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多亏了兽医,金正日才有今日/缚来宾
(博讯2007年2月17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缚来宾更多文章请看缚来宾专栏
     今天是金正日65岁的生日,朝鲜在近十年难得一见的双节日气氛中,举行了相当盛大的庆祝活动。根据韩国的朝鲜日报报道,整个北韩报纸电台电视充满对“亲爱的领袖”肉麻的欢呼和祝贺,不仅说他是“世界社会主义的领袖,而且是人类正义的伟大保护者。”
        (博讯 boxun.com)

      据悉,为庆祝金正日的生日以及即将来临的春节,朝鲜宣布将放假5天,把一个月的口粮一次性发给居民,此外还给每个家庭发了500克食用油、1公斤白糖、5个鸡蛋和1瓶酒;党员干部的的每个家庭还得到了1公斤牛肉。同时还在“5天节日”期间保证向每个家庭24小时供电。
      
      关于金正日的生日以及诞辰地,根据朝鲜的官方传记,相当年,金日成率领抗日游击队在中国东北地区和朝鲜北部与日本侵略军作战,当游击队进入朝鲜境内作战时,身坏六甲的金正日他妈金贞淑将金正日降生于朝鲜北部白头山麓抗日密营的一座原木房内。金正日降生的那天,被朝鲜赋予了相当神化的色彩:“1942年2月16日的凌晨,那一天天空晴朗。抗日游击队密营地的木房以及茂密的森林全都覆盖着银白色的雪。当时天空上霎时出现了两道绚丽斑斓彩虹,忽又飞来一只喜鹊——一个将来要拯救整个人类的领袖——金正日诞生了!”
      
      但是根据前苏联的记录,金正日是1941年2月16日在苏联的哈巴罗斯克附近的一个非常简陋的军营出生的,当时金日成是苏联红军第88特别旅旅长,这支军旅由中韩流亡人士组成。为什么金正日把出生年份报小一年,相信是为了使人认为他是在他父亲30岁那年那天恰好出生。朝鲜非常重视10年、20年差,因金日成出生于1912年,为跟他保持30年差,朝鲜官方才杜撰出其出生年度。
      
      又根据前苏联一些文件的记载,1941年2月16日金正日要出生时,正赶上金正日他妈金贞淑难产,当时哈巴罗斯克驻军医疗条件非常简陋,医生护士围着金正日他妈团团转,就是没有任何办法。金贞淑在极度的痛苦中挣扎了3个多小时,情况已经非常危急了,这时,一个军医不知怎么想起了曾经给军马接过生的兽医瓦尔亚大妈(当时65岁),情急之下,这个军医赶紧派人把瓦尔亚大妈请到了军营。瓦尔亚大妈到了以后,见此情景,二话不说,抄起一把剪子照着金正日他妈下部的“出生口”就是一剪子。金正日吐噜一下终于出来了。(这个办法现在叫“侧切”。)多亏了兽医瓦尔亚大妈的果断,动作虽粗鲁些,金正日才有了出头之日……
      
      幼年时的名字是尤里.日成诺维奇.金(Yuri Irenovich kim),朝鲜名为金正一,后改为金正日。
      
      为了配合官方的杜撰,更是为了日后神化金正日,上个世纪80年代,金日成视察白头山地区,把其中一坐山峰命名为正日峰”。后来,这座山峰的正面出现了“正日峰”三个朝文大字,由六块两米见方的花岗石板吊装拼缀而成。根据金日成的指示,又建造了一个木房,房前立了一座纪念碑。从此,“正日峰”下的这个地方成为金正日的故乡,那座杜撰的木房成为了金正日的故居。
      
      每年到了金正日生日时,庆祝活动都要在朝鲜全国展开,无论首都还是地方,无论城市还是农村,也无论是机关还是厂矿,都要在这一天举行各种庆祝活动,或是报告会,或是讲演会,或是文艺演出,其内容都是歌颂金正日的“英明领导”。但是今年尤为隆重,可能是为了同时祝贺朝鲜核试验的所谓成功。又据报道,“国际金日成奖委员会”决定在今天,授予金正日“国际金日成奖” ,以表彰他“在世界和平、安全及人类的独立发展”上做出的“不朽的贡献”。但是这里需要提醒的是,所谓“国际金日成奖委员会”,组织机构只有一个,在平壤;成员也只有一个,那就是金正日残酷统治下的朝鲜。
      
      从金正日他爸开始,为了美化自己、神话自己,以应对合法的统治,朝鲜没有那个历史是不需要伪造的,没有哪一件历史是不需要篡改的,——金家王朝伪造和篡改历史已经到了不择手段的地步。
      
      但无论怎样,事实真相是:是兽医从金正日他妈屁眼里薅出来的,而不是别的。
      
      缚来宾
      2007-2-16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六方会谈协议”:朝鲜痞气与无赖的流氓嘴脸已经现行/缚来宾
  • 缚来宾:历史已经印证:腐败源于专权
  • 缚来宾:中国文人咋有那么多“马屁精”?
  • 缚来宾:“吃苦耐劳”未必是好传统
  • 缚来宾:曾经有一个谎言:“中国不适合搞资本主义”
  • 共产主义:伪耶稣与假天堂/缚来宾
  • 缚来宾:中国人心目中的上帝
  • 从查韦斯的当选,看“制度决定论”的宿命/缚来宾
  • 缚来宾:愿萨达姆成为“所有独夫民贼”的榜样!
  • 一切独裁者都是这般模样!/缚来宾
  • 金二核试爆又在抽谁的耳光?/缚来宾
  • 关于异端的权利——写在“慵散论坛”被关闭之日/缚来宾
  • 惊诧于“反对信仰骚扰”/缚来宾
  • 张召忠,你怎么还不嫌寒碜?、缚来宾
  • 缚来宾:反美是没有出路的(图)
  • 美国的立国精神/缚来宾
  • 从数字中感受危机:我们拿什么赶超美国?/缚来宾
  • 伊朗“白色革命”的启示/缚来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