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鲍彤:评国务院的新规定
(博讯2007年2月14日 转载)
    自由亚洲电台
    
     去年外交部奉命对外宣布了国务院的一项新规定。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第六条:从今年一月一日起,“外国记者在华采访,只需征得被采访单位和个人的同意”,也就是说,不必再像过去那样申报当局批准。 (博讯 boxun.com)

    
    今年1月1日和17日,路透社记者先后对我采访,果然没有遭到有关当局干预。看来这个新规定正在开始落实,我很高兴。
    
    第一次采访,记者先生要我谈谈这个新规定本身。我的评价是肯定的,说,“这是个进步”,“实行一天,就是一天进步;长期实行,就是长期进步。”这次采访的英文消息播出去了。
    
    第二次采访,记者问我如何纪念赵紫阳。我说,每个人都有权采取一切合法的方式; 我愿意推荐这样一种方式---通过维护公民权来纪念赵紫阳先生,因为“这是人人能做,天天能做的。” 我说,“全国同胞大家都能享有法定的权益,赵紫阳的理想就实现了。”这条英文消息也播出去了。
    
    大陆传媒没有登载这两条消息,但我能理解他们的处境。倒是有三个问题,值得斟酌。
    
    一,有朋友担心新规定会流於一纸空文,比方说,只许路透社今天自由采访鲍彤,不许其他媒体明天自由采访比鲍彤更有新闻价值的公民。这种可能性是存在的。不过我想,新规定应该是一面照妖镜。如果有什么官员或者什么领导机关,胆敢架空国务院的政令,在中国的脸上抹黑,那么,一切关心中国的开放与进步的人,无论是我国同胞还是外国朋友,应该都有权向中国政府检举,应该不会受到漠视和打击,相反,应该能够得到中国政府的欢迎和支持!
    
    二,有人鸣不平:“把自由采访的权利给了外国记者,会不会使本国媒体在竞争中处於劣势?”我愿意替国务院说句公道话:这是经由外交部发布的规定,当然专谈外国记者事宜,无需涉及中国记者;但根据普世法理,决不应当把它理解为中国政府只优待外国记者(而“虐待”本国记者),只保护外国媒体利益(而“损害”本国媒体利益)。值得警惕的倒是,中国确实存在着某种邪恶的阻力,至今仍在致力於摧残新闻自由。最近的一个实例是《中国贸易报》山西记者站的一位聘用人员,在采访煤矿实况时竟被伤害致死,伤天害理,莫此为甚!这一严重事件,反映了中国记者的险恶处境!有消息说,此事已引起国家主席的关注。我希望,这一类事情,不仅作为个案能够迅速依法处理;而且希望国务院能够由此及彼,明令宣布:中国记者和媒体,应该同样享有外国记者和媒体所具有的自由,任何人必须尊重,不得侵犯。
    
    三,新规定第九条说,“本规定自2007年1月1日起施行,2008年10月17日自行废止。”有人说,后半条难以理解。我也有同感:难道国务院的新规定不好吗?为什么要画地为牢自行废止呢?难道,保障新闻自由在我们国家只不过是权宜之计,而阻挠新闻自由反倒应该成为中国的常态吗?
    
    总之,在充分肯定新规定的同时,我认为需要明确解决三个本来不成问题的问题:一,取消第九条的后半句;二,规定对阻挠和拒不执行本规定的官员的惩处办法;三,宣布中国记者当然具有自由采访中国公民的权利。如能这样,就完美得多了。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遥祝鲍彤先生蒋中朝女士俩老健康长寿平平安安
  • 鲍彤:论“和谐社会”(三)
  • 鲍彤:论"和谐社会"
  • 是改变“土壤”还是培养“土壤”?——读鲍彤的“答记者问”有感/武振荣
  • 鲍彤:关於公民维权问题的提纲——献给赵紫阳
  • 鲍彤:把胡耀邦的精神注入中国的政坛和文坛
  • 鲍彤:当代中国最伟大的改革者
  • 鲍彤:当代中国最伟大的改革者
  • 鲍彤就《给人大的信》 答法广记者
  • 鲍彤和徐文立回顾2004年中国人权状况
  • 鲍彤在国际人权节答法国国际广播电台记者问
  • RFA:鲍彤获准接受外国记者采访(图)
  • 中国八年来首允外国记者采访鲍彤
  • 鲍彤“六四”答法国解放报记者问
  • 鲍彤处境显胡锦涛猫腻/金亚铭
  • 鲍彤:《如夢令》 丙戌春節紀實
  • 鲍彤将诉诸法律,把违法的领导机关送上被告席
  • 鲍彤医院告别紫阳 未能参加告别仪式
  • 鲍彤被禁出门 妻子胸椎骨折仍住院
  • 访谈节录:鲍彤谈赵紫阳
  • 鲍彤夫人欲吊唁赵紫阳遭拒受伤
  • 鲍彤评论:追悼赵紫阳
  • 鲍彤撰文悼念赵紫阳 谴责软禁非法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