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2007年春节联欢晚会感言——“主旋律”扰民何时休?/姜福祯
(博讯2007年2月22日 转载)
    姜福祯更多文章请看姜福祯专栏

     记得文革的时候,有一首著名的革命歌曲可以说豪迈到了极点,单调 到了极点,固执到了极点,霸气到了极点,自然也革命到了极点,歌 词就是一句,并不多叨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就是好,就是好 呀,就是好,就是好!”这样的时代产生了很多这样直观蛮横代表你 感情、强奸你智慧的“主旋律”,这种歌曲的魔力,随着“9.13” 林彪三叉戟的坠毁,也就从盲从者的意识里渐次引退了。

     2007年的春节晚会大套餐主要由欢乐和谐组歌、相声小品、歌曲舞蹈 杂技三个版块构成,总节目量56个,主旋律作品27个,比例是56:27 占整个节目50% 还多,其中有至少五~六首是毛泽东时代的红色经 典,现在唱起来倒很象是黑色幽默:比如《众手浇开幸福花》《我爱 祖国的蓝天》《雪莲献北京》等。如果这种低劣的“无产阶级革命感 情”至今还能忽悠住中国人的感情,那么就不必大谈和谐社会了── 大家都在浇灌幸福花,而且这种幸福花是属于“社会主义”的,是 “千代万代开不败”的。这种话语霸权是靠走上神坛的“人民领袖” 才能支撑的假大空,是靠“毛泽东思想”,金正日“主体思想”的罢 黜百家才可以维护的“革命文艺”。改革开放30年了,市场经济也15 年了,怎么“主旋律”的愚民方式越来越拙劣,总让人感到有一种 “还乡团‘式的妄想和固执。 (博讯 boxun.com)

    毛泽东时代主旋律曾经成功地愚民多年,邓小平时代经过思想解放运 动,主旋律的愚民作用已经很有限了,92年之后“革命”的价值观被 市场价值瓦解,93年到98年的春节联欢晚会,多样化的文化价值观还 时有呈现,就是2004年之前的春节晚会,大众狂欢的趋向也还隐隐可 见,一些作品还有一定的思想性和个性,虽然一路下来主旋律对“红 色经典”的弘扬始终并不放松,这是因为“社会主义”的红旗还需要 举着,可是人民意识还没有全面沦陷,文化创新的空间还有一些。我 们还能看到“把天安门推倒美国”的调侃,“我不下岗谁下岗”的挖 苦,《卖拐》式的“忽悠”艺术和隽永,《吃面》式的百姓可乐,一 些流行歌星和歌曲的整段独唱,《家书》式的坦率朴实,首唱歌曲和 新面孔的忽然闪现。今年有什么,除了主旋律的跋扈,就是浅尝辄止 的肤浅,那一个小品也停留在表层,没有思想性可言,包括赵本山的 《策划》,全部作品都有或浓或淡的“遵命”痕迹。这样的大联欢如 其说是大众狂欢,不如说是主旋律扰民,而这种扰民已经到了事物发 展的临界点。难怪,不少观众说今年的春晚,是历年最差的春晚,根 本没有关注老百姓喜欢看什么,主张中央台放弃主办低劣的春节联欢 晚会,起码停办一年两年,让观众有机会在地方台、港台台之间随意 选择视觉娱乐的权利。

    春节晚会的艺术生命力和创造力已经被主旋律扼杀,主旋律假大空的 态势已经让人难以忍受,如若不从根本上放弃党文化闹春的宗旨,开 放式办春晚,则春晚必将被观众彻底抵制和唾弃。

    (2007年正月初三于青岛)

    原栽《民主论坛》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二十年目睹中国禁书之怪现状 (一)/姜福祯
  • 赦免论的实质是“抢了白抢,偷了白偷”/姜福祯
  • 邬书林的变脸与中国式禁书/姜福祯
  • 萨达姆之后“布什主义”的走向/姜福祯
  • 由博客到播客再侃到网络共和/姜福祯
  • 崔英杰案昭示:该是给城管划句号的时候了/姜福祯
  • 中国离非洲有多远?/姜福祯
  • 权力的广场(札记六题)/姜福祯
  • 胡锦涛能否敲响“官煤勾结”的丧钟?/姜福祯
  • 共产党是一个党/姜福祯
  • 自由的深度和层次/姜福祯
  • 总书记说“网事”,后果很严重/姜福祯
  • 姜福祯:我是否要帮老朱踹孟子一脚
  • 姜福祯:《民主是个好东西》的前身和来世
  • “馨吻脸脖”又如何?/姜福祯
  • 打倒汉字!——我想为未来可能发生的“六件可怕事情”再添一件/姜福祯
  • 严重建议制订《中华人民共和国恶搞法》/姜福祯
  • 谁在叨叨就是反党反社会主义了昂!/姜福祯
  • 姜福祯:重提“大刀向贪官们的头上砍去!”
  • 青岛“马六”豪华轿车撞人案即景/姜福祯
  • 姜福祯:教育、医疗产业化的实质是劣币驱逐良币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