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殷承宗,你忏悔了吗?/王晓雨
(博讯2007年3月08日 来稿)
    (澳大利亚) 王晓雨
     殷承宗从美国纽约来墨尔本演出了,元宵节的晚上,我们全家一起来到墨尔本的市政厅。当那熟悉的旋律在隔了三十多年后重新响起时,我再次感受到钢琴艺术的美妙和殷承宗高超的技术。台上的伴奏基本是洋人,台下则都是华人,而且主要是大陆背景的华人。《黄河》演奏完之后,大家不停地鼓掌,我也鼓掌,因为《黄河》的乐章把我拉回到过去的年代。
     《黄河》是一部伟大的中国钢琴作品,尽管它产生在文化大革命中,作品其间还夹袭了前人冼星海的旋律,甚至于硬塞入歌颂毛泽东的《东方红》旋律。它差不多是十年中能让十亿中国人听到的唯一钢琴协奏曲,它也是殷承宗红遍中国的主要原因。殷承宗不仅是《黄河》的作曲者之一(另一位主创者是储望华),是《黄河》的唯一演奏家,也是当时中国的唯一能公开演奏的钢琴家。 (博讯 boxun.com)

     我把《黄河》和殷承宗分开实在不是一厢情愿,如果真要把《黄河》的创作放到代表中华民族坚强不屈的个性,提到一个神圣的高度的话,那么殷承宗人格意义上不合乎这个高度,他有愧于黄河子孙。
     在中国历史上,文革是个铁板钉钉的耻辱,“浩劫”一词是十亿人都知道其指代意义的,人们用腥风血雨来形容这场“浩劫”,但谁也不会无视这样一个真实:殷承宗名副其实,他正是这场“浩劫”中的“红人”。
     当年在大批的艺术家被整肃得家破人亡的时候,殷承宗一枝独秀,一个人撑出一台“样板戏”,录成唱片,拍成电影,制成邮票,四人帮最疯狂的时候,也是殷承宗最炙手可热的时候。全中国人都知道他是江青的红人,是为数不多的能给江青写表忠信的人之一。四人帮的死对头邓小平不肯原谅殷承宗,这也是殷承宗出走美国的原因之一。一个开放和务实的时代开始是殷承宗出走的第二个原因,中国历史上能红两个朝代的人是不多的。
     殷承宗不被邓小平原谅却被海外许多人原谅,能在墨尔本演奏钢琴,我个人认为一是中国驻墨尔本总领事馆十分看重其合作者------当地名望甚佳的作曲家储望华的面子,二是殷承宗他毕竟弹奏的是宏扬中华精神的《黄河》。现场大陆背景移民们的捧场,则表现出海外移民对本民族的优秀文化的渴望,也多少让人看到中华民族的宽容和健忘。
     而宽容和健忘会给我们带来什么呢?我听到了殷承宗在接受墨尔本3CW华人电台女记者采访时的话。对给中华民族带来的“浩劫”,殷承宗没有充满正义感的批评,他对自己在文革中的表现,他一句带过,说是那个时代的无奈,是“一个想搞艺术的人(没有办法情况下)的行为”。殷承宗在西方已经生活了多年,但文明社会中所崇尚的忏悔精神一点都没有在他身上体现: 同样火红的年代,同样“搞”艺术,无数的优秀艺术家们把生命“搞”丢了,你殷承宗却把自己“搞”红了。你可以不说话,但不该说假话。殷承宗对自己过往的一切很得意,包括在天安门广场弹钢琴这种接近“群众运动”而偏离钢琴艺术特性的哗众取宠产物,面对3CW华人电台采访,当不懂历史而又天真无知的女记者说出“你拯救了中国钢琴?”这样的提问时,殷承宗竟忘记了自己在“浩劫”中的角色而不做任何纠正。采访结束时,殷承宗说要加快整理抢救自己老作品,我听了不由担心起来,中国观众应该宽容,也可以健忘,但殷承宗不能,你很需要在整理自己往日的作品时,反思那个时代和自己,你在文革中的红得发紫的故事与你在钢琴弹奏上的成就,已经合二为一,共同构成中国钢琴史上的文化遗产。
     不会反省的民族是没希望的民族,你当年反思不够可以宽容,但你今天的不反思或者回避甚至健忘是不能接受的。当中华民族的各个阶层都在努力反思上一世纪的集体疯狂时,你是最不该若无其事地跳出圈外的人。《黄河》因为你而宏大,《黄河》也因为你而存瑕。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