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黄河清:六十一人齐声喊,百千万众紧跟上!——纪念“反右”运动五十周年之三
请看博讯热点:反右50周年

(博讯2007年3月05日 转载)
    黄河清更多文章请看黄河清专栏
    
     黄河清 (博讯 boxun.com)

    
    猪年伊始,一声春雷响彻神州上空。
    这就是大陆任众、许良英等61名右派上书中共之举!
    二十年前的1987,有“中国良心”之誉的刘宾雁,联合许良英、方励之欲发起“反右”三十周年纪念活动,在中共的严密防堵打击下,胎死腹中;刘宾雁被迫流亡海外,客死异邦。1997,邓小平死了,“反右”四十周年在阴冷的戒备、全面的堕落中冷漠地过去。五十周年将临之际,大陆维权风潮此伏彼起、风起云涌。风水轮流转,三十年河西,“心有余悸”竟轮到中共当局这只“河东狮吼”了。它比往年更加严密防范防堵,竭力扼杀一切还原历史真实的声音于萌芽摇篮之中,就在前不久,禁了8本书,其中首当其冲者,正是叙写高层右派惨淡人生《往事并不如烟》的作者。据知,当局认为:照这样下去,60周年的时候就好了,不记得了,全忘光了。引导、诱使、强迫全民遗忘是中共的拿手戏、杀手锏,屡试不爽,百验百灵。未料,时迁势异,新世纪更天换日,民主自由的世界潮流不仅在西方,也在俄罗斯、在东欧亚大地汹涌澎湃,沉溺的禹甸神州也开始苏醒,魔鬼手掌的漏光处所越来越大,禁书事件的上下脱节、阵脚大乱就是明证。61名右派以真姓名真单位真地址联署上书,发出了被压抑了五十年的悲鸣。这些一直以“第二种忠诚”誓死效忠中共的知识人,这些一直逆来顺受承担了开除劳改妻离子散以至家破人亡折磨的知识人,这些一直牺牲了事业牺牲了学术牺牲了做人最起码的尊严的知识人,这些一直战战兢兢忍辱偷生苟活于世的知识人,终于从匍匐中爬了起来、站直了腰、挺起了胸、昂起了头,发出了天籁之声:尊重事实,总结历史教训。
    
    这封61名右派上书开首第一句是“我们都是在50年前的反右运动中被划为右派分子的受害者。” 这是这封上书的最精华最亮丽最光耀最夺目处。历来右派要求平反时总说自己是被“错划”的,就是说,原来我与你们是一样的左派,是被你冤枉了、弄错了。这种观念上思想上理论上的错位不仅是五十年,可以追溯到1917年的十月革命。这次的61名右派以崭新的观念革了“错划”右派的命,把“错”字去掉,堂堂正正以右派自居。因为无论从什么角度,都不是什么错划,都是货真价实的右派分子,即使是因百分比而充数的最冤枉者,也绝大多数在思想观念上右倾。所以不必讳言右派,无须喋喋冤枉。也就是说,国家、社会需要右派,历史、进步需要右派,同需要左派一样。这个观念才是正确的、革命的。这句话,将是右派新历史的开端!让我们为此欢呼吧。
    
    这封61名右派的上书,其最有价值处,在吁请中共总结历史教训、认错改错、开放言禁;其最具体最实际处,在要求中共赔偿损失;其最讲情理令人泣下处,在提出赔偿的具体要求仅仅是“至少使他们能够得到安度晚年的合法权利”。在中共把他们折磨的九死一生后,在中共笼统地承认了这种折磨过头了之后,这些虎口余生鹑衣百结刚喘了口人气的忠臣义士,只要求温饱的余生,天底下还有什么能比他们更悲悯为怀、更为苍生为国家为当局为大局着想的吗?!中共高层人性尚存的高官们,即便是贪官吧,面对这样一批国家的精华,面对着这些被你们糟蹋到恐惧了五十年而终于嗫嚅着说出了最卑微的请求的风烛残年的老人们时,我相信你们尚存的人性终究会苏醒过来。请你们回想,八十年代初,“反右”运动被笼统地平反后,中共内部的开明人士曾有考虑给右派赔偿,当时的国家名誉主席宋庆龄曾向中共提出,可以向海外华侨募捐帮助赔偿右派,而终因极左派的反对不能实行。既有前辙,后车可鉴!这是制造祥和稳定促进国安民泰的大好举措啊!
    
    旅居海外的华人们,我们生活在民主自由的国度,无论你是商人、学人、流亡者、爱党者,请伸出你们的手,请张开你们的嘴,从人的角度,從人性的基点,给这61位右派以声援,也就是给五十万右派以声援,也就是给所有被压迫被欺凌的人以声援,也就是帮助中共回复人性,走向政治改革、走向法治、走向宪政!
    
    请你们在61人上书上签名支持,请你们写文章呼吁论理,请你们写信给中共当局,请你们写信给右派同胞,给他们以人的关爱、人的温暖。人人如此,沉沦堕落的中国庶几有救!
    
    61名右派上书者的联系方法:
    联系地址:100035,北京德内大街花枝胡同5号任众
    电话:010-61758057 13522148009
    电子信箱:[email protected]
    
    公开信已经上了专门的签名网
    http://www.qian-ming.net/gb/default.aspx?dir=scp&cid=109
    
    07、3、3午夜于地中海畔匆匆草就
    
    首发:《观察》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黄河清:严正学无罪赋
  • 黄河清:彻底反叛王若望——纪念王若望逝世五周年
  • 黄河清:最年轻最积极最专注最职业的老右派,邓焕武!—— 纪念反右运动之二
  • 黄河清:咏严正学六首
  • 黄河清:坚决支持章诒和!
  • 黄河清:如何评价“一二·九”——何家栋余英时歧见浅析
  • 黄河清:余英时先生的独到见解——《士与中国文化》读后感
  • 黄河清:阴盛阳刚澳洲美 ——澳洲行(之3)
  • 黄河清:耄耋老人高唱怀旧金曲——澳洲行之二
  • 黄河清:墨尔本拜谒杨小凯墓记
  • 黄河清:追祭刘宾雁——纪念刘宾雁逝世一周年
  • 黄河清:遗忘的八七老人金兆丰先生的挽联——纪念刘宾雁先生逝世一周年
  • 黄河清:初见刘宾雁及其他——纪念刘宾雁先生逝世一周年
  • 朱学渊:评黄河清《王光美大处不糊涂》
  • 黄河清:悼林牧先生·何家栋先生
  • 黄河清:王光美大处不糊涂!
  • 黄河清:毛泽东是铁打的营盘里最坏的兵
  • 黄河清:为什么对文革造反派宣判死刑?
  • 黄河清:哭当代大禹黄万里——为黄万里先生逝世五周年作/黄河清
  • 黄河清:05年4月12日与欧阳懿妻子罗碧珍通话录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