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庞忠甲:对特权政治宣战
(博讯2007年2月25日 转载)
    美国改革史话——对特权政治宣战 作者:庞忠甲
    
     (博讯 boxun.com)

      美国是个只有二百三十多年历史的年轻国家,但又是世界上第一个民主共和政体国家,立国要比法国大革命还早十三年。
    
      美国的历史渊源并非自立国始,美国的诞生是人类进步思想精华和北美十三州殖民地现状相结合的产物。美国的民主不是来自森林,其理论和实践都起源于欧洲。“美国国会体制并不是西部莽莽荒原的产物,而是脱胎于欧洲的议会。”
    
      华盛顿、杰弗逊、富兰克林和潘恩等当年开国主政人物,多为基督教新教自然神论(Deism)派,他们秉承基督教救赎教义济世精神,相信存在至上神,但反对迷信奇迹,批评基督教和犹太教的超自然非理性因素,以为天道自在人心,主张真实地、科学地反映和了解事物,人间的幸福要靠人类自己去追求。
    
      他们领导的美国人民,来自远涉重洋、战天斗地白手起家的移民及其后裔,其主体为曾受压抑的富于改革性的新教徒,较少保守性和旧制度传统束缚,较多追求合理人生的创新精神。在此几同无人之境、美丽富饶的新大陆,就象在一张白纸上可以画出最美最新的图画,这种天时、地利、人和条件,是是任何其他国家尤其是古老文明国家所无法比拟的。
    
      七年对英独立革命战争的胜利,不仅摆脱宗主国,产生了新国家,并在一七七六年费城的第四届大陆会议上通过“独立宣言”,阐明了一种体现伟大仁爱原则的人本主义哲理,从此“人人生而平等” 、“天赋生存、自由与追求幸福的权利”,以及“为了保障这些权利,人类才在他们之间建立政府,而政府之正当权力,是经被治理者的同意而产生的。当任何形式的政府对这些目标具有破坏作用时,人民便有权力改变或废除它。”成为维护人权的不朽箴言,它们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美国后来的历史,并对西方国家和整个世界发挥了强大的影响力。
    
      提出正确的人权原则,只是一个良好的起端。当年大陆会议上支持独立宣言的代表们,主要代表了以种植园主或奴隶主为主体的男性有产阶级,他们最感兴趣的还是自己这个阶级男性的人权,无意把自己与社会底层的穷鬼、掠夺对象印第安人等相提并论,更遑论视同牲畜的黑人奴隶了。在杰弗逊起草的“独立宣言”草稿中,曾写进了一段否定英国黑奴贩子带来殖民地的奴隶制度的内容,因为抵触了当时占政治主流地位的庄园主即奴隶主们的利益而被删除了。要到南北战争以后,一八六五年一月三十一日,在林肯总统推动下,国会通过了第十三条宪法修正案,方才正式取消奴隶制度;而黑人和弱势群体地位的显着改善,犹待二十世纪六十年代中期民权运动和民权法案的诞生。
    
      新生的美国建立了松散的邦联式共和政体,不久面临治理无方的混乱状态,几陷国家于肢解危机。一七八七年,在华盛顿主持下,来自各州的代表们在费城举行制宪会议,一共开了116天。在意见分歧激烈争论中,经过艰难的折冲协调,终于通过了具有历史意义的美利坚合众国宪法,规定美国为联邦制国家,既不同于中央软弱无能的邦联制,也不是那种容易退化为专制政体的中央高度集权制度。新宪法规定采行行政、立法和司法三权分立(不同于欧洲式民主的立法高于一切),源自英国著名思想家约翰?洛克和法国启蒙思想家孟德斯鸠的理论设想,至此由新生的美国首先付诸实施,是为人类史上又一重大里程碑。
    
      若用简明的中国儒家语言来说,新宪法就是按仁爱原则,循中庸决策之道,在一辈杰出“义人”主导下,结合当时历史实际,制订成功的一部大“礼”。这部大“礼”规定美国民主制度实行行政、立法、司法三权分立,三者各司其职,并互相制衡,以防范任何一权独大,也不易为任何党派、集团所控制,从而避免出现专制或暴政的危险,使得代表各种不同利益的人们能“在事关最重要后果的问题上表达自己的意见。”
    
      华盛顿在给友人的一封信中说:“宪法中规定的防范暴政的钳制办法和制衡办法比人类迄今为止所制订的任何体制都多,而且按其性质来说,也更难逾越,这至少是这部拟议中的宪法的重大优点。” 这恐怕是是美国终于崛起成为民主典范和第一超强的必要因素。
    
      制衡是一种防止人们犯错误的重要手段,以保护社会大众的权益。制衡作用对象,必须包括普通社会成员——平头老百姓、和掌控权力的统治集团两个方面,不可有所偏废。但大家知道,在任何历史阶段,最困难的不是前者,而是称为“权力制衡”的后者。如果缺乏对掌权者有效的“权力制衡”,一切立意美好的“礼”,不可避免为统治集团滥用权力所破坏、扭曲,以至反其意而用之。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德意志第三帝国的兴起,就是由民选上台的国社党总理希特勒,排除了国会的制衡阻力以后变得一路顺风。今天世界上许多徒有民主美名,而无民主之实的政权,要害多在于没有建成一个真正有效的针对统治集团的制衡机制。
    
      “权力制衡”是要造成一种社会力量,可对认为不妥的决策或行为说“不”,并经由一定程序行使权力加以制止。这种有条件的制止功能,目的在于防止政府犯重大错误,保护社会大众的权益。
    
      新宪法经各州批准后,华盛顿被选为第一任总统,并于四年后再度当选连任。八年间华盛顿领导联邦政府奠定了新政制雏形,在内政外交等各方面都有很好成绩,并确立了一些必要的先例。当时宪法没有总统任期制,华盛顿决定不再寻求第三次连任,还严正拒绝过一些人包括军人劝进拥立为君主。在举世盛行君主制之际,被敬为国父的华盛顿的二任引退行动为美国民主政治树立了可贵的榜样。照诸中国儒家术语,华盛顿就是非常值得推崇的世之“义人”了。
    
      美国建立了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政治体制,但历史条件决定了这种体制的局限性,主导美国政治的开国元勋、实力人物,包括华盛顿在内,毕竟是有财有势的有产阶级代表,他们向英皇力争的民主,首重的当然是自己阶级的民主。因为存在阶级矛盾,当政者要警惕人民起来反抗斗争,引起“无政府状态和混乱局面”,所以宪法只给予人们有限的权利。一切民主权利当中最根本、最重要的是自由选举(选举和被选举)权利,那时只限于具备相当财产条件和教育程度的白人男子享有。例如在新泽西和马里兰,州参议员候选人必须拥有一千英镑的财产,而南卡罗莱纳则为二千英镑。对于无权的广大民众,包括以劳动者为主的穷人、占人口半数的妇女、土著印第安人、有色人种移民以及处于非人悲惨境地的黑奴,那“有产阶级民主”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岂不相当于“有产阶级专政”?这就是说,当时世界上独一无二的美国共和政体背后,存在着回归专制特权政治的逆向暗流,在新政权蜜月期过后,总要顽强的突显出来,考验这个先进政体的生命力。
    
      美国开国四十多年后,即第七任总统安德鲁·杰克逊(Andrew Jackson)就职时刻的十九世纪二十年代后期,是美国政治史上的一个相当黑暗的时代。
    
      有产阶级民主,是隐含专制恶质的不健全的民主,关键在于选举权向少数有财有势的人群倾斜,制衡手段有章难循,统治阶层还是逃不脱以权谋利、追求特权的必然腐化趋势。其时官场寡廉鲜耻、营私舞弊、贿赂公行,许多国会议员以手中的神圣立法权力作交易,以制订偏袒性的法律或其他方式换取受益的私人公司的金钱报酬,甚至詹姆斯.门罗总统也以改变政府法令换取贿金五千美元。此时政府官员多出自“名门贵胄”,由于没有任期规定,形成了变相终身制,建国以来,已渐老化,许多人或腐化堕落,或昏聩庸碌,当官作老爷,不复为人民服务。而党派政治的畸形发展,个别大党形同党阀,颐指气使,垄断议员提名,是对美国人民本来就有限的选举权明目张胆的篡夺,国家政治渐为一小撮反民主倾向的政客所把持。
    
      政治倒退和腐败的结果,正如约翰.昆西.亚当斯所说,“这两年来,联邦每一部分的状况都发生了很大变化;很多人完全破产了,群众遭受极度贫困;对政府普遍不满;这种不满还没有集中到某一确定的方向,而正准备抓住任何事件作机会在到处寻找领导人……… ”
    
      当时正是人民积蓄力量迎接工业革命和资产阶级民主化高潮到来作艰苦斗争的时代。美国人民毕竟知道运用选举权利来选择领导人。农民、工人、社会底层贫苦百姓以及中小业主们纷纷行动,争选举权,要民主、要自由、要求改变社会现状,形成了强大的社会浪潮,迫使许多州降低了选民财产条件等限制,更多白人男子获得了投票参政机会,乃使一八二四至一八二八年间美国选民人数增加到了三倍。
    
      贵族政客们吃惊了,纽约州的肯特就在制宪代表大会上叫喊,“普遍的选举权正在危害着财产权,并且成为穷鬼和浪子们左右富户豪门的法宝。政府各部门应由那些对自己所行使的权力的性质和重要性分毫不知的人来主宰吗?”显然,正如学者施莱辛格指出,“一旦阻碍选举权的堤坝为平等的潮流所冲垮,那么,联邦政府控制权的牛耳,也就不可能长期由旧时人物来执掌了。”一八二八年,美国选民以空前的政治热情,推举了代表正在兴起的中小资产阶级的杰出民主主义者安德鲁·杰克逊为第七任总统。
    
      杰克逊执政两届凡八年,坚定地贯彻了一系列决壅除弊、励精图治的改革计划。首先是对政府官员整顿以清算官僚主义,把一切从事非法勾当的人,以及那些出于政治考虑或违背人民意愿而任命的人和所有无能之辈加以撤除。期间清出了一大批贪官污吏。杰克逊称那些盗窃国家资财的坏官为“老鼠”、“硕鼠”,同时坚持留用贤官,并不拘一格地起用新人。据统计全部官员中被撤换了约百分之十。
    
      杰克逊知道,一场改革光靠撤换是不够的,必须从原则性出发建立一种经常性的制度,实行官位轮换,才能使民主自由永存。总统在一八二九年十二月致国会的年度咨文中有力地表达了他与人民灵犀相通的改革思想,发出了响遏行云的改革动员令。咨文分析了旧习铁饭碗式官僚体制的流弊,批驳了所谓普通人没有执政能力的陈腐谬说,阐述了官职的本质及其与人民的关系,论证了改革的可能性和正义性。
    
      他指出,“国家官职的设立,只是为了有益于人民,任何人没有比其他人拥有更多的做官的天生权利。官职不是为了支持特权人物,牺牲大众利益而创立的。所以官位私下授受或连续无限期任职都是错误的…… 人民若认为贪官取代了清官,应有投诉不公的权利。被撤下来的人须和千百万从未握过权柄的人们一样寻求谋生之道。有目的的制衡,会摧毁现在十分普遍的当官发财思想。尽管可能产生个人的苦恼,但是通过基于共和信条的轮换制度,将使我们的体制焕发出新的生机。”
    
      这是一份“为官权利面前人人平等”的宣言。杰克逊的主张,不啻对特权政治宣战,表达了争民主、争自由的广大民众的心声。由此推动的一场联邦政治改革,打破了国家机器中贵族政客垄断官位的狭隘关门主义,从此政府“选贤举能”的大门向普通人民敞开了,使国家政治出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民主新气象。
    
      一位法国观察家曾就此赞道,“遍及全美的那种政治活力,必须亲眼得见才能了解。一踏上美国土地,你就立即被一种喧嚣弄得目瞪口呆。……… 美国人所懂得的几乎唯一的快乐,就是参与政治,讨论政府的各种措施。”
    
      时值美国由农业国向工业国转型,加快发展资本主义的关键时刻,这场改革,使得这个崭新的国家恢复了民主共和政治的强劲前进势头,但是前方道路山重水复、荆棘重重,远非一马平川。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美国改革史话-终结奴隶制,共圆“美国梦”/庞忠甲
  • 美国改革史话-对特权政治宣战/庞忠甲
  • 庞忠甲:两类不同性质的“大国崛起”
  • 庞忠甲:中国特色“受控权力制衡”方案/庞忠甲
  • 图文:塔楼记事――纪念九一一事件五周年(下)/庞忠甲(图)
  • 图文:塔楼记事――纪念九一一事件五周年(上)/庞忠甲(图)
  • “祭孔”证伪/庞忠甲
  • 何来“孔子标准像”?/庞忠甲
  • 孔子学说与“全球伦理”/庞忠甲
  • 重新解说西方文明史――孔子神性版比较实验论(上)/庞忠甲
  • 重新解说西方文明史――孔子神性版比较实验论(中)/庞忠甲
  • 重新解说西方文明史――孔子神性版比较实验论(下)/庞忠甲
  • 儒学济世可行性分析/庞忠甲
  • 真儒蒙尘-华夏沉沦 -----神州悲怆命运交响曲/庞忠甲
  • 孔子的社会发展目的论/庞忠甲
  • 重新解说“文化大革命”/庞忠甲
  • “礼”的重新解说/庞忠甲
  • 挑出中国政制顽症的总病根---《尚书》启示录/庞忠甲
  • 中庸之道,其至矣乎―“孔门传授心法”重新解说/庞忠甲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