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刘逸民:风景:围绕着严正学案的一场名利争斗
(博讯2007年2月23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严正学更多文章请看严正学专栏
    
     (博讯 boxun.com)

    序
    
    民运的名利场跟别的码头也似乎没有什么不同,这不,最近,严正学案又闹得沸沸扬扬。各种飞短流长充实网上,各色头面人物粉墨登场。民主党领袖徐文立、人权律师郭国汀、民运老前辈邓焕武,一个个赤膊上阵声嘶力竭义正词严气壮如牛,愤怒声讨老严那个不听招呼的辩护律师李建强(刘路),好像这个律师不是在想辙捞出老严而是要把他推进地狱,好像他不是在帮助民运(如同当年章仕钊、史良为共产党人辩护)而是要破坏民运的革命大业;好像他比共产党本身更坏更阴险更可怕!于是乎,一场不识好歹不分敌友不论是非不知深浅不管严正学先生死活的大围剿针对严正学的辩护律师上演了。
    
    郭国汀:义正词严痛批律师低调
    
    自称“人权律师”、“中国第一个主业为政治犯辩护的人权律师”、“第一个为法轮功辩护的人权律师”的旅居加拿大的郭国汀先生,虽然人在北美“自由之邦”,依然心系大陆“专制之国”,时不时的要以人权大律师、人权律师的先驱、人权律师的旗帜和领袖的身份发号施令,指导维权运动的方向。只可惜大陆的维权界似乎不太给这位人权大律师面子,没有什么人理睬他的指示,倒是有不少网络名人如不锈钢老鼠、毕时园、小乔之徒,不时给予冷嘲热讽。心高气傲的刘路律师甚至拒绝跟他论辩(声明再跟老郭论辩,读者可以直接送他进精神病院)。于是,郭大人权律师(此乃老郭夫子自道,不是在下嘲讽他也)忍不住满腔怒火,连续发表多篇宏文,声称人权律师承办人权案件,不二法门就是公开案情,组织国际舆论施加压力,愤怒揭露中共法庭的邪恶、政权的非法、法律的荒唐才能让中共望风丧胆,望而却步,最后轻判或者释放政治犯。根据郭大人权律师制定的标准,刘路自然被判定为假冒伪劣,是个跟中共当局苟且交易的商人律师,甚至干脆就是个行贿者。让笔者哭笑不得百思不解的是,郭大律师就没有想想刘路和指派他辩护的独立中文笔会究竟有多少银子能“收买”中共的法庭,让他们释放在当局看来罪大恶极的政治犯?笔者了解的情况是独立笔会其实是个穷得叮当响的组织,由于2006年度中共抓人发了狂,包括严正学案在内的好几个案子都是刘路自己垫钱在跑,从哪里找钱去行贿法官?
    
    笔者认为,人权案件也好,普通案件也好,当事人和律师的关系都是一种委托关系,律师都必须以维护当事人的利益为最高原则。正如不锈钢老鼠所言,当事人不认罪,律师不能劝他投降,当事人愿意妥协,暂时认罪“投降”,律师也不能劝他当英雄。本人理解,律师的职责是让当事人无罪开释或者受到相对较轻的处罚。高调也好,低调也罢,都要服从这个需要。这是律师基本的职业道德,是律师的责任伦理。郭大律师代表政治犯立言,声称政治犯的根本利益就是保持革命气节,跟共产党战斗到底,等于取消了政治犯选择个人自由的权利,实在是比江泽民同志的“三个代表”还霸道啊。
    
    共产党内批评同志有句行话,叫做“对别人是马克思主义,对自己是自由主义”,笔者认为这话送给郭大律师,简直就是量身定做的,老郭在国内做人权案子大胆放言,被“捉进官里去”,他自己也并没有保持“革命气节”,反而写了悔过书乞求当局流放他“到美加等国谋职”。看来,“保持革命气节,勇当英雄决不妥协”只是要求别人的,并不包括郭大人权律师自己。
    
    郭大律师作为一名“人权律师”(老郭夫子自道),一名前维权律师(刘路定位,老郭强烈反对),本来应该明白,任何案件都有不同的特点,都有其特殊情况,怎么可能千篇一律按照你郭大律师的模式公开爆光呢?怎么就能断定公开爆光对当事人一定有利呢?
    
    就拿严正学案件来说,刘路仅仅根据需要透露了一点点案情,海外就议论纷纷,什么“线人”、“伪证”等等各色议论都出来了。根据本人了解,严案如果真的如郭先生的意思全部公开,不仅严先生的声誉可能会受到不必要的误解甚至损害,海外某些民运领袖恐怕也脱不了干系,甚至会被赶出美国!而且律师也失去了跟当局谈判的砝码,这样究竟对谁有利呢?
    
    鉴于郭大律师的身份和他的职业背景,笔者姑且认定他“无知”。
    
    徐文立:倒打一耙反诬律师设套
    
    徐文立是本案的关键人物,他一人兼三个身份:1、严正学十年前的老朋友,现在严案后援会的成员;2、民运领袖、民主党创建人之一;3、严正学案控方的重要证人。根据目前透露出来的消息,严正学1998年在北京认识徐文立,给徐文立的工作室做过艺术讲座,跟徐文立要过民主党的资料(严说曾明确告诉徐系奉警方之命去要,徐当年不在乎,现在坚决否认)。2003年严正学在美国办画展再次见到徐文立,要求徐出一个证明以便办理政治避难,徐给严出了严是他1998年亲自发展的秘密党员的证明。后来严改办技术移民,把这份没有使用的材料带回了国内,不幸被警方搜走,成了严秘密参加民主党的“铁证”。严正学认为自己并非民主党,为此坐牢十年太冤枉,因而绝望自杀,被救后向律师和盘托出10年前的内情。因为事关人命,律师不得已向海外求证,不料徐大领袖大发雷霆之怒,发出严正声明。
    
    徐在声明中对自己是否秘密发展严正学为民主党员,既不肯定,也不否定,反而大谈民主党人应有的气节,“诞生于苦难、今天依然战斗在苦难之中的中国民主党人挺过来了,正因为中国民主党的中坚分子,在面对牢狱之灾和险恶的社会环境的时候,他们是高昂着自己的头颅,坦荡地向世人高声宣称:”我,就是中国民主党人!“”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一个内在猥琐、私欲横流的党是没有前途的。我们,中国民主党人就是要张扬无畏、无私和奉献。否则,我们必定辜负对我们寄予了厚望的占中国人口绝大多数的被欺凌、被压迫的民众。“这些掷地有声、慷慨激昂的豪言等于在谴责严正学先生没有坚持自己的气节,没有为党的事业去牺牲。但是,且慢,这里,徐大领袖打了个马虎眼,他还没有回答人家严正学究竟是不是民主党呢,怎么就要求人家去为你的党去”下地狱“?在这些高调的背后,难道就没有另外一种可能,就是人家严正学根本就不是民主党,而你徐大领袖身在美国,知法犯法,向美国移民当局出具了伪证,现在不敢承认,打着堂皇的旗号来替自己的自私自利掩饰?
    
    徐文立最精彩的表演是反诬律师设套陷害他。请看徐先生的高论徐说:“中共专制政权为了既打击中国的维权运动,又继续迫害中国民主党人,蓄意抛出了迫害严正学先生的所谓的与中国民主党有关的'证据'.”这等于说严的律师就是共产党专制政权,向海外求证等于“打击维权运动”,“迫害民主党人”。徐还说:“一些号称民主运动人士、然而又私心膨胀的人长期以来不论是以伏笔暗示或公开宣称的方式指称我是什么什么的人,此时也觉得大有文章可做,企图以此为契机在政治上达到毁坏我的目的;他们期待着至少可以诱发一些人的联想,败坏我的声誉;倘若达不到此险恶的目的,至少也能看上一场让我面临恶毒的两难选择的尴尬。”这等于指责律师和别有用心的海内外民运互相勾结,故意设套败坏徐大领袖的声誉,让他“面临恶毒的两难选择的尴尬。”为了证明自己的论断,徐先生还有逻辑推理:
    
    “那位李姓律师第二个取证方向,就是让我证实严正学先生的有些行为是接受警察的指令去做的,那么合乎逻辑的推论就是:'按照警察的指令去做就是无罪的,反之就是有罪的'.那么,你怕刑罚,就拿'警察线人'的帽子往自己头上扣吧,这不但轻而易举地起到了妖魔化堂堂君子的严正学先生,也妖魔化了我;因为我对于一个明明白白的”警察线人“却不能觉察!我想在此告诫,中共专制政权和那些有意和无意在帮闲的人们,中国民主党人不吃你们这一套,下回少来这种把戏!”这位民运领袖、美国布朗大学教授为了给自己开脱居然到了口不择言、不讲逻辑、胡言乱语的程度!
    
    第一,“按照警察的指令去做是无罪的,反之就是有罪的”,是从“严正学先生的有些行为是接受警察的指令去做的”这个前提推出来的“合乎逻辑的推论”么?前提和结论是一个非此即彼的逻辑关系吗?
    
    第二,关于“严正学先生的有些行为是接受警察的指令去做的”这个问题,律师是让你做肯定的回答还是在是与非之间做出选择?你徐先生敢出示律师问话的原文么?
    
    第三,律师为什么这样问,你敢肯定他是无中生有,引诱你上当而没有严正学先生的陈述做为基础事实么?
    
    本来,对律师的取证徐先生觉得不便回答有权利保持沉默,就像另外两位海外的朋友一样。反过来诬蔑律师就实在太过分、太无赖了些。正如一位主持公道的朋友说的,律师取证是他的职责所系,当事人委托了,他不去取证才是不可思议。
    
    照笔者的理解,承办严正学案件律师其实别无选择,因为第一,根据本案徐文立们提供的“证据”和中共的法律,律师当然可以高调辩护参加民主党无罪,但是就实际效果而言没有任何用处。第二,严正学拒不承认自己参加了民主党,律师不可能反过来说他是民主党应该坚持“革命气节”。所以,本案除了取证否定严的民主党身份律师几乎没有别的选择,这有什么好责怪的呢?
    
    其实,徐文立之所以令人瞠目结舌做出这种过激反映,除了他的学养亏欠,缺少政治人物那种博大胸襟恢弘气度之外,就是道德品质问题了。做对严正学有利的证词,理论上可以让老严免去10年大牢,但也可能给他自己造成不便,对这个所谓的“两难选择”,诚实正直的人不难决断,连早期的共产党人都能做到牺牲自己的利益挽救战友呢。但是这位民运领袖、这位撒过谎的不诚实的“政治家”,为了自己的利益就是要将谎言进行到底。为了自己的利益不顾别人死活是谓“无情”,为了掩饰自己的无情、自私,反过来不顾逻辑、不讲事实,信口雌黄,栽赃严正学,诬蔑严正学的律师,则是连市井小民都不屑的无赖之举了。
    
    邓焕武:无中生有诽谤律师造谣
    
    中国是个尊敬老人的国度,但是中国文化中偏偏有这样一句话:老而不死,是为贼!而且原创还是圣人孔夫子。说实话,在所有的围剿严正学辩护律师的民运人士中,最不堪、最让笔者不屑提及的就是这位邓先生。据说此人年龄一大把了,还算是什么民运前辈,却常常热衷于像网络混混似的躲在暗处放冷枪,射冷箭。一年来,他多次使用化名诽谤诅咒跟他没有任何来往的刘路律师,这次又抛出《且看推迟开庭之花招——析严正学被迫害案进展状况》,居然把法院同意律师建议,延迟开庭也解读成“阴谋”,好像法庭赶紧开庭立即将严判重刑才是公道!
    
    这位邓先生先是把法院延迟开庭说成是律师预设的圈套(好像律师是法院院长),然后论证说:“如果你被李大律师引入这个预设的圈套,那么其逻辑的必然进展如下:参加这个民主党,当然是犯罪的;那么,现在能够”捞人“的办法,就是尽可能取证证明严正学没有参加,或者是假参加……。而指控一方,也还取证不足,也应继续充实证据(罪证),方可指控成立……。如此等等,让被控告一方在这个跳不出的圈套里,打转转……。”多么“伟大”的逻辑呀。尊敬的邓先生,律师什么时候说参加民主党就是犯罪?律师否认老严参加民主党就等于律师认定老严参加民主党就是犯罪么?大言不惭、屡发高论的邓先生,请你回家找你孙女问问逻辑ABC,让她给你一个答案好么?
    
    除了逻辑混乱,还故意诽谤,邓先生说:“为了”捞人“,已制造了2个谣言——其1,”据悉,张建红(力虹)可能回家过春节“;其2,严正学原来是个奉命打入民主党的”线人“……。第1个谣言意味着李大律师能够”捞人“,好让大家和严正学家属在幻想中,默默听候佳音。第2个”谣言“(论罪这是泄露机密)是有效的”捞人“办法,即有可能打捞出一个卑鄙无耻的线人。这样,既可增加”捞人“成功的案例,又可彻底抹黑严正学……。”邓先生虽然没有提谁制造了两个谣言,但是结合上下文,不难看出是指严正学的律师,但是,邓有什么证据证明律师制造了这两个谣言?第一个“谣言”,迄今为止没有任何资料证明来自律师(刘路对记者还否认过这个猜测);第二个“谣言”,其实是不同的人基于某种事实的一些解读,律师自己就从来没有说严先生是线人,邓先生是要否定那些事实,可以要求律师出具证据,如果要否定线人的论断,那就跟做出解读的人打笔帐得了,怎么又赖到律师头上?变成了律师制造谣言?
    
    在铁口直断之后,邓先生感慨:“请试想,如果不是绞尽脑汁,哪个流氓能够策划出这般的毒计?”!
    
    凭着常识想想,没有基础事实,律师敢制造谣言“抹黑”自己的当事人么?他还想不想做律师了?网上有句名言,见过无耻的,没有见过如此无耻的。套用邓先生的话说,如果不是昏了脑瓜,哪个无赖能想出这样的谎言?
    
    邓先生还未卜先知的说:“我们的李大律师不从这方面寻找法律根据(指结社无罪),替受害人作无罪辩护,从而把真相公之于众,把政治罪恶置于社会阳光之下,却反而去设置种种圈套……。这,真是岂有此理也!”自古以来诽谤者从来不顾事实,自说自话,这位七老八十的老民运,居然就敢闭着眼睛瞎侃,你怎么就敢肯定人家李律师就不会从结社无罪的法理方面做无罪辩护?律师在关于严正学案子的声明中已经表态,他不会做有罪辩护,既然是无罪辩护,你怎么就能排除律师从结社无罪的宪法层面辩护的可能呢?邓先生为老不尊,怎么可以到了闭着眼睛信口雌黄的程度?
    
    这位邓先生据说还是老严的朋友,在老严深陷囹圄,面临重判的关键时刻,他不是去想办法帮助或者声援严先生,反而诽谤、诋毁严的律师,从反面给法院提供严惩严的依据,笔者不能不问问,你邓先生究竟是人是鬼?
    
    据说,李律师看到邓先生的文章,非常气愤,准备起诉到法院追究其刑事责任,后来听说这不过是个七老八十的王朗之徒,一个老而不死的文贼而已,立即打消了念头。李律师说,王朗有耻,所以,能被孔明骂死,这个邓先生已经无耻到这种程度,法院又能奈何?还是祝他长命百岁吧。
    
    民运的林子很大,从国内到海外,从现实到网络,风光秀美,景色宜人。既然是一方民主、自由的乐土,不管你是百灵、黄鹂还是乌鸦、猫头鹰,什么样的鸟儿都可以来一展歌喉,唱上一曲。毕竟可以为色彩斑斓的民运林子里增添一个节目。那么,让我们什么也不说,只看这变幻莫测、美丽恒久的风景。
    
    2007年2月22日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