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杜光:2007年会成为文化专制年吗?
(博讯2007年2月17日 来稿)
    
    (时政小议之四十四,杜 光)
     (博讯 boxun.com)

    新春伊始,就传来了文化专制主义作恶肆虐的信息。
    
    最初的文化专制之声发自新闻出版总署。该署副署长邬书林在1月11日的一次会上宣布了对八本书的禁令。理由是“中宣部认为这些书内容越线”。19日,禁书《伶人往事》的作者章诒和发表严正声明,指斥邬书林的“行为是违反宪法的”。她郑重地表示:“我不会放弃对公民基本权利的维护,因为它维系着一个人的尊严和良心。”并且正告邬书林:“我将以生命面对你的严重违法行为。祝英台能以生命维护她的爱情,我就能以生命维护我的文字。”
    章诒和的《我的声明和态度》一经在网上发表,立即在海内外引起了强烈的反响。沙叶新、陈小雅、笑蜀、余杰、万润南、綦彦臣、何清涟、李普、王建勋、邵燕祥、刘晓波、王思睿、冼岩、刘逸明、赵诚、邢小群、江棋生、吴祚来等知名人士纷纷发表文章或声明,声援章诒和,谴责这新一轮的文化围剿。盛雪等220名海内外人知识分子还联名发表《全球知识分子声明》,对禁书表示“愤怒和耻辱”,并要求新闻出版总署收回成命,惩办邬书林等失职官员,向章诒和及其他作家道歉。香港时事评论家何亮亮批评“中国政府显然没有吸取当年显赫一时的大国苏联的崛起和解体、覆灭的历史教训”。台湾国际政治大学国际关系研究中心教授蔡伟认为这种做法“让台湾人感到不寒而栗”;台湾著名学者余光中也为此表示遗憾和不幸。《德国之声》记者分析这个违法行为不仅阻碍了宪法的实施和法治社会的形成,而且阻碍了和谐社会的建设和中国的繁荣昌盛。海外舆论普遍认为这是“在奥运会前改善中国国际形象的公关努力的一大败笔”。
    在海内外广泛而强烈的谴责抗议声中,也许是在高层的压力之下,新闻出版总署不得不改变主意,但又拒绝承认错误,于是便演出了一场被网络舆论称之为“黑色幽默”的闹剧。1月25日,新加坡《联合早报》报道了新闻出版总署图书司发言人的谈话,表示:“不存在查禁的问题。这次我们一本书都没有查禁。”邬书林的秘书在回答电台记者问时也否认有新书被禁。与此同时,邬书林托人给章诒和带话,说“这是一个误会”。他还到袁鹰(另一禁书作者)的家里,向袁解释。结果,这些被禁的书有些又在书店里重新出现。
    经过章诒和及海内外舆论的抗争,查禁八本书的风波终于以文化专制主义的退缩而告平息。但是,在整个文化思想领域,文化专制主义却一如既往。试举数例:
    (1)《二十一世纪经济报道》和云南兴云烟草有限公司在昆明联合举办“二十一世纪兴云讲坛”,计划每月第二周星期五组织一次讲演。在1月12日的第一次讲坛上,《人民日报》前副总编辑周瑞金作了题为《改革发展:期待新的二十八年》的讲演,其中谈到政治体制改革应当与经济体制改革配套。讲演一结束,中共云南省委宣传部的一个处长马上就给中宣部副部长欧阳坚写信密报。欧阳坚只批了“报告了没有,批准了没有”等字,云南省委宣传部却拿着鸡毛当令箭,通知停止“二十一世纪兴云讲坛”的活动。这个讲坛本来是一个很好的设想。已确定的主讲人有:2月9日贺卫方,讲题《中国司法的前景》;3月9日朱学勤,讲题《从法国大革命到文化大革命》;4月6日张五常。此外,已联系到的主讲人还有三位诺贝尔奖金获得者:斯蒂格利茨、尤纳斯、杨振宁。这个讲坛如果能够长期坚持下去,既可以在云南推进高层次的文化活动,也有助于提高云南和昆明的文化品位。但是,坚持文化专制主义的云南省委宣传部却愚蠢地扼杀了这个极有意义的文化活动
    (2)广播电视总局电视剧司副司长王卫平在1月20日晚的一次会议上宣布:2007年是电视剧质量年,广电总局要求从2月份起的至少8个月时间内,所有上星频道(卫视频道)的黄金时段,一律只许播放主旋律电视剧。为此,设立了四级审查制度:所有省级电视台播出的电视剧,需要提前一个月报省广电局,省广电局报省委宣传部,省宣审核后报广电总局,最后报中宣部文艺局审核通过,才能发给播出许可。一部电视剧的播出,居然要经过四道关口,层层审核,层层通过。纳税人花钱养这些人来卡住自己看电视剧的权利,这多么滑稽,又多么可悲!更玄妙的还在于所谓的“主旋律电视剧”。什么叫主旋律?用什么标准来衡量?这里的取舍单凭长官意志,其随意性主观性显而易见。它同“舆论导向”可谓有异曲同工之妙,看着不顺眼的电视剧,挥刀砍去就是了。
    (3)创立于1921年的国际独立作家笔会于2月2日至5日在香港召开亚太区会议。竟有20多位内地作家被有关当局阻挠,不能去香港参加会议。他们有的是因为有关部门拒发通行证,有的是已有通行证却被没收,有的是受到警告不许前往香港,有的是被边检扣留。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刘晓波被北京警方阻止与会,理由是“可能危害国家安全”。住在海南岛的秦耕持有前往香港的通行证,警方令他交出,“代为保管”,会后再归还。针对这些压制自由的措施,国际笔会发表香港会议声明,说明笔会是“致力于促进思想自由、言论自由、创作自由以及新闻出版自由的非政府组织”。“我们呼吁中国政府放弃长期形成的敌对思维,纠正对国际笔会和独立中文笔会的误解。”平和的语气更对照出剥夺20多位作家赴会权利的行径是何等无理,何等野蛮!
    与此相类似的还有:民间抗癌英雄高耀洁准备在3月份前往美国,领取美国前总统克林顿夫人、希拉里颁发的人权奖。但她2月1日就被河南政府监控。省妇联和省政府的负责人曾到高家,劝她不要赴美受奖,被她严词拒绝。结果她被软禁在家。她家的门口、楼下、楼道里,遍布警察和便衣。高的子女外出也受到跟踪监视,连前往高家探望者也被拘留审查。
    一个国家居然害怕公民到境外参加文化活动(香港甚至还不是境外),甚至出动警力加以阻挠。这是一种多么虚怯的精神状态!
    (4)今年是反右运动50周年,抗日战争开始70周年。据网上披露,中宣部已经正式向新闻媒体和出版业下达禁令,把反右运动和抗日战争这两个主题列为禁区。据说是为了“防止民间组织借题发挥”,以便“为十七大胜利召开营造良好的舆论思想氛围”。这是典型的专制主义逻辑。标志着抗日战争开始的“七七事变”和反右运动,是我国历史上的重大事件。开展对这两大事件的纪念活动,是回顾历史、总结经验教训的大好机会。“前事不忘,后事之师”,历史事件是最好的教科书。它揭示历史真相,从历史真相的经验教训里探寻真理。你不是说要“为十七大的胜利召开营造良好的舆论思想氛围”吗?那么,纪念“七七事变”七十周年和反右运动五十周年,并围绕这两个历史主题开展广泛深入的讨论研究,正可以为十七大提供更宽广的视野,更开阔的思路,从而“营造良好的舆论思想氛围”,为什么反而要划为禁区,不许开会讨论,不许发表文章呢?难道只有封闭舆论、万马齐喑,才能开好十七大吗?一个政党,特别是一个执政党,如果这么害怕公众揭露真相,害怕人们探讨真理,这个政党还有什么希望呢?
    上述几个文化专制主义事例,都发生在2007年刚开始的日子里。今年是何年?是落实中共中央关于构建和谐社会的决定的第一个年头,是中国共产党第十七次代表大会即将召开的一年,是第29届奥运会的筹备工作进入决定性阶段的一年。如果是真心实意地要构建和谐社会,为十七大和奥运会营造良好的舆论思想氛围,就应该培植一个自由民主的文化环境,落实宪法规定的各项公民权利,鼓励言论自由、信仰自由、创作自由、集会自由、新闻出版自由。不久前有关部门放宽海外媒体在奥运会前的采访自由,赢得了中外媒体的赞赏。而2007年新春伊始却败笔连连,完全违背了人们对构建和谐社会的期待,也进一步败坏了执政党和国家的已经江河日下的声誉。这些愚蠢的文化官员的所作所为,使我想起了马克思对当年普鲁士新闻检查官的评价:“政府高级官员的这种一贯的非法行为,他们的这种丧心病狂的行为,难道是可能的吗?还是国家总是盲目地挑选最无能的人去担任最艰巨的职务呢?”这番话正好是对我们的那些文化管制官员的绝妙写照。
     查禁八部书的风波消退了,但文化专制主义对出版物的查禁是不会中止的。近几年来,一些报刊书籍被查禁的信息频传,不绝于耳。这是因为,文化专制主义是以政治专制主义为依托的,只要政治体制不彻底改革,只要那些新闻检查机构享有查禁出版物的特权,这种扼杀文化事业健康发展的倒行逆施就会不断出现。我们对此应当有充分的思想认识,随时作好反击这些违宪行为的准备。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文化是人类对美好生活的追求的反映,它所积累的结晶就是社会文明。追求美好生活的自由是每个人与生俱来的权利,这种权利只有在社会自由的条件下才能充分实现。因此,争取自由就成为文化健康发展的前提。文化自由是社会文明的重要标尺。而文化的积累和传承主要是依靠文字才得以记录和流传下来的。在古代是刀刻手抄,后来是制版印刷。所以,在近现代的社会里,出版物是文化的十分重要的载体,新闻出版自由则成为文化自由和社会自由的主要内容。这就是马克思说的“没有出版自由,其它一切自由都是泡影”的道理所在。争取新闻出版自由之所以重要,就因为出版物向来是争取自由民主、反对封建专制的强大武器,它理所当然地成为文化专制主义的首要对象。控制出版物(进入现当代后,还要加上广播、电视、网络等媒体),是统治当局藉以控制思想自由、言论自由、创作自由的主要手段。我国自完成“社会主义革命”之后,社会由民主主义蜕化成为封建专制主义。在文化专制主义的扼制下,文化的发展进入了一条畸型的扭曲的轨道。文化大革命时期对文化的大批判、大破坏固不待言,改革开放以来,虽然打着解放思想实事求是的旗号,但对文化的控制却始终没有放松。在胡耀邦、赵紫阳当政的八十年代,就充满着文化专制主义和争取文化自由的斗争,“反精神污染”、“反资产阶级自由化”的风浪络绎不绝。八九镇压后,对文化自由的压制更是变本加厉,以迄于今。
    从查禁八本书到禁止纪念反右运动五十周年和“七七事变”七十周年,是文化专制主义的最新动态。2007年的中国文化领域有了这样的开头,人们有理由担心:在这新的一年里,文化专制主义会不会还出现什么新的花样?2007年会不会以文化专制年为主要标志载入史册?但愿不会如此。
    2007年2月16日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杜光:惊悉何家栋先生病逝-声讨文化专制主义的又一罪恶行径
  • 杜光:从“冰点事件”看文化专制主义
  • 杜光:民有经济的一缕曙光
  • 杜光:发挥工会作用,振兴工人运动
  • 杜光:回忆二十年前的“九一八”
  • 杜光:“改革年”过半话改革
  • 杜光:从朱成虎氏狂言想到军队国家化
  • 杜光:从卢雪松的遭遇看党化教育
  • 杜光:清查整顿血汗工厂
  • 杜光:“中国威胁论”与战争狂人
  • 杜光:“窑洞对”与民主错位
  • 杜光:和平崛起与两个跨越
  • 杜光:必须突破金融垄断
  • 杜光:难忘的一九八七年—纪念赵紫阳
  • 李锐、杜光、李普、胡绩伟、张定:发扬“五四”精神,把民主革命进行到底
  • 杜光:警惕新的“圈地运动”
  • 杜光教授等人:支持老枭的正义行动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