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朱学渊:也反思‘保钓’运动
(博讯2007年2月17日 转载)
    朱学渊更多文章请看朱学渊专栏
    
     《动向》十一月号刊登了拙文“胡锦涛的‘反日运动’将见成效”,内中提到“保钓运动是文革期间,台湾留美学生中发生的一场民族主义的幼稚冲动”。今年一月号《动向》发表了保钓运动的参与人朱永德教授的来信“民间保钓与索赔运动之由来—请勿轻意抹黑中华‘民族意识’觉醒之真缔”,予以反驳。 (博讯 boxun.com)

    
    我说保钓运动是一场“民族主义的幼稚冲动”,永德教授说“相信该作者应当自负文责,贵刊无须为他背此黑锅也”。似乎我因一言而成了卖国贼,成了《动向》的大黑锅了。其实,文革期间美英法德日的大学校园都兴起了左翼学生运动,保钓也是其中的一份子,年轻人左倾冲动也没有什么太可指责的,回忆我们的过去,也都是很幼稚的。
    
    要说“民族主义”,人皆有之。它既可以是勇敢进取的爱国精神,也可以是愚昧落后的守旧意识。而中华民族的民族主义,是被历代政府丧权辱国激发起来的,如满清政府先失外兴安岭、外乌苏里,甲午再失宝岛台湾;北洋政府失外蒙古,后又几失西藏;国民政府不惜以外蒙独立,来换取斯大林放弃支持中共;中共则承认了既成事实,于是失地之痛,就白纸黑字不得返悔了。
    
    专制主义导致国弱民愚,政府才会丧权辱国。因此“有中国特色的”民族主义运动,就一定是读过几本洋书的“学生运动”,如康、梁领导的“公车上书”,陈独秀、胡适之呼唤出来的“五四运动”,当然还有我们永德先生领导留美学生的“保钓运动”。毋庸置疑,保钓是爱国的;但是要真正爱国,就必须要反专制,不反专制,中国是不会强盛的。即如毛泽东声言“中国人民站起来了”,但不几年中国人民便饿极而衰竭了。
    
    “公车上书”提倡宪政,“五四运动”提倡民主科学,都是想从制度上解决问题,从根本上改造贫弱状态,因此都是积极的爱国运动。而“保钓运动”呢?以永德先生斥我的文字,一如,他呼蒋毛二贼为“内战头头”,轻描淡写至之,却无一字批判他们的独裁;二如,“[朱学渊君]……恶意利用贵刊对北京当局一向善意批评的立场,来替鬼子宣传,实在令人发指。”即可以看出朱永德君今天有“爱护北京当局”的情绪,当年则必有“扶蒋反日”善意立场。因此我认为保钓运动没有积极的历史意义。
    
    我想,永德先生要为之正誉的,就是他领导的那个“爱护专制”的“保钓运动”。而当今中国是一党专制之国,“爱国”就必须“爱党”,就必须“爱专制”;当年“保钓人士”成长为“兼爱党、国、专制”的侨领,难道还嫌少了吗?单就这一点而言,我就一定要反对到底的;不反对永德先生“觉而不醒”的“媚专制”意识,“崛起”了的祖国是还会逆转而重新贫弱的。
    
    “索赔”和“守土”都是政府的职责,当初国共两党慷民众之慨,放弃了索赔的权利,而今北京当局又唆使由民间人士赴日诉讼;而为领土完整,中国和台湾军队都不行动,却要调动手无寸铁的“民气”作秀。而且,一年支持,一年不支持,据说去年“保钓组织”在台海两边,连船也租不到;来年大陆“索赔团体”能否成行?我看都是问题了。
    
    我是曾说过“以日本民族意识的进步,法制的完善,已经不可能重行军国主义”。永德先生说:“读了这样的话,实在不知道该员是什么背景?究竟是华裔还是倭裔?平时是否阅读报章杂志?那来那样大的把握日本不可能重行军国主义?试问此君是否知道:日本政府即将把防卫厅扩大为部级防卫省?”
    
    我想,这个问题最好是去问问胡锦涛先生:“在靖国神社的问题上,你为什么大张旗鼓?在日本防卫厅扩大为部级防卫省的问题上,你为什么反而气息奄奄了?”当然,永德先生不妨还可以以善意的态度,去问问这位“小题大做”而“大题不做”的党国领袖:“你究竟是华裔还是倭裔邪?”
    
    二○○七年一月三十一日
    《动向》二月号
    •••••••••••••••••••••••
    
    朱永德:民间保钓与索赔运动之由来
    —请勿轻意抹黑中华「民族意识」觉醒之真缔
    
    贵刊二○○六年十一月号第二五五期载有美国朱学渊君之大作《胡锦涛的「反日运动」将见成效》。从题目看来,像是一篇讽刺性的短文,但读后,依笔者主观,该文有三个论点。由于该文直接间接损及多人的清白与信誉,不作一些更正,公理将为之荡然。相信该作者应当自负文责,贵刊无须为他背此黑锅也。
    
    首先,文中有这样一条——「话说保钓运动是文革期间,台湾留美学生中发生的一场民族主义的幼稚冲动……。」保钓运动确是台湾留美学生的一场民族主义运动。因在一九七○年时尚无中国大陆来美之学生,其中大多数是学理工的,故已在工作的不是少数。但与「文革」毫无关系。说此运动是「幼稚冲动」,更是不合事实。
    
    保钓运动是肇始于尼克松上台后新的外交政策——一面联中以抗苏,一面扶植日本以制中。所以就位不久,宣布欲将冲绳归还日本。当时,留学生中有识之士清林之知道钓鱼诸小岛是个二战遗留未决之问题(细节不谈)。故此运动有双重目的。一面促使当时国府在美代表向美方交涉,一面也让美方注意归还冲绳给日本时,尚有历史遗留未解决的问题,并且协助收集证据,由官方向美磋商。所以到了一九七一年美国参院通过将冲绳归还日本时,特别声明其中钓鱼列岛部份只是「行政权」的转让,而非主权之归还。主权问题将由中日双方自行解决。到了一九七二年,美方正式将琉球交还日本时,又重述了这项声明。所以日本不能说钓鱼诸岛是美方同意应属日本。故从保钓运动的立场看,这是最具体的成果,对此后在美发动的向日索赔运动是最重要的鼓励和开始,怎能说是「幼稚冲动」呢?这与「文革」又有何关?
    
    第二,该文又说「近日相继出笼的民间保钓运动、民间索赔运动,实际皆为政府所组织」。这位在美国的作者,显然并没有参与近三十年来北美洲东西两岸华人轰轰烈烈的向日索赔(包括保钓)运动。甚至连北美出版的华人报章杂志经常所报道的活动情况,也毫无所知。
    
    七○年代是二战后世局演变极重要的十年,如美国琉球战略的重新划订、中美、中日关系的渐缓与正式建交、海峡两岸内战头头的相继去世、越战结束、日本得以将其贸易打入共产世界,故到了七○年代后期,日本经济可以超越西欧各国。由于国力的复兴,右派学者开始修改其侵略历史,并于一九七八年将二战甲级战犯们的阴魂请进纪念民族英雄的靖国神社。在一九七九年中美正式建立外交关系之后,北美的华裔学者,以学文史的为主,建立了酝酿已久的「北美二十世纪中国历史研究学会」,以客观独立为主。
    
    历经八十年代,该学会一则经常举办以二十世纪发生在中国重大事故为主题的国际学术讨论会。在这同时也不断协助举办一些教育大众的活动,如以抗日歌曲为主的音乐晚会,以日本侵华为主题的画展,也有游行、公众演讲,并有以日本侵华为主题的日本侵华研究学会的组成,日本侵华学术季刊之刊行。在此同时,发自北美华人小区各种半学术半群众性的不同组织,如雨后春笋纷纷成立在各地。特别是在美东和美西出现,充分表现出长久压抑在华人胸中尚未了结的一笔血债。除了各地的保钓联合会,也有纪念南京大屠杀的组织、支持慰安妇的组织、各地筹建日本侵华浩劫纪念馆的组织,每年「南京祭」纪念会议的举行、影片的制作、书籍和日本侵华资料的收集与翻译,甚至为二次大战口述历史专责的组织与活动等等。这些活动不仅带动了北美各地华人小区,由于国际学术会议之举办,各种资料之出版,短短数年间,由于港台、南洋、各地华人小区及亲身遭受日帝侵略灾害国人的反应,也纷纷组织起当地自己的社团作为响应。
    
    在此同时,正逢大陆「改革开放」,所以国际性的学术会议,也总有中国大陆被邀请的专家学者、各地名大学的教授、研究机构如社科院各研究所的学者。这些海外的活动逐渐对中国大陆起了积极的推动作用。不仅如此,大陆上其它各地,如花冈奴工幸存者的组织、南屠幸存者的联系、慰安妇与慰安所的调查与支持、浙江义乌烂脚村的诉讼组织、湖南常德细菌战遗留问题的调查、东北日军遗留之化学武器灾害之发现、沈阳二战盟军战俘营之重建,大陆本身各种纪念近世日帝侵华会议之举办,皆多少受到海外向日索赔运动之推动与影响。尤其到了一九九四年在加州举行大型国际学术讨论会时成立了「二战世界史实维护联合会」。自此以后,更有了全球性的向日索赔组织与常年联合举办的各种会议。在美东、美西、加拿大、台湾、香港、中国大陆以及日本等地举行,也使得向日索赔运动不断扩大、发展。
    
    这些爱国活动发自海外,影响到台港、大陆,甚至对日政策的逐渐加强,不能说近年来海内外的索赔运动不是一个因素。今日任何访华人士,与当地无论学界和知识界有所接触,皆可体味到不能忘怀要求日本道歉和赔偿的心情,怎能轻意用一句「实际皆为政府所组织」,轻轻就带过去了呢?怎能说这些皆是政府在「背后的黑手」所为呢?这不明明是黑白颠倒吗?该君常识之肤浅,令人读了心痛、切齿,他究竟是为谁在说话?
    第三点——该短文中又说「以日本民族意识的进步,法制的完善,已经不可能重行军国主义」。读了这样的话,实在不知道该员是什么背景?究竟是华裔还是倭裔?平时是否阅读报章杂志?那来那样大的把握日本不可能重行军国主义?试问此君是否知道:
    
    (一)日本政府即将把防卫厅扩大为部级防卫省?
    (二)日本政府正在酝酿要发展核子武器?
    (三)日本议会正在商讨如何来修改宪法第九条的和平条款——即日本不设常规军并永不运用战争来达到其任何目的手段(是大意非原文)?
    (四)日本右派政治首领一再宣称,按日本法令而言,二战时的甲级战犯,皆非罪犯?
    (五)日本当今的海空军,除了没有核武,都是世界最先进的?
    (六)日本右翼政府的首领,如前首相小泉、今首相安倍、外相麻生等等,彼等祖父辈皆是东条内阁的高官重臣,叔伯辈不乏当年之神风敢死队员?也有家庭数代拥有大型矿产,二战结束前用过大量强迫的外国奴工?
    (七)日本的右派领袖们都认为珍珠港事变是因反抗美国对日本的歧视和侵略?日本的侵略邻国是为要助邻国从西方帝国主义手中解放出来?诸此种种。试问谁仍胆敢说今后日本「不可能重行军国主义」?所以该作者的背景十分令人怀疑。
    
    笔者必须说明,以上各点大多是三十年来参与向日索赔运动所亲身经历与学习所知,也曾被推举担任过北美二十世纪中国历史研究学会会长、日本侵华研究学会会长和世界二战史实维护联合会会长,并主办过多次有关中日关系的国际学术讨论会,也参加过多次在美、加、台、港、大陆和日本各地举办的中日关系学术研讨会。今次读了朱学渊君不负责任的文章,将海内外近年来因民族意识的觉醒,所推演出来的一个轰轰烈烈的爱我中华的民族索赔运动,套上毫不相干的大帽子,并恶意利用贵刊对北京当局一向善意批评的立场,来替鬼子宣传,实在令人发指。
    
    《动向》一月号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老天不作美:拭目以待这次“保钓”活动的结果
  • 刘自立:王芸生一个人保钓
  • 【新抗联】征集签名:外维国权 内维人权——关于保钓联合会北京总部被查抄的声明
  • 关于保钓联合会北京总部被查抄的声明
  • 中国保钓人士否认组保卫苏岩礁协会
  • 中国政府警告日本勿危害保钓者安全(图)
  • 北京拒保钓人士出境示好日本 恐一厢情愿
  • 中国三名保钓活动人士被拒出境
  • 中港台保钓人士策划再登陆钓鱼岛
  • 中国保钓联盟关闭
  • 大陆舰摸黑保钓 日舰“回避”
  • 大陆民间保钓团体获军方积极响应
  • 保钓人士办反日活动在浙江遭公安围殴
  • 保钓联合会网站遭攻击 (图)
  • 中国民间保钓联合会获准在港注册
  • 保钓志士张立昆绝食抗议南通军警非法行为
  • 美国之音:保钓人士称被武警粗暴扣押
  • 中国政府镇压保钓,称其影响稳定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