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民运的新气象/武振荣
(博讯2007年3月07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简评方圆在中国工党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上的政治报告
    武振荣
     (博讯 boxun.com)

    2007年早春2月,中国工党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在香港召开。读了方圆在大会上的政治报告后,使人耳目一新。作为工党的一份政治文件,它固然表现出工党在政治上的进步和远见,但在很大程度上从一个侧面表现出了中国民主运动长足发展的情况,也充分显示出了中国民主运动的新气象!
    
    1、 中国工党在回顾和宣布自己的历史方面,迈出了可喜的一步。报告中明确提出,中国工党的历史“发生
    在四十年前,即一九六六年。当年,全国各地的临时合同工们建立了独立工会性
    质的组织“全红总”,也就是今天中国工党的前身。“全红总”迫使劳动部和全
    国总工会的负责人共同签署了为临时合同工解决切身利益问题的《三家联合通告
    》,也就是官方史家所称的“煽起反革命经济主义妖风”,即民间史家所肯定的
    “人民文革”。”在这里,方圆先生非常成功地把此前学术上的“民间史家所肯定的‘人民文革’”“再造”成政治上的工党历史,而方圆君恰恰是这一段历史的见证人。“四十年前”他是“全红总”的司令,今天他是工党的主席。如果说被工党迈出的这一步历史的确是值得骄傲的话,那么非常明显的一个事实是:中国民主运动的历史(工党是其中一部分)已经明确地走出了1979年的“异议运动”时期,因此,它发出的声音不再是“异议”之音,而是“人民运动”之声。于是,一部小历史,开始向大历史转向。依我个人的观察,目前这一种行为的意义也许没有引起更多人的注意,但是在不远的将来,它的历史意义会越来越充分地表现出来。
    2、 打破了政治上的禁忌,表明了中国工党在政治上的成熟。当中国民主运动还停留在“异议运动”阶段时,必然存在许多的禁忌,它在刻意地表明自己的“民主”性时,就必然地要同一切“专制”的东西划清界限,因此任何的“专制的人和事”都是忌讳的,而在方圆的报告中,我们非但没有表现任何忌讳的东西,而且却发现了要勇敢地打破禁的意图,报告中对毛泽东所曾经说的要造成一个“既有集中统一意志、又有个人心情舒畅的生动活泼的政
    治局面”的话,没有做出类似的“骗人的鬼话”的说明,而是对它重新做了解读:“其实就是民主宪政”。不仅如此,报告所体现的精神,完全突破了否定之历史观的束缚,在政治的领域摆脱了“妖魔化”对手的简单模式,使政治斗争的价值不至于简单地转化为一般意义上的道德价值。
    3、 工党没有把自己简单地定位在现成的“反对党”这样的角色中,对自己在政治上具有的传统“革命”角色就没有持否定之态度,相反,在一个新的形势下它在寻找着新模式。于是,发生于“四十年前”的“革命运动”就同今天“维权运动”具有了历史的联系。在这里,不使中国民主运动失去建立中国民主制度的“革命性质”,在一个变化的时间中,且又不固守某种时间中的特定模式,也充分表明工党在政治上的成熟。这样做的结果,使工党带头走出了这样的一个长期困惑中国民运的怪圈,自我定位的“反对党”角色却在事实上担负着类似的“革命党”任务。
    4、 对于一个在“四十年”历史环境中获得了政治自觉性的中国工党,它已经积累了一定的政治斗争的经验,因此,政治斗争的行为也不再被定义在狭隘的范围了,它包括着政治上的对话、坐在谈判桌子上的谈判和可能的让步与妥协,这样的行为当然也包含着现代政治生活中的多样性,民主运动的发展也就不再被局限于简单的行为模式之中了,它的开放性空间越来越大,正如报告中所解释“工党”的“工”字时所说的“这个‘工’,并
    不单指产业工人,而是指一切依靠自己体力和脑力生存的劳动者,包括士农工商
    和军人。”
    5、 这一次代表会在香港召开,会议地址的选择是有特别用用意的,诚如方圆所言:“中国工党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终于在中国土地上召开了。一切以中国进步为己
    任的的志士仁人,一旦离开中国,得到了自由的天空,却失去了扎根的大地,很
    难有所作为。……中国民主运动只
    有回归自己的土地,才能生根发芽,结出实实在在的果实。”。在中国工党跨出的这象征性的一步时,我们可以想象未来中国民主运动连成为一片的景象。
    最后,顺祝中国工党第二次代表大会圆满成功!
    
    2007-3-7 _(博讯记者:武振荣)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论民主理论中的阶级问题/武振荣
  • 论民主的“减肥”/武振荣
  • 民主能作为检验思想的标准吗?/武振荣
  • 我说邓小平……/武振荣
  • “文化大革命”一词析义/武振荣
  • 论公民政治参与武振荣
  • 论民主的“洗牌”和 专制的/武振荣
  • 论网上的大字报与网上的民主运动/武振荣
  • 我为什么不主张把自由与主义搭在一起(下)?/武振荣
  • 为什么我不主张把自由和主义搭在一起?/武振荣
  • 被丑子打败丑子:毛泽东思想中的资产阶级/武振荣
  • 丑子:毛泽东思想中的资产阶级(中)/武振荣
  • 丑子:毛泽东思想中的资产阶级(上)/武振荣
  • 民主-自由的几段对话与断想/武振荣
  • 民主青年郭永丰文章读后印象/武振荣
  • “老公安:文革时,刑事案件一年没几起”一文评注/武振荣
  • 支持“泛民主颜色运动”——胡耀阳文章读后感/武振荣
  • 就韩国“5-18运动”谈民主历史之构建/武振荣
  • 民主如果没有运动……?/武振荣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