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赵女:我们将求助于谁?(反右五十周年祭)
请看博讯热点:反右50周年

(博讯2007年3月05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2004年底印度洋杀人海啸的到来是那么阴险,那么隐蔽,可又是那么强暴,那么残酷!当善良的人们还沉醉在阳光,沙滩,棕榈,音乐,香槟所营造出来的和平氛围里,尽情享受人间欢乐的时候,它来了,就像一个率领着一群疯狂兵士的暴君,短短的时间内就把所到之处洗劫一空。母亲,父亲,丈夫,妻子,老人,妇女,儿童、、、他们连想一想的时间都没有,灾难就到来了!因为它的阴险,人们只坚信善良;因为它的隐蔽,人们猝不及防;因为它的强暴,人们无力反抗;因为它的残酷,人们只有惊慌恐惧,坐守待毙!据统计,在印度洋海啸中死亡的各国人数近三十万!可称作世纪性灾难。

     五十年前的夏天,一场人为的“杀人海啸”在中国大地上开始疯狂地肆虐。它的选择性攻击更是千夫所指:专门整肃中国知识精英。从一九五七年到一九五八年近一年多时间,在执政党发动的反右运动中,一共有五十三万之众(或更多)被获或撤职,或开除,或下放,或劳教,或判刑,或枪毙之处罚。更无法计由此而受到牵连获难的亲属,同事,朋友。印度洋海啸是不长眼的,谁见谁倒霉。而反右运动是有谋而来的。它的长枪和利剑直指中国知识精英的咽喉。如果把五七年前的中国知识精英分作科学,教育,艺术,传媒,卫生,体育,财贸,政法等人才军团的话,执政党在一夜之间就把把他们围而歼之。打得个“落花流水”,打得个“人仰马翻”;“好一似汤浇蚁穴,火燎蜂房”。因为它的阴险,人们只坚信善良;因为它的隐蔽,人们猝不及防;因为它的强暴,人们无力反抗;因为它的残酷,人们只有惊慌恐惧,坐守待毙!中国社会近半个世纪苦苦孕育出来的一批具民主思想和科技之才的尖端人物就这样被摧残殆尽,更不用说对中国社会后几十年发展所造成的不可预估的巨大损失!五七年反右运动是一场世纪性的人为“杀人海啸”____这样的评估不为过份! 当民主还在制度外徘徊,当文明还只是莽荒大地上的开放着的几朵新奇的鲜花,中国的专家,学者,教授,作家,艺术家,工程师,律师,医生等精英仅只是社会中最最儒弱的一群;当独裁者掌握了政权,当国家机器成了为一党服务的工具,在公共台面上被被侮辱被迫害的一定是普世道义。这样,你就不难理解那些那怕在国民党专制时期也敢怒敢言敢作敢为的峥峥诸公,解放后也是国家级的部长大官,民主党派的党魁,以及戴着英美留学光寰的人物,博学多才,能言善辩的报刊总编,政治,社会,法律等领域的名流专家等等,在共产党反右海啸到来之时和之后,一个个都成了可怜的“噤声虫”,或成了乖乖被剁于俎的一只只羔羊。而林昭以个体之身闯进共青团中央大声的质问:“当年蔡元培先生在北大任校长时,曾慨然向北洋军阀政府去保释‘五四’被捕的学生,现在他们(指北大领导)却把学生送进去,良知何在?”却成了反右运动中的绝响。 五十年过去了,可悲的是执政党还是那个执政党,仍然视反右为“必要”,视其为“正确”,一意孤行,视世纪冤案而不顾! 五十年过去了,我们曾求助于谁?

     当年,复旦大学历史系教授陈炳仁就向执政党求诉过,直述自己内心的清白与无辜____照样右派! (博讯 boxun.com)

     有的右派向执政党投寄受冤申诉书,这更成了新的右派罪行!

     有的偷渡苏联,不料仍然被遣送回国,死路一条。

     很多人只好跳楼,跳水,服药,上吊,自求上帝的帮助。

     有人求到周恩来,幸运的少数得以离开边远恶劣的发配之地。

     更多的是在近二十一年茫茫长夜中无助地死去,七九年右派改正时,五十三万之众活着的仅剩十几万人!

     应该说,七九年的右派改正是和二十一年里民间正义力量不断反抗斗争的努力分不开的____尽管是微弱的,远远无足与当局形成对手;更大程度上是执政党经历了文革灾难痛定思痛之后萌发的一点点对右派分子的恻隐之心。那不是大彻大悟的悔过,只是一番羞羞答答怯怯生生擦拭夹着屎的屁股的做法____但是,反右的屁股还是没擦干净,至今仍然臭气熏天!

     曾是右派们和他们的亲属继续默默走在寻求帮助的路上。

     面对执政党历史上的残忍和今天的顽固,你会觉得获冤求诉的人仍然是那么地软弱无力,仍然是那么可怜无助!他们合理的呼声音和正当的诉求要传送进似海候门的中南海,获得合理回应的企图仍然处于无法律保障和有机的行政操作程序作后盾的状态。五十年过去了,中国的政治制度进步了多少?执政党的民主意识增加了几分?人大有无真正的监督功能?至少作为一介草民,我感到我仍然站在一堵无端强大的黑墙下,心怀恐惧,颤颤觫觫!申诉平反反右运动____人家可以不理睬你;或来个什么“小平同志说过、、、”;或单独找你谈话;或派公安监视,掐断你的电话,电脑网线;隔离亲友和你的来往;或追查谁是发起人或组织者____“枪打出头鸟”;或指你是海外敌对势力、、、这样的状况不仅仅是过去时,而且是过去完成进行时。以国家的名誉,用国家机器来对付单独的个体或小的群体那简直是小菜一碟。

     五十年过去了,我们将求助于谁?

     我们已经看到:

     一千多名曾是右派和家属联合签名上书执政党要补发被冤期间被扣发的工薪。 六十一名有影响的曾是右派联名上书中共,人大,国务院要求彻底平反反右冤案。 上海两百多名曾是右派及家属联名上书中共,人大,国务院要求正式道歉。

     有正义感的学者,专家写书作文, 澄清历史真相,启迪公众认识与同情,意在行成社会共识和道义力量,以期同当局博弈。

     国际间媒体,人权组织也在关注和支持对反右运动的否定。

     作为执政党新一代的后继者,胡,温会受求而助吗?

     面对执政党过去的错误和今天的愚蠢, 你会觉得人民已经赢了____即使曾是右派们及他们的亲属今天没有得到经济上的赔偿,即使中共的文件堆里永远找不到为右派彻底平反及道歉的红头编码____这不是阿Q精神,有凭为证:

     中共统战部的人来到章怡和家中央统战部找章伯均的夫人和女儿谈话说:“当年给章先生划右的材料都不确实,从政治设计院到反对文字改革,都不能成立。而‘轮流坐庄’则是程潜批判右派时说的,也被安到章先生的头上”。又说:“中央给反右定性为扩大化,那么就需要保留一些右派,要保留右派,就需要保留右派的头面人物;要保留右派的头面人物,自然就需要保留章伯均先生”

     ____中共的心是虚的,虚得如此无耻!虚得令人惨不忍睹!

    所幸大西洋杀人海啸是发生在信息时代的今天。电话,电视,网络可以在事件发生的即时场景传播到世界各地。全世界善良的人们可以及时而清楚地了解到事件的真相和事态的发展。从而可以尽自己的力量为受难者提供物质或道义的帮助。反右运动不幸发生在五十年前,没有条件去保持着它的即时性和完整性。幸而还有一批当年的受害者和他们的家属还活着,他们还能吃会动,尚存思考的能力;幸而当年的文件档案还有一些保存着,当年的报刊上也查得到文字记录和照片。应该尽快地把历史的资源整理保存起来,应该大量地发表反右运动的历史资料和当事人揭露性文章,让全中国和全世界的人客观地了解中共五七年反右运动的罪行____这方面我们做得太不够了!现在,就连北京大学中文系的名教授孔庆东之辈都已经开始认同五七年反右运动的正确性,就更不要说普通的年轻一代了。执政党采取的“掩盖术”真是可怕!我想,如果二战中奥斯维新集中营的囚犯在盟军到来之前被全部处理得干干净净,纳粹德国迫害犹太人的罪行可能更让很多人或迷离,或遗忘! 我们不能等待,我们只能求助于自己!
我们寄希望于曾是右派的人们;
我们寄希望于曾是右派的亲属,朋友;
我们寄希望于全中国和全世界善良的人们;
我们寄希望于将来____那时,我们的后代不会再有因言获罪的“右派分子”!

    3-5-07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赵女:轻轻地唤一声:“朱熔基,您睡着了吗?”(反右五十周年祭)
  • 周素子:記沈奇年師弟--------反右五十周年紀念
  • 張英:反右五十周年祭──實際錯劃“右派”八百萬人!
  • 赵女:公民章伯均和他的女儿公民章诒和(反右五十周年祭)
  • 赵女:说给父亲的话——反右五十周年祭
  • 周素子:双亲葬志------反右五十周年紀念
  • 周素子:拣破烂与学针灸——反右五十周年紀念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