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中国文化中的亚元文化/大宗师
(博讯2007年3月08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 大宗师
     (博讯 boxun.com)

    亚元文化是指与“在朝”的主流文化相对的,“在野”的非主流文化。主流文化和非主流文化常有历史上的位置互换现象,很多时候,现在的主流文化在当年是异端邪说,是被当时主流文化压制打击的非主流文化,但新兴的文化充满活力,经过反复斗争,终于赢得了文化精神“市场”的主要份额,成为了主流文化。而当年的主流文化败下阵来,一部分“投降”了主流文化,改头换面,成为了主流文化的一部分,而大部分被边缘化,退到幕后台下,成为新兴文化发展壮大的营养,退入乡间山林,成为了非主流文化。公元初,犹太人耶稣创建的基督教社团就被当时犹太教主流视为异端邪说,对之压制打击无不用其极,甚至利用当时罗马统治者镇压犹太农民起义的机会,诬陷耶稣为起义军首领,怂恿罗马人处死了耶稣。但新兴的基督教并没有灭亡,终于在罗马政权中找到了市场,政教合一,于是一发而不可收,基督教一扫欧洲各国各种本帮宗教文化,成为欧洲文化主流。但至今日,在现代科技、现代文明的冲击下,基督教在现代文化精神“市场”所占有的份额越来越小了,越来越被边缘化了,在不远的将来成为非主流文化,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中国文化至少上下五千年,其实万把年也不止,在这五千年、万把年的时间内,种种文化、思潮粉墨登场,有过辉煌,有过暗淡,在时光的冲刷下,不断有份子被边缘化,挤到了台下,退入乡间山林,成为了非主流文化。但是切不可小视这些非主流文化,它们或许不是主流,但它们滋养着主流文化,它们已经融入了人们的潜意识,仍然悄悄地在发挥它们的作用。而且它们在山野乡间仍然有市场,有生长的土壤,仍然在发展着,变化着,等待东山再起的机会。中国文化中的亚元文化大致包括以下几部分:原始宗教,历史上道教、佛教中被视为异端邪说的旁支,帮会等等。
    
    在上古时期,文化、艺术、科技、医药、哲学、宗教混沌一体,是不分的,掌握在一大批“巫”的手中,那时人们通过“巫”能够随时随地的和所谓“天”交通。《尚书》上讲,到了颛顼(又一说尧)的时代,“帝命羲、和,世掌天、地、四时之官,使人、神不扰,各得其序,是谓‘绝地天通’”,将宗教和世俗生活正式分开了。自那时起,“巫”们就渐渐地不得势了,由“巫”代表的原始宗教就由“在朝”,成为了“在野”,原始宗教便成为后来诸子百家、天文、地理、军事、政治、中医、中药、武术等主流文化的文化母体了,而那些不登大雅之堂的文化份子如卜卦、算命、风水、奇门、符咒等则散落于民间,流落于山野,逐渐蜕变为江湖骗子们的谋生之术。也有一些说法,因汉、藏、苗、彝等诸民族上古时本是同源,上古时的原始宗教的一部分被藏、苗、彝等民族的文化保存了下来,特别是藏密的一支笨教保存得更完整些。这些被边缘化的上古文化到底是真是假,有没有精华还是尽为糟粕?这就很难说了,但有一点肯定,那就是与新兴的思想文化相比,这些东西很不可靠,副作用很大,难度大,不合时宜,渐渐地被广大文化精神消费者所放弃。
    
    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是有缺憾的世界,人间之事,不如意的十有七八,人无论男女老幼,富贵贫贱,对日月星辰、宇宙万物,对周围的物质世界、生物界、人类社会,对自己的身体、七情六欲、精神思想,对人性、人生、生命、命运,都充满了无穷的困惑和无力感,都对生老病死有着与生俱来的恐惧,因此文化精神市场向来都是卖方市场,任何文化精神产品,都卖得出去,但如果想垄断文化精神市场,成为主流文化,那么争取知识分子、权贵、政府一向是捷径。当年佛图澄、达摩等印度僧人来到中国弘扬佛学,走的就是这条路子,在当时区域性政府的支持下,知识分子的大力传播下,佛教终于进入中国文化主流。当然,归根到底还是要广大文化精神消费者接受喜爱这种文化精神产品,否则再卖力推广,也难成为主流。
    
    在美国,常有一些推销员之类的小人物,能说会道,读读《圣经》,一下子有了自己的感悟,于是乎一家伙就成了个新教派,到处砸门邀人入教。中国历史上也有很多类似现象,有的如同美国摩门教一样,还曾经相当有势力。后汉人张道陵,张良九世孙,将道家老子、庄子的一些思想,民间卜卦、算命、风水、奇门、符咒等数术,及从西域伊朗流传过来的一些神道理念掺合在一起,创立了历史上有名的“五斗米教”,又叫“太平教”。张道陵领导的“五斗米教”在四川声势浩大,攻城破寨,大半个四川都被他拿下,成立了个政教合一的独立王国,传了三代,子张衡,孙张鲁。到了张鲁的时代,与“五斗米教”有关的“黄巾起义”失败,其首领张角被杀,“五斗米教”也被镇压,张鲁投降曹操,“五斗米教”也就随之灭亡了。由于“五斗米教”在四川、湖南、湖北一带经营多年,直到今天,四川、湖南、湖北一带民间仍然有信徒秘密结社,秘密传授“五斗米教”,所谓“正一教”,“一贯道”都和后汉张道陵的“五斗米教”有渊源。有种说法,关羽、貂蝉都是后来其秘密组织的高层领袖,正是其秘密组织信徒们一代代不懈的努力,终于将关羽、貂蝉的故事神话,特别是关羽,干脆成了神。到了唐代,因唐李王朝和老子同姓,便认老子为祖,并将以前被认为是异端的张道陵册封为道教的创始人,至此原来非主流的“五斗米教”被皇权正名而正式成为主流了。其实道教并没有系统严密的宗教理论,它的理论主要是老子、庄子的道家学说,并集部分天文、地理、科技(炼金术)、军事、生理(气功)、中医、中药、武术、卜卦、算命、风水、奇门、符咒及原始宗教的内容,是一个松散的大杂烩,因此后来的众多道教分支和“五斗米教”并无上下从属关系,更多的是平行的同行关系。
    
    在历史上,佛教中最大的异端是元末形成的号称“白莲教”的秘密社团。“白莲教” 渊源于佛教的净土宗,信奉弥勒转世,对明王朝的建立起过相当的作用,到万历年间,发展到鼎盛。清朝嘉庆年间,“白莲教”在湖北起事,清王朝派兵在两湖、四川一带对“白莲教”进行残酷镇压,历时九年,终于将“白莲教”击败。“白莲教”灭亡后,民间仍然有信徒秘密结社,秘密发展“白莲教”,清末的“义和团”、“红灯照”都和“白莲教”有渊源。甚至直至今日,仍有人秘密发展“白莲教”,有些庙子里的和尚、尼姑,你以为他们讲的是正宗佛教,其实可能就是“白莲教”。政府对“白莲教”镇压自然有其政治上的原因,但主流佛教也斥之为“附佛外道”,就有其宗教上的原因了。所谓“附佛外道”,是指那些不被主流佛教界所承认,被认为附会佛教,同时对佛教教义、历史有较多地歪曲、增减,搞政治、搞经济,同时标榜自己新教主神通广大的新兴宗教。主流佛教认为这些“附佛外道”参的是“野狐禅”,不得究竟,永沉地狱。
    
    世界上很多国家的人民都有秘密结社的习惯,如英国的“梅森”,现在叫“兄弟会”,就有上千年了,当年基督教残酷镇压欧洲各国本帮教派,“梅森”也能从基督教血淋淋的铡刀下生存下来,可见生命力顽强。据说“梅森”之秘密,一家人也不知道其成员入了“梅森”。中国人秘密结社的习惯也不例外,中国帮会的老祖宗首推诸子百家中主张“兼爱”,愿“摩顶放踵,以利天下”义薄云天的墨子。春秋不义战,墨子带领几千人的天下第一大帮会“墨家军”,在诸侯混战中为民众的利益东征西杀,在历史上留下了独特的一笔。到后来,“义”成为帮会的第一道德法律。
    
    主流文化之所以成为主流文化,是有其客观原因的,首先要尊重传统,其次与统治集团利益一致,或至少不能与统治集团利益相左,再有就是要有新意,走在潮流前面,广大人民喜闻乐见。如果新兴的文化不能具备同样的特点,就不可能有足够力量与主流文化竞争,只能成为亚元文化作为主流文化的补充。但如果主流文化落后于社会的发展和进步,而新兴的文化恰好迎合了社会发展的需要,那么新兴文化就有可能取代原来的主流文化,而原来的主流文化却流变为亚元文化,为新兴文化提供发展的营养。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