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杨凯乐:论勇气——兼论基督徒与公民
(博讯2007年2月18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一
    
     去年,借地利之便,我与访美的基督徒维权人士相识。在华盛顿D.C时,因第二代表团受邀入住Mummy家,享受与三位基督徒朝夕相处、秉烛夜谈的荣幸。耳闻目睹陌生“英雄”的音容笑貌,促膝谈心维权历程的辛酸苦辣,一个个抗争的故事,使得他们在我心中不再是报纸网络上冷冰冰的人物,只是在耶稣基督里由圣灵联结彼此生命的肢体。兄长们一次次勇敢的反抗和付出的代价,激励我不像从前那样被软弱胆怯占据心胸支配自由,而是如出生的雏兽渐渐学习操练怎样用勇气来面对险恶的世界。然而,不论在国务院还是国会,不论是访美期间还是回国之后,我们举手投足言谈眉宇间透露出的属灵品质,激起一个问题慢慢从心底浮现:什么才应是勇气的源头活水?是人的血气还是神的公义?是贪恋面子名望还是渴慕公义慈爱?是对贤君名士的翘首企盼还是对独立尊严和联结相爱的不懈追求? (博讯 boxun.com)
    
    
    为什么曾并肩作战本应惺惺相惜的维权志士,到了美国却龃龉不断隔阂丛生?以至于爆发反客为主、大失礼数的“拒郭事件”?基督信仰与非信徒如此格格不入?维权“法治”与“民运”立场差异如此势不两立?当初冷眼旁观如今时常咀嚼此事前前后后细枝末节的我,真真切切感到神的奇妙和幽默,借用了我们的诡诈和软弱。“歪打正着”,正是对该事件起因与结果关系的贴切描述。美国总统及其内阁,与维权人士的见面,本身就是政治事务,而且还散发国际政治的味道。这个世人皆知的常识,难道自称“对政治不感兴趣”的聪明人就不明白?政治本身就是不同立场公民商议沟通乃至合作或竞争之域,“道不同不相为谋”的逻辑,岂不是把政治理解成你死我活或老死不相往来的关系? 若因“志同”才合的“道”如此狭窄,恐怕维权的将来不过是20世纪中国勾心斗角内战频生的翻版而已。理解但不支持维权“民运化”,我,同样理解但不支持将布什会见“宗教化”。不同的维权立场,公开声明甚至在会见时不伤大雅的表态甚至辩论,足以!将郭排除于公共领域之外,究竟是分歧如此之深以至缺少包容的政治智慧和美德,还是信仰如此狂热以至要把总统会见都蒙上一件“基督徒沟通”的温馨外套?若是政治分歧,难道布什就只能会见“达成一致意见”的维权代表团,开一个“团结、胜利、和谐”的小会?若是信仰虔诚,怎么就不怕产生——被中共误解美国借基督家庭教会搞“和平渗透”——这个“更严重”的后果?即使是政治性会谈,若让布什了解中国维权的不同面相,会是多么有益的交流。即使是基督徒沟通,若让郭飞雄感受基督之爱的分享,该是多美的见证!的确,在会谈中向美国总统提出“倒胡灭共”的要求,须具相当的勇气,然而,这种思维和谈吐不仅揭穿声称“只是‘私人会见’”的虚伪,而且丧失对中国公民自我责任的恰切把握,甚至作为基督徒在“尊敬在上掌权者”方面微失分寸。
    
    无独有偶。第二代表团与美国务院高级官员会谈后,曾郑重允诺该官员:不向媒体宣扬这次会见。让我至今不得其解的是,仅隔2月,一位先生就将该事公布于香港,并慷慨提供会谈照片。我困惑痛心:为什么有勇气与专制抗争,却无力守住当守的承诺?为什么古人“一诺千金”“驷马难追”的气魄、公民诚实的政治美德和基督徒诚信的属灵品质,在我们身上全然不见?
    
    经历了维权的风风雨雨,承受了或多或少的逼迫,没有勇气不可能有这种担当;而,勇气,究竟是源自争强好胜的匹夫之勇,不容异己的门户之见,出人头地的名望之求,还是战胜自己心灵里对邪恶麻木、冷漠以至于被奴役之趋向的决断力,根基在于神与您的关系——您有多明白、顺服和回应神的心意。
    
    未曾跟随耶稣传道南北的保罗,在“是否行割礼才得救”问题上,毫不含糊,绝不退让,亲上耶路撒冷辩论(使徒行传第15章),当面指责大使徒彼得(加拉太书2:11-13),可谓“刚强壮胆”,而非“血气之勇”!然而,在坚持“因信称义”和自愿的前提下,为着传道的果效和怜悯弟兄的软弱,保罗却带领人行割礼。(使徒行传16:1-5;21:20-26)这是谋略,而非权谋!在坚持因信称义而不是因割礼得救问题上,保罗没有无原则地建立“统一战线”;但在救人荣耀神的福音之道上,他没有排斥主张“因割礼得救”的犹太人,他没有让坚持“因信称义”真理的心灵,移位倒错,以至被血气扭曲成软弱,与神一切律法的总纲——爱——隔绝。
    
    美国宪法中的《权利法案》,正是由美国立宪之父詹姆斯•麦迪逊于1879年6月8日在众议院提出。而来自弗吉尼亚的这位议员领袖,在本州大会上却曾反对过《权利法案》。为什么麦迪逊一反常态?难道是资产阶级间发生了什么不可告人的交易?听听他那天在国会众议院的演讲:“为什么应当完成这件非同寻常之事,在其他原因之外,我期望那些友善的看待本宪法通过的人们,拥有一个机会向那些反对宪法的人们,表明他们,跟那些指控他们通过宪法是为建立贵族制或专制的人一样,愿意真挚地献身于自由和共和国。在共同体每位成员的胸中消除遍布于其同胞中的这种忧惧——以为将会剥夺他们为之浴血奋战得来的自由——将是可欲之事。如果具有一种这样性质的令人渴望的修正案——既不会对宪法有损,而且引入它们能使得我们有疑心的那部分公民伙伴们满意,联邦政府的支持者就将表现出至今引以为傲的顺从和妥协的精神。”政治,不应是中国大陆盛行的“无原则的统一战线”,而正是我们缺乏的——在追求正义前提下,公民间尊重异议,沟通歧见,形成共识,达成妥协。伟大的美国宪法,被伟大的政治妥协所造就;伟大的政治妥协,为伟大的政治品德所奠定。伟大的政治品德,为伟大的祷告所锻造。
    
    “勇气品质的根基”问题,缘于去年11月20-22日在华盛顿D.C-纽约两地、国务院-国会-纽约大学法学院-白宫安全委员会四处的奔波旅程。正如自由亚洲电台的现场采访和在博讯公开的陈光诚案件致歉信所说,这位为陈光诚辩护万死不辞的律师兄长,的确在美国国会和国务院苦心孤诣地力挺胡锦涛、温家宝和曾庆红三位先生,认为三位先生代表着中国大陆中共和政府体制内的正义力量。他真诚地将陈光诚二审维持原判判刑入狱的结果,归咎于美国之行尤其是那封被“盗用其名”公开的祷告信。这种想法纯属臆测:若是“祷告信”惹的祸,为什么之前在自由亚洲电台对胡锦涛、曾庆红和温家宝三位发自内心的大加褒扬,未能使陈光诚人身重获自由?而之后在博讯上公开实质是“对体制内正义力量”的致歉信,又为什么未能使陈光诚案二审重获胜机?
    
    与兄长交谈沟通,看得出他对中国共产党是忠心耿耿。对胡温曾是完全信赖。政情不开,我们看不出胡温曾是否因非正义力量的掣肘而殚精竭虑鞠躬尽瘁;但宗教信仰自由、言论出版自由和国安横行的现状,表明三位先生并未承担起现代政治家的应有责任。他们至今未体现如蒋经国先生开放党禁报禁的大智大勇,将来也不屑学戈尔巴乔夫在自己手中结束专制的举重若轻!因此,兄长的言行举止,作为一种政治理念,我尊重,尽管大有问题。作为一种政治品德,我困惑,尽管勇气可嘉。作为一种属灵品质,我反对,尽管看似相同。
    
    勇气,究竟是源自对明君贤相的信任期望、公民反抗支配的本性,还是战胜自己心灵对邪恶麻木、冷漠以至于被奴役之趋向的决断力,根基在于神与您的关系——您有多明白、顺服和回应神的心意。
    
    “主过不谏非忠也,畏死不言非勇也,即谏不从且死,忠之至也。”诤臣比干死谏纣王需何等的勇气,却是何等的愚忠!诤臣勇气源自家庭伦理,公民勇气乃是一种政治美德。在冒生死危难上,诤臣的勇气与公民的勇气一致。而二者首要差异在于平等:诤臣乃是在被支配地位以跪姿尽己忠君;公民乃是在平等的空间站立参与公共事务。公民勇气源自反抗支配和公共服务的天性。诤臣勇气源自忠君报国伦理,由于缺乏人格尊严根基,诤臣自身无从独立,君(国)没有权力底线。诤臣勇气,作为道德规范,不能防范政治罪恶。公民勇气可防范极权,却无法为自身人格尊严找到定锚之地:若人自生自发的风俗、习惯、智慧僭越人格尊严的根基,公民人格尊严仍处于人造理性的角斗场中,生死难测。公民勇气可抵抗专制,却难以抵御“民主”的压力:以色列人第一个王扫罗登基之初屡屡犯“罪”,就是因“惧怕百姓,听从他们的话”,“违背了耶和华的命令”。(撒母耳记上13-15:24)“生而自由,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的卢梭,不就把公意推上了专制的宝座?如今一位民运元老也私下言:若他是中国总统, “民意”难违,同样选择武力统一台湾。
    
    二
    
    勇者,并非从不害怕;亦非鲁莽粗野。勇者,面对危难仍服从正义的指令;面对邪恶相信自己最终会赢得胜利。勇气,乃是在充满挑战的情境中恰当平衡恐惧和信心的决断力,乃是坚定立场以按智慧指示前进或撤退的决断力,是一种被确定的品格。在这种品格被确定之前,勇气首先需要被锻造。这意味着需要操练:在一种品格确定前,操练一种立场:当我们未能真正感到勇敢时,就要去勇敢地行动。正如亚里士多德在《尼各马可伦理学》中所言:我们是通过操练勇敢的行为而变得勇敢。我们日复一日地操练——藐视卑劣邪恶之事并坚定地与之对抗——我们就会变得勇敢,这时的我们才最具坚定反抗它们的能力。因此,勇气,不能企望在大学教室里教授,无法以为在法政名著中习得,亦非像大陆的法政专家博士幻想躲在象牙塔,待功成名就兵强马壮后自然拥有。战士表现出来的大智大勇,对身边的人极具感染力,使之羞愧又鼓励他们。非暴力反抗的坚韧,激发抵挡邪恶的公共良知。
    
    公民的勇气,在公共事务言辞的斗争中操练;基督徒的勇气,在信靠上帝属灵的争战中操练。
    公民以勇气,反抗极权专制的支配以求独立人格尊严,商议调和派系的冲突矛盾以求共同体友爱联结。基督徒,立基于上帝创造拣选自己的使命,首先勇敢胜过邪恶对自己心灵软弱的诱惑,并刚强壮胆与邪恶世界争战。因此,这种勇气,首先是心灵的自由,尔后才是行动的自由;唯有这种勇气,方才不仅为自己争自由,而且视全世界人类的自由与自己心脉相连生死攸关。
    公民勇气,具备既是统治者又是被治者的平等自治意识。基督徒勇气,因神公义之形象—惟独敬拜上帝-人格的独立尊严而生发,又被耶和华“治理全地”-耶稣“传福音直到地极”的使命召唤,还与神仁慈的性情-顺服上帝-人类同舟共济的情感息息相通。
    公民勇气,似乎受性别、年龄和财产影响。基督徒勇气,则只需信靠和跟随耶稣基督。要不然,2006年10月2日,美国宾州13岁的阿曼女孩玛瑞恩,从哪而来为保护姊妹们挺身而出血染校园的勇气?
    公民勇气会受民众的情绪和意见主导。基督徒勇气只受上帝公义和仁慈的原则指引。
    公民的勇气,必须被法律和习俗支持,否则“英雄流血又流泪”。基督徒的勇气,是上帝律法蕴涵的要求,是教会教导上的义务,不仅不受法律和风俗的误导,而且超越并纠正法律和风俗中的邪恶。基督徒若不顺服律法的带领,教会不尽到教导操练勇气的义务,公义的冠冕还为谁存留?是因着对上帝的信靠,敢冒生死万难迈进迦南,还是试探上帝,软弱怨恨退死在旷野,全在于有无基督的勇气!
    物欲所支配的资本积累和扩张的生产方式,冲垮了邻人同侪间联结的纽带;普遍人性的人权观,抽掉了人格尊严安身立命的根基。公民勇气,无法在“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国家生根发芽。反抗支配的坚韧,易被投机取巧的功利心弯曲;公共服务的担当,反被出身“商业”的“自由主义”视作对自由的限制。君不见,当年天安门广场新华门前多少 “为生民立命”的书生们,如今在官场高校为功名利禄蝇营狗苟,对百姓疾苦置若罔闻,一副“我死后,哪管洪水滔天”的“和谐景象”!基督徒的勇气,因着为罪人钉死十架并复活的基督,怀着上帝公义和仁慈的爱,将上帝-教会-罪人联结;因着创造主赋予的形象,高举上帝托付的使命,才有着独立的人格和尊严。
    
    基督徒的勇气,首先是一种属灵品质。一位基督徒,若细细琢磨上帝拣选自己的旨意,深深顺服上帝赋予自己的使命,心灵就必如久旱盼甘霖般向圣灵呼求勇气的灌溉。因为耶稣基督道成肉身,来到世间,传扬“天国近了”,回答“恺撒的归恺撒,上帝的归上帝”,就是宣告:心灵的成长,由上帝来指引,由个人来选择,属世的权力不得支配!耶稣基督被钉十架-受死复活后基督徒遭受逼迫的历史,正是基督徒抗争权力支配心灵,选择跟随基督的历史!最大的邪恶,就是世俗权力对个人心灵的支配和奴役!基督徒首要的使命,是传扬福音,而这不可避免与妄图支配心灵的世俗权力为敌!这就是为什么罗马时代皇帝逼迫基督徒的原因,这就是为什么清教徒挺身而出领导英国光荣革命和美国独立战争的原因,这就是为什么“不得立法以建立国教和干预宗教自由行为”条款列为美国宪法修正案第一的原因。只有享有宗教信仰自由,人才有机会去明白神的话语,体现神的形象,彰显神的荣耀,实践神的使命。只有享有宗教信仰自由,人,才能从神的形象中体味作为人的尊严,从神的旨意里理解人之自由的目的。先有心灵的自由,才有行动的自由。所以,宗教信仰自由,乃是人的第一自由。
    
    传扬福音,就不得不将神的话语置于世俗权力之上。传扬福音,就必须先顺服神而不是世俗权力。在福音事务上,基督教会不得染指权力,但不得不参与公共事务,因为教会必须保证福音事务脱离于世俗权力掌控之外,抵挡妄图支配教会事务的世俗权力。宗教信仰自由,因此就是防止世俗权力堕落成极权的第一道防线。就个人而言,宗教信仰自由,不仅是自由的信,而且是自由的行。不仅是勇敢地传扬福音,实践信仰自由,来防止世俗权力干预或侵犯基督教会,而且是勇敢地参与公共事务,彰显神的公义,以保证世俗权力符合神的心意,完成神托付的使命。今天的基督徒,没有勇气争取宗教信仰自由,就是没有勇气去抵抗和征服最大的邪恶!
    
    基督徒的勇气,以对耶稣基督的信为根基磐石,这种信,贯穿生命始终。基督徒的勇气,源自上帝——既有上帝创造时赋予的尊严,又有上帝创造时赋予的使命。人身上的上帝形象,就是人尊严的源头;人被托付的上帝使命,就是人自由的原因。基督徒,因上帝赋予的形象而拥有彼此独立的尊严,因上帝托付的使命而成为互相联结的肢体。因着荣耀的尊严和治理全地的使命,基督徒投入所有人在场见证的“公共领域”,奉献心力,征战邪恶,要“在遍地给一切的居民宣告自由。”(利未记25:10)这个世界,就是基督徒操练勇气、荣耀基督的战场!
    
    三
    
    学者、作家、律师、记者和牧师等组成的基督徒维权团队,为公义义无反顾,上下求索。负担愈重,诱惑多,攻击亦多。要使自己与生俱来的软弱,不被邪恶支配的血气、物欲、名誉心和拜偶像的天性所捆绑,就必须操练连接上帝-心灵-实践的决断力——即勇气。我在这里无意亦无心去评断谁,因为这亦是我生命中的软弱。我在这里必须去面对和思考,因为我也必须胜过将来的争战。今天,我置身度外,旁观者清,也许同那些“媚共十足”或“谈共色变”的同胞一样,连承担这份责任的血气之勇都还没有!
    
    在中国大陆,“人善被人欺” 、“坏人活千年,好人不长寿”似乎成了永恒,“小人得志”几乎成了常规。为什么善总是难以胜过恶?善如何才能胜过恶?
    
    善,若要胜过恶,首先需要治服己心的勇者。
    摩西坎坷一生,见证如何胜过自己心灵的软弱,拥有属灵的勇气,去顺服和完成神所赐予的使命。贵为埃及王子的摩西,因怜悯受逼迫为奴作苦工的以色列同胞,义愤杀人。然而,这种“为生民立命”的勇气,反被“谁立你作我们的首领和审判官呢” 的质问所伤害破碎,以至于摩西自卑封闭。所以,40年后耶和华呼召摩西领以色列人出埃及,面对这个当年的理想和负担,摩西才借口推脱:“我是什么人,竟能去见法老,将以色列人从埃及领出来呢?”他不知耶和华正是借40年的牧羊熬炼他的血气,正是顾念他对族人的负担才向他显现。5次拒绝以至于惹耶和华发怒的摩西,最终胜过往事给心灵造成的伤害,顺服神的呼召,带领以色列人出埃及。要胜过恶的勇者,首先应治服己心。“你要保守你心,胜过保守一切,因为一生的果效,是由心发出。”(箴言4:23)勇气的有无,全在于基督徒是否以基督的心为心。“治服己心的强如攻城。”(箴言16:32)若对邪恶麻木,就应依靠神的律法让自己对是非敏感起来;若对邪恶冷漠,就该践履神赐的使命让自己以行动彰显公义;若喜好与邪恶臭味相投沆瀣一气,就当时刻被神的诫命所警醒和圣灵所保守。邪恶日日夜夜盘旋在我们心灵软弱之地,等待我们一旦疏忽懈怠,将我们俘虏、捆绑和奴役。因此,我们与其为自己的罪恶哀叹哭泣,不如勇敢正视我们的软弱,勇敢治服悖逆神的心,“尽心尽意尽力尽性爱主我们的神。”
    
    善,若要胜过恶,应当有行走正道,脱离邪恶的勇者。
    “主虽然以艰难给你当饼,以困苦给你当水,你的教师却不再隐藏;你眼必看见你的教师。你向左、或向右,你必听见后边有声音说:‘这是正路;要行在其间。’”(以赛亚书30:20-21)带以色列人出埃及,对在旷野牧羊40年的摩西而言,顺服耶和华的呼召,以之为使命,需要勇气;因为带领2百万人脱离法老的辖制,意味着必须得到以色列人的信任、服从和与法老的对抗、冲突。出埃及,对以色列人而言,顺服耶和华的指令,脱离为奴受压之地,需要勇气;因为脱离法老的辖制,意味着可能受到埃及军队的镇压和杀害。出埃及、过红海的伟业,正是为信靠神而来的勇气成就。没有行为的信心是死的,没有行动的勇气亦是死的。多少中国基督徒,不仅对国家的腐败罪恶无动于衷,甚至对限制或剥夺自己信仰自由的恶行,亦是沉默寡言、逆来顺受。“默然不语,真合公义么” ?
    
    我们50-70年代出生的基督徒,所赞扬膜拜的“毛主席”对父母妻女冷漠无情,为权力地位耍弄阴谋诡计戕害无数生命;所学习接受的教育将暴力斗争美化成历史规律,将血腥真相描绘成英雄史诗;所感恩戴德的政党靠“枪杆子”上台-借“镇压反革命”治国-以“颠覆国家政权罪”恐吓执政。尽管如此,我们难道就能把今天的一切归之于命运和中共?我们究竟有没有勇气去反思、珍惜乃至发掘自己生命中被虚伪、权势、名利、控制欲所侵蚀扭曲的良知感,我们到底敢不敢去正视、清洁乃至保护自己心灵内被出口成谎、阿谀奉承、勾心斗角、明哲保身、对邪恶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所污染掩埋的公义感 ?
    
    经验证明,我们若要脱离邪恶,就常常不得不抵抗邪恶。抵抗邪恶,抵抗手段仍须遵守正当规则,抵抗程度仍以尊重人格尊严为底线;尽管恶人不择手段。抵抗邪恶,却仍当“爱仇敌”并“善待他们”;尽管敌人穷凶极恶。必须抵抗邪恶,因神是公义的;必须“爱仇敌”,因神是仁慈的。遵循这样艰难的要求和指示,该操练何等的信心、勇气和智慧!然而,这是神对基督徒所定下的使命和律令:为神守望的人,若不开口警戒恶人转离所行的道,以至于其死在罪孽中,神必归罪于守望者!(以西结书3:16-19;33:7-8)刘凤钢、徐永海先生就是当今如盐如光的见证。是他们的仗义执言,推进了限制信仰自由的底线;是他们为主摆上的勇气,为我们基督徒的自由赢得了更大空间。
    
    善,若要胜过邪恶,更需要征服邪恶的勇者。
    
    “邪恶赢得这个世界,只因善良的人无所作为。”(The only thing necessary for the triumph of evil is for the good men to do nothing. )征战邪恶的勇者,必须有所作为,回应“惟愿公平如大水滚滚,使公义如江河滔滔”的呼召!征战邪恶的勇者,因着对神的信靠,相信:善,必定胜过恶!
    
    征服邪恶的迦南,是以色列人的使命,亦是神对他们的最大祝福!然而,面对迦南人的高大,以色列人却因害怕抱怨耶和华,因胆怯拒进迦南,甚至宁愿退回埃及为奴。惟独迦勒和约书亚勇敢宣称:“耶和华若喜悦我们,就必将我们领进那地,把地赐给我们。那地原是流奶与蜜之地。但你们不可背叛耶和华,也不要怕那地的居民,因为他们是我们的食物,并且荫庇他们的已经离开他们。有耶和华与我们同在,不要怕他们。” (民数记14:8-9)悖逆的,死在旷野;勇敢的,迈进迦南!
    
    耶和华对摩西的告诫何尝不是对我们的警醒?“你要谨慎,不可与你所去那地的居民立约,恐怕成为你们中间的网罗。却要拆毁他们的祭坛,打碎他们的柱像,砍下他们的木偶。”(出埃及记34:12-13)耶和华对耶路撒冷民的斥责,不就是要我们勇敢“有所作为”的指令?“你们要洗濯、自洁。从我眼前除掉你们的恶行!要止住作恶,学习行善!寻求公平,解救受欺压的。给孤儿伸冤。为寡妇辨屈。”(以赛亚书1:16-17)
    
    《耶稣受难记》给我唯一的感受,不是伤心欲绝,而是备受鼓励!因为圣神战士耶稣已经胜过捆绑世界的魔鬼!耶稣的死,实现了神的公义;耶稣的宝血,遮盖了基督徒的罪;耶稣的复活,将信靠跟随基督的人从邪恶的权势中拯救出来!
    
    彼得众使徒若不勇敢违抗公会“不可奉耶稣名教训人”的禁令,不顾生命危险“顺从神不顺从人”,生命的道怎能传开?(使徒行传5:29)保罗若不是勇敢地向外邦人传福音,怎么会被囚入狱?保罗若不是智慧地公开罗马公民的身份,千夫长的拷问和犹太人的指控岂不是得逞?保罗若不是在受审时放胆讲道,又怎能为主作见证?(使徒行传21-26)
    
    福音,有神的仁慈,还有神的公义。传扬福音,需要口头的表达,但还要行为的见证;事奉我们的神,不仅是在教会里,还延伸到世界的各个角落。我们不仅要怜悯穷人,还当为孤儿寡妇伸冤。“世人哪,耶和华已指示你何为善,他向你所要的是什么呢?只要你行公义,好怜悯,存谦卑的心与神同行。”(弥迦书6:8)神的旨意行在地上,应如同行在天上。因此,实现公义,征战邪恶,与创世记的“治理全地”-基督复活后“传扬福音直到地极”-启示录里的“在地上执掌王权”一脉相承,是神对每位基督徒的呼召和命令。
    
    基督徒的勇气,基于信心的操练:遵循神的律法,顺服神的呼召。实践神的公义,彰显神的仁慈。愿回应神的呼召,顺服神的命令的基督徒们,效法耶稣基督在客西马尼园的祷告,得着属灵的勇气;愿回应神的呼召,顺服神的命令的基督徒们,像摩西、亚伦、户珥和约书亚带领出埃及的以色列人第一次征战一样互相鼓励彼此联结。耶和华当年怎样勉励领军征战迦南的元帅约书亚,今天也同样勉励着我们:“你当刚强壮胆;因为你必使这百姓承受那地为业,就是我向他们列祖起誓应许赐给他们的地。只要刚强,大大壮胆,谨守遵行我仆人摩西所吩咐你的一切律法;不可偏离左右,使你无论往哪里去,都可以顺利。这律法书不可离开你的口;总要昼夜思想,好使你谨守遵行这书上所写的一切话。如此,你的道路就可以亨通,凡事顺利。我岂没有吩咐你么?你当刚强壮胆。不要惧怕,也不要惊惶;因为你无论往哪里去,耶和华你的神必与你同在。”(约书亚记1:6-9)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Modified on 2007/2/22)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简评2006年中国大陆教案—兼论基督徒与公民/杨凯乐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