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陈破空:中纪委副书记,句句都是错
(博讯2007年3月02日 来稿)
    陈破空更多文章请看陈破空专栏
    
     一位名叫干以胜的中共中纪委副书记兼秘书长,近日在记者会上,介绍中共"反腐成绩"。他的言词,恰当地诠释了中共高官的思维。 (博讯 boxun.com)

    
    干某不承认中国官场腐败是由社会制度造成的。他说:"许多存在腐败甚至严重腐败的国家,施行的并不是社会主义制度。"然而,他却没有道出一个众所周知的事实:许多存在腐败、尤其严重腐败的国家,施行的都是专制主义制度,尽管称谓各异。比如,在"透明国际"发布的报告中,以清廉程度排名,中国连年位居七十多位,并列于中国前后的,都是重度腐败国家,也都是专制国家,比如叙利亚、津巴布韦、缅甸、越南等。
    
    干某声称:"中国的腐败问题决不是由社会主义制度造成"。但中国实施的,本身就未必是社会主义制度。不过是以"社会主义"之名,行专制主义之实。中共前总书记赵紫阳发现并认为:就社会主义成份而言,西方国家比中国要多得多。
    
    干某也不承认,在现行制度下,中共反腐、越反越腐的规律。他声言:中共反腐,工作力度不减,2003年以来,每年查处的违反党纪和政纪的案件在总量上逐年下降。去年查处的严重违纪并且受到司法机关处理的案件同比下降了10.9%,由此说明,腐败滋生蔓延的势头正在得到遏制。云云。
    
    在这里,干某玩弄了文字游戏,说"违反党纪和政纪"的案件下降,却不提"违法"案件的升降。干某公布的数据,也仅限于"违纪",而不包括"违法",他透露:去年共有9万7260名中共党员受到党纪处分,另有3万7775人受到政纪处分。如此天文数字,本身已经说明中共腐败的深度。
    
    何况,众所周知的是,中共上下,无官不贪,在一波接一波治标不治本的反腐"运动"中,贪官们早就练就了一身"防疫能力"。作案手段更精,潜伏期更长。是否遭到查处,并不能反映该党真正的腐败程度。更多腐败分子,隐藏得很深,毫发无损。
    
    在记者会上,干某确立的主题,是介绍"反腐成绩",而不是通报"腐败情况"。表明,任何时候,中共都没有忘记"正面宣传"和"舆论导向",作为纪检高官的干某,也不例外。
    
    干某还以陈良宇案为例,重申:"不论什么人、不论其职务多高,只要触犯了党纪国法,都要受到严肃追究和严厉惩处,决不是一句空话。"其实,这就是一句空话。否则,为什么不查处江泽民的儿子江绵恒?江绵恒既从政(任中科院副院长)、又从商(任中国网通、上海汽车等公司董事),仅此一条,就至少违反了"党纪"
    
    。为何不查处黄菊?那个同样卷入陈良宇案的政治局常委,目前以"养病"为由,免受查处;再说,陈良宇遭修理,与其说是因为腐败,不如说是因为对胡温的权力构成了威胁。以"反腐"为名的权力斗争,算不上真正的反腐。
    
    在记者会上,干某说明,所谓"双规",是针对中共党员干部,依据党内法规,而不是国家法律。但干某紧接着提到赖昌星案,申明:赖昌星如果被遣返中国,不会被判处死刑,也不会受到虐待。
    
    干某的这一宣示,首先就超出了他的职责权限。作为中纪委副书记,他管辖的,应是党员干部,而不是商人。应是党务,而不是法务。干某越俎代庖的表态,无意间再度泄露,中共一党专制下,党大于法、以党代法的实质。没有司法独立,只有"党说了算"。而这一切,正是中国政治的沉痛弊端,正是腐败泛滥和无法根治的深刻渊源。
    
    就赖昌星案,干某还说:"中国是一个负责任、讲信誉的大国,说话从来是算数的。" 这里,不知道干某所说的,是中国还是中共。至少,中共从来就以"说话不算数"而臭名昭著。比如,曾号召国民党官兵投诚,之后却反予屠杀;曾欢迎知识分子"向党提意见",事后却扣上"右派"帽子,横加迫害;曾向青年学生保证不"秋后算账",随后却制造大屠杀和大逮捕。
    
    中纪委副书记干以胜,句句错话,句句谎话。从中折射,中共高层对滋生腐败的制度性根由,顽固回避,毫无反省。中国官场腐败,势必无可救药。可以说,浅薄盲目的反腐官员如干某等,对国家和民族的危害程度,并不亚于贪婪成性的腐败分子。
    ( 2/20/07 原载自由亚洲电台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郎咸平:中国官场腐败远没有揭开
  • 权力、商业和媒体:上海肆无忌惮的官场腐败/法国世界报
  • 河北交通厅集体官场腐败案内幕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