个毛泽东思想红旗插全世界的时代”的话
    (见佛雷德里克-詹姆逊《60年代》一书),可见,毛风光极了!但
    是望后一看,毛又风光了几时呢?他的“伟大思想家”的地位不久却
    受到了一伙初出茅庐的中学生们(他们不是知识分子,也不是文化
    人,更不是什么专家学者)的挑战,几十个,甚至上百个“乳臭未
    干”的“毛孩子”却也要学习毛泽东的榜样,想使自己的思想“独领
    人类思想”之“风骚”,具有讽刺意义的是,这些中学生在文化大革
    命的开始阶段又都是毛泽东思想的“忠实信徒”。于是,中国思想斗
    争和思想战场上的“较量”产生了这样任何人也想象不到的结果,可
    能给了“旁观者”的邓小平一极大的刺激,谁也充当不了思想斗争中
    的“最高统帅”的事情被他看透了,所以,毛泽东死前在这个战场上
    的惨败,使邓小平再也不想着去做“文化或者精神”上的“统帅”
    了,他不要“思想”,也不要“精神”,象慈禧太后那样地用“家
    法”统治中国人就是他的“发明”。这样以来,当那些喝了毛泽东迷
    魂汤的人在质问他:“你这一套,到底是封建主义的,还是马克思主
    义”的时,他说什么来着呢:“不搞争论是我的一大发明!”
    
    “不争论”不仅仅是邓小平来对付“左毛派”的有效手段,而且它也
    变成了对付中国异议人士、民运人士的“薪传”,一代又一代给传下
    去了。在抓住了“保持”共产党政权“100年不变”这一基本点之
    后,邓小平也不和任何人争论。因此,在1989年“6.4”后,他并没
    有布置对方励之、严家祺、王丹、王军涛这些人“口诛笔伐”式的声
    讨,而是把这些人的名字在中国进行“消声”处理,于是,造成这些
    人在被批判中变成为“英雄”的可能性就自然消失了,这就是我在上
    一篇文章──《如何认识中国的民主现状》中所说的“晾干法”。
    
    朋友,“不争论”的这一招不光是要“晾干”海外的反对派,也要
    “晾干”国内的反对派。众所周知,焦国标是国内具有超常魄力的反
    对派人物,前几年他写作了《讨伐中宣部》的非常有气魄的文章,发
    出了和“66”运动几乎是一样的政治声音(“66”运动时叫“炮打中
    宣部”“火烧中宣部”),但是对于他,共产党并没有组织反击,中
    宣部也是不动声色,未做任何的“应战”,为什么呢?因为他们有着
    “不争论”的邓小平“薪传”。做这样一个假设就会可以发现事物的
    另一面,如果中宣部“应战”了,组织了全国范围内的批判焦国标的
    运动,那么,这不就是等于共产党借着自己手里的媒介把焦国标造成
    为“民主英雄”的最好手段吗?在共产党已经失去了“幸运”的时代
    中,它再没有力量和能力把反对自己的人“搞臭”了,因此,它最明
    智的选择不是“争论”,而是“不争论”。你把唾沫唾在了我脸上,
    我一抹,甚至连抹也不抹──你能够怎样呢?因此,“不争论”这个
    东西,不是什么“英明的”,更不是什么“伟大的”,而是“明智
    的”。
    
    当中国普通人认为改革可以增加他们利益的时候,他们宁可“不争
    论”,但是“改革”的后果导致出越来越多的利益都被社会上一小撮
    权势派人物、既得利益阶级和“党内资产阶级”独吞时,“不争论”
    的话就没有人信了,就此,陈奎德先生对于“不争论”做的四个字
    ──“寿终正寝”──的批评就非常准确!真理存在于辩论和争论之
    中──这个40年前中国普通人都已经懂了的真理,在经历了一个巨大
    的历史弯路后,又一次地和中国人遇面了。邓小平的改革导致了《中
    国成为财富高度集中的国家,150万家庭拥有70%财富》(见2006年10
    月18日中国《搜狐》网文章)的后果,能够封住中国人的嘴,不叫他
    们争论吗?邓家出了四个副部长,容得谁争论?江家的公子、李家的
    小姐都变成了林彪副统帅所说的“百万富翁”、“亿万富翁”的事情
    容得谁争论?面对这样的丑恶现象、不正义的事情,每一个人都有呐
    喊的权利,都有鸣不平的理由。“惟愿公平如水滚滚,使公义如江河
    滔滔”──古先知的伟大呼唤对任何一个败坏的时代都具有摧毁的力
    量。
    
    历史地看,在中国人民处于政治上的消极时代中,人们认可了“不争
    论”,但是当一个政治上的积极时代将要来临时,“不争论”就“寿
    终正寝”了。有人解释:“不争论就是不打口水战”,乍一听,这话
    是不错的,可是,你只要进一步分析,它就站不住脚了,什么“不打
    口水战”,而民主──如果我们就它的某一方面下一个消极的定义的
    话,不就是公民之间在政治上的“口水战”吗?正因为民主可以这样
    定义,所以在“民主”的“战斗”中伤人的东西,也只能是“口
    水”,而不是邓小平下命令开进北京的坦克和军队。现在的问题是,
    专制分子不想打民主的“口水战”,这是事实,但是这个“战场”一
    旦由人民开辟的话,就由不得他们了,于是,“不争论”的“免战
    牌”就没有用了!
    
    三、
    
    邓小平的第三个“不字套”──“不让步”有三义:不给“左毛派”
    让步,不给民主自由人士让步,不给中国人民让步。在上面的研究
    中,我们把邓小平前两个“不字套”看成是他在“文化、精神”方面
    所做出的“让步”,也不失为一种价值的观点,因此,我们在分析这
    第三个“套子”的时候,却一定要理出邓的本意是政治上的“坚守”
    意思,也就说,如今的中国共产党即使在“文化、精神”方面说出了
    “退足”、“退够”的话,却没有由此而准备在政治上给人民让那么
    一跬步,政治上跬步不让──就是三个“不字套”的系统构成。
    
    现在我们中国就出现了相当多的一批糊涂人,他们以为邓小平在“文
    化、精神”上的让步也意味着“政治”上的让步,所以,当政治上的
    让步没有等来时,他们就傻等,于是,他们就变成了法国荒诞剧作者
    塞缪尔.贝克特的《等待多戈》的剧中人了,等啊,等啊,“呵呵,
    都不知道自己在等什么?……我们最后等来的是什么?……等自己变
    老的样子?”我以为,他们这些人根本就不理解中国的历史,根本就
    没有弄懂明朝的统治靠的是朱元璋立下的“家法”,而大清朝的统治
    同样是靠大清国的“家法”,因此,在这个“家法”的传统上,接上
    共产党的“家法”是最容易不过的事情了。就此而言,毛想用“革命
    的方式”而取代“封建主义的家法”是他不识时务的表现,因此向毛
    回归,大不了回归到40年前的传统中去,而邓小平的政策却是对近
    400多年以来的旧传统的回归。邓小平不当“国家主席”,不当“党
    的主席”,原因是有“老佛爷”的“后尘”可“步”,再前,还有魏
    忠贤、刘瑾的榜样可以效法,他们都是不在其位,而谋了其政的人,
    事实上他们掌握着皇上和皇上的权力,既省心,又不负责任,何乐而
    不为哩!
    
    中国政治在被邓小平引导到“古老的历史”上去的那一刻,就容不得
    他让步了。在这里有一个历史的法则起作用。1989年邓小平其所以不
    给学生让步,不给中国知识分子让步,不给北京市民让步,是有一个
    重要的但是到今天为止还不被我们许多人所认识的原因,那就是,如
    果让出了政治上的一步,学生、知识分子、市民就会得寸进尺地要求
    第二步;让了第二步,就会有农民或军人站出来要求第三步……,于
    是传统的“家法”就不管用了,因此,这里的规则必须是:跬步不
    让!这样以来,如果人民感觉到太委屈的话,那么代表邓小平的人物
    们就说:“你们可以去发财……,谁拦你们的路呢?偏偏要搞政治!
    瞧,政治把你们搞得都没有饭吃了,还不感激我们,现在竟然吃了肉
    还要骂娘?”
    
    这一下,我们该明白了吧,原来政治上的“不让步”这“第三套”和
    中国“不再搞政治运动”那“第一套”是“连环套”,因此,勒紧了
    其中的“一套”,也就等于勒紧了其它的“套子”。问题是的“套
    子”又是在“顺应民情”的时间中“下”的,在“下套”的时候,他
    没有只来“硬”的,更多的是利用“软手腕”,抓住了当时民主的薄
    弱环节,针对人民对于民主缺乏独立的辨认的弱点,做了手脚,挽成
    了“套子”。就在他这样做时,许多人不认为他错误,相反,很大一
    部分人认为本当如此。所以,“套子”可以在比较长的时间里把人套
    住,甚至人被套住了,还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幸福感”。目前大家都
    说毛泽东“愚民”,我承认这个一点,也不反对,但是我必须强调毛
    泽东的“愚民”是“逆”民意而动的,戗风行事,因此在“愚民”
    时,却给人民明确指出:“资产阶级就在共产党党内”,“走资派还
    在走”,并且认为人民群众对“走资派”享有“造反”的权力。因
    此,这种特殊的“愚民政治”在不到10年的时间就被人民“超越”
    了,但是邓小平这种从明、清两朝取来的“愚民政治”在30多年的时
    间中还是非常有效地统治着我们,并且在30年时间中,我们当中的
    “佼佼者”谁又对之做出了一针见血式的批判呢?相反,中国社会上
    的许多名流人物却被“不争论”的“套子”给套住脖子了,象无耻的
    小丑一样地认为“不被争论”的东西才是真理!
    
    四、
    
    笔者认为:已经具有近30年历史的中国民主运动其所以收效甚微,一
    个重要原因是许多中国民运人士和异议人士的身心还是停留在和毛泽
    东作战的时间里,因此,他们没有看到真正套住自己和套住我们中国
    人手脚的东西是“邓小平的套子”,而不是“毛泽东的思想”。所
    以,他们在批毛方面是“英雄”,好象是取得了一个接一个的“胜利
    成果”,有轻车熟路的自我感觉,可是呢?他在“解”邓小平“套”
    的时候,又变成“狗熊”了。狗熊被人的套子套住了,它知道,还要
    挣脱,可惜的是我们的“英雄”们在被套住的时候,还感觉到自己是
    “自由”的哩。
    
    因此,我发现在今天,是中国普通人开始先要“解套”,或者要斩断
    套子的绳索,他们认为自己被套住了的事情是出于一种经济上对改革
    的直观,“油水都被别人捞去了”,“0.4%的家庭却占了70%的财
    富”(资料同上),这样以来,在过去的时代他们所说的“人民要吃
    二遍苦,受二茬罪”既然一语成谶,他们能不骚动吗?正是这一种在
    民众中间酝酿着的骚动影响了一批有良知的知识分子,使得他们开始
    由“不争论”到“争论”了。于是,一种解放的话语,一种解放的行
    为和一种争取政治解放的运动就在未来的时间只汇成为伟大的历史潮
    流!就此而言,21世纪人类最伟大画卷之一可能是13亿中国人民争取
    民主的场面!
    
    别看目前的中国社会是被枯枝败叶掩盖着的一片腐败现象,但是春天
    的雷已经在远远的隐秘处殷殷作响,就有这么突然的一天,腐败的东
    西会在雷雨交加的境况中迅速消亡,而民主的春天会悄然而至。
    
    (2007-03-12)
    
    
    民主论坛
     _(博讯记者:武振荣)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陈破空:邓小平渐遭否定
  • 邓小平:一半是天使,一半是魔鬼
  • 邓小平设计了中国现状/林保华
  • “对 <<邓小平的历史贡献>> 评论的答复”/格丘山
  • 邓小平的名言缺乏真理价值/拔剑白云天
  • 邓小平设计的国情/古德明
  • 邓小平未完成的改革
  • 我说邓小平……/武振荣
  • 曹长青:邓小平时代与当今中国
  • 朱学渊评《李劼:邓小平——失败的曾国藩》
  • 陈破空:邓小平挽救的,不是中国
  • 算邓小平的政治帐、社会帐
  • 广东人看邓小平:最伟大魔术师把广东变了样
  • 陈永苗:邓小平百年祭
  • 王德邦:超越邓小平,还是回到毛泽东?——中国的十字路口
  • 邓小平知道,自己对中国人民犯了罪
  • 邓小平的名言缺乏真理价值/拔剑白云天
  • 邓小平挥泪斩杨家将,江泽民忍痛散上海帮/冼岩
  • 比较毛泽东与邓小平时代
  • 邓小平秘录:赵紫阳向绝食学生抱歉来迟了
  • 独家专访经济学家张五常:给邓小平朱槠基一百分
  • 邓小平秘录:反扑致赵紫阳路线成梦幻
  • 邓小平秘录:李鹏赵紫阳常委会上针锋相对
  • 邓小平秘录:邓图以社论阻止学运是误算
  • 邓小平秘录:人民日报社论反使学运全面化
  • 邓小平秘录:保守派决定制压学运
  • 邓小平秘录:赵紫阳误算保守派学运政策
  • 一周新闻聚焦:邓小平去世十周年,跛脚改革引发争论
  • 邓小平秘录:邓为什么削去赵紫阳实权
  • 邓小平秘录:茅台酒瓶问题成反革命开端
  • 邓小平秘录:邓给赵最后警语 中国不能乱
  • “以邓小平为核心的党中央”是怎样提出的
  • 三落三起邓小平,三把党魁拉下马
  • 邓小平秘录:方励之公开信引发保守改革对决
  • 邓小平忌日:一边是鲜花,一边是责难
  • 邓小平秘录:邓和赵紫阳合作深谋改革
  • “李鹏日记”披露:邓小平曾倡富省包穷省
  • 邓小平秘录:保守派斗倒胡耀邦但未全面胜利
  • 从几起重大的政治事件看邓小平的屠夫本色及两面派性格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