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杨宪宏访谈黄琦等:如何让美台中善待内战牺牲者(图)
(博讯2007年2月17日 转载)
    黄琦、王淑君接受台湾中央广播电台杨宪宏专访
    杨宪宏访谈黄琦等:如何让美台中善待内战牺牲者
    主 持 人: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杨宪宏
    资料来源: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录音整理:六四天网义工 黄晓敏等
    
    杨宪宏:各位观众,大家好,今天我们《焦点访谈》节目为大家访问的是住四川成都的中国天网人权事务中心的负责人黄琦先生,以及前国民党高级将领、第二十四军边防司令羊仁安将军的养女王淑君老人。
    
    7名美军获救,20多国民党被杀、活埋
    
     最近,中国天网人权事务中心在六四天网网站当中发布一条非常瞩目的消息,在中国对日抗战时期的1944年,一架美国的军机坠毁在四川省西南部甘洛县的深山里,羊仁安司令当时派人全力救援,总共有7名美军全部获救,其中两名重伤,除了住院治疗当时的美军,还有住在羊司令在汉源家的一段时间。当时,担任富林镇镇长的王休齐先生,也就是王淑容女士的父亲和羊仁安将军的养女王淑君都有很好的一段相处。
    
     当时,美军飞行员获救的新闻很受注意。
    
     1944年,美国总统罗斯福还特别授予羊仁安司令金质奖章一枚,还有奖金礼物等等,成为中美两国合作的一段佳话。
    
     可是,到了中国共产党建立政权以后,羊仁安司令被枪毙,全家被害的有20多人,甚至有人被活埋。
    
     1951年,王淑容的父亲王休齐,被当时的政府认定为反革命,并且被捕7天后被枪毙了。王淑容的母亲罗芮华也因此受到父亲的牵连,在1958被划为反革命,判处管制5年,被迫离乡背景,王淑容也被同学从小骂成[卖国贼]。
    
     到后来才明白,为了他们曾经救过的美国大兵,过去20多年来,羊仁安司令的诸多亲属一直都在找中国当局平反20多位亲属被杀的冤案;同时,他们也在联系要求美国官方兑现罗斯福总统当初的承诺,这一段超过50年以上的公案。
    
     待会,我要给中国成都打电话采访黄琦先生还有王女士,给我们谈一谈他们充满血泪的家族故事。稍后我们就进行焦点访谈。
    
    国民党应当站出来为自己的难属出力
    
    杨宪宏:黄琦先生,请问你在电话线上了吗?
    
    黄琦:你好,杨宪宏先生。
    
    杨宪宏:我先来请教,这个真是一个非常离奇的故事,刚才跟我们的来宾来介绍。待会,我们会请教现年73岁的王淑君女士,也就是前国民党高级将领羊仁安司令的养女。我们要谈到王女士的长辈过去在对日抗战的年代救援过坠毁在家乡的美国军人。可是,这个家族为了这样一个事情,在中共建政以后惨遭横祸,整个家族被杀、被害的20多人到今天为止生活仍然非常艰苦。
    
     首先,我要请中国天网人权事务中心的负责人黄琦先生给我们介绍一下,你怎么开始关心王女士的遭遇?着眼点是什么?
    
    黄琦:整个这个事开始的时间大约是在一个月以前。
    
     一个月以前,他们曾经来到家里面找过我。因为那段时间情况比较紧张,找到我以后我也请另外一个义工把他们的材料整理一下。但是,因为涉及王淑容女士有5个冤案,从她的父亲被杀,房子被当地政府强行霸占,以及后来她们家庭出现的很多问题。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觉得搅在历史上就很混乱,混乱就不好理清。
    
    杨宪宏:是。
    
    黄琦:最后,我们也经过这个月的思考,所以,我们最终决定把这个重点放在现在这个方面,毕竟解决了这个历史问题,后面的其他小事情才便于解决。
    
    杨宪宏:目前怎么切割呢,这样的话,目前的状况怎么切割?
    
    黄琦:目前,这个事情实际上是分为几方面的责任。
    
     从中共当局来说是个法制的问题,他没有依法办事,他依法办事别人的财产就不会被没收,一切都会赔偿别人。对不对,别人现在的情况就是几百万的富翁,就不存在什么维权的问题。
    
     按照另一个方面来说,从台湾方面的角度来说,这就涉及到国民党难属在中国大陆的处境问题。对这个处境问题,我就觉得除了中共当局按照法律办事以外,同时,中国国民党也更应当站出来,勇敢地为他们自己的难属们出力,而不应当仅仅为了和中共追求某种和谐而放弃原则,让这些难属在中国大陆无休止地受到迫害。
    
     还有一方面,这也涉及到美国人兑现他们的承诺的问题。因为,别人为了帮助美国大兵,家属付出了如此惨痛的代价。
    
    中国天网人权事务中心,往美国延伸!
    
    杨宪宏:这一部分我最有兴趣,因为我认为最有可能达成的,就是黄琦你们的天网人权事务中心,往美国去延伸。
    
     而且,据我所知,美国对次类事情是没有什么时限问题的。只要有事实,没有时间的限制,他们一概都会处理。那现在联系是什么呢?
    
    黄琦:现在,这个事我们是刚开始。
    
    杨宪宏:那这些美国人应该还在吧?
    
    黄琦:这些美国人现在还有两位,他们是在2003年已经联系上,媒体也做了报道,也把王淑君女士的照片,和那个美国大兵在白宫获奖的照片,一起发布在报纸上。
    
     这当中就存在着一个问题,就是说王淑君女士和洋仁安家属,为美国政府做出了贡献,也作为我们中国抗日战争整个事件做出的贡献。那么,难道就是说这个事是不是就是仅仅几个美国大兵的事,现在仅仅剩下找他们两位的问题?
    
     我觉得这个事情美国政府应当用某种方式站出来。毕竟承担责任兑现承诺是一个负责任的政府必须做到的,因为现在不管是美国还是北京政权,还是台湾的政权都向全世界宣称他们是负责任的政府,那么负责任的政府就拿出一点小小的行动,让我们大家看一看他们负责到什么程度。
    
    杨宪宏:我讲一段这个也是我家族的故事,这个也可能不是非常相关,我是想告诉你美国政府这类的事情是负责到底的。
    
     你知道当时台湾啊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时候台湾啊,当年啊,是在日本的控制下,所以在战争的期间里头台湾等于是盟军的敌国,所以啊,美军轰炸台湾啊轰炸的非常厉害,那我们家以前是因为开医院,当然在地方上算是比较有钱的,当时,我们住在台湾中部,中部地方很少有两层楼以上的房子,那我们家以前是两层楼以上的房子,很高,所以飞机来,看到那个目标很明显,它会炸。
    
     可是它炸过以后,战后美军到台湾来视察,就看到我们家的确被炸了,后来,在我们家的泥堆里头还发现一颗没有爆炸的美军炸弹。
    
     美军看过以后就发现误炸民宅,战争时候它以为高房子一定是军事重地,他就报请美国国务院赔偿。经过非常久,他还是会赔,不过后来那个本来该赔给我们家的钱,被国民党给贪污掉了。
    
     后来我们家也就不管了,因为不缺那个钱,所以也就算了。
    
     不过我要说即使是战后好几年,美军还是赔偿了。为了它的整个战争所付出的代价,误炸民宅的代价,它是赔偿了。这个也是经过两任总统一样做,所以呢,美军因为在中国被救了以后,结果反而伤害了这个家族,甚至于当时罗斯福总统有对他们家族做了这么高的承诺,这个应该在美国的文件里头都可以找得到。美国的文件是保存非常久的,一定在。
    
     所以,这部分我想请教黄琦先生说,我们的对美国的内部有关人跟要求美国对过去它的承诺兑现这部分工作做到什么程度?
    
    黄琦:这部分工作现在还根本没有开始做。我们直到今天早上7点才把这个历史资料初步整理出来。而且要全部整理出来的话,要找一个义工花一个月的时间,它涉及太多的问题了。
    
    国民党有极高度的道义责任
    
    杨宪宏:不过听起来当时美国的一些文件,或是说现在还有人证,那是更珍贵的。比如说领航员,哈尔德,或是说他的主人“软府”他们这些美国人。
    
    黄琦:他们都认可了这段历史,认可了这段营救的历史。
    
     就是说,美国当局、美国理事馆是要他们去找大兵,找了美国大兵之后就是建立了联系而已。而没有对这些所说的问题作出进一步的解决。
    
     事实上,现在的分歧点在这个地方。
    
     因为,我们觉得别人家族为此付出沉重的代价,这不仅仅是中共当局和台湾国民党的问题,也是包括美国在内大家共同解决的问题。
    
    杨宪宏:这个事情会不会牵涉到台湾国民党这部分。
    
    黄琦:毫无疑问,这是牵涉到台湾国民党的。为什么牵涉到台湾国民党?按照羊仁安将军的观点,一仆不侍二主。朱德请他去北京参加开国大典,他始终觉得蒋总统对他那么好。
    
    杨宪宏:他就是国民党的人。
    
    黄琦:对,他本来就是国民党的人,就不会再跟共产党玩了。虽然在历史上他曾经帮助过很多共产党人,那都是出于人道。
    
    杨宪宏:所以,至少国民党在这件事上有极高度的道义责任。
    
    黄琦:是的,这是毫无疑问的。所以我觉得,仅靠中国天网人权事务中心这样一个民间人权机构,而且初成立的,还没有什么活动能力,是无法办妥这件事的。
    
    民进党关心大陆民主人权的博大胸怀
    
    杨宪宏:所以说在台湾的中国国民党追认这件事情,而且表示对共产党违反人权动作给予一定程度的了解和压力。共产党应该要为这个事情来处理到某种程度,国民党对这个事情有表示的话,是不是对你们的人权事务的工作有比较积极的作用吗?
    
    黄琦:是非常积极的作用!
    
     为什么呢?因为你们知道,现在当今中国大陆是非常在意国民党的,因为他们现在想搞统战,就要拿出一点东西来。
    
     这个事报道出来,对国民党或者说共产党,还有美国方面,肯定不是很光彩的事,对不对?
    
     我就有话直说了,我也不用掩饰。
    
     我们的目的就是处理问题,我们更希望台湾的国民党当局表示他们的态度。
    
    杨宪宏:对,应该表示。
    
    黄琦:当然,如果能够得到国民政府的支持那就更好了。我们在以前已经看到民进党的博大胸怀,关心大陆民主人权的博大胸怀。
    
    国民党难属盼望台湾国民党
    
    杨宪宏:这可能需要你们提供一点资料,然后转送给国民党中央,这样马英九主席,我觉得对他来说这样的一件事情,他是在国民党的官员里,很少树对于象说,继承了李登辉前总统有关2.28这个事件。他是少数非常关心台湾2.28事件的。
    
     历史事件的追认,以及对历史负责的态度,马英九主席算是做得比较彻底的一个人。所以我觉得这件事对现在作为国民党主席的马英九,又有一定程度的启示作用。就说,让国民党过去这样子因为忠于国民党而被共产党降职的,这个违反人权,然后,家族被残害生命这么厉害。那国民党应该在道义上表示一点关切。你认为这样的一个行动对共产党有一定的压力吗?
    
    黄琦:马英九主席曾经谈过,不平反六四,不谈什么什么问题。刚才你也谈到,马英九主席对于228这样历史遗留问题,是做得非常到位的。所以,我就觉得他应当在中国大陆就这个案件做出一个努力,然后,我们通过这些历史问题的处理,跟中共当局树立一个平反历史案件的方式方法吧。或者说一个值得借鉴的经验。
    
     说话容易做事难。我觉得最重要的是少一点夸夸其谈,多一点低调务实。为老百姓做点实事。这就让锐意在中国大陆进取的国民党获取大陆的民心。
    
     说实话,那么多国民党难属是盼望马英九主席对他们的境遇表示关切的。
    
    羊仁安司令,对国民政府也很忠贞
    
    杨宪宏:而且这个过程中间又很有意思,又加上抗日期间,救援坠毁在家乡的一些美国军人,美国军人还在,美国政府对这个事情也曾经表示过对羊仁安司令的谢意,这当中已经是个历史公案了,到今天应当解决了。
    
     所以,我也想请教目前已经73岁高龄的王淑君女士,她是前国民党高级将领羊仁安的养女。
    
     王淑君女士你在电话线上吗?
    
    王淑君:你好,杨先生。
    
    杨宪宏:我想请教你,您的养父羊仁安司令,在国民政府时代,他是在四川西南部一个非常有影响力的人物。对国民政府也很忠贞。西昌是国民政府在大陆失去的最后一个城市。那羊仁安司令当时也参与最后的抵抗。您对杨司令家族20多人被杀害的经历,您的印象是什么呢?您当时年纪多大?
    
    王淑君:我当时是13岁。
    
    杨宪宏:13,很懂事了。那您那时候的印象是怎么样呢?
    
    王淑君:作为父女来说,他对我的恩情是很重的。他在地方上做了不少的好事,心头有很多的难受。现在事情隔了很久,我具体说出来我当时的那种感受。我不能给你说,我非常非常难受。
    
    杨宪宏:非常难受?
    
    王淑君:是。我觉得就是不公平。
    
    杨宪宏:好心没有好报。
    
    罗斯福总统认为我们做了很大的贡献
    杨宪宏访谈黄琦等:如何让美台中善待内战牺牲者


    王淑君:为啥说不公平?他救了共产党的重要人物,然后也救了廖志高,还有共产党地下党等人,按理来说这是给共产党做出了比较大贡献。
    
     在国际上来说,二战上救了七个美国人这个也是恨不平常的一件事情。在我们家得到非常非常的优待,他的写信当中我相信黄琦老师给你们也发过来了,看到了还是很感人的,这也说明了不是虚构,也不是现在在说漂亮话,都是实事求是的事情。
    
     后来,不仅仅是我的父亲被杀害,而且还是影响了很多的亲戚都被杀害,我们留下来的人也不是那么好过,虽然说我参加工作不到15岁,51年算保了一条命,在单位上那个处境一言难尽,62年就在成都进了街道供应。有三句话我给你总结,低工资、减福利、高风格,那个时候我们的紧急情况相当的困难,再加上我有三个小孩。后来在这个问题上生活开放了以后,中美建交了以后有人建议我应该找美国政府,把罗斯福总统给的奖状找回来,我们羊家不管是那一个到时候去美国他们都要给我们负责任。
    
     当时这个富林县志呢就把我们说是接济汉源县5个出国的名额,虽然说这个是不真实但是至少承认了有这件事后来到了美领馆以后,那个陈美丽是个女的是领事接见的时候,我当时给她写信说她对这个事情很感兴趣,后来说约个时间接见,接见的时间和过程有些长。其中我问她一件事情,她就问我讲一些什么东西,我就给她说有四枚奖章,还要我画给她看,她说两枚是国民党的,两枚是美国的,还有一些军函啊和蒋介石的奖状,记载的都还很多相片很多。
    
     我应该是把这个奖状要回来,而且我找的目的是美国政府,对我来说我找几个美国大兵飞行员,人家是帮助我们抗日,他们有难我们有责任来营救。
    
     罗斯福总统就认为我们做了很大的贡献,就给我们奖状其中就包括了我给你说得里头的内容是说,我们家人到了美国以后衣食住行都给我们解决,等等一些。
    
     但是后来找这个事情以后,美国政府就把这个是事情,不知道是美国政府还是领事馆,就把这个性质给变了,就变成是我们就要找这几个人。我找这几个人有啥意思来,没的意思,对不对?美国领土那么大、人口那么多,我也不懂外语,我也说不到我到那儿去做什么呢?后来偶然一个机会遇到一个记者,他很热心的帮我把这几个给找到了,通过媒体就把这几个飞行员给找到了。其中有两个还在世,以后我们就有很多的通信往来,但是美国政府都不承认这个事情了。
    
    中美两国都发了奖状、奖章
    
    杨宪宏:美国政府不承认这个事情?
    
    王淑君:哦,不,好像是美国政府与这个事情无关了,我们就是私人联系,把我要找美国政府这个目的给变相的给改变了,改成私人联络,我觉得美国政府这个倾向有问题。当时我问了她的,我说罗斯副总统签发的这个证件现在还算不算数,她说还算数,我说那个承诺还能不能够履行?她说要,她就要我拿出证据,我说可以,其他证据你晓得中国的社会变革我拿不出来,但是有本县志高头写的很小的一断,后面也有一些误导,她说那不要紧,以你说的为主,我给他说那个不是5个人是七个人。
    
     后来就逐步逐步把这个事情弄变了,说得是我去找那七个飞行员的问题,我就弄不懂了。再说我现在也是一个小老百姓,我们也没的一个社会背景,当时那个情况还找不到社会媒体帮助,找不到人来就只有默默忍受。
    
     说到现在这个问题,我遇到我的这个侄女王淑君淑荣(他也是一个受害的)找到黄琦老师,黄琦老师很热心的,就觉得这个事情不可语意,当时中美两国都发了奖状、奖章,为什么到现在两方面都这样?陈白银给我说他们国家可以给我办,但是国民党这边就没有办法”。
    
     我回答的原话是这个样子的,那个是我们国家的内部问题,那个就不要你给我帮忙了,但是美国这方面真的就要麻烦你了,她说:“可以,可以。”当时是这样的,因为她也不懂中文,我也不懂英文。
    
    杨宪宏:呵呵,交谈起来不方便。
    
    王淑君:不过她有英文翻译,都是照原文翻译的了。而且成百英临时还有一个会议,她感觉我谈的这个问题很感人。她当时表扬了我一句说我记忆力很好,哪个地方出的事?这些人的年龄、职务和名字还能记得那么清楚,那么你的记忆力太好了!后来这个性质变了以后,我真的就觉得太失望了,嘿 、嘿 。
    
    美国总统签署证件到底还算不算数?
    
    杨宪宏:是,是的。所以重点在这里,王淑君女士你觉得过去这些关系来来去去有些不尽人意的地方,可是这个事情存在大家都知道。
    
     现在,中国天网人权事务中心开始协助你处理这个事情,你现在有没有一个重点,包括美国还有中国政府就这个事情上面你的期待是什么?
    
    王淑君:我是一个70多岁的人,是通过新旧社会的变革也通过共产党那么大的各种运动,所以说胆子有些小,对共产党有什么要求我现在说不出来,但是我就觉得当时陈美丽答应了这个问题,就是说要履行这个承诺,我就是希望解决这个问题,希望得到他们的承诺。
    
     我当时也问过她的,美国总统换了那么多届啦,签署的这个证件到底还算不算数?她说要算数,我说那就好,那就好。我就期望等到你们的承诺,我想签发的那个证件你们美国发给我们以后也会有存档,能够再补充一份给我们,拿到一个是个纪念。
    
     再说说个老实话,在那种家庭出来受的打击在经济上的打击、政治上的打击那就一言难尽。所以说我当时找她解决这个问题,我还是期望能够得到美国政府的帮助。
    
    杨宪宏:嗯,得到美国政府的帮助?现在说很重要啊,我看了一些文件,特别是那样的天网所公布的当年羊仁安司令跟美国大兵合影的那个照片。里头你就坐在那个地上?
    
    王淑君:唉,我就坐在地上中间的那个,那个背背服的。
    
    杨宪宏:那个时候13岁?
    
    王淑君:那个时候8岁。
    
    杨宪宏:8岁?那个时候8岁?结果那个照片上有17个人吧?
    
    王淑君:十多个!
    
    杨宪宏:哦。十多个人被枪毙?
    
    王淑君:唉,对,十多个被枪毙。还有这个事情呢,我们家里就死了好几个,然后就是我们亲戚,比方说罗家、王淑君家。因为罗家是羊仁安的妹妹,王淑君家是羊仁安舅舅家的。亲姊妹也就是我的养母,我的养母也是我的亲姑妈,所以说和刘家和他低下原来的为他服务的做过事的,那是死了。
    
     还有就是我们家的奴仆管制的管制,唉,这些说不完说不完。一句话就是往事不堪回首。有些事我不愿意回忆,阿、阿、阿、阿、、、、、、
    
    应该是美国政府、国民党来承担
    
    杨宪宏:今天,我看到这个照片,你还记得当年和这些被救援美国大兵之间的往来吗?
    
    王淑君:我现在还和他们有往来还在继续通信。
    
    杨宪宏:还在继续通信?
    
    王淑君:通信一般是由媒体在帮忙。
    
    杨宪宏:都由媒体来帮忙?
    
    王淑君:对,我用不来电脑,也不懂外语。一般是我写好文字以后,他们帮我翻译再给我。
    
    杨宪宏:现在,还在世的美国大兵他们的态度怎么样?
    
    王淑君:诺贝尔第一封来信很热情,她还问我在不在,他说清楚记得杨司令有一个小女儿叫淑君。问她现在还在不在,而且他连我的小名还记得到。所以说我们之间的通信还是非常的亲切。但是呢,没意义,没有实际的意义。
    
     我也不是要他们来给我承担什么东西,因为他是一个兵,他是到中国来帮助我们抗日。他为什么要给我承担什么东西喃?
    
     应该是美国政府,应该是国民党政府来承担。
    
     所以说不是他们有什么问题。当时我写了邀请函准备请他们来耍。但是那笔费用我付不起啊,所以说我放弃了。再加上他们的年龄也大了,在1944年的时候一个24岁一个20岁现在他们都是80多的人了。他们飞行员岁数大了,来中国不容易。我也没有条件去请他们来,我到哪里去找这笔钱喃?现在与他们的书信往来我们还是保持到在。
    
     但是,美国政府不认这个我就觉得不可理喻。你觉得喃?
    
    如何完成沟通?
    
    杨宪宏:是就这一点我想请教天网的黄琦先生。
    
     就是1945年1月9日,就是有名的关心中国事务的陈纳德将军因为这个事情写信给罗斯福总统。在这个信里面说奉上得到羊仁安将军的一信一照。然后就是照片,就是我们刚才谈到的那张照片。他就讲到感谢羊仁安将军在世界最偏远的地区,出于对您的敬仰有勇气和胆量拯救7个美国军人。这意味着您对不同国家不同种族男男女女的重要意义。
    
     也是把羊仁安将军所作所为传达[罗斯福总统]的一封信,其实这封信是非常重要的一个链接。
    
     所以,黄琦先生,在这部分有非常翔实的内容。包括我看到另外一封也是羊仁安写给陈纳德的信,里面附上了坠毁军机的照片,他也送了一份给罗斯福总统做回忆,就是说这个联系性是非常好的,就是这个历史的公案有很多这种情况。
    
     所以说,对美国在中国的领事,在未来的时候是一个很好的衔接吗?想请教黄琦先生。
    
    黄琦:对美国政府来说,他们早就认可这个事情了。只是对这个问题的处理办法,是让美国大兵继续与她们联系,还是美国政府直接站出来关注王淑君女士和她的亲属的问题。事情当中就是有这样一个问题。
    
     另一个问题是如何完成沟通?在中国大陆我曾经和美国领事见过面,以前他们也给我电话,但是,这个电话时常打不通,根本没有办法联系。
    
    杨宪宏:没有办法和你现所住地方的美国领事馆联系吗?
    
    黄琦:对,美国领事馆门口是戒备森严的,而且那里摄像机很多。如果闯美国领事馆可能引起中共当局的关注。我们电话联系大家是心知肚明的,但电话时常打不通,给我的电话我们联系不上。
    
    杨宪宏:联系不上?
    
    黄琦:对
    
    
    与国民党联系我们都可以代劳
    
    
    杨宪宏:其实这个事情是非常有意思的。我想这是包括两个通道,一个最重要当然是美国,一个是国民党。
    
     其实,可以通过国民党和美国方面就这个事情有一些联系,我觉得这些管道是可用的,因为这基本上是人道立场。
    
     可是,我觉得比较重要的是羊仁安司令的遗属,怎么对这件事情表示他们的期望。其实这一点是非常重要的。
    
     就是让美国政府重新肯定这个事情,然后,实质上面,美国政府怎么从道义、从人道、从实质上对这个事情有一个比较完整的处理。其实,这是一个方面。
    
     另一方面,国民党怎么样给共产党一些感觉,说明这是一个历史的公案,如何借用这个事情让两边对内战状态下的牺牲者给予一定的补偿。这是另外一个说法。
    
     我觉得在未来这点的实质上面应该如何表达是一个重点。然后,后面可能对于美国也好,对台湾的国民党也好,都会有一个比较明确怎么样去处理[办法],这个对天网来说会是一个很重要的工作,是不是?
    
    黄琦:是的,这个工作过程也很复杂。
    
     当然,我们希望不仅仅是我们天网,我们希望包括中广、包括杨宪宏先生能够有空的时候伸出援手能够帮助一下,我们大家都积点功德吧!
    
    杨宪宏:是、是、是,我想这是非常重要的。
    
     我知道这件事情黄琦先生今天才正式接手,积累了很多资料,当然是非常完整的。至于应当怎么做,我想天网那边如果需要我的协助,特别是在台湾与国民党之间联系我们都可以代劳,然后看下一步怎么有更正面的发展。
    
     今天非常非常谢谢黄琦先生,谢谢王淑君女士,谢谢。
    
     谢谢大家,我们明天见。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