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人大女生给铁道部,国家工商总局,国家税务总局的信
(博讯2007年3月02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2月7日是她的生日,也就是在这一天她拿着打印出来的这份建议信递交给了铁道部,国家税务总局,国家工商总局。
     (博讯 boxun.com)

    
    对铁路餐车存在问题的质疑
    
    我是中国人民大学一名学生,在多次的乘列车过程中,本人发现一个常见、但是却早应该得到重视的问题——火车餐车上买餐饮有发票,可餐车却没有营业执照。
    
    根据法律法规的相关规定,特向你们反映,并希望得到重视和回复。
    
    一、餐车上的经营行为涉嫌无照经营
    
    《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法人登记管理条例》是为建立企业法人登记管理制度,确认企业法人资格,保障企业合法权益,取缔非法经营,维护社会经济秩序,是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的有关规定,制定的。
    
    该条例第三条规定:申请企业法人登记,经企业法人登记主管机关审核,准予登记注册的,领取《企业法人营业执照》,取得法人资格,其合法权益受国家法律保护。依法需要办理企业法人登记的,未经企业法人登记主管机关核准登记注册,不得从事经营活动。也就是说火车的餐车上没有营业执照,餐车的经营行为属于无照经营。
    
    二、发票的办理过程出现问题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税收征收管理法》第十五条规定: 企业,企业在外地设立的分支机构和从事生产、经营的场所,个体工商户和从事生产、经营的事业单位(以下统称从事生产、经营的纳税人)自领取营业执照之日起三十日内,持有关证件,向税务机关申报办理税务登记。税务机关应当自收到申报之日起三十日内审核并发给税务登记证件。
    
    《中华人民共和国发票管理办法》第十五条规定:依法办理税务登记的单位和个人,在领取税务登记证件后,向主管税务机关申请领购发票。
    
    也就是说企业或单位要有发票,应该先有营业执照,然后在规定的时间内办理税务登记,最后才能申请领购发票。而火车的餐车上没有营业执照却有发票,是不符合国家的相关法律规定的。
    
    三、走访中矛盾凸现
    
    就这个问题我走访了郑州市地税局直属局,他们认为郑州铁路局的营业执照在新中国成立的时候就有,从法理理论和一般行政体制构成的规律上,可以认为郑州铁路局同时就应该向国家纳税,有发票也就顺理成章了。但我质疑,餐车应该作为一个独立经营实体办理营业执照和税务登记证后,再给他们发票。他们认为铁路局相当于一个大的工厂,而餐车就是一个小的车间,工厂有了营业执照,小的车间就不需要再单独办理营业执照。也就是说只要铁路局有了营业执照,餐车就不需要再单独办理。
    
    同样的问题我又走访了郑州市工商局铁路分局,他们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法人登记管理条例》第七条申请企业法人登记的单位应当具备的条件中,他们已经符合,有固定的经营场所和必要的设施;也有符合国家规定并与其生产经营和服务规模相适应的资金数额和从业人员等,火车上的餐车具备了申请企业法人登记的相关条件,应当办理餐车的营业执照,并且餐车已经有了卫生许可证,符合一个独立的经营实体,应该办理营业执照。他们还表示不是不想去上车执法。他们从80年代就想去火车上执法,可是执法人员如果要上车,就必须要有火车票。这就形成了个荒唐又可笑的现实——工商执法人员如果要按照法律要求,履行自己的职责进行执法活动,就必须自己买火车票先上车。
    
     南京市工商局投诉中心的一位姓王的负责人认为这是老领域新问题,他们也认为餐车符合一个经营单位的特征,应当办理营业执照,并纳入工商部门的监管。当询问工商部门是否也能对过往列车进行监管时,这位负责人表示,经停南京的列车会在极短时间内驶出南京市辖区,而工商部门的监管是属于属地管理,这就给工商部门执法带来难度。以上问题也是全国工商部门遇到的共性问题。
    
    我也就这个问题走访了郑州铁路局,郑州铁路局客运管理科的吴科长接待了我。他认为,只要有经营行为就应该办理营业执照,当然也就包括餐车。但是铁路有自己的特色,存在无法操作的现实瓶颈。在提到工商部门上车执法的问题时,他说,火车是一个经营的单位,每个座位都是一个资源,都能够带来利润。因此如果工商部门要上车执法,必须先要有车票。同样的道理,执法者上站台检查也要有站台票。
    
    吴科长也认为餐车没有营业执照确实违法,却并不容易解决。
    
    在走访南京列车段车队询问有无营业执照的时候,一位姓许(音)的工作人员说,既然有卫生许可证,也有发票,那肯定就应该有营业执照。根据法律的相关规定,营业执照、卫生许可证以及税务登记证都应该悬挂在显眼处,但在餐车上并没有看见有营业执照和税务登记证。
    
    四、争议的焦点
    
    在我走访过程中,遇到的争议的焦点就是,餐车有没有独立法人资格。虽然其他条件都已经具备办理企业法人登记的要求,但在法人资格上存有争议——铁路局认为餐车的法人资格是一个很头痛的问题,因为餐车上的管理人员和服务人员都是流动性。流动的人员怎么按照要求核定餐车的法定代表人?
    
    另外一个争议的焦点是,餐车的营业执照该在哪里办理。因为铁路管理的特殊性,一个铁路局往往要分管几个省的铁路(管理事务)。所以到底在哪里办理营业执照,也是他们所困惑的地方。例如,郑州铁路局现在主要分管郑州和陕西的铁路运营,餐车到底是归郑州工商局管还是归陕西管?列车在运行当中也有很多的站点,站点上的工商部门是不是也可以进行管理?由于工商的管理是属地管理,所以在这个问题上工商、铁路等部门都面临着政策上的困扰。
    
    
    
    附:由于缺乏了政府部门的监管,致使餐车饭菜和火车上相应产品的价格都要高于市场价格的一倍以上。铁路是一个特殊的购物环境,对于乘客来说,在这个问题上没有选择的余地——挨饿,被“宰”,自带食品(负重)。
    
    
     中国人民大学学生:孟立昕
     2007年2月7日 _(博讯记者:艾米)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李天笑:高耀洁访美透露重要信息
  • 郑庆汉:致中共十七大的公开信
  • 就严正学案致各国政要及人权组织的信(中英文通稿)/盛雪、陈用林
  • 《李鹏经济日记》:97’港股暴跌「难以置信」
  • 《李鹏经济日记》:97’港股暴跌「难以置信」
  • 2008共同尽责:监督北京履行奥运承诺/任崇
  • 给王朔的公开信/幽幽鹿鸣
  • 蔡思洁:历史不可尽信
  • 美政治历史泰斗研判中共数年内崩溃(图)
  • 不判赖昌星死刑:荒唐的承诺/子曰
  • 一位老中医給各国医药科研者,心脑血管病专科医师、教授、专家们的一封公开信/谢天方(图)
  • 谁来认这笔账?——给镇江国保的公开信/申德凯
  • 关于《给桑文英的答复信》的答辩
  • 致海外慰问的公开回信/安均
  • 旷烛:中国信访制度的十大危害
  • 论华闻控股与华溥间的信托贷款诉讼
  • 阿里巴巴集团偷税漏税等事实,致杭州市府市领导一封公开信
  • 上海人民给江泽民的签名信(图)
  • 林金芳:“考研降溫”與高學歷信號的失效
  • 中国人权论坛第二号公告(给胡温的邀请信)
  • 天安门母亲公开信呼吁揭六四真相 (图)
  • 石天河:给中国作家协会的公开信
  • 徐景安就我国高等教育的腐败致温家宝总理公开信
  • 法制日报:中国移动首次被诉侵犯通信自由
  • 释妙觉的公开信
  • 邓小平秘录:方励之公开信引发保守改革对决
  • 郑恩宠等继续举报陈良宇的公开信(图)
  • 中国春节拜年短信总量将达140亿条(图)
  • 江苏灌南县少女被凶杀:10月有披露,女孩呼喊着被扔进河
  • 中国移动首次被诉侵犯通信自由
  • 山东枣矿集团10人因发“煽动”短信受处分
  • 重特工人给中央领导及中央巡视组的公开信
  • 刘正有:致全国人大常委会的一封公开信
  • 李智英:对农村土地问题的基本认识和信念
  • 温家宝秘书视察:国务院信访办戒严
  • 中国约三亿人有宗教信仰(图)
  • 邓小平第三次复出的两封信
  • 关注郭飞雄安危细谈郭案 忆二十五年前承诺公开致函
  • 就严正学案致有关国家首脑、议员及人权组织的信
  • 给东莞公安局长得一封信
  • “两会”前夕,“经租户”致当政者的公开信
  • 田宝兰对北京正仁律师事务所副主任冯寒的公开举报信
  • 一个女大学生致胡锦涛的血泪控诉信
  • 盼清官 给河北保定市人民政府领导公开信
  • 上海市民颜芬兰致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一封求助信(二)(图)
  • 上海居民朱金娣致胡锦涛书记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图)
  • 上海居民周敏珠致胡锦涛书记温家宝总理的控告信(图)
  • 狱中难友李毛兴被屈打成招判处死刑!/范子良
  • 莆田市民致中共中央胡锦涛总书记一封公开信
  • 福建“爆炸案”后的冤案给吴官正的信
  • 杭州江干区彭埠镇云峰村的数百村民致胡锦涛、温家宝公开信
  • 上海被强迁10年的受害者吴宁致韩正书记的一封信
  • 上海居民致十六届六中全会——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
  • 上访人白秀英举报信
  • 陕西省徐晓库求助信
  • 浙江永康市教师在哭泣——致胡锦涛等公民的公开信4
  • 闽侯县村民致福建省长黄小晶的一封信
  • 上海居民突破封锁致中央调查组的公开信
  • 科龙前董事长顾雏军给中纪委的举报信
  • 韩传义:信访干部韩卫国离奇死亡申诉材料
  • 【围剿中共黑恶官员】"谬信权"中国司法制度必然
  • 辽宁省、沈阳市苏家屯区12个村村民联名举报信
  • 成都姜翼、张玉林等私分国资的举报信
  • 贵阳:政府车将被害者撞伤后还要进行殴打
  • 陈世忠给中纪委吴官正写检举信
  • 四川宜宾7.26事件-致中共中央、全国人大、国务院的公开信
  • 致中共及未来执政集团的公开信 
  • 就陈慧英被劳教、法律顾问被驱逐致佛山市政府公开信(图)
  • 东方通信注销美国子公司依斯泰克,股东435万美元被贪污
  • 陈维健:不能相信的罪恶
  • 西安转业军人田宝兰致中央军委领导的公开信
  • 老工人张荫乾给北京市新闻办公室网络宣传管理处的公开信
  • 老军人因南京市白下区政府违规拆迁给蒋宏坤市长的信/政文(图)
  • 西安官场黑恶势力徇私枉法的腐败铁证--一个复转军人给中央军委的公开信
  • 致高强部长、习近平书记的公开信(一)
  • 江云飞:致高强部长、习近平书记的公开信(完)
  • 此人佩作检察官吗?求大家帮助我!(投诉信)
  • 武汉大学部分学生及家长的公开信
  • 华南新城业主被5名打手入室殴打,令人难以置信
  • 举报青岛警备区不讲信誉违约,个别军队干部不讲道德索贿
  • 致温总理的一封公开信:人民教师惨遭羁押逾500日
  • 致四川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省长的一封公开信
  • 冤!冤!冤!湖南弱女子赵小琴致信 为夫讨公道
  • 17岁少女工伤失右臂 未成年人伤残赔偿遭遇困境
  • 杨在新:违法犯罪举报信
  • 刘正有:就失地失房问题致自贡市、市人大的一封公开信
  • 致国家税务总局谢旭人局长的公开举报信
  • 硕士致院长公开信:我花几万买了个地方睡觉和自习
  • 致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的一封公开信
  • 政文:南京前湖村民“致国务院总理的一封信”
  • 打着优惠会诊的招牌 实则是圈套
  • 举报信:行长王春汉贪污腐败,武汉商业银行克扣员工养老金
  • 夏智来小姐被冤案:致山东省泗水县公安局李汝寅的一封信
  • 程晓静的父亲致司法部张福森部长的一封信
  • 致最高人民檢察院、法院、中纪委的一封信
  • 瞿新华给《今日说法》的信
  • 政文:南京优秀高级教师漫漫七年申诉信访路
  • 县政府强行拍卖争议土地 村民四处上告无门 (图)
  • 议报论坛强烈抗议雅虎网站封闭电子信箱
  • 陕北两千党员石油投资者致胡锦涛的一封信
  • 人权灾难中的师涛、姚福信和肖云良
  • 北京强拆户鞠鸿怡:值父亲逝去一周年际 写给父亲的信
  • 抓捕上访者的陷阱:中国信访制度
  • 上海张宝亮给赵达功来信,血泪控诉当局迫害
  • 就银监会打击专业技术人员给温家宝总理的信
  • “7月9日,要不强拆你们的房子,我就从你们的胯下钻过去”----广州艺术村正在经历逼迁灾难的公民再致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
  • 孙毓平致中国最高领导人胡锦涛、温家宝的公开信(退出中国国籍声明)
  • “免费信箱”是虚 诚信缺失为实
  • 致政治受害者家属的慰问信
  • 营救清水君、扬建利签名活动:致社会各界人士的感谢信!(附签名402人)
  • 要求对“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作出司法解释的呼吁信
  • 官子弟轮奸一高中女生致死,公检法应说是出交通事故
  • 上海一名残疾青年的求救信
  • 八百高阳三峡移民给总理的求救信
  • 读者来信:地方政府强占我们的土地(图)
  • 个人的权利得不到尊重,谁来信任政府:祈求您能帮助我
  • 公安拘殴上访妇女致其心脏病突发
  • 李奇观:致上海师范大学师长和学友的一封公开信
  • 徐永海等五人就房屋拆迁问题致胡锦涛、吴邦国和温家宝的第二封公开信
  • 读者来信:格杀勿论是良心---一个高中生的遭遇
  • 中国之春记者: 荷兰民运界六四致胡锦涛的公开信
  • 【六四见证】一封戒严部队士兵的信
  • 请别强拆抗击非典医生的住家──致北京市李歧山市长的一封公开信
  • 亚洲时报:孙志刚案13疑犯归案 结果难於令人信服
  • 汪永晨: 我的第二封信
  • 孙丰致胡温公开信:逮捕江泽民!
  • 对华援助协会授权公布北京家庭教会基督徒徐永海医生致全国人大副委员长何鲁丽老师的一封信
  • 辽沈工伤车祸残疾人团结会青田:给“第四个代表”先生的公开感谢信
  • [启事]---清水君原有电子信箱[email protected]被中共网特盗用,,请网友注意安全,暂停联系
  • 给中共16大全体代表的一封公开信:呼吁恢复前总书记赵紫阳同志的人身自由
  • 任不寐给内蒙古丰镇死难学生家长的公开信
  • 给即将攻台的解放军官兵的一封公开信:张万年的儿子住在美国豪宅
  • 北京大学全体暑期留校学生给江泽民的公开信
  • 报纸编辑要不要职业道德?--致《中华读书报》“时代知行”版编辑的公开信
  • 浙江电信军转干部致全军将士的信
  • 就中国渔民们在菲律宾狱中的恶劣待遇给阿罗约的公开信
  • 安徽蚌埠市400多回迁户致江泽民、朱熔基的公开信
  • 外国人可以经营,为什么中国人不可以?政府要严惩中国私人经营电信者!
  • 还我民权!抗议黑、腐、恶势力再次对我的迫害──致中共中央政法委书记罗干先生的公开信
  • 来自一名受迫害的复旦大学博士研究生的求救信和声明!!!!
  • 健康报年年报道河南实现100%无偿献血的成绩,真无耻,请去信或电话抗议!
  • 宁夏吴忠市女生溺水事件续闻:各领导都巧言辩护
  • 宁夏吴忠“女生溺水”事件追踪:副市长为推脱责任,竟信口开河
  • 媒体称江西关闭全部迪厅将危害政府信用
  • 给江泽民的公开信:我的儿子在兰州大学宿舍被保卫人员枪杀
  • 酒后骂人当众撒尿 这个电信公司经理如此做派?
  • 一位监察干部致党中央、国务院、广东省委、省政府的公开信
  • 厦门一位网友给吕加平的匿名来信:查腐败的专案组成员吃霸王饭还殴打服务员
  • “金庆12号”遇难家属致石广生部长的一封信
  • 这世道!报道《一千四百余农民被逼割阑尾》的媒体和记者被判赔10万元名誉损失
  • 刘一芳:雷锋,个人迷信的先锋
  • 致江泽民信──由王伟之妻致布什信所想到的
  • 致24个美军的慰问信
  • 腐败的新借口:信仰危机
  • 女人们不相信高瞻是间谍
  • 为了老百姓的住房问题,请您和我们一同给人民代表大会写封信
  • 就北京市老百姓住房与拆迁问题: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北京市人民代表大会的一封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